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不许进去!-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38、不许进去!

    。

    “很简单。”陈青洲淡笑,“请阮小姐安心地在我这里住下。”

    阮舒略略一怔,极轻地蹙眉。

    陈青洲的话在继续:“阮小姐目前暂时没有栖身之所不是吗?我猜阮小姐要与我交换的条件是,保障你不会被再被令元带回去。所以没有其他地方比留在我这里更安全。我这里的守卫,并不比令元的别墅差,每天也有人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十分方便。”

    阮舒一哂:“现在换你要软禁我?”

    “别误会,我没有要软禁你。”陈青洲皱眉,“你在我这里的行动完全是自由,出入也随你。我最多给阮小姐多安排些保镖。”

    可问题是她短时间内不敢随便瞎晃悠啊。傅令元那儿还不知道对她的逃跑要采取什么后续“追捕”行动。由此一想,分明是藏在陈青洲这里最安全,除非她离开海城。阮舒的表情不禁难看——所以她的确由一个坑跳到另外一个坑里来了。怎么都得躲上一阵子喽?

    “我并不愿意住在这里。”阮舒老老实实地拒绝,“我的交易条件确实是希望陈先生能够保障我不再被傅令元软禁。在我顺利和他离婚之前。”

    “离婚”二字貌似触动到了他,她清楚地看见他的眼睛里稍纵即逝一丝浅淡的黯然,不过很快就被清黑重新遮掩。

    “我也确实暂时没有栖身之所,所以希望陈先生能给我找个你这儿意外以外的地方。”阮舒接着提出自己的想法,并提醒,“陈先生该不会忘记了,你该和我避嫌吧?让我天天在你家里自由地进进出出,被人瞧了去,算怎么回事儿?”

    陈青洲没有马上应承:“阮小姐说的我会再考虑考虑。就算要给你另外安排地方,也得给我些时间。在没有妥善安排之前,还是得请阮小姐暂时先住在这里。一两天而已,并不会引人注目。何况我的手下也不是吃白饭的,轻而易举就被外人知晓我家里请了什么客人。”

    阮舒沉吟不语,心念电转地合计些事情。

    茶几桌上,陈青洲的手机忽而又震动。

    来电显示依旧是傅令元。

    陈青洲任由手机震动,打量着她的神色,问:“阮小姐是否需要现在就和他讲清楚离婚的事宜?”

    阮舒心口一揪,直勾勾地盯着手机屏幕,默了一默,凉凉道:“我还没想好如何与他交涉……”

    “好。那就先不接了。”陈青洲好像特别尊重她似的,“不过其实令元这两天并不在海城。而且应该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

    阮舒闻言抬眸:“他不在海城?”

    她只知道早上出门之前,他说他手中负责管理的业务临时出了点问题需要他紧急处理,正因为如此他才没有陪她去医院复查。

    “嗯。”陈青洲颔首,别具深意道,“他刚在三鑫集团任职,根基还没完全扎稳,先前的事情虽然干得漂亮,但董事会的人还是都等着考察他头三个月的表现。这种时候,稍微一些小状况,都可能被有心之人放大成为诟病。所以最近应该没有其他事情,能比三鑫集团和四海堂的事情更加重要。”

    阮舒反应过来:“是你搞出来的?”

    “支开他,比较方便行事。”陈青洲淡淡一笑。

    阮舒也从他方才的那番话里听出些许味儿,分明在暗指,对傅令元来讲,三鑫集团的公事,比陪她去医院复查要重要。

    虽然她想要离开傅令元没错,但她并不兴儿外人来挑拨他们夫妻俩,不禁嘲弄:“男人本来就应该以事业为重,陈先生当年不也是为了如今的卷土重来,才和傅警官分开的吗?难道你还想标榜自己爱美人不要江山?”

    直接被毫不留情地戳中痛处,陈青洲的神色微微一变,沉冷下来。

    阮舒抿直唇线,心底稍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她有什么资格去对别人的感情评头论足?

