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拿捏-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28、拿捏

    。”

    早不耐烦再这样继续聊场面话,说着他向陈青洲道别:“那青洲哥,我和阿元哥先走一步,明天流水宴上见。”

    “嗯,去吧。”陈青洲淡声,目送两人的离开后,找寻黄金荣的身影,发现他又和其他堂口的几位老朋友聊上,估摸着一时半会儿聊不完,便打算自己先回酒店房间。

    等在会议室外的荣一一见他出来,立马上前来,压低嗓音道:“二爷,阮小姐找您。”

    “她……?”陈青洲眉头一跳,从荣一的这副神色瞧出几分端倪,“只有她一个人?”

    “是的。”荣一朝某个方向瞟了个眼神,谨慎道,“后头的小花园,说要单独见您。来了有一段时间了,知道你们在开会,所以交待我给您递话之后,就先去小花园等着。”

    听言,未多考虑,陈青洲立刻寻去。

    小花园内沉静如许,一簇深红芍药灼灼绽放,芍药旁的石凳上,阮舒侧影纤细,皮肤白皙得让人感觉脆弱。

    她的眼睛不知道在看远处的什么地方,眼神是凝固的。

    陈青洲站定注视她,并未马上出声。

    隔了数秒,阮舒有所察觉地转过脸来,陈青洲才儒雅地打招呼:“阮小姐。”

    “陈先生。”阮舒从石凳上站起,眸底恢复清锐。

    陈青洲上前来,好奇询问:“不知道阮小姐有什么事,需要特意约我在这里单独见面?”

    心思微转,阮舒手指蜷缩,沉一口气:“想麻烦陈先生帮我一个忙。”

    ……

    别墅里,傅令元刚和和陆少骢一起在书房里落座,赵十三的电话便进来。

    傅令元走到窗边,接起。

    “老大,你会议结束没?”

    “你们阮姐出什么事了?”傅令元直接便问——他今天交待给他任务没有其他,只有阮舒。

    “不,不是,阮姐没有出事。但是阮姐有点奇怪。”

    “什么奇怪?哪里奇怪?她做过什么事或者见过什么人?一件一件详细讲清楚。”傅令元被赵十三的磨磨唧唧惹得焦躁。

    察觉他口吻的极度不悦,赵十三也不再管逻辑和措辞了,想起什么就汇报什么:“阮姐早上去看九思,得知裳裳小姐把两名医护全部叫走,很生气,就去别墅打算找裳裳小姐要人。刚好碰到孟秘书,受孟秘书邀请,阮姐留下来吃早餐。我就在楼下等。”

    “大概一个钟头左右,我们离开。回去的路上,她突然扶着路边的树吐了好一会儿,吐得很厉害。我担心她的状况,她说只是肠胃不舒服。我就送阮姐回房间休息。本来想马上向老大你汇报,但怕耽误老大你开会。”

    “肠胃不舒服?”傅令元折眉,“给她找医生没有?”

    “没。阮姐不愿意,她说休息会儿就没关系了。”

    闻言,傅令元的眉头折得愈发深,本打算再继续追问,稍一忖,先挂掉了赵十三的电话,转而拨通阮舒的号码。

    手机却是处于关机的状态。

    眸心深光轻敛,傅令元重新打给赵十三:“她现在在房间?”

    “是。阮姐说她要睡一会儿。”

    睡觉所以关机?傅令元凝色沉吟:“好,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办完事儿就回去。”

    “怎么了?元嫂又怎么了?”陆少骢听着了只言片语,关切。

    “十三说她好像身体不舒服。”

    “噢?身体不舒服?那可大可小,快把沈医生叫去给阮姐瞧瞧。”

    提及沈医生,傅令元顺势旁敲侧击:“孟秘书这两天还好?”

