225、交好-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25、交好

    。早上留了两个给九思的,结果全都被叫走,一个都不给留。太欺负人了!九思那刀子插点就戳心窝子上,半夜才稳定下来情况,打针吃药都还需要人照看。”

    “谁?”阮舒沉色,“谁给叫走的?”

    “裳裳小姐。”赵十三憋屈得很——自家老大在和长老们开会,他不好马上汇报情况,而以他的身份,又无法直接找上门要回人。

    汪裳裳?

    “她怎么了?”阮舒讥嘲,“也挨刀子快要死了?需要把两个全叫走才够?”

    “说是给海水冻着,又受惊过度,感冒发烧了。”

    阮舒抿唇,细问:“谁来叫的?”

    打狗得看主人。如果是陆振华亲自关心的,她得斟酌一下情况。不过这种蛮横的行为,多半是汪裳裳自己。

    果然便听赵十三转头问九思:“九思,你刚刚说是裳裳小姐打发来的人?”

    床上的九思点点头。

    阮舒冷笑——看来她还没吃够教训。

    转眸觑见那名女服务员尚畏缩在一旁,阮舒拧眉斥责:“就算没有医护人员,也不能随随便便找个什么都不懂的服务员来顶替,谁的馊主意?”

    九思解释:“不是随随便便找的,是被叫走的其中一个医护好心帮忙推荐来的,说以前也是个以前也学过护理的人,急的话可以临时拿来用。”

    “学过护理的人连打个针都能把针剂弄错?”赵十三依旧梗着气,转口也对九思表达不满,“你也是,有情况为什么不打发外面的两个兄弟来支会我?还刚好是我自己趁空过来看你才知道的。”

    这话可真不太符合他平日的语言组织,还有这怪责的语气语调,怎么听着有点阮舒不禁多看了赵十三一眼。他正瞠目瞪九思,但和他瞠目瞪敌人时的眼神明显不同。

    顺着他的目光瞟向九思,阮舒心头一顿,恍恍惚惚地好像明白过来什么。

    九思倒是替那个女服务员说了句话:“她的动作看起来挺熟练挺专业的,针剂虽然弄错了,但已经及时阻止,针可以让她继续给我打。”

    赵十三脖子一粗又打算嚷嚷什么的样子,九思率先反问一句:“如果现在不打,那就等医护回来?”

    等医护回来,早过了该打针的时间,而暂时并没有其他人懂得准确用针。阮舒好整以暇地等着赵十三的反应,便见赵十三堵了话,显然也绕清楚九思的意思。

    阮舒收起看八卦的心,帮九思一锤定音:“把针先打了。”

    她一发话,等同于傅令元发话,赵十三就算心里另有想法,也未再质疑。

    阮舒瞥向那个女服务员:“麻烦你重新给病人打一针。”

    “好。”女服务员唯唯诺诺地点头,随即致歉,“对不起,我绝对不会再看走眼拿错针剂了。”

    她十分诚恳,腰弯成直角向他们鞠躬,然后开始动作起来。

    阮舒双手抱臂站在一旁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如九思所言,确实很有模有样。

    “你原先是护士?”阮舒随口一好奇。

    女服务员稍一顿,摇摇头:“不是。我大学没念完。辍学。”

    说着,她抓起九思的手臂,拍了拍,找到血管后,用镊子捻了酒精往九思手臂血管周围一圈的皮肤擦了擦。她刚把针拿起来,一旁的赵十三忽然出声警告:“扎准了。()”

    这是怕扎疼了九思?阮舒淡淡一瞍,见女服务员被赵十三这一嗓子给吼得手抖,她给赵十三禁言:“在九思打完针支前,你都别开口了。”

    赵十三脸一憋又一红,略微丧气地垂首:“是,阮——”

    讲到一半他记起刚命令的“别开口”,立刻戛然。

    这么一安静,九思的针很快顺利打完。

    “谢谢。”阮舒又道了句谢。

    女服务员战战兢兢的,眼睫上尚沾着水珠子,诚惶诚恐地离开。

    赵十三盯着她消失的身影,挠了挠后脑勺,嘀咕着:“怎么感觉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她”

    这边阮舒于九思的床畔落座。

    “谢谢阮总特意来看我。”九思坐在床头,因为伤在背上,所以衣服是反着穿的,有扣子的一面在后头。姿势端端的,后腰枕了一只枕头,以便不让背不小心靠上床头板。

    见惯了她以往西服西裤高扎马尾英姿煞爽的精神模样,现在披散着头发穿着普通衣服的九思,看起来多了不少的女人味儿。打量着她并没有什么血色的面容,阮舒眉间的褶皱消散不去:“等晚上回海城,就给你转大医院。伤口愈合恢复之后,会再给你找美容医生,尽量不给你的背留疤。”

