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如堕冰窟-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39、如堕冰窟

    。毕竟阮总你的情况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女人最重要的还是有一个疼自己的丈夫和一个美满的家庭。阮总你如果真的想回归家庭,也是合情合理情有可原的。你和傅总之间的感情,大家也都看得真真切切的。说实话,这些年你不仅是我的上司,我自己私下里也是把你当朋友的。见久你一个人风里来雨里去的,如今你能有依靠,得到幸福,终归是为你高兴的。”

    阮舒听言只觉一口闷气卡在胸腔爆不出去又咽不下来,任由其翻滚着道:“那些传闻我暂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坐月子确实是真的,但只是暂时的休假,过两天马上就回公司了,根本不存在什么回归家庭生活。”

    李茂不知是不是被她给堵了,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

    “你离职之后在做什么?”阮舒问。

    “已经在另外一家公司就职了。”李茂回。

    “行,我知道了。”阮舒隐忍下恼怒,“你的离职情况我会自己去详细了解。再联系。”

    言毕她掐断语音,深呼吸两口气。

    她要回归家庭生活……?

    除了傅令元,她想不到第二个会在林氏里散播这种传闻的人!

    他想干什么?他原本是真打算把她软禁一辈子不让她再和外界接触?!

    火气蹭蹭蹭地又起来,阮舒找出林璞,直接挂语音通话过去。

    第一通没有人接。

    阮舒又播了第二通过去。

    还是没有人接。

    阮舒再播第三天过去。

    这回到快要掐断的时候,林璞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姐?!”

    “是我。”阮舒嗓音凉凉的。

    “你坐月子出来了?身体恢复得还好么?姐夫一定每天大鱼大肉地给你补营养吧?”林璞急哄哄又欣喜地表达关切。

    阮舒可没想和他聊这些有的没的,单刀直入便问:“公司里现在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都挺好的,和以前一样。姐你不在,照例是由我爸负责处理公事。不过你不是完全专心致志做月子么?所以你原本要求的什么让我和苗助理每天给你送文件也没有办法执行。不过我和苗助理都有给你整理周报和月报,方便你出月子之后若想了解公司的情况,能有东西给你快速浏览。”

    相较于李茂的郁郁,林璞的态度俨然十分正常,好似并没有因为她这一个多月的休假而有所变化。

    “李茂离职是怎么一回事儿?”

    “姐你和李主管联系过了?”林璞猜测着,狐疑,“姐没有自己向李主管了解么?”

    “他没具体说。”

    林璞踌躇着道:“姐,这事儿的详细情况公司里大部分的人也不清楚,我只从我爸那儿听出些风头。貌似说,李主管是商业间谍,出卖了我们林氏的很多资料给外头。最近总和我们林氏做对的华兴能抢走我们的客源,就是李主管泄漏了我们和那些客户之间的交易底价。”

    “商业间谍?”阮舒眉头拧成小疙瘩。

    这和李茂自己说的业务上犯错误可是天差地别。

    而且——“谁说他是商业间谍的?你爸?”

    太扯了吧?李茂究竟是什么样的员工,她一清二楚。倒不是因为她对李茂有多了解,而是她相信自己的判断。难怪李茂会提及什么排除异己,林承志栽赃污蔑的吧!

    然而林璞的话却否决了她的猜测:“不是我爸,这事儿是姐夫亲自处理的。”

    傅令元?阮舒怔忪,下意识脱口,“他什么时候开始处理林氏的内部事宜了?”

    问完后便觉她自己傻——傅令元本就是三鑫集团调派来掣肘她的副总,只是因为此前他几乎没有插手,她习惯性地将他忽略,但实际上他还是有权力的。[ ]他背后的靠山可是三鑫集团呐。

    不过她以为如今他已在三鑫集团总部任要职,林氏会重新换个副总过来,难道没有么?

    林璞困惑的声音正传来:“姐,这些事姐夫都没有告诉你么……?”

    很快他又道:“噢,对,忘记了,是因为姐在坐月子。他都不让我们去烦你,他自己肯定也不会和你聊公事的。”

    阮舒心里头是梗着的,语气上维持如常,问:“他现在可以越过我直接处理林氏的事情?”

