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离婚-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31、离婚

    。

    傅令元没有再继续,收缩手臂,将覆在她小腹上的掌心贴合得愈发紧密,并轻轻摩挲两下。

    察觉他的此番小动作,阮舒拧眉。

    便听他嗓音低低沉沉的,又重复道:“对不起。”

    敛着瞳仁,阮舒语音无波无澜:“没什么好对不起的。避孕措施没妥当,我也有责任。不管怎样原本就是要拿掉的。现在多了个宫外孕的理由,更理所当然。”

    傅令元轻轻“呵”出一声。

    意味不明。

    貌似有点嘲讽。

    阮舒的手肘往后顶:“放开。”

    傅令元置若罔闻,忽而问了一句话:“你一秒钟都没有萌生过要留下他的念头?”

    留?阮舒一丁点空隙都未犹豫:“没有。”

    随着她尾音的落下,房间里陷入一阵沉寂。

    阮舒不是特别能理解他问这个问题算几个意思。不过她并没有探究的**。手肘比方才还要重地往后顶:“放开。”

    傅令元没反应。

    阮舒蹙眉:“我明天要动手术,别影响我休息。”

    “我知道。”傅令元呼着酒气,调子平平,“我保证不会影响你。今晚让我呆在这里。”

    “你这样对我就是影响。”阮舒指出,声线平缓。

    回答她的是沉默。

    阮舒抬手,伸向床头铃。

    傅令元扣住她的腕。

    阮舒眸光谙出一抹微冷。

    身后的人有了动静,手臂从她的腰上缩了回去,同时,原本贴在她后背的胸膛也撤离。

    窸窸窣窣中,病床上的重力减轻了,随后是他放缓的脚步,紧着是开门声,外面的灯光投映进来快速地一晃,最后的关门结束,病房里归于安静。

    阮舒始终保持着原本背对着门的侧躺姿势,于黑暗里静静地凝视家具的轮廓。

    顷刻之后,她重新闭阖双目,手指蜷起,缓缓地挪至小腹处。

    他掌心的温度仿佛还在。

    空气里尚飘散着他带来的酒精的气味儿,久久挥散不去。

    ……

    傅令元从病房出来,原本站得隔有一段距离的栗青和赵十三连忙迎了过来,十分诧异自家老大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难道不是要睡在这儿?

    彼此交换一个眼神后,见傅令元一声不吭地迈步往外走,栗青匆匆跟上脚步,赵十三留在病房外,看了眼紧闭的房门,线条粗犷的脸上少见地露出一抹忧虑。(小说)

    停车场,栗青上了车,从后视镜瞅闭目养神的傅令元,也不问上哪儿,活络地便道:“老大,你今儿个流水宴被灌了不少酒,一会儿回别墅,让下人给你煮点醒酒汤。”

    傅令元没有给反应。

    栗青只当作他默认,启动了车子。

    半途时,傅令元出声:“靠边停。”

    栗青以为有什么急事,立刻照做,停车之后,傅令元径直打开车门下车。

    “你自己先回去。”

    知他心情不好,栗青未多问,开着车自行离开。

    傅令元站在路边抽了一根烟,然后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约莫十多分钟后,阳明山山顶,出租车收了车费兀自离开。

    目送车的尾灯彻底消失,傅令元眯起眸子,环视一圈深夜无人的周遭,举步走上观景台。

    整座海城的夜景伏于脚下。远远的天空上,有夜班飞机闪烁着光从城市上空经过。

    傅令元叼着烟,静默地迎风站立,思绪飘到几个月前的某个夜晚。

    直到耳中捕捉到有人踩着小石子的动静。

    他转过身。

    来人站定:“不是说不想见我?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傅令元斜斜勾唇,盯着对方的轮廓凉笑不做声,隔几秒,蓦然一偏头吐掉嘴里的烟:“总得有个出气筒。”

    笑意收住,他三步并作两步跨到对方面前,迅猛地一个拳头就出去。

    ……

    第二天上午,手术如常进行。

    手术结束后,推回来病房,护士交待了好多事情,阮舒全丢给月嫂,一个字儿没听,枕着枕头头一歪直接睡过去。

    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是黄昏。

    橙色的床单,鹅黄的墙面。vip病房就是这点好,不至于如普通病房冰凉。

    身上还插着几支管子,身上没有什么疼痛,也不觉得难受。阮舒记得好像六七个小时才能翻身,不晓得现在几点了,她不敢随便乱动。

    视线在房间里兜了一圈,那个月嫂不在,不晓得去哪儿了。

    阮舒不悦地蹙眉,病房的门在这时打开。

    许是以为她还没醒,傅令元的身形滞了一秒,然后关上门继续步子。

    “月嫂呢?”