    “阮总对我受伤的事不要存在太大的心理负担。我的职业本来就是保镖,保护你是我的职责所在。我们干这一行,受伤遇险是家常便饭。高收入高风险就是这样。至于留疤不留疤,无所谓的。我身上不怕多这一个疤。”

    九思的思维很理性。

    阮舒赞赏一笑:“我明白。我不会有心理负担。但上司关心下属也是应该的,你安心接受就好。美容医生的事你不用推辞了,终归是女人,身上少点疤比较好,否则你以后的丈夫会心疼的。”

    说罢,她状似随意地扭头看向一旁的赵十三,问他的意见:“十三,你说对么?”

    毫无防备之下,赵十三愣了一大愣,反应过来后讷讷地点头,像是还秉着方才被禁言的命令,一声不吭的,但线条粗犷的脸上依稀有抹不自然的赧。

    阮舒不动声色收进眼底,转回来看九思。

    九思正对她道着谢:“谢谢阮总。”

    神情如常,未见丝毫异样,好像并不知晓赵十三的小心思。

    阮舒微敛瞳——有趣,这赵十三是在玩暗恋?

    唇边淡淡一弯,阮舒起身:“你继续休息,我不打扰你。医护的问题,我会解决的。”

    “阮总,其实——”

    未及九思讲完,阮舒便打手势阻了她,神情冷薄:“这不是你个人的事。”

    从九思房间出来,她边走边问跟在身后的赵十三:“汪裳裳住哪个房间?”

    “裳裳小姐不住在这边。”

    阮舒稍一滞,很快反应过来:“住后头的别墅?”

    赵十三点头。

    阮舒闻言不禁面露嘲弄——看来游轮上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影响汪裳裳在陆家的地位。

    至少表面上,汪裳裳依旧享受着陆家女儿一般的待遇。

    调头,阮舒转向电梯:“那就去别墅看看汪大小姐病成什么样了。”

    九思的房间里,阮舒和赵十三走后没一会儿,就有餐厅的伺应生送来九思的早餐。

    门口傅令元的两名手下稍微检查了餐车便放行。

    九思听闻动静扭头,伺应生推着餐车走上前。

    阮舒这一去并没有很顺利,别墅门口,陆家的黑西保镖直接将两人拦住了。

    赵十三介绍道:“这是阮姐,我们老大的老婆,听说裳裳小姐生病了,特意来探望。”

    黑西保镖自然是认得赵十三的,不会怀疑赵十三说的话,领头的黑西大汉当即恭敬地随赵十三对她的称呼,问候道:“阮姐。”

    然并没有给放行,而是有些为难地对赵十三解释:“陆爷和小爷都去参见长老会了,我们守的死规矩,是必须向里头的请示过后才能让人放行,现在这种情况,我没有权力自行做主。”

    阮舒没什么特殊反应,只是在心底默默地“呵”一声。

    赵十三的火气却是蹭地上来了。

    不过未及他爆,先听有道女声询问:“怎么了?”

    “孟秘书。”黑西大汉忙不迭朝后头的人躬身。

    阮舒回头,看见了孟欢。

    二十七八岁的女人,一身休闲装,小腹隆起,人显得清瘦,并不臃肿,精神头不错,貌似刚从外面散步回来,额上可见细细的汗珠,旁边陪着两个人,一个老妈子和一个白大褂的高个子男人。

    “孟秘书。”阮舒浅笑着打招呼。她们最近的一次见面,是兰心剧院,当时隔空交流了两句茶道,虽然完全不熟,但留的印象还不错。

    “阮小姐。”孟欢回之以微笑。

    “听说孟秘书晕船,身体舒服,不知现在情况如何?”阮舒客套寒暄。

    “已经缓过来了,谢谢阮小姐关怀。”

    “这位一定就是沈医生了?”阮舒继而看向孟欢身后的白大褂高个子男人。

    沈医生点头致意:“你好,阮小姐。”

    阮舒由衷感谢:“辛苦沈医生把九思救回了。”

    “阮小姐太客气了。傅先生已经表达过谢意了,你再来,我就真受不起。”沈医生十分随和地笑。

    孟欢转回来问:“还没问阮小姐是有什么事么?”