    他有权力归有权力,可不管怎样,林氏的负责人还是她。他顶多就是三鑫集团的员工,而林氏的股权在她和三鑫集团,能够有资格越权的,只有陆振华。这事的性质明显已然不是普普通通的裁员那么简单了。

    “你爸呢?你爸没有什么反应么?”她补了句问。

    “姐……”林璞像是从她的话里嗅到了些许端倪,“你和姐夫是不是又——”

    “别扯些有的没的,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就行。”阮舒不再掩饰此刻的真实情绪,声音陡然冷薄。

    林璞约莫被她震慑到了,连忙道:“我爸没有特殊反应。”

    他声音有些弱:“姐,姐夫不是以林氏的副总身份处理这件事的,是三鑫集团高级副总裁的身份。不止我们林氏,还有另外好几家和我们差不多时间被三鑫集团收购的子公司,如今都在姐夫的管辖范围之内。”

    阮舒怔了怔——对了,她倒是一时忘记了,他现在在三鑫集团里的职位可高着呢。那么是不是说,陆振华已经授权他能够直接处理这些子公司的内部事务?

    犹记得李茂曾为她担心过,随着收购时间的越发长久,三鑫集团肯定会对各大子公司的负责人渐渐收权,逐步侵蚀,甚至完全掌控。她早在被收购的那一日起心里就有底,但彼时并不是什么需要有危机感的事情。

    现在……是开始了么?三鑫集团开始收权了么?

    阮舒咬了咬指甲,后背隐约有些森凉。

    总部要对子公司集权,是在预期之内的,终归就是像现在这样,找个人压在头上罢了。当初允给她的股份很多,她并不是特别担心自己被“欺负”得太厉害。而且,多多少少也念着有傅令元在。

    然而如今,这个帮三鑫集团收权的人是傅令元。

    她承认她不够理智,一方面其实清楚,无论是谁都一样,该被收权还是会被收权,傅令元怎么都是公事公办,但另一方面,她没有办法不去想自己和傅令元之间的亲密关系,他……

    她太久未吭声,林璞在那头不停地唤她:“姐……?姐?你还在吗?”

    “你不是说有给我准备公司的周报月报?发来我的邮箱……”阮舒淡声。

    “姐,你——”

    “我有事会再找你。”阮舒打断他,嗓音幽冷,“明天我会去公司。”

    说完挂掉语音。

    阮舒静默地坐在椅子里,眼睛虚虚地盯着屏幕,顷刻之后,手掌抵在额头撑着脑袋支在桌面上,阖了阖眼皮。

    好久没有感到有心无力了……

    三鑫集团……被收购原本就是有利也有弊,当初林氏因为“保健品吃死人事件”陷入困境,她只能在保有最有利于自己的条件被迫接受收购。但她始终没有放弃用业绩来为林氏争取更多的自主权,而一直以来三鑫集团给予林氏的自主权也确实是很大的。

    大的她常常忘记林氏已经是三鑫集团的子公司了。

    所以傅令元现在算是她的直属上级领导?

    呵。

    沉了沉气,阮舒打开自己的邮箱。

    一个多月的时间,积累了无数封未读邮件。

    她暂时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去一封封地查看处理,先点开林璞照她的要求刚给她发过来的周报和月报。

    脑子里糟糟的,好像并没有具体在想什么事,却是纷纷扰扰得她无法集中注意力。打开邮件没瞅两眼,心里愈发烦躁。

    丢开ipad,阮舒霍然起身,离开房间打算到外面透透气。

    刚一出来,恰见过道对面,傅清辞脸色不太好地捂着肚子站在楼梯口,似要下楼。看到她时,她愣了一愣:“你怎么在这?”很快猜测,“陈青洲又抓你来当人质?”

    阮舒不知该作何解释,只能委婉道:“陈先生请我来这里做客两天。”

    这种说法其实在傅清辞听来自然是默认被抓的意思,不禁讥嘲:“陈青洲就是这种男人,最爱强迫女人。”

    阮舒未接话。

    傅清辞挑眼扫了扫她方才出来的房间:“这回他给你的待遇不错?不仅没有把你关地下室,还招待你上二楼来住?”

    阮舒淡声:“他说我是客人,不能亏待我。”

    傅清辞嘲弄地哧一声:“一而再再而三,看来你能带给令元的威胁力很大?这回陈青洲又是要拿你威胁什么?”