    “她能有什么不好的?每天都在养胎呗。”说着,陆少骢难免抱怨起来:“老陆也真是,不过来三天而已,非得把孟秘书也带上,又晕船又孕吐的,折腾死。”

    “还有,孟秘书每天都在吃辣椒,虽说我和她不在一处儿吃饭,可这里只有一个厨房,人员也是同一批,我都感觉我的饭菜里夹杂有辣椒的气味,吃得我都没有胃口。”

    没打听出什么太有用的讯息,傅令元未再多问,心思转动在阮舒是和孟秘书接触过之后才身体不舒服的,无意识地在腿上掂着手机,眼眸幽深。

    等了有一会儿,陆振华还是没回来,傅令元才又开口:“舅舅有没有和你说要和我们商量什么事?”

    “好像说两亿的事情有新的线索了。”

    傅令元眼皮猛地一跳:“噢?新线索?什么新线索?”

    “这就不清楚了,得等老陆来吧。”陆少骢悠哉地抖着二郎腿,发表着自己的观点,“其实现在四海堂都已经握在阿元哥你手里了,那两亿的意义也就没多大了嘛。陈青洲要就给他呗,反正起不了什么太大的作用了。不明白老陆为什么还要继续调查这件事。开了一个早上的会,我的肚子都饿了。”

    他的话音尚未完全落下,陆振华的心腹敲书房的门进来:“小爷,傅先生,陆爷和几位长老还没谈完话,要一起吃午饭,让我来带话,要小爷和傅先生别等了,该干嘛先去干嘛。他的时间有准数了,再找你们。”

    陆少骢听言,扭头便戏谑傅令元:“这下合阿元哥你的心意了,可以马上奔回去看元嫂。”

    傅令元笑笑,没有多加逗留,起身告辞。

    穿行至客厅时,迎面正碰上来找陆少骢的蓝沁。

    扫视着廊上的两三个黑西保镖,蓝沁客客气气地打招呼:“傅先生。”

    “嗯。”傅令元极其云淡风轻,脚下步子不停,自她身侧径直掠过。

    倒是蓝沁又笑着多说一句:“麻烦傅先生替我向阮小姐问个好。早上在别墅门口看到她时,她的脸色不太好。貌似还有些失魂落魄,我和她打招呼,她都没有搭理我。”

    脚步稍一滞,傅令元眉宇间浮出一丝冷峻。

    回到酒店,房间门口,赵十三正守着。

    “老大。”

    傅令元边刷着房门,问,“你们阮姐还在睡?”

    “是。”

    傅令元轻手轻脚地进门,径直前往卧室。

    然而,哪里见着半分人影?

    寻一圈房里的其他地方,确认空无一人,傅令元冷着脸出来:“谁告诉你她在里面睡觉?”

    “阮姐不在?”赵十三又懵逼了,难以置信,“怎么会不在?阮姐自己说她要睡觉的。”

    傅令元神色凛凛:“她进门之后,你一直守在外面没有离开过?”

    “是”字临到嘴边,赵十三忽地记起某一遭,脸色突变:“我……我……阮姐要我去帮她看看九思的情况,我就去看了。可这间期只花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想到阮舒极有可能便是在这一小段时间里不见的,赵十三不禁脊背僵硬,冷汗涔涔。

    但见傅令元眸子眯起,冷不丁问:“九思也一直在她自己的房间里?”

    这话把赵十三再一次问傻了:“九思不在她自己的房间里,能在哪里?”

    唇角抿出沉肃,傅令元未给他答疑解惑,抓起手机又拨了一次阮舒的号码——依旧关机状态。

    不等他下达命令,赵十三总算有所活络地道:“我马上让兄弟们去找。”

    这一趟上市庆功宴的活动,接二连三地出状况,先是她险些被丢进海里,后又是她遭遇s的劫持。另一方面,他得时刻留意陈青洲。捏了捏鼻梁骨,傅令元冷静下思绪,打算前往监控中心。

    一名女仆装的服务员在这时找来,怯生生地问:“请问是傅令元傅先生对么?”

    “找我什么事?”傅令元沉声。

    “这是有一位客人要我转交给你的东西。”女服务员低垂着脑袋,颤颤巍巍地将手里的东西递出去至他跟前。

    发现是他送给阮舒的那串白玉髓手镯,傅令元当即扣住女服务员的腕:“谁给你的?”

