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先别管她-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43、先别管她

    。不过他打通的目的是为了让他和她的距离更近交流更方便。

    跟在后头的秘书应着头皮敲了敲门,打断了林承志的兴致勃勃:“林总……阮总来了……”

    林承志状似此时才发现阮舒的存在,闻言转回身来,表现得颇为意外:“欸?小舒?你怎么突然来公司了?你不是休长假养身体去了么?”

    阮舒淡笑:“谢谢大伯父关心。我这不是休息了一个多月,该养的也全部都养齐落了。心里记挂着林氏,总是不踏实,所以就马上来上班了。”

    “不想大伯父如此疼爱我,都主动帮我张罗起办公室的装修了,让我十分忐忑。大伯父既是我的长辈,还是林氏的副总,这种事情交给秘书和助理就行,我何德何能,怎么敢劳烦大伯父亲自动手?”

    边说着,她边悠然地往里走,同时不动声色地打量到几处细节——角落的衣架挂上了林承志的外套;大班桌面多了相框和烟灰缸,还堆放了一摞的文件,好几份文件呈摊开的状态,搁着笔,就像是原本正办公到一半,突然去忙活其他事了。

    突然去忙活其他什么事了?呵呵,不就是现在展现于她面前的这副小人得志颐指气使的画面?

    阮舒面上的笑意愈发浓,眸色则愈发冷寒,视线转回到林承志的脸上。

    林承志正笑容满面:“小舒,你一个多月不在,公司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事务都压在我的肩上,我还真没有闲功夫帮你张罗办公室。”

    阮舒眯眸,等待他的下文。

    林承志往大班桌的方向走回,拍了拍那把那把皮质转椅,笑道:“这里现在是我的办公室。”

    阮舒嗤笑,踩着高跟鞋站到大班桌前,手掌摸了摸桌面,轻轻弹了弹指甲,然后目光笔直地与林承志对视:“大伯父,我一直都知道你很喜欢我的这间办公室。其实你干脆直接点跟我说,我可以让给你的,毕竟你是我的长辈嘛,顶多我自己另外再换一间。[$>>>__小__說__網<<<$]但你趁我不在的时候擅自动用,一声招呼都不跟我,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话虽这么说着给自己撑面子,但心里她已感觉到强烈的不对劲——林承志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嚣张,都公然占用总裁办了?办公室本身是死物没错,然而入驻这里面代表的意义并不简单。

    总裁办的门尚开着,苗佳和秘书也都还在,仿佛两人都没有那个自觉性离开,而外头依稀有员工被这里头的情况所吸引,探头探脑地瞧情况。

    林承志更没有发话要其他人回避。

    阮舒蹙眉。

    但见林承志悠哉悠哉又非常有姿态地当着她的面坐进皮质转椅里,双手驻在桌面上,十指交叉,脸上继续堆出笑容,由心的那一种,笑得都不顾他的褶子了,对她道:“小舒啊小舒,看来你真的还什么都不知道。可你和傅总不是夫妻么?怎么?这么大的事他都没有告诉你?”

    说着,他的手指头轻轻弹了弹自己的太阳穴,如同才忽然记起一般,面露恍然之色:“噢,我险些忘记了,你这趟休假是坐月子去了,好像听说丢了孩子情绪特别糟糕,接着要好好备孕下一胎,傅总为了你的身体,让你和公司的事情绝缘,对吧?”

    他笑眯眯:“挺好的。女人嘛,再好强,那也有回归家庭的一天。这些年也辛苦你了,不容易啊。如今你既然无法再全心打理公司,自然有人得接手不是么?难道林氏要因为你的免职而空着负责人的位置?”

    终于听到重点,阮舒神色微变,冲口便问:“免职?我什么时候免职了?谁说我免职的?”