    阮舒摇摇头:“我不清楚。”

    “你这反应倒是淡定。是不害怕,还是已经被抓习惯了?”傅清辞打量着她,问,“令元现在可风光了吧?听说他在他舅舅家的三鑫集团都有股份了?真是逍遥快活哈,赚着黑心的钱,用来给自己享乐。”

    阮舒清淡着脸色依旧没有接话。

    傅清辞目露一丝狐疑,约莫是以为她被抓为人质心情也并不好,于是未再挑刺儿,扫视周围两眼,稍凝色:“照理说上一回你帮过我,我还欠着你一个人情该还你,但是我自己现在在这里,也是暂时自身难保。”

    “我明白,傅警官。”阮舒略略颔首,表示理解。

    “傅警官……”傅清辞于唇齿间低低地重复这三个字眼,自嘲一笑,“我现在算哪门子的警官……”

    阮舒听言蹙眉——难道还在停职?

    心底深处油然对傅令辞生出更浓重的感同身受。

    感同身受被强行禁闭在某个空间里无法自由的痛楚。感同身受她不能做自己热爱的警察职业,就像她这一个多月脱手林氏般毫无安全感。

    气氛因两人的同时沉默而显得异常沉闷。

    傅清辞在这时重新捂紧肚子,另外一只手撑在楼梯的扶手上,脸色虚白,额头冒汗,表情十分痛苦似的,佝偻着背快蹲到地上去了。

    同样是女人,这副神色阮舒很熟悉,**不离十就是痛经。跨开步子上前两步,搭了把手扶住她,建议道:“傅警官,我送你回房间躺着吧。”

    “谢谢。”也亏傅清辞都疼成这样了,还能把俩字说得如此冷硬。

    至少她是办不到的。阮舒淡淡一笑:“身体不舒服的时候,硬是要和他抗争,吃亏得还是自己。不如曲线救国,拿捏他的软处,等待机会,也给自己的身体一些时间。”

    傅清辞眼神古怪地瞅她:“阮小姐很有经验?”

    经验……?阮舒垂了垂眼睫,遮盖眸底的一丝自嘲。也许算是吧。不过都是劝别人时头头是道,她自己不是撞了个头破血流之后才想通的?

    如今时候回想起来,她其实本就该是个能屈能伸的女人。可一开始为什么非得要和傅令元强硬地正面冲突?是因为……潜意识里认为,如果在他的面前都要演戏,那么该多可悲?

    人对待陌生人,往往比对待亲近的人,要宽容得多……

    亲近的人……?阮舒神色微微一晃,很快敛回来,轻轻摇了摇头,驱散脑子里对她和傅令元的关系再做过多无益的探究。

    重新抬眸,发现傅清辞这下子真坐到地上去了。

    阮舒心头一紧,这情况可是她无力招架的,正准备帮忙喊人来。

    陈青洲的身影冲了上来,一把将傅清辞从地上抱起,匆匆留下一句“谢谢阮小姐”,便风火雷电地带着傅清辞回房间。

    他俨然十分生气,摔门的动静特别大,嘭地一声,震在人的心头。

    阮舒立于原地,恍恍惚惚地又记起了傅令元……

    ……

    房间里,陈青洲摔完门,将傅清辞送到床上。

    傅清辞挣扎着要起来。

    陈青洲站在床边按回她。

    傅清辞又一次挣扎着要起来。

    陈青洲又一次按回她。

    傅清辞怒气冲上脑门,还没来得及爆,肚子赶上来一阵疼,感觉身下涌出一片湿濡。

    她不得不缓着气儿躺回去,心底暗暗咒骂——该死,要么好几个月不来,一来就跟发洪水似的!

    空气里好长一阵子没传出人声,沉沉的像压着什么。

    傅清辞犹疑着挑起眼皮。

    陈青洲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眼睛清黑清黑的,浑身则散发着冰冷,凝结着气氛。

    见自己的脚恰好杵在床边,傅清辞顺势便踢了踢他的膝盖,因为身负姨妈,不太使得上劲儿,所以对他貌似并没有造成丝毫的杀伤力。

    挺失望的,她也不欲多费气力,转身要躺床上。

    陈青洲却是一掌钳住她的肩膀,将她提起来重新坐好。

    “你干什么?我现在不走了成不?”明明用的还是平常的劲儿,讲出口的中气却比往常弱许多。傅清辞压了压肚子,心里又对姨妈憋上气。

    陈青洲在这时把一份纸样的东西丢到她面前,口吻是一惯的清淡:“解释解释。”

    “什么东西?”傅清辞掀了掀眼皮,连看都懒得看一眼似的。

    陈青洲也不逼她,耐心地陪她耗:“中午你和我说着话的时候,不是突然肚子疼?我带你去医院,医生给我的体检报告。”

    傅清辞不易察觉地跳了跳眼皮,很快压下不安,挑了挑眼角:“怎么?这么郑重其事的,难道检查出我得了绝症?”