    “去给你准备晚餐。”

    回话间,傅令元来到她的病床前,俯身拨了拨她额上的头发,打量着她的脸色,询问:“感觉怎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的样子如常,好似从前那般,仿佛凌晨带着颓靡酒气来她病房的那个人不是他。

    “没事。”阮舒清清淡淡。

    傅令元在床边的椅子里坐下,挑了水果篮里的荸荠,一边开始削皮,一边沉着嗓子:“要再住两天才能出院。之后先住去别墅,那里地方大,也方便月嫂跟去照顾。公司那边继续给你休假。你上一回人流手术之后没有调理好,这一次做小月子不能再随便对待。”

    抿抿唇,阮舒未对他的这番叮嘱做任何回应,瞥见他握水果刀那只手的四个拳峰上全贴了创可贴,像是受了伤。

    不多时,傅令元将削好皮的荸荠在盘子里切成块,用牙签扎了一块,送至她嘴边。

    通体白色的果肉看起来清甜多汁。

    眉目淡静地盯一眼,阮舒抬眸,对视上他浓眉之下湛黑的眸子,轻轻摇了摇头,旋即朝病床柜努努嘴:“最底下的抽屉里有个东西,麻烦帮我拿一下。”

    傅令元折眉,暂且放下手中的果盘,弯腰,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黄色档案袋。

    “什么东西?”

    “给三哥的。三哥自己打开看吧。”

    她在浅浅地笑,而且又叫回他“三哥”。此情此景之下显得古怪。

    傅令元预感不太好地跳了跳眼皮,手指绕开档案袋上的棉线,抽出里面的几张纸。

    看到“离婚协议”四个字,他的眼瞳遽然遁入幽深。

    “抽屉里也有笔,三哥签了吧。具体条款其实没什么值得看的。当初结婚时本就是合约婚姻,所以现在全都很简单,你的还是你的,我的还是我的,不存在任何拎不清楚的地方。等我出院,就会去绿水豪庭把我的东西都拿走,届时麻烦你抽个空,和我再去民政局把离婚证办了,就了了。”

    已临近春末,阮舒的声音却仿佛还停留在初春,沾染着凉意,没有半点温存。

    瞳仁随着她的话一寸寸收缩,傅令元抬眸,眼底是如墨的黑:“为什么要离婚?”

    阮舒躺在病床上,偏着头看他,面容清淡,反问:“为什么不离婚?”

    “因为我没告诉你你是陈玺的私生女,因为我没告诉你庄佩妤和两亿的关系,所以认为我在欺骗你?”

    “都不是。”

    “那是为什么?”

    “不想和你继续纠缠。”阮舒还是那副口吻。

    “讲清楚。”傅令元冷声,棱角锐冷的面容像笼罩了浓黑的雾。

    “我只想过我自己的生活,不想牵扯进你们争权夺势的纷争之中。那是和我无关的世界。我不想我往后的人生毁在庄佩妤留下的烂摊子里。”阮舒表情平静漠然。

    一开始是他强行拉她进来,她试图安安静静地当一个旁观者,无果;然后她接受了作为他的女人的身份,主动站在他的身边。可即便如此,她本质上其实依旧是局外人。

    然而现在完全不一样。莫名其妙的,庄佩妤和两亿扯上了直接的联系,她变成了陈家的女儿,并且因为庄佩妤的死,她被推到了旋风的中心。

    性质已全然不同。

    “我看不出这和离婚存在因果关系。”傅令元讥诮,“和我离婚,你就不是庄佩妤的女儿了?和我离婚,你就不是陈玺的私生女了?和我离婚,你就不是我的女人了?”