    “瞧我,忙晕乎了,刚刚都快到点了,又忘记说。”林承志又一次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回答道,“其实这一个月以来,我基本就是代行林氏总裁的职务,傅总也一直有传递给我接替你位置的意思。不过给我的任职令是今天早上才正式下达的,同时下达的是你的免职公告。文件都有发送给林氏所有的员工,还热乎着,小舒你不信可以自己看一看。”

    话落,他特意将电脑屏幕朝她的方向一推。

    阮舒的思绪尚停留在“免职”两个字上,他这一动作,她的眼珠子本能地转过去,也定在了“免职”二字上。

    耳畔林承志的带了别有意味的话语继续说着:“我再怎么喜欢这间办公室,也趁你不在的时候强取豪夺,占自己侄女的便宜,传出去多难听啊。不管怎样,我都得靠自己的实力名正言顺地入驻这间总裁办。所以我这不是早上刚刚搬进来的?”

    他的手指轻快地在桌面上弹着,身体则舒舒服服地往后倚上椅背:“说实话,我原本的那间办公室太小太不体面。这一个多月来我处理的都是林氏的核心要务,偶尔有客户来咱们公司,我都不好意思往我的办公室里带,只能去外面的会客室,太——”

    “傅令元有什么资格免我的职?凭什么让你接手我的职位?根本没经过我的同意。”阮舒语气薄凉地打断林承志的唠嗑。

    林承志收着她恼怒的表情,心思在她直呼傅令元名字的这个小细节上一转,旋即视线有意无意地朝外面看热闹的员工扫视一圈,像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这才笑了笑:“小舒,你这个问题问得就奇怪了。傅总人家可是三鑫集团的副总,他代表的肯定是上头的意思,怎么就没有资格免你的职了?我又怎么不能接受你的职位了?别忘了,咱们林氏现在可是三鑫集团旗下的子公司。”

    “姐!”林璞的声音与他的脚步声一并急哄哄地传出。

    他人冲进来总裁办后,又先回头驱散那些围观的员工:“行了行了有什么好看的?没你们什么事?你们都太闲了不用工作是么?公司发工资聘请你们来没礼貌地窥探上司?”

    语气严肃颇有些威严,一点儿都不像个小助理。

    不过其实也对,全公司也就阮舒真的拿林璞当助理,在其他员工眼里,林璞是林承志的儿子。现下林承志当了林氏总裁,林璞的身份自然而然又提了一提。

    大家伙儿当即全都散开了。

    林璞又扭头看向苗佳和秘书,不等他开口,两人连忙也离开了总裁办。

    不过与她们错身而过的却是进来了一个人。

    “阮总?”

    正是先前养伤请假了的张未末。

    阮舒闻声条件反射地抬眸。

    但听林承志笑容可掬地对张未末道:“张主管,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带人去做市场调研么?”

    张主管……?这个新称呼一经入耳,阮舒瞳仁敛起,眸色立马再黑两分,乌漆漆地盯住张未末:“哪门子的主管?”

    声线平稳,语气也说不上不好,可质问之意昭然。

    张未末的表情稍微有些尴尬,不等她回答,林承志率先从转椅里站起:“刚刚还漏了一件事没有告诉小舒你,这李茂不是离职了嘛?他离职之后,市场部主管一职空了,原本是打算让副主管顶上。不过傅总让她补缺了。”

    说话间他已来到张未末身边,目露赞赏道:“原来张主管先前来应聘时所提交的简历上的履历只是九牛一毛,她虽然大学还没毕业,但曾经在一家世界五百强的企业里以助理产品经理的身份,自行组织并带领过一支团队,不仅令公司已放弃掉的产品起死回生,而且还创造了连续三个月的月销售量第一。”

    “一度好几家知名公司都想挖她。这样的人才,屈身当总裁助理,也太大材小用,这说出去都丢人,会被其他公司笑话的。所以咱们林氏敢为人先做了个创新之举,破格晋升她为市场部主管。她也是今天正式走马上任的,在另外一个公示文件上,小舒你需要再看看么?”

    阮舒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很快哂笑一下:“大伯父真有意思,一边说着我已经免职了,一边还要给我公司的人事调动情况。我就算不认同,能有驳回的权力么?”