    一旁的赵十三帮阮舒回答:“孟秘书,听说裳裳小姐生病,我们阮姐想来看看她。可是不凑巧,陆爷和小爷都不在。”

    话说得很漂亮,点到为止,而不直接戳破。阮舒不由拿眼角余光扫了眼赵十三——原来赵十三也并非真的完全木讷,不懂人情事故。想想也对,他若真空有一身蛮力而毫无头脑,想必也不会和栗青一起,成为傅令元的左膀右臂。

    孟欢一听便明白怎么回事儿,瞥了眼方才那个领头的黑西大汉。

    黑西大汉十分活络地让开道,对阮舒说:“阮姐,刚刚孟秘书恰好也不在。抱歉。”

    “走吧阮小姐,我们也别都堆在门口,进去继续聊吧。”孟欢招呼。

    阮舒自然不会拒绝,心里琢磨着,孟欢跟随陆振华出行在外时的权力和地位,恐怕无异于余岚所坐的那个“陆夫人”的位置。

    上门口的台阶时,老妈子作势要搀孟欢,被孟欢推开:“不用了。”

    阮舒扫了眼她的肚子,找话题和她聊:“孟秘书这是有五个月了?”

    “差不多。”孟欢点头,“走几级的台阶而已,如果这都要人扶,七八个月的时候我就该每天躺在床上不动了。”

    老妈子的手并没有放下,抬在半空做出一个保护孟欢的举动,眼睛则盯着孟欢的脚,好像生怕孟欢一个不小心踩空了似的。

    阮舒看在眼里,琢磨出孟欢方才那后半句话隐隐含的有抱怨之意。陆振华肯定是极其重视这个孩子的,她本想夸一句陆振华对孟欢的好,转念忖了忖孟欢的性格,讲客套话也没多少意义,就不接茬了。

    一行人迈进客厅,孟秘书转口问:“阮小姐方才说,汪表小姐生病了?”

    “嗯。听说被海水冻得感冒了,还受惊过度。”阮舒声线平稳,不带任何的感情。

    “我倒是没听说。只昨天刚住进来的时候,她哭得我心烦。”孟欢同样不带感情,随即带了丝意味又问,“阮小姐来探她的病?”

    阮舒并未违心地点头,轻嘲道:“想着来看看,如果汪小姐病入膏肓,得赶紧让她去已医院。两个医护能力有限,可救不了她。”

    孟欢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一旁的沈医生在这时插话:“我方才出门前碰到了,留在九思小姐那里的两个医护都来了这里。我当时琢磨着是不是陆爷给孟秘书找回来的,却原来是汪小姐。那现在九思小姐身边没有人照顾?”

    孟欢这便大致明白缘由了,同时也明白过来,阮舒亲自跑这一趟,多半是要教训汪裳裳。

    她扭头唤来一个佣人:“带阮小姐去副楼表小姐的房间。”

    旋即又对沈医生道:“既然表小姐生病了,就劳烦沈医生也帮忙跟去看看。那两个医护人员打打下手还行,看病还是得找沈医生。”

    阮舒正欲表达感谢,却见两个身着医护人员工作服的人脚步匆匆地从某条长廊里拐出来了。

    沈医生狐疑地把他们叫住了:“你们二位刚去见的汪小姐?不是说她生病了?她怎样?”

    显然未料到会突然碰到他们,两位医护犹豫地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阮舒敏锐地从中看出了一丝慌张。

    尔后便听其中一个作为代表站出来作答:“汪小姐没什么事,就是普通的伤风感冒,有点发烧,我们给她打了退烧针,也开了药,睡一觉就没事。”

    “你们不留下来继续照看?”沈医生疑虑——他曾经给这位表小姐瞧过诊,是个能折腾死人的主儿,当时也是一点小感冒而已,她小题大作地像绝症一样,非得搅和得全天下的人都守着她才肯罢休。

    阮舒同样疑虑——这汪裳裳既然硬是把两位医护全都强行要走,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瞧好病放人了?

    “没有。我们给汪小姐看完病,汪小姐就让我们离开了。”

    阮舒凤眸微眯,盯着两个医护——毋庸置疑,他们在撒谎。

    太明显了。

    她相信孟欢肯定也瞧出来了。不过孟欢并没有追问。

    孟欢没追问,她也没什么好在这种场景下好奇汪裳裳的状况。

    赵十三在她身侧低语:“阮姐,既然人放回来了,赶紧就让他们回九思那儿吧。”

    阮舒瞟了眼那条长廊的方向——可惜了,难得想找汪裳裳撕一次,却没有机会了。

    惋惜着,她向孟欢道别:“孟秘书,打扰了,那我带人先回去了。”

    孟欢却是问:“阮小姐吃过早点没?”