    女服务员吓得浑身哆嗦,飞快地抬眸看他一眼,很快重新栽下脸,声音发抖:“我、我不认识,我只是帮那位客人的忙,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也知再追问无益,傅令元松开她,兀自打开和玉髓子一起的纸条。

    纸条上写有一个地点,是三号区的小花园。

    工整的字迹,傅令元一眼就辨认出出自谁人之手,瞳仁骤然一缩。

    “老大,这……”赵十三稀里糊涂。

    “是陈青洲。”傅令元眸光冷岑。

    在游轮上的时候,他肯定陈青洲已确认过阮舒的身份。确认过身份之后,陈青洲却沉住了气,直到今天上午授权仪式结束,都按兵不动。他知道他一定在谋划着什么。蛰伏了三天,现在终于做好准备,动手了?

    赵十三先前早得过交待,这次上岛陈青洲必有行动,听言神色当即一肃:“老大,我马上去召集兄弟们!”

    “动静小点,别惊动陆爷和小爷。”傅令元折眉叮嘱。

    “老大放心,那晚老大说要留意陈青洲之后,兄弟们一直都紧绷着神经待命。”

    “三号区小花园,地形熟悉么?”傅令元问。

    “熟。”赵十三成竹在胸,“这回跟上岛的兄弟都是以前也来过的,每回上岛,大家都按照老大的要求抓住一切机会四处蹓跶,大半个岛我们都逛过,所以肯定比陈青洲的人要熟。”

    “栗青传来的消息是说陈青洲这回十分谨慎,所以找不到陈青洲此次调派人手的情况。换言之,我们现在并不知道岛上究竟有多少个陈青洲的人。”傅令元又提。

    “明白,老大。”赵十三点头,最后向他确认,“老大,真的不要通知小爷?或许可以借这次机会,让陈青洲再也出不去这座岛。”

    眼角轻轻瞥向他,傅令元嘴角轻扯:“在不该动脑筋的地方,你的脑筋动得最快。”

    赵十三没听明白这句话到底是在夸他还是在贬他。

    而傅令元已举步往外走:“从酒店到小花园,五分钟就能到。”

    这意思就是要大家在五分钟之内做好准备。赵十三快步跟上,同时通话联系着各处待命的人员迅速前往目的地。

    ……

    迈进小花园入口的第一步,风吹树叶的哗哗声响悦耳动听,周遭的空气却隐隐约约压着一股紧绷的气流。傅令元扫视一圈,眸色深一度,唇角抿出不着痕迹的坚冷。

    赵十三同样扫视着四周,携着五六个兄弟,紧紧地跟随在傅令元的身侧。

    不多时,树干粗壮的树下,陈青洲的身影进入视野,旁边除了荣一,还有五六个手下,守在四个角,似乎在盯梢。

    这块区域还算空旷,一眼望去并藏不了什么人。

    花圃里的芍药开得正盛。陈青洲便是正双手负背立于花圃前看花,听闻动静偏过头来,如往常一般淡淡和他打招呼:“令元。”

    傅令元于距离他三步远的位置停下,并没有回之以好语气:“我以为,你等了三天,是有新的花招。结果还是沿用掳人的老手段。”

    “我等了三天?”陈青洲面露不解,“我为什么等了三天?我等三天要做什么?令元你的这话令我不解。”

    又是打太极。傅令元抿唇,未接话,先给赵十三一记眼色。

    赵十三会意,和明面上所带来的这五六个兄弟一起,将十米范围之内的树丛和花圃全部都搜索了一遍。

    陈青洲眼里带笑地看着这一切,未加阻止。

    少顷,赵十三归位到傅令元身边,摇摇头。

    见状,傅令元稍松一口气——她不在这里,他就容易办事了。

    “在找阮小姐?”陈青洲笑了笑。

    傅令元不作答,薄唇扬起个缓缓的轻弧:“找我来的目的是什么?”