    “抱歉。”她轻轻吁一口气,“不过是陈先生的言语先有不当之处。”

    陈青洲像是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她所谓的“不当之处”所指为何,转瞬收起沉冷,深深注视她:“阮小姐还是和我刚认识你的那会儿一样敏感。”

    他的话显然没有说完,貌似还想进一步做评价,但约莫想到没有意义,所以止了口。

    阮舒阖了阖眼皮,对此不予置评,不愿继续谈及私人问题,顺着先前的话题道:“能允许我好奇地问一问,陈先生的那位给我传纸条的暗线是谁?”

    心里其实算是有了答案。当然,如果不是因为有电梯口碰着面的那一茬,她并无法马上锁定九思。

    但既然锁定了,将九思一带入,以前的很多事情便模模糊糊有了比较清晰的线,给她一种恍然大悟感。例如九思最近对她的保护力度,明显不若过去力不从心,想想游轮上的落海事件,再想想遭遇西服男胁迫事件,较之先前几次,那都是拼了命的啊。稍加一理,她猜测,陈青洲恐怕是这段时间才确认她和庄佩妤的身份。

    陈青洲但笑不语,并未回答她。

    阮舒倒是记起,九思现在还留在傅令元那儿。陈青洲没有就此召回九思,看来是还要留着九思继续办事。毕竟九思的暗线身份还没有暴露,不是么?今天她能够顺利离开医院,九思貌似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恰恰被她支去买姨妈巾了,傅令元应该也怀疑不到九思身上……

    她由此担心的是,假如陈青洲有能力在傅令元的身边安插眼线,是不是代表,傅令元也在陈青洲的身边安插了眼线?纵使她经营一家林氏,都得留着心眼防备身边的员工,更遑论他们处于这样的环境里?

    只这么随随便便地一猜测,阮舒心底不禁再度暗嘲——世道如此,人心叵测,她敏感点,又有何不对……

    楼上在这时传来什么东西重重掉落在地的动静。

    陈青洲目光一瞟,当即皱眉,旋即重新看回来阮舒:“阮小姐,就按我们刚刚说的,你这两天先住在我这里,缓冲一下。我会好好考虑你的想法,之后我们再做调整。”

    看得出来他是心急着去照顾傅清辞,阮舒的脑子也有些乱,有些事情还没有理清楚,顿了顿,便点头:“陈先生你先去忙吧。”

    陈青洲似早料定她会做此选择,听言脸上的神色没有太大的惊喜,淡淡笑言:“那好。阮小姐自便吧。在这里你可以随意走动,如果阮小姐想要先休息,直接问佣人带你去给你准备的房间。如果阮小姐想要出门,就找荣一,他会直接帮你安排。不过其实我今天也会在家,不会再出门,如果你有新的想法要和我说,直接来找我,我的房间在二楼左手边过道直走尽头的最后一个。”

    他十分周全,周全得阮舒除了“谢谢”,没有其他话可答。

    目送他上楼之后,阮舒定定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晃了片刻的神,脑子里只在想着一件事——这两天傅令元不在海城。

    他不在海城,是不是代表,即便他猜到她在陈青洲这里,也暂时拿她没有办法?

    心里好像轻松了些,又好像……另外堵了什么东西。

    不过很快她便强迫自己压下这些闹不明白的纷繁,找来荣一:“陈青洲说如果我想出门,你会帮我安排?”

    荣一神情一肃:“大小姐要去什么地方?我马上备车备人。但可能需要点时间,不会那么快,因为要做的准备比较多。”

    “你别紧张。”阮舒立马压了压手势,“我没有出绿水豪庭的范围,我是想回一趟我自己那边,收拾一两件衣服过来。所以不必备车,你们看着找几个人跟着我就行。”

    闻言,荣一显然也轻松不少,毕竟不用劳师动众。

    “行的,大小姐,我先让两个兄弟去探探路,然后马上就能陪你过去。”

    “麻烦了。”阮舒维持着疏离的客客气气,临末了再度纠正一次,“别再叫我‘大小姐’,我不是你的‘大小姐’。”

    十五分钟后,时隔一个多月,阮舒重新站在她和傅令元的新房门口,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敛了敛神,她摁开密码。

    一解锁,未及她伸手开门,荣一将阮舒护到一旁:“大小姐,稍等,谨慎起见,先让兄弟们探探路。”

    说着他挥挥手,示意两个手下上前来。

    阮舒眉心一拧,当即厉声喝止:“不许进去!”

