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杀了你-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29、杀了你

    。其实之于你,后果才是更严重的——如果她知晓她自己的身世,必将明白你接近她的真正目的,她就算再爱你,也不可能丝毫不介意。隔阂生出,你和她的关系便很难如现在这般维持,也就很难从她身上获取关于两亿的讯息。你将从你洋洋自得的两样东西都抓在手里,瞬间变成两样东西都流失,一无所有。”

    “所以你分析的根本不是我,而是你自己。你是从你自己的利益角度出发,自以为我也与你有类似的考虑。”

    注意到他措辞中的“自以为”三个字,傅令元讥嘲:“怎么?难道你想说,你不是这么想的?”

    “我确实不是这么想的。”陈青洲面容沉静,“你不是说你不明白,我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没有意义’的时候掳她?”

    眸色再遁入一度的深幽,傅令元抿紧唇,静待他的下文。[$>>>__小__說__網<<<$]

    “你不明白是对的。”陈青洲缓缓道,“因为我本来就从未打算过要掳她。”

    傅令元眉峰轻折,心头敲了一下,来不及琢磨端倪,便听陈青洲紧接着道:“我之所以在确认她的身份之后按兵不动,权衡的不是你所以为的那些利害,而是她会受到怎样程度的伤害。”

    傅令元神色间稍纵即逝一抹嘲讽。

    陈青洲不以为意:“我这一趟行程,打算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就是……”

    他有意地顿住。

    下一秒,当他站起身时,他的手从石桌底下抬起来,手中是一把小型手枪,枪口对准了傅令元,一字一顿:“杀了你。”

    不见任何的温文尔雅,此时此刻陈青洲,脸上只余冰冷。

    “老大!”赵十三出声地同时,荣一对他出拳。

    随行的几名手下也与陈青洲的手下杠上。

    双方蓦地僵持住,连空气都仿佛陷入沉沉的紧绷状态。

    傅令元面无表情地坐定在石凳上。

    有风忽然袭来,拂动树叶“沙沙”作响。

    “沙沙”声中,原本看似空空如也的周遭冒出了无数个人,纷纷要包围过来,再往外一圈,却是也冒出了另外一批人,两批敌对人马相互桎梏住对方的行动。

    陈青洲偏头轻轻瞥去一眼,一点儿不惊讶,仿佛早料到傅令元此番前来做了充分的准备。

    “我以为你在密谋什么高招,结果只是这样而已。”傅令元唇角噙笑,视枪口如无物一般,从石凳上起身,与陈青洲相对而立,“你不应该这么蠢才对。杀了我,你就更别指望亲近她了。”

    陈青洲轻嘲:“我想杀你,是为了不让她再继续受你的利用。”

    傅令元眸子眯起:“不受我的利用,你就能利用到她?”

    “你还没明白吗?”陈青洲冷眸,“我在乎的是她,而不是那两亿。”

    神色间的嘲讽之色更甚,傅令元张了张嘴,未及话语出口,忽而有道身影默默地站了过来,纤细地手指握住了枪身。

    眼皮猛地一跳,傅令元偏头,果不其然看见了阮舒。

    她的身上穿的不是她自己的衣服,而是一套男装,类似于陈青洲几个手下的着装风格。衣服里貌似还塞了其他东西,将她的肩膀垫高了,头发也全都扎进了帽子里。

    扫一眼先前守在周围像是在盯梢的那几个人,傅令元顿时反应过来,她原来一直都在这里,就是那几个人中的一个。

    他竟然没有认出她……

    “陈青洲。”傅令元眸底生寒。

    陈青洲并没有愧色:“我只说我身上没有任何录音设备。”

    傅令元阴沉着脸讥诮:“这就是你所谓的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未及陈青洲作答,阮舒率先出声:“是我的主意。”

    闻声转眸,撞上她薄凉的眼神,傅令元眼皮又一跳。

    “他没有掳我,是我要他假装这么做。玉髓子是我摘下来给他用的。站在这里听你们讲话,也是我要求的。整件事都是我的主意。”

    阮舒的声线很平,语调亦无波澜。

    傅令元一愣,算是完全明白过来,为什么陈青洲掳人的时机不对,为什么陈青洲说他没打算掳她。

    而阮舒说完后根本不去看傅令元的表情,转头盯着陈青洲握枪的手,修眉蹙拧:“这是你临时加的戏份?”

    “这是我本来就打算做的事。”陈青洲眼神沉肃。

    “我只让你帮忙,没说要提供给你杀他的机会。”阮舒表情清冷。

    陈青洲沉默,枪并没有放下。

    环视一圈周围,阮舒轻轻呵出一口气,松开握在枪身上的手:“好,你们俩自己去闹。”

    她转身便走,突然想起,还没问清楚陈青洲怎么就成她的哥哥了?

    庄佩妤和两亿的事情她尚未闹明白,又从他们二人的对话里发现在讨论什么陈青洲和她是兄妹?

    不过随便吧,她一点儿都不想搭理这些乌七八糟的——手臂轻抬捂住小腹,阮舒缓着气儿,试图压下疼痛。

    手腕遽然被人从后面扣住,将她拉回身。

    “一起走。”傅令元握紧她的手臂,盯着她,眼睛像渗进了一抹墨。

    一起走?笑话吗?他是认定她通情达理不会因此无理取闹,还是心中已经打好了哄她的腹稿?呵……阮舒捋着他的手,淡声:“枪还指着你,先顾好你自己吧。”

    傅令元置若罔闻,握得愈发紧,重复:“一起走。”

    语气比上一句沉,口吻比上一句重。

    “松手。”阮舒忍不住咬唇,整副心神全被一阵紧接着一阵的疼痛给控制住。

    “阮——”

    “你他妈让我自己走!”憋着的气一上来,阮舒猛地一甩手掴到傅令元的脸上。

    打完后她也没心思去看他的反应,捂住肚子,两腿一软,直接坐地上。

    察觉她的不对劲,傅令元和陈青洲同时唤出声。

    “阮阮?”