    她嗤笑:“劳烦你瞎操心。我们警队每年都有安排好几次的体检,检查得可比你们这个仔细。”

    “是吗……”陈青洲有些阴阳怪调。

    傅清辞的神经不由一紧。

    但见陈青洲从床上捡起那份体检报告,掂在手里,笑着问:“是啊,你们警队的体检确实比我这儿的仔细。就是不知道,你们警队是否也特别关注你们女警的妇科?是否专门检查了一些特别的东西?”

    傅清辞的不安又重新升起。

    陈青洲状似随意地翻着体检报告,笑音依旧:“医生告诉我,你现在这毛病,是以前月子没有坐好,落下的后遗症。”

    傅清辞眼皮狠狠一跳。

    陈青洲伏低身子,凑近她:“医生还说,你的宫颈口是扁的,不是流过孩子,就是生过孩子。”

    傅清辞心头狠狠一磕,稍微有些慌乱——这还能检查出来么?她、她从来没有特意关心过这个问题。

    未及她有所反应,陈青洲已制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与她对视,清黑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紧她:“不知道傅警官对此作何解释?”

    傅清辞压着心绪,面露厌恶:“你恶不恶心?这种我个人私密的事情,你凭什么查我!”

    陈青洲八风不动,保持着原来的架势,但眸色比先前暗沉,全然平日的儒雅,声音也失了清淡而变得有些阴阴的:“回答我。你为什么会有月子病?你给谁怀过孩子?”

    傅清辞挣了挣他的手:“我有毛病才和你解释这种问题!你是我什么人?我还得跟你交代我是不是曾经给我男朋友怀过孩子!”

    “又是那个谈笑?”陈青洲的神色间满是隐忍。

    傅清辞冷着脸:“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

    话音尚未完全落下,她整个人被他用力一按,后背猛地撞上床头,疼得她嘶嘶地直呼气,陈青洲阴鸷的声音一字一顿:“谈笑是么……”

    傅清辞察觉不对,心头一紧:“你又要做什么?”

    陈青洲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你是我的女人,也只能是我的女人,一辈子都别想再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这句话我当年和你离婚的时候,警告过你的吧?”

    “那又怎样?你说什么我就要做什么?”傅清辞讥嘲,“真是头回见到你这么有毛病的男人。外表衣冠楚楚,心里头阴暗扭曲得都烂成泥。你不懂离婚是什么意思么?各过各的生活,我交新的男朋友,和我男朋友上、、床,全部都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怎么?合着你那意思,我都和你离婚了,还得为你这个前夫守身如玉?我和你上过床,还不能再和别人上、、床了?神经病!我和谈笑是正常的男女朋友,已经谈了四五年,你眼睛都瞎的吗?你该不会以为我和他是纯粹的柏拉图式恋爱吧?我不仅和他上了,而且确实因为避孕措施不妥当意外怀孕。我们都觉得没有到时候要孩子,所以流掉了。现在你知道了?你能拿我怎样?打我还是骂我?”

    “我本以为他只是你的挡箭牌,并没有实质性的关系。却原来不是。呵呵。连孩子都打过是吗?”陈青洲笑了笑,就像是平常那样的淡笑,然而在傅清辞眼中俨然是满满的寒意。

    “我确实不能拿你怎样。我怎么舍得拿你怎样?”转瞬陈青洲的笑容收住,“但是他敢碰你,就得付出代价。”

    傅清辞一凛:“你想做什么?!”

    陈青洲站直身体,重新恢复淡淡的笑意,没有回答她,转瞬便走。

    傅清辞急慌慌下床:“你不过就是仗着你混黑、社会的那些阴险手段给我们暗中使绊子!你有种和我们在青天白日下坦坦荡荡地单挑啊!”

    陈青洲站在门口,扭头看她一眼,笑意愈发深:“是啊,我就是仗着我能玩阴的,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傻得放弃自己最大的优势?你们青天白日又怎样?最后还不是斗不过我。”

    “陈青洲!”傅清辞气急败坏地追上前。

    陈青洲带上门,从外面上了锁,原本脸上的笑容顿失。

    ……

    阮舒在别墅后面的游泳池走了一圈,觉得没多大意思,还晒了一身的汗,心底庆幸着当初选房的时候买的是高层而不是别墅。

    返回客厅,迎面正碰上陈青洲满身煞气地从二楼下来,而二楼传来拍门声和傅清辞的叫唤声。

    “阮小姐。”陈青洲停下步子与她打招呼,表情缓和了些,但其实较之他平日的淡笑,此时着实没有好看到哪里去。

    “陈先生。”阮舒淡声。

    陈青洲瞥了眼她进来的方向,道:“后面原本是小花园,但是被我改建成了游泳池。阮小姐如果想散步,可以让手下陪你去小区的花园。”