    张未末在林承志的那番对她的“吹捧”之后已进一步尴尬,阮舒的这一句“就算不认同”,真真切切像是打她的脸。

    神色一变,她打算说点什么的。

    阮舒压根没在看她,正对林承志展开笑颜:“恭喜大伯父‘靠实力名正言顺’地达成多年的愿望坐到了这把椅子。我就不打扰大伯父享受喜悦。大伯父也好好珍惜。谁知道睡一觉起来,天又会变成什么样儿呢?”

    讥嘲满满,而且句尾甚是饱含意味。

    林承志却并不怎么在意,笑着道:“小舒,看到你如今能够定下心来过相夫教子的安稳日子,你母亲在天之灵也算廖有安慰了。”

    还真是明知道她最讨厌听什么他就说什么。不过阮舒并没有黑脸,依旧保持着笑意,未再多言,直接转身走人,经过一路员工形形色色分辨不清楚具体感**彩的目光,离开林氏。

    站在电梯前,镜面照出她唇边的笑容慢慢退潮。

    “阮总!”

    “姐!”

    张未末和林璞二人全都追了出来。

    “不要叫我阮总。我现在已经不是阮总了。”阮舒提醒。

    张未末还是没有改变称呼:“阮总,请你不要误会我。”

    “误会你什么?”阮舒反问,“误会你图谋不轨?误会你突然从我的助理变成市场部主管?误会你为林承志效力?”

    张未末卡了卡。

    阮舒轻吁一口气:“抱歉,可能刚刚在里头我的措辞有点没控制好,但不是针对你的。”

    旋即她笑了笑:“没什么值得误会的。早在你来应聘我的助理,我就说过以你资历着实浪费。现在市场部主管,挺好的。这样的位置才是你原本应该呆的。既然上头认为你有这个能力,你尽管放手去做就好。”

    “不像呆在我身边,拘手拘脚,你的满身才干无太大的发挥之地。这一点我一直觉得挺对不起你的。原本我也有打算等你正式毕业,给你换个更合适的岗位,如今倒省了我费心思。”

    最后她话锋一转,眸光锐利:“不过,你隐瞒你真实履历的事情,确实做的不厚道。如果要说误会,这一点确实该好好解释解释。”

    张未末张了张嘴,正欲图解释,声音尚未出喉咙,阮舒当先打了个手势道:“不是让你跟我解释。你也没必要和我解释,我现在在林氏没有任何职务,并非你的上司。”

    说罢未及张未末反应,阮舒迈入已打开门的电梯,颔首道别:“我真的还有事要去办,不和你们多聊了,好好干。”

    “姐!”林璞在电梯门闭合前迅速地跨了进来。

    阮舒蹙眉。

    林璞满面的歉疚:“姐,对不住,不管是我爸的升职、你的免职还是未末的调任,我也全部都是早上来公司的时候和大伙儿一块儿瞧见的。”

    “我就猜你肯定是蒙在鼓里的,否则明明昨天还和我通语音电话问我公司的情况。何况你也不可能将位子拱手让给我爸的。”

    “我还没有琢磨清楚该怎么和你说这事儿,就接到你的电话说你来公司了。”

    倒是把事情都和他撇得一干二净,好似他完全是局外人。阮舒睨着他的诚恳,捺着心思,问:“你要我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要激动,是指你爸搬进我的办公室?”

    林璞未语,算作默认。

    阮舒轻嘲一勾唇:“还真是挺激动的。”

    什么情况都不了就跑来了,真是她自己都不忍直视了。

    不过脸面的问题并不是目前最重要的。

    “张未末什么时候开始回来上班的?”她记得她在医院期间,林璞提过一次张未末的脚伤好得差不多打算回归。

    林璞欲言又止地觑她:“姐,你是不是不高兴未末她顶了市场部主管?”

    阮舒眼里涌现不悦,反问:“你是不是也认为我故意打压人才?”

    “不是!”林璞迅速且坚定地摇头。

    “那就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少些废话。”

    “半个多月前。”

    “李茂离职前还是离职后?”

    林璞稍顿着忖了忖:“具体记不清楚了,反正大概就是那一两天的事儿。”

    阮舒沉吟不语。

    少顷,她记起来问:“你现在呢?你总不会继续给你爸当助理?我瞧着不是有苗佳了?”