    “阮小姐?”

    顾不得脸颊上的火辣辣,傅令元当即蹲身抱住她。搂进怀里才正眼瞧见她虚白的面容和涔涔的冷汗,他表情微变:“你怎么了?”

    “滚……”阮舒虚着气儿,连挣他手臂的力气都使不上来。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阮姐早上就是这样捂着肚子说是肠胃不舒服。”赵十三在一旁嚷嚷,像丈二和尚似的摸不着头脑,“不过早上还吐得厉害来着,现在好像没有……”

    陈青洲捕捉到“吐得厉害”,又见她捂着肚子,登时想到什么,脱口便问:“是不是动了胎气?”

    他不懂女人生孩子的事儿,更不懂该怎么措辞才恰当,只随口挑了个平日听闻频率最高的词儿。

    傅令元闻言怔忡:“动了……胎气……?”

    他这副表情俨然有端倪,陈青洲凛起神色:“你不知道她怀孕了?”

    怀孕……?

    傅令元浑身一震,僵着脖子垂眸看她。

    阮舒的五官因疼痛正皱着紧,双目微阖。

    荣一忍不住着急上火地提醒:“二爷,别都干站着聊天呐,快先送阮小姐去回去瞧医生啊,你们是要阮小姐疼死在这里吗?”

    陈青洲顿时反应过来,一抬头,但见傅令元已抱起阮舒,快步离去。

    陈青洲下意识地就想跟着一块儿去,迈出一步便记起场合的不方便,顿住身形,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枪,轻叹一口气,收起。

    荣一推了一把懵在原地赵十三:“还不让你们的人全部回去!”

    赵十三晃过神来,反手也推他一把:“你们的人怎么不先回去!”

    两人瞠目瞪着对方,同时挥了挥手示意各自的兄弟。

    外面的那两圈人见状同时全部退下。

    身周的四五个人紧接着放下僵持。

    赵十三不屑地自鼻子里“哧”出一声,连招呼都不打,便脚步匆匆地去追傅令元。

    “和他老大一样没礼貌。”荣一不满,转头对陈青洲遗憾道,“二爷,刚刚机会那么好,您就应该一举枪直接扣扳机。现在事情早解决了。”

    陈青洲不置可否,缄默少顷,举步走:“回去打听打听阮小姐的情况。”

    荣一一听“打听”二字,便知他又是为了避嫌,不打算去亲自看阮舒。

    “是,二爷。”

    ……

    这边,傅令元抱着阮舒飞快地奔赴陆振华的别墅,将阮舒暂且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吩咐佣人去请沈医生。

    阮舒半阖开眼,视线所触的是他绷紧的脸和一路狂奔之后的额头的汗,而他落在她脸上的眼神内涵极其丰富,带着深不可测的复杂。

    见她有动静,傅令元俯低身体,单手捧住她的脸,眉头紧锁:“怎样?还疼得厉害?再忍一会儿,沈医生马上下来。”

    “我没事了,不必麻烦沈医生,本来就是疼一阵就过去了。”阮舒作势要从沙发上爬起来。

    傅令元摁回她,冷冷沉声:“什么叫疼一阵就过去了?你疼过几次了?为什么一个字都没听你提过?”

    “和你没关系。”嗓音透着浓浓的疏离的冰冷。

    最烦的就是她这种一旦情绪上来浑身竖刺的状态,傅令元心底的火被撩起两分,捏住她的下巴掰过她的脸,未及张口,便见她眉头紧蹙轻咬着唇捂着肚子,明显是又疼上了。

    咽下话,傅令元烦躁地起身,挥手又招个佣人:“让沈医生速度点!”

    正说着,陆少骢和沈医生两人的身影匆匆而来。

    “怎么了怎么了?元嫂怎么了?”

    顾不得回答陆少骢,傅令元直接对沈医生道:“她肚子疼。”

    很快梗着脖子绷着声音补充道:“她好像怀孕了。”

    “元嫂有了?”陆少骢先是诧异,转瞬惊喜,“阿元哥,你们备孕成功了?”

    傅令元唇线抿得直直的,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具体的悲喜。

    沈医生瞅了眼微弓身体的阮舒,皱眉,当即交待:“先腾个房间出来。”

    陆少骢马上叫来佣人:“快快快!快去办!”

    事出紧急,就近便寻了一楼的空房间。

    傅令元抱起阮舒送她进屋里。

    沈医生将出诊箱放上桌,赶他们:“你们先出去。”

    带上门,傅令元脊背僵硬地靠上墙,思绪尚停留在她怀孕的这件事上。

    她……又怀孕了?

    陆少骢以为他是担心阮舒的情况,拍拍他的肩膀宽慰:“阿元哥别着急,元嫂肯定没有大问题,孩子也会没事的。”

    “摁。”傅令元唇角微紧,手掌在身侧不动声色地攥成拳头。

    不多时,沈医生开门出来,神情沉肃,却是问陆少骢:“小爷,直升机是否还在岛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