    阮舒看着他,不说话,少顷,她开口:“你有没有可能放弃两亿?”

    大抵没料到她有此一问,傅令元皱眉,随即盯着她,唇角抿出坚冷:“不可能。”

    “好。”阮舒眼神潜定,“那我也不可能再和你继续相处下去。”

    傅令元眸色深两度。

    阮舒迎视他的目光:“得知你对我的真正意图之后,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和你进行每一句对话,我都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想,你是不是又在套我的话,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想,这一刻的你,是真情多些,还是假意多些。”

    “这样心力交瘁的夫妻关系,有什么可维持的?这种每天都充满怀疑相互试探的日子,有什么可过的?”

    她深深沉一口气,眼珠子黑若点漆:“你不累,我都累了。”

    周遭安静,空气却似冰凌丛生一般。

    傅令元眼眸暗沉,盯着她,嘴唇抿成冷峻的线条,数秒后,当着她的面直接将离婚协议撕掉丢进垃圾桶,言简意赅吐字:“别再想了。”

    说罢他起身,转头便往外走。

    “那就等着见律师函。”阮舒凤眸幽凉,“别白费时间了,你绑着我也没用。两亿的事情我一无所知。”

    傅令元身形稍一顿,却是头也不回。

    阖了阖眼皮,阮舒攥紧手指,手背上还扎着盐水吊瓶,有点刺疼。

    ……

    接下来的一整天,傅令元未曾再出现。

    阮舒则琢磨起在医院续住的问题。

    上一回做完人流,为了养身体的方便,她就是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自己请的月嫂每天负责她的饮食。这一回她想沿用这个办法——林家那儿现在虽然只有林妙芙,但她肯定是不会再回去的。

    林璞来给她送文件的时候,她顺便交待他去帮她办,结果回来之后给她的答复是医院的床位紧张,现在所有的病人,但凡没大问题的,住院一天就被赶回家自己养,她这儿住三天已经是特例。

    “多拿些钱也不好使?”阮舒眉头深拧。

    林璞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之后,还是没忍住问:“姐,你和姐夫是不是又吵架了?”

    阮舒觑他一眼。

    这一眼,在林璞看来,既是示警告他不该多嘴的话不要说,同时也可以看做她的默认。

    “看来这回吵得很严重,都闹到要离家出走的地步……”林璞小声地嘀咕一句。

    阮舒清冷着脸色,将话题转到公事上:“靖沣的工厂这两天情况怎样?”

    “挺好的,姐你放心,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让工厂的经理每天往公司打报告。”林璞颇为无奈。

    阮舒抿唇——他头天来的时候,她便第一时间关心过工人罢工的后续了。他给她打电话的当天下午,林承志亲自前往工厂,顺利调停,给回来的结论,确实是新老工人之间发生小摩擦。可她心里老是不太安宁。

    让林璞给她打印的资料,就是靖沣工厂的那些,这两天手术刚完,她也没得机会看两眼。

    林璞倒是记起来提:“对了,我前两天去看过未末了,她的伤恢复得挺快的。说应该可以提前回来上班。”

    “好,你有机会帮我问候她。”阮舒略略颔首,心里合计着苗佳的处理办法。她是焦洋的眼线,帮忙盯的是傅令元,傅令元如今已在三鑫集团正式就任,林氏这边估计得换个副总,也犯不着再为傅令元留着苗佳了。

    “还有,早上李茂主管来问我,你什么时候休假结束回公司?”林璞又道。

    经此一提,阮舒自然自然记起林氏被华兴抢客户的糟心事。要傅令元帮忙调查的华兴幕后老板,上一回问还没有着落,现在她又该把事情收回来自行处理了。

    这如何让她安心休养?不行的。呆不住的。阮舒不禁捻了捻眉心。

    打发走林璞,月嫂按照护士的叮嘱,陪着她到医院的花园里散步。

    等电梯的时候,透过镜面的反射,阮舒冷不丁瞧见了黄金荣。

    样子看起来有点躲躲闪闪的,时不时瞄她的背影,像是怕被她察觉似的。

    微蹙眉,她没有搭理。

    到了花园,走了一阵子之后,阮舒坐到木椅上休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相机的自拍模式,悄悄朝四周围扫了一圈,果然在画面中又捕捉到了黄金荣的身影。