    阮舒倒是由此明白过来,为何早前她会在小区的花园里碰到陈青洲和傅清辞了。当时还纳闷,难道他们的别墅不自带的。

    “谢谢。我知道了。”阮舒点头。

    “我原先说我今天不会出门,但现在还是得出去一趟。”陈青洲道,“不过我会把荣一留在家里,你有什么事,还是可以找荣一。”

    阮舒原本想说不必,转念便想到他留荣一在别墅应该并不是单纯地因为她,更多的是因为家里还有傅清辞,遂换了话:“好,我知道了。陈先生有事尽管去忙。”

    陈青洲略略颔首,疾步而去。

    阮舒继续自己的方向上楼,到二楼的楼梯口时稍加一顿,往过道尽头陈青洲的房间看去一眼。

    傅清辞没有再敲门叫唤,不知是身体撑不住没力气了,还是认清没有意义不再徒劳费劲。

    微弯一下唇角,阮舒朝自己这边走,推门进房间,记起刚刚忘记问陈青洲什么时候能回来,她还没和他商量,她决定明天回林氏上班的事情。

    晚饭的时候问问荣一吧。

    如是想着,阮舒坐到椅子里,重新拿起ipad,打算继续浏览最近一个多月林氏的业务简报,却见微信上,李茂在她方才下楼期间,新发来了消息。

    “阮总,我考虑再三,觉得还是应该把这件事汇报给你。靖沣的工厂曾有工人闹罢工,不知你是否已得知?闹罢工的原因听说是新老员工之间起了冲突。当时是林总前往工厂调停的,事情貌似就此平息。”

    “我现在所供职的这家公司,近期也要在靖沣那一片地方买地建厂,一周前我陪同经理前往,机缘巧合之下,碰到了林氏工厂里的一位已故老员工的家属,那位老员工我之前是认识的,由此从那儿得知了一些事情。事关重大,我的人生也头一回遇到这种事情,根本一时判定不了真伪,况且我当时已从林氏离职,首先第一个想法是事不关己,不要惹祸上身。”

    “另外一方面的考虑也在于,当时阮总你人不在公司,无从联系,我更不清楚,你到底也蒙在鼓里,还是默认此事,所以压在心底没说。但今天你主动找我,一番话下来,我的某些疑虑有所消除,也有了些判断,最终下定决心。”

    “具体情况我不便转述。你最好亲自去一趟靖沣的工厂。以及,当时对方为了让我相信,给我看过一张照片,我锁在网络云盘里了,这是账号和密码,阮总自己看一看,就明白我上述在说的到底是什么。”

    确实,长长的好几段话,讲了很多,但又一直在绕圈子,不点破,阮舒边看边晕乎。然而晕乎的同时,她能够感觉到李茂措辞间透露的慎重,心里不由自主地随之不安起来。

    靖沣工厂啊,不正是她此前始终莫名惴惴不安心绪不宁所记挂的事情么?

    用李茂给的账号和密码顺利登陆网络云盘。云盘明显是为此专门而新开的,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jpg格式的图片。

    阮舒触屏点开的时候,手指不由自主地发抖。

    图片弹开,展现在屏幕上。

    首先从角度,一看就是偷拍的。

    虽然光线并不是特别好,不过阮舒一眼认出这是在林氏靖沣的工厂里,后方架子上的产品标识可印得清清楚楚。

    画面上是两名穿着工人制服的人在往未封装的产品盒子里放东西。

    距离有点远,看不分明。

    阮舒放大图片。

    图片的画质却是又变差了,然而已足够她辨认出,工人手中捻着的,是很小的一包白色的面粉似的东西。

    白色的面粉……?

    阮舒蹙眉。

    林氏的各类保健品里,有口服液,有瓶装的胶囊药丸,以及其他各式各样的形态方式,却目前好像并没有哪一种产品是粉末状的吧?

    阮舒狐疑地尝试再放大图片。

    画质已经成渣了,瞧不出新东西。

    不过脑海里串连起李茂措辞间显露的那种有点紧张、有点害怕又十分谨慎的口吻,串联起眼前的图片,再串联起三鑫集团和青帮背后所干的勾当,她隐隐约约地浮现了某个可怕的猜想,浑身遽然如堕冰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