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像风捉摸不准-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49、像风捉摸不准

    。”

    原先她还以为他是要带她回新房,现在她基本已经可以确认,他这一趟其实是要送她回陈青洲这里。

    那么也就是说,最近他不找她,不是因为陈青洲将她守得无缝可插,而是他并不着急抢她回去。或者更进一步来猜测,是他故意将她留在陈青洲这里?

    傅令元掐断和黄金荣的通话,打开车门锁,照例先下了车,从后头搬下轮椅。

    不等他抱,阮舒自己扶着车门下来了,坐到轮椅上,一声不吭地转着轮子就要走。

    傅令元一把握住手柄拉住她的轮椅。

    对面的光束中,有人影在朝这边走。

    傅令元熟视无睹,不疾不徐地伸手帮她把一绺凌乱的发丝抚平,还在她的嘴唇附近摩挲几下,再将从黄桑那儿带回来的药给她,道:“等我电话,下个星期再跟我去一趟黄桑那里。”

    阮舒看也不看他:“不用再麻烦黄大夫了。我自己会另外找针灸馆。”

    盯着她冷薄的神色,傅令元默了两秒,问:“两亿的下落,你有想起什么或者发现什么值得探究的线索么?”

    心间涌上来疑似酸楚的情绪,阮舒抬眸,讥嘲:“问得可真直接。( 好”

    傅令元眸光暗沉沉:“尽快解决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不是也想摆脱?”

    “为什么非得我帮你,你不能自己解决?你不是很有本事?”阮舒冷眸。

    傅令元不愠不火地摸了摸她的额头。

    阮舒打开他的手。

    眼风正好扫见自己手指上的婚戒。

    瞳仁敛起,她迅速去摘婚戒。

    以前戴着刚刚好,最近各种补品一通吃,连手指都粗了些,蹭了好几下,死活摘不下来。

    阮舒算是深刻体会到,人倒霉的时候真是喝水都会塞牙缝。

    傅令元扣住她的腕阻止她,不悦:“再扯下去你的手指要破皮了。”

    但听一把浑厚的男声呵斥道:“松手!”

    阮舒看着来人的身躯凛凛,莫名地突然涌上来一股浓浓的委屈:“荣叔。”

    出口后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隐隐有丝哽。全然不受控制。

    黄金荣打量她一眼,积蓄的火气陡然爆炸,不由分说一掌劈向傅令元:“我让你欺负我家丫头!”

    傅令元急急侧身闪躲。

    黄金荣再从另一侧劈出掌风,去势快而猛。

    傅令元折眉,本不愿意和他打,此时不得不抬臂挡他,但碍于他的长辈身份,只限于保障自己不受伤,并没有还手。

    两人顿时一番你来我往。

    阮舒没有想到黄金荣会对傅令元动手,更是头回见识到黄金荣的身手,一时愣怔。

    “荣叔!”陈青洲及时赶过来,打断黄金荣的咄咄逼人。

    “你闪开!”黄金荣的体力明显不如傅令元,已经有些喘,但声线基本还能保持平稳,语气则完全压抑不住恼怒,“他欺负我们丫头!丫头都哭鼻子!还不让我教训他!”

    陈青洲听言看了一眼她,似是要确认她是不是真哭了。

    阮舒:“……”她当然没有哭鼻子……

    不过她捕捉到陈青洲的目光在她身上稍一顿之后,闪过一丝的不自然。

    阮舒低头看了看自己,觉得衣服穿得挺齐落的,并没有什么不妥。

    “荣叔……”陈青洲有些尴尬地拉着黄金荣,话不在点上地劝道,“有什么火气我们进去慢慢说,你打着光已经够招人眼的了,再在这里大打出手,更引起别人的注意。”

    说着,他给阮舒递了个眼色。

    阮舒会意,连忙出声:“荣叔,我想先回去休息……”

    她并没有帮忙劝,只是温着声音说了这么一句。

    黄金荣当即露出一副心疼的表情:“好,我们先回去。你被带走大半天了,肯定被欺负惨了。我们回去。我们赶紧回去。”

    阮舒无语。

    陈青洲无奈。

    “下次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我打断你的狗腿!”黄金荣揪起八字眉,怒瞪傅令元,最后撂完话,甩了袖子过去推阮舒的轮椅,神色已换上一片温和,低头絮絮地和她边说着什么话边离开了。

    对面的光束也收了起来。

    傅令元折起眉头,眸色暗沉地目送阮舒的头也不回,转过眸,正和陈青洲充满探究的眼神撞个正着。

    “你带她去哪里?”

    “针灸。”

    “你在图谋什么?”陈青洲的话题转得直接明了而毫无征兆。

    傅令元的表情是不解:“何出此言?”

    若说上回还是怀疑,那么今天这一出,陈青洲已基本可以肯定,他确实是故意放水让她逃的。

    “如果没有图谋,你今天既然带走她了,又为什么特意送回来?”

    “特意送回来?”傅令元往后靠上车身,笑了笑,“你不会忘记,我和阮阮的家本来就在这里?而且,刚刚那情况,难道不是你和荣叔在这里堵的我?”

    他伸手打算掏烟盒,却是空了手,索性转身打开驾驶座的车门,单手支在车门上,闲闲道:“破坏别人夫妻间的好事,小心到时报应到你身上。”

    陈青洲:“……”

    傅令元略一勾唇,不再多言,坐上车,迅速驶离。

    陈青洲立于原地,神色沉凝。

    ……

    这边阮舒被黄金荣一路推着往里走,一路被念叨:“我已经教训过青洲了,他只顾着陪那个女人了,都不管你!怎么可以只让四个保镖陪你去医生办公室?四个还都是饭桶,轻而易举就被电击昏迷了!气死我了!”