    算起来,苗佳这是兜兜转转一圈,又回到最初的雇主身边去了。

    林璞迟疑着简单回答:“我现在调去市场部。”

    难怪刚才他和张未末是一起回来的。阮舒抿唇。电梯正好抵达,她径直迈出轿厢:“我先走了,你回去上班吧。”

    “姐,你和姐夫好好沟通。有事记得再联系我。”林璞冲着她的背影道。

    阮舒未做回应,神色沉凝地上了车,脑子里思绪飞快地运转。

    昨天她有件事思考到一半,就是林承志可能被三鑫集团允了好处所以压下了工厂工人的罢工事件以及一系列后续。她猜测这个“好处”应该和林氏的总裁之位有关,未曾料想今天就得到了验证了。

    呵。更可笑的是她彼时还觉得林承志若真想蹿位不是一时半会儿说蹿就能蹿的,结果刚才就被啪啪打脸了——有傅令元顶着三鑫集团的名义亲自出马帮林承志,今天还只是个职位,明天是不是连整个公司都要没了?

    思及此,阮舒蓦然一凛——她的股份……她回他们的新房时不是发现林家的房产证和林氏的股权书都不在了么?

    落在他手里,会不会……

    掏出手机,她迅速拨出傅令元的号码。

    却是不在服务区。

    阮舒一愣,重新拨了一遍,确定是关机。

    转而从通讯录里分别翻出栗青和赵十三的电话。

    ……

    另一边,栗青坐在机器前,通过追踪器的显示,给傅令元汇报阮舒的最新定位:“老大,阮姐还在林氏没走。”随即瞥一眼茶几上拆卸掉的手机,“而且,她刚刚给你打过一通电话。”

    顿了顿,他建议:“老大你看要不要先出去和阮姐讲个电话。阮姐应该是想问你林氏的事情……”

    傅令元坐在沙发里闭着眼睛,淡淡道:“她那边先放着。先顾好正事。”

    栗青默默地看回显示屏,正准备将阮舒的那部分先切掉,忽地发现她拨了他的号码,下一秒他的手机就震动了。

    他没接,又汇报给傅令元:“老大,阮姐给我打来了。”

    “说了她那边先放着不要管。”声线依旧是平平的,音调也依旧是平平的,可听着就是莫名其妙地渗出冷意。

    一语出,别说栗青,赵十三都瞬间抖了一抖。

    栗青本想关机,但思忖这若一关,阮舒再打第二通直接从无人接听变成关机,肯定就知道他是故意的,于是啥都不动,但真把画面上属于阮舒的那部分先切掉,专心勘查另外几个追踪器的动向。

    赵十三暗暗擦着冷汗,庆幸自己的手机刚刚也拆卸了。

    ……

    阮舒再打给栗青第二通,还是没人接。

    最后试了赵十三的号码,结果和傅令元一样,不在服务区。

    这是集体玩失踪?

    阮舒冷笑,暂且丢开手机,启动车子,往傅令元别墅的方向开——无论怎样,被无故免职的问题今天得问个明白,还有她的那些证件得要回来,以及离婚的事情更得重新提一提。

    临近午高峰,路上的车流量明显比她过来林氏的时候要多,尤其通往别墅的中间一段路,路况特别差。

    还倒霉地连续三个路口遇到红灯,心情本就糟糕,红灯一等,她心里愈发烦躁。

    到第四个路口时,眼看差几秒又是红灯,阮舒踩油门加快速度,打算在最后关头赶去马路对面。

    冷不丁一个小孩子突然从路边跑出来,发现她的车之后,貌似一时吓傻了,定定地站在马路中间不动弹。

    将将就要撞上。

    车子冲出去的速度太快,阮舒根本踩刹车都来不及,一颗心提到嗓子口,第一反应是迅速地打转方向盘,偏离开那孩子的位置。

    车头却是狠狠地撞上了绿化地的护栏。

    身体猛地往前掼去。

    失去意识前,阮舒最后的感觉是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