    她挽留:“都来了,就别这么快走。我接下来要吃早点,如果阮小姐也还没吃,那是最好的。如果阮小姐吃过了,就随意尝些点心,喝杯茶。阮小姐貌似也是个好茶之人?上回在兰心剧院没有机会细聊,我这里有不少好茶,今天陆爷不在,傅先生也不在,我们不妨做个伴。”

    阮舒稍一顿,思绪飞快地运转,合计着她若能和陆振华的这位新宠交好,多少对傅令元都是有帮助的吧?

    主要是,目前为止,她在孟欢身上并为发现令她厌烦的点,如果换成汪裳裳,她连一秒钟都懒得处。

    心念电转之后,很快有了决定。

    “我确实也还没吃早点。”阮舒淡淡弯唇,“孟秘书这里的茶,肯定都是好茶。”

    孟欢莞尔:“阮小姐如果有喜欢的茶叶,一会儿可以带一些回去。”

    “先谢谢孟秘书了。”阮舒清浅地笑,回头让赵十三先打发两位医护回去九思那儿。

    在陆振华的住所里,赵十三是不能随身跟的,尤其阮舒还是和孟秘书相处。所以在一楼,赵十三便止步了。况且在眼下这情况,也犯不着担心她有什么危险。

    早餐的地点是三楼的大阳台,设计成半开放式,封闭的那一半放着舒适的吊椅和满架子的书,以及其它一些零零总总的东西,有边角的家具特别少,桌子放的都是圆桌,偶尔一两处不可避免有角的地方,全部都被用柔软的塑料沫包起来的。

    一看便知是专门留给孟欢的活动场所。

    露天那一半的区域,桌子上,佣人已经开始把帮孟欢时刻温着的早餐一样样地送上来。

    阮舒敏感地闻到了些许疑似辣椒的气息。

    待随孟欢一起坐到桌前,佣人们把盖子打开后,辣椒味完全弥散开来,阮舒盯着满桌子大半的辣菜,额角发僵。

    岂止是简单的辣菜?密密麻麻覆盖的那辣椒,或者泼的那红油,完全令人怀疑,这到底是吃早饭,还是吃辣椒。

    察觉她的表情,孟欢淡笑,解释道:“阮小姐别吓到,我也是没有办法。孕妇的口味是比较古怪一点。我以前没有吃辣的习惯,也不怎么能吃辣,可是自从怀孕以后,对辣椒有种自己都没有办法控制的变态的执着。一天三餐都必须有辣椒,而且必须超级辣,否则我根本不会有胃口吃东西。尤其随着月份越来越来,对辣的程度也更高。”

    “这样对孩子不会有伤害?”阮舒好奇。

    “一开始陆爷也有这方面的担忧,但沈医生有一直跟进我身体的数据,说是控制好量,是没有问题的。我的妊娠反应比较严重,怀孕初期基本吃什么吐什么,胃口特别差。开始吃辣椒之后才有所改善。陆爷也是发现了这点,所以便开始由着我,每天厨房的饭菜还是变着花样做,但送到我面前的,无论什么菜都会放很多辣椒。”孟欢指了指这一桌,“就是阮小姐现在所看到的。”

    阮舒面上牵牵唇角点头,内心则是:“”

    好在,紧接便听孟欢道:“我已经让厨房准备正常的菜品给阮小姐了。”

    旋即示意在旁伺候的佣人把没有辣椒的两三盘糕点挪到她的面前,招待道:“阮小姐自行随意,不必和我客气。”

    “这辣的程度,一般人承受不了,当然,阮小姐如果想要尝试,我十分乐意。”她淡淡笑笑,“陆爷最初是打算陪我一起吃辣的,可是只尝试了一次,他就受不了,放弃了。”

    “陆爷都受不了,我肯定更不行。”阮舒面露佩服之色,“要不怎么总说要生孩子不容易,母亲是伟大的?整个孕期女人都在遭罪,要为了孩子牺牲很多自己的很多东西。”

    “阮小姐现在就有这样的意识,等和傅先生有了自己的孩子,感触应该会更深。”孟欢边说着,边低头摸她圆圆的肚子。

    阮舒眸光轻闪,原本置于膝盖上的手指蜷了蜷,缓缓地往上移到自己的小腹上,轻轻滴覆了一下。很快松开,顺势抬起到桌面上来,端起杯子里的果汁喝了一口,然后继续话题:“常言道‘酸儿辣女’,孟秘书如此偏好辣椒,看来这一胎是小公主的可能性大些。”

    开口之前一时晃了神,话出口之后,阮舒便在心中悄然打鼓——这句话极其不妥当。陆家只有陆少骢一个儿子,却有三个女儿,陆振华既然老来又得子,肯定更希望添个儿子;再者,如果孟秘书私底下有觊觎陆家的野心,肯定也是希望生儿子,才更有机会和陆少骢争权夺势。

    她现在却说她生女儿的可能性大,岂不泼她的冷水?