    她凶巴巴的,把几人都吓了一大跳。

    “大小姐,怎——”

    “不用探路。”阮舒打断荣一,口吻恢复如常,道,“我要一个人进去,你们谁都别跟进来。一步都不许踏进来,就在门外等着。”

    “可——”

    “不会有问题的。我只是进去一小会儿而已。”阮舒抿唇,“如果真出什么问题,我认栽,我自己负责后果。你们不必管我。”

    她敢提来这里拿东西,就是没在怕的——不是都说傅令元这两天不在海城?他就算要让手下人找,也是去找陈青洲的别墅,不会知道她回这里来的。而且这一路上不是都已经探过路了么?

    荣一未再劝阻,示意几个手下退下,道:“那好,大小姐,我们都在外面等着。楼下也有兄弟在留意情况。大小姐放心,有事尽管喊我们。”

    阮舒沉默着自顾自开门进去,将其他人关在门外。

    正值下午,客厅里那扇落地窗的窗帘恰好没有拉,大片耀眼的阳光迎面映射进来,乍然之下略微刺目。

    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挡了挡光线,复而放下来。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那把藤制摇椅。此刻安安静静一动不动地面朝落地窗外摆放,上面的枕头和毛毯歪歪扭扭,显然是某人上一回在躺过之后没有收拾。

    阮舒走上前,伸手在枕头上摸了摸,然后扭头望向落地窗外。

    海天一线,更成一色,无边无垠,于灿烂的阳光下白灿灿的,颇为晃眼。

    再收回来视线盯着摇椅。

    方向对着可真准。

    她可没忘记他的那个“海上霸主”的愿望。

    他每回躺在这儿,眺望的都是他自己的野心?

    嗯,很好,他的初衷不改,会朝着他既定的目标一直走下去的。

    唇角淡淡一弯,阮舒用力地推了一把,摇椅立刻轻快地晃悠起来,摇脚与地面摩擦发出规律的动静,响在安静的空间里。

    照理这里一个多月没有人住,应该积了不少灰才对。然而阮舒并没有摸到,看来每周两次的保洁工作还在继续?

    门窗紧闭的缘故,屋里的空气有些闷。不过比起闷,更浓重的是和闷气混杂在一起的过时的烟味儿。就像是之前有人在里面抽烟,而且抽了很多,但是并没有通气就直接离开了。

    这个所谓“有人”,当然只可能是傅令元了……

    阮舒记起,刚开始和他处的那会儿,他烟瘾儿特别大,在车里抽烟却不通气的坏毛病令她几度无法忍受。不过他算有绅士风度,都能及时察觉,嘴里说着抱歉,马上就为了她而四面车窗大开。

    收回飘忽的思绪,阮舒先进去卧室,收拾了几套换洗衣物装进行李箱,然后去抽屉翻自己的各种证件,却并没有找到,心头不由一磕。

    之前去陆家的私人岛屿,行李是由傅令元帮她收拾的,尔后她直接乘直升机回海城,最后又从医院被拐到别墅里,她并不清楚自己有多少行李在别墅里。所以昨晚上傅令元还没回来之前,她特意翻查过一遍,重要的东西多数在她的手拎包,有她的钱包,钱包里是她的各种卡和身份证,以及少量现金。

    早上出门去医院前,她特意换了个方便携带的手拿包,装了上述的那些东西,外加傅令元还回来给她的手机。也一直都带着。然而现在,她原本留在这里的其他证件,包括护照在内的东西,全部都不见了。

    应该是住别墅期间不知什么时候被傅令元整去了。可她昨晚分明没有翻到那些东西啊。

    咬了咬手指,阮舒很是烦躁,判断不了只是巧合,还是他故意为之。

    同时心里默默数着,除了护照之外到底还有哪些东西。如果只有护照也就罢了,那种东西完全可以挂失重新办理,但是她的林家的户口本、林家的房产证、林氏的股权书,全部都得要回来的。

    怕就怕傅令元不厚道,拿这些东西来要挟她——经过被他软禁之后,她觉得他干得出这样的事。看来需要协商的不止是离婚……

    拿完该拿的东西,回到陈青洲的别墅,乍一进门,便见黄金荣从沙发里蹦起来,神情有些紧张兮兮地盯着她看。转瞬目光瞄见她身后的行李箱,他才似松一口气,却是揪起八字眉教训荣一:“去哪儿不能支会一声么?你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荣一:“……”他不是一向只需要和二爷汇报事情就够了……?