    轻吁一口气,她吩咐月嫂帮忙去把黄金荣叫来。

    被她发现,黄金荣略赧,不过双手负背的姿势依旧端着长辈的架子,干干地咳了两下,打招呼道:“丫头,真巧啊,在这碰到你,你也来散步?我刚刚去探望我的一位老朋友。”

    阮舒安静地看着他,没说话。

    黄金荣被瞧得心里直打鼓。

    “坐吧,荣叔。”阮舒示意她身旁的空位,态度落落大方。

    黄金荣犹豫两秒,落了座。

    “只有你一个?”阮舒问。

    听出意思,黄金荣也不打谎了,解释道:“青洲不让我来的,我是自己悄儿摸过来的,咋的丫头你眼儿尖,没瞒过。你也别误会,我不是来和你套近乎的,我就是还没得机会正眼瞅瞅你。”

    浓黑的八字眉下,他的眼睛盯着她。

    阮舒任由他打量,少顷,询:“瞅出什么结果了?”

    黄金荣不吝啬夸奖:“你把他们老陈家的基因往上提升到一个新高度。”

    阮舒:“……”

    黄金荣貌似并没有觉得聊天内容有什么不妥,紧接着问:“我让青洲给你带的那一篮子水果你试过没有?好不好吃?”

    阮舒客套道:“挺好的。”

    黄金荣的八字眉撇出两抹得意:“看来那个卖水果的老太婆没有骗我,挑的都是好的。”

    阮舒:“……”不是说他会看水果面相特意挑的?

    转瞬黄金荣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朝她的肚子瞟了一眼,宽慰道:“宫外孕也是没有办法的。孩子没了就没了,你还年轻,以后可以继续生。”

    旋即他皱眉,眼里涌出不爽:“今天一天都没见姓傅的来看你。我早和青洲说,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丫头,你的眼神比你荣叔我都不好使。”

    阮舒:“……”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交流了……

    歇了一阵没说话,黄金荣的视线依旧不离她,叫阮舒记起自游轮上第一次见他,他就总盯着她看,好像怎么都看不够她似的。

    他的眼睛里涌动着一丝意味不明的波光,感觉像是有话说,然而最后只是叹息一声,站起身:“我走了。你好好养着。我今天没做好和你聊天的准备。”

    阮舒:“……”没做好聊天的准备……?

    “荣叔,”她唤住他,嘴角轻微地牵了牵,但并没有笑,颔首致意,“谢谢你对我的关心。该说的话,我和陈青洲已经说过了,你们以后都不要来找我了。陈家和我没关系。”

    “欸你这丫头……”黄金荣冲着她的背影吹胡子瞪眼。

    ……

    回病房的路上,阮舒脑子里纷纷繁繁地闪过不少城中村的事情。

    说实话,她到现在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是陈玺的女儿。

    近三十年的认知里,她对自己的定义一直都是酒鬼瘾君子和妓女的产物。

    庄佩妤从未透露过半丝关于这方面的讯息。

    隐瞒她的真实身世,又放任林平生侵犯她,阮舒恍恍惚惚地反应出,庄佩妤应该是恨陈玺的。

    恨着陈玺,所以就报复到陈玺的女儿身上,是……这样吗……?

    心口忽然狠狠地绞了一下,阮舒不禁蜷起手指。

    可她想不通,既然庄佩妤既然那样恨陈玺,又为什么要帮陈玺藏住那两亿?当年若是第一时间交给警察,陈家在青帮里,还能有立足之地吗?

    思忖间,兜里的手机震了震。阮舒伸手拿出来,瞥了一眼。

    是新邮件的提醒。

    她没太在意——每天邮箱里都会收到无数的邮件,她一般都是抽一段时间统一处理。

    手机重新塞回兜里,抬眸,在病房门口看见了栗青。

    “阮姐。”

    阮舒没作回应,瞳仁敛起,推开病房的门。

    果然见消失了一天的傅令元站在窗户前,长身挺立,身形若竹。

    阮舒滞住,扫见病床上属于她的东西都已经整理好,表情冷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