    握紧杯子,阮舒面色如常地带着浅淡的笑意。

    孟欢唇边的弧度深了些,莞尔:“我和陆爷也认为女儿的可能性大些。正好我们都更喜欢女儿。”

    答案和她的推测不一样,阮舒颇有些意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孟欢的表情,然并未看出什么端倪。一时辨别不出真假。捺下狐疑,她有条不紊地接话:“女儿挺好的。不是说女儿会是母亲的贴心棉袄,和父亲的感情也可以很好。”

    这些说法全是平时听来的,阮舒没想到自己有一天需要用到这方面的耳闻来维持与人闲聊。

    却听孟欢意味不明道:“我以为阮小姐或许会认为男孩子更好。”

    眉心轻跳一下,阮舒目露微惑:“孟秘书何以见得?”

    孟欢将吃到一半的一碗疑似油泼面的东西推到一旁,对她微微一笑,“阮小姐是海城著名的女强人,往往女人有抱负,都恨不得自己是男儿身,以图更加痛快地施展拳脚。”

    阮舒眉梢稍抬,反问:“孟秘书在三鑫集团工作多年,平台比我高,见识比我广,在业内众所皆知,也在‘女强人’之列,那么孟秘书是否也恨不得自己是男儿身,以实现自己的抱负?”

    孟欢看着她,眼里划过一丝笑意。

    阮舒手里捻了点玫瑰饼送进嘴里,咀嚼之后咽下,也笑笑。

    孟欢吩咐厨房准备的正常菜品在这时端上桌。

    考虑得十分周全,中西餐都有。阮舒不客气地凭着自己的喜好挑了一些吃,其中有一盅汤碗,打开盖后才发现是海鲜汤,她第一时间就重新盖回去了,但气味儿还是不可避免地冲进鼻息间。

    “怎么了阮小姐?”孟欢瞥了眼被她匆匆合上的盅盖,“不喜欢吃海鲜?”

    阮舒淡笑默认,端起果汁喝了一口,试图压下被海鲜汤的气味人所诱发的恶心感。

    然而放下杯子时,她还是忍不住捂了嘴:“麻烦借洗手间用一下。”

    见她脸色难看,孟欢没多问,立马给她指了位置。

    “抱歉。”说着阮舒便匆匆离席,快速地奔进洗手间。

    刚刚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吐掉了大半,连带着力气一起。

    折腾了有一会儿,才觉不适感褪去。

    阮舒打开手龙头洗手,透过镜子盯着自己的小腹,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

    打开门,从洗手间里出来,孟欢已经从外面露天的桌子进到里头来,坐在沙发里。

    “阮小姐,你还好么?”她站起,面露关切。

    阮舒摇摇头:“谢谢孟秘书。我这两天肠胃不太舒服,可能有点水土不服?”

    “确定是肠胃不舒服?我让沈医生上来给你看看?”孟欢问。

    阮舒笑着摆摆手:“不用,我的肠胃一直有问题,在调理。”

    孟欢略略点头。

    “有纸巾么?”阮舒询。

    孟欢指了指吊椅前的那张玻璃圆桌。

    阮舒往圆桌行去,身后传来孟欢的笑言:“阮小姐吐成这样,倒是令我想起我怀孕初期的样子。”

    “孕吐?”阮舒无恙地接话。

    “是。”稍一顿,孟欢提醒,“阮小姐没有怀孕的经验,平时还是多留点心比较好。很多人都是稀里糊涂后知后觉的。我早前听少骢说,你和傅先生在备孕,不是么?”

    阮舒回头对孟欢笑笑,简单道:“谢谢孟秘书。”

    说着她去抽纸巾盒里的纸巾。

    玻璃圆桌上叠了好几本书,有闲暇的读物也有专业的刊物,旁边还有许多的文件夹,有的资料尚摊开着。猜测孟欢和陆振华可能有在这里办公。

    视线无意间一扫,在摊开的那份资料上,阮舒看见了陈玺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