    哼哼唧唧着,黄金荣双手负背,又瞟了眼阮舒,旋即看回来荣一,催促道:“别杵在这儿,行李搬来了就赶紧帮忙送上楼去。”

    说罢,他重新坐回沙发里,抓起他面前的杯子,自顾自悠哉悠哉的品茗,旁若无人般。

    阮舒礼貌地向他打招呼:“荣叔,我先上楼去。”

    “嗯。”黄金荣把架子端得高高的。

    阮舒禁不住弯了唇角,让荣一给她带路,迈步上楼。

    她的房间和陈青洲的房间在相反的方向,位于对面的过道,过道的第一个房间就是,离楼梯口挺近的。

    荣一将她的行李箱放在门口就止步,没有进去:“大小姐,你有什么事再找我,或者找佣人管家也可以,我先下去忙了。”

    阮舒淡淡颔首,兀自拉着行李箱推门而入,稍稍愣住。

    呃……这个房间的布置……该怎么形容……

    红木家具什么的都挺正常的,但这窗帘和被单的色调是偏梦幻的粉紫色,明显和别墅里的整体沉稳风格有些不搭,就像是临时换上去的,稍微突兀,还有点不伦不类。总而言之,就如同在一堆男人里,看见了一个人妖。

    房间里还有一个梳妆台,而这个梳妆台的样式,如果她没记错,是早前在家具城她帮陈青洲挑的那个。

    阮舒蹙眉——这不是买给傅清辞的么?怎么搬这儿了?还是说,傅清辞曾经在这个房间住过?不对吧,陈青洲怎么可能和傅清辞分开睡?

    正狐疑着,身后传来黄金荣的问话:“咋滴了丫头?咋不进门?是不喜欢么?”

    他自她的身侧探头进去瞅了两眼,表情透露出一丝的紧张,还有一丝的疑似失望又疑似落寞,继而道:“不喜欢的话,咱们就换个房间。这里房间多,你想睡哪里就睡哪里,随便挑。”

    心思一转,阮舒大概猜到了什么,浅笑着摇头:“不是,没有不喜欢。不用换了。就住这个房间,谢谢。”

    黄金荣的脸色有所缓和,双手重新负到背后,恢复长辈的架子:“行,那不打扰你。你收拾收拾吧,看看房间里还缺什么少什么,有需要尽管和我们说。”

    说罢他便负着手下楼去了。

    阮舒蹙眉,轻轻吁一口气,透着浓浓的无奈——面对这样的黄金荣,压力好大。

    关上门,打开行李箱,阮舒将几套衣服随意挂到衣柜里,然后拿出她带过来的她的ipad——总算可以用上这些通讯设备了。

    手机还不敢开机,依旧是担心接到傅令元的电话。还是那句老话,她暂时没想好要如何面对他。

    登陆微信,她以为一定会收到无数条的消息,毕竟一个多月了,肯定会积累很多的。然而并没有很多。大概也就十来条,一部分是生意上伙伴或者客户的问候之语或其他,另外的则来自于李茂和林璞,都只是在大概她刚被拐去别墅的那两天发来的询问,前一个询问她什么时候能休假回公司,后一个则询问她怎么默默出院了现在身体状况怎样文件要还要继续送么往哪儿送。

    是的,仅限那前两三天,之后就再没有消息,仿佛并不再关心她的去向。

    或者说,已经有人帮忙清楚地交待了她的去向。

    不用多猜,除了傅令元还能有谁能够向他们交待她的情况?阮舒凤眸冷冷眯起,首先第一个对话框不是敲给林璞,而是给李茂——林氏上上下下,她最信任的也就这个市场部的主管了。从他那儿先悄悄了解消息,是最可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