    陈青洲踱步至石凳上,坐下:“想和你好好聊聊。”

    傅令元也走过去,落座:“正好,我就在等着你什么时候会单独找我聊,我也有话和你聊。”

    随即他话锋一转:“不过,我希望这只是我们两人之间的对话。”

    陈青洲轻嘲:“我以为,你对你和阮小姐之间的感情十分有信心。”

    傅令元抿直唇线,未语。

    陈青洲明白读懂他的意思:“你刚刚不是已经让十三检查过了?不是没有找到阮小姐?”

    傅令元盯着他,还是不说话。

    陈青洲了然,将身上的手机掏出来,放在桌面上,摊摊手:“我身上没有任何的录音设备。”

    依据对他的了解,傅令元信他这句话——自己既然来了,也只能赌一把,选择相信他,否则这场对话根本进展不下去。而方才从陆少骢那里得知陆振华拿到新线索,更在警告他不能再拖下去了。

    所以,其实就算陈青洲不捅破窗户纸来找他,他也要找陈青洲的。

    决断已下,傅令元便不再与他遮遮掩掩,开门见山,先问:“你告诉她了没有?”

    陈青洲笑了笑,有点嘲讽的意思:“我以为你这么有耐心地和我耗,是因为并不畏惧她知晓自己的身世。”

    傅令元握了握拳头,反唇相讥:“你确认了她的身份之后,一直和我这么耗着不作为,是还没准备好说辞,还是对自己准备的说辞没有信心?”

    陈青洲收敛笑意。

    傅令元嘴角一哂:“其实你很清楚,你一旦告诉她她的身世,之于你而言,弊多余利。至少我和她是夫妻,而你只是空有一个‘哥哥’的头衔,你和她之间不存在亲情,相反,她若知晓她和你之间的关系,会更加厌恶你。因为陈玺对不起庄佩妤,对不起她。”

    “可是,如果不告诉她,你更无法亲近她,无法从她那里得知你想要知道的事情。你也知道,强硬的手段对她没有用。”

    “说与不说,两者之间存在的矛盾,就是你始终待而不发的原因。”

    陈青洲神情别样地轻笑:“原来你不是对你和阮小姐之间的感情有信心,而是自认为拿捏住了我的心理。”

    “并没有完全。”傅令元扬唇笑,眼中却冷淡,“比如我其实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选择在授权仪式结束后掳她?”

    这个时机十分地不对劲。

    在来的一路上,傅令元一直在思考,只琢磨出一种可能——陈青洲无法亲近她,干脆挑拨她和他的夫妻关系,让他也与她生嫌隙,两败俱伤。

    这便是他方才让赵十三查看她是否在现场的原因,也防备着陈青洲做出录音之类的举动。

    陈青洲笑着反问:“有什么好不明白的?”

    “意义不大,不是么?”傅令元薄唇轻翻,“四海堂已经是我的了。你迟了。而且迟了好几步。”

    “令元。”陈青洲忽然唤他,“若非你的阻挠,我不会在原地绕了那么久的圈子找不到人。我是迟了,在四海堂的争取上,我是输了。但我不是输给你,我是输给阮小姐。”

    傅令元的眼神微微有些变化。

    陈青洲目光笔直地看着他:“我输在你骗取了阮小姐对你的信任,我输在没有办法像你一样,利用她的感情去达到自己的目的。”

    “不用踩低我来标榜你。”傅令元哂笑,“你没有办法,不是因为你不想那么做,而是你没有那样的机会。如果你处在与我相同的处境里,明明两样东西都可以抓在手里,为什么非要放弃其中一样?”

    陈青洲轻轻摇了摇头:“你错了……”

    说完这三个字,他顿住,不着痕迹地朝某个削弱的身影瞥去一眼,眼神微动。

    收回视线时,陈青洲并未就此话题继续延展,而是问:“你不是你本来也打算找我聊?要聊什么?”

    傅令元唇际一挑:“协议。”

    陈青洲微微费解:“协议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