    阮舒:“……”陈青洲又给她背锅了……

    “我已经把我忠义堂的部下调来了,也全部都是眼生的,以后出门给你加派人手,让姓傅的一步都靠近你不得!”

    阮舒本想说没必要,出口后还是改成:“好,谢谢荣叔。”

    话对了黄金荣的胃口,哼唧了两下,他的语气缓了不少,紧接着问:“姓傅的那小子把你绑到哪儿去了?失踪了一个下午。”

    “没什么。”阮舒抬手冲他晃了晃手里的药包,“就是带我去看了个大夫。”

    黄金荣似被堵了话,一时没吭声,很快又紧张兮兮道:“丫头,你可别又被他的小恩小惠给感动了就原谅他!他这是怀柔政策啊!你被骗一次已经够难受的了,还要再被骗第二次?他现在带你去看大夫有什么用?你出车祸不都是被他给害的?你千万不要上当!”

    阮舒视线直视前方,淡声:“谢谢荣叔。我明白的。”

    将她送回房间,黄金荣又唠了两句,才还给她一个人的独处。

    阮舒进浴室给自己放洗澡水,看见台面上放着的肥皂,目光微微一凝,垂眸盯住自己手上的戒指。

    取过肥皂,她在戒指和手指的交界处磨了会儿。

    明明已经很滑了,可戒指偏偏是卡在骨节处出不来,掰得她的手指都泛红发疼,最终泄气。

    看来这阵子真的胖了不少……

    关掉水闸,她脱光衣服,跳着单脚到镜子前,原本是打算仔细瞅瞅到底哪儿都被补出肉儿了,结果一眼瞅见了颈侧的一朵小红花。

    “……”阮舒扶额——她最近脑子真是越来越不好使了,下车前怎么就忘记检查检查被傅令元啃过的部位?

    难怪黄金荣那种反应……难怪陈青洲看她的时候表情不自然……

    ……

    接下来的日子,阮舒每天都在做活动练习。潜意识里对黄桑的医术更信赖些,而且针灸过后的第二天,她的感觉也确实比前一天要好,所以医院给开的活络消肿止痛药索性不吃了,坚持用黄桑给的中药材泡脚。

    一个星期下来,她已经能够不坐轮椅了,基本走路没有问题,只是抬膝时脚踝还是偶尔会有些疼。至于跑步,根本就暂时别想。

    于是为了不让自己继续胖下去,她只能和黄金荣做“斗争”,推掉他的各类补品。

    这不,又给她炖了燕窝,指向美容养颜的功能。

    阮舒正无奈,眼尖地就瞧见陈青洲和傅清辞回来。

    他们俩最近每天都出门,一出就是一整天,还有一个晚上甚至在外面过夜。傅清辞一如既往不耐烦的模样,但竟也能配合着乖乖出门再乖乖回来。陈青洲的气压则隐隐一天比一天低。

    不过低气压也是他关起门来和傅清辞俩口子自己低气压。并不迁怒她和黄金荣。

    陈青洲一看她欲言又止,便问:“找我有事?”

    他近期已经自动将对她的“阮小姐”的称呼省去了。她也顺便将“陈先生”给略掉。否则被黄金荣听见,黄金荣总是要抱怨他们生疏。

    “嗯。”阮舒只这么简单地点头。

    陈青洲倒是能比较默契地读懂她的意思,先扭头对傅清辞叮嘱:“你先回房间,想吃什么让佣人现在下厨给你做。燕窝也还有,一会儿给你送房间里。”

    傅清辞什么话都没有回应,瞥一眼阮舒,径直走向另一侧的卧室。

    陈青洲这才看回来阮舒:“我们去书房谈。”

    住他这儿快一个月了,还是头回来他的书房。第一眼阮舒是有些差异的,因为装修和布局的风格真的……很对她的胃口……

    陈青洲敏锐地捕捉到她的神色:“怎么了?我的书房有什么问题?”

    阮舒顺着他的手势在椅子里坐下,浅浅弯唇:“没什么问题,很简约大气。”

    “难得你衷心夸赞,我是否该表示感谢?”陈青洲戏谑一句,马上转入正题,“想和我谈什么?”

    阮舒却是压下话,先问其他的:“你不是一直想抢陆振华的货源?那靖沣工厂里头你安进去的人有进展了没?”

    “怎么突然问这个?”

    “不方便说?”

    “不是。”陈青洲摇头,“告诉你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并没有进展。”

    阮舒有些失望,蹙眉:“我以为,把我这个碍事的驱逐出林氏后,林承志更好掌控,他们会更加没有束缚,只要动作一大,你的可趁之机就更多才对。”

    陈青洲淡淡一笑,问:“你还想着要拿回林氏?”

    “你不会了解林氏对我的意义。”阮舒抿唇,此时才得了机会问他,“我前阵子养伤期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林氏内部在开股东会议更换法人代表?”

    他有在林氏安插了他的人,肯定第一时间就得知。

    陈青洲不否认:“是,我知道。”

    “所以你也认为我应该放弃林氏,才不告诉我?”

    “我告诉你,你就阻止得了?”陈青洲反问。

    阮舒默然,心下暗暗自嘲:她最近确实觉得自己特别地没用。从前的那股干劲和冲头貌似还是在的,但……使不上来,无处可使,且使了也都徒劳……

    陈青洲略一踯躅,继而道:“正如,就算我和令元不找你,也改变不了你和我陈家的关系。”

    阮舒低垂眼帘——类似的话,傅令元也曾说过……

    敛了敛思绪,她不欲继续谈论此,回归一开始她找他要提的事儿:“能不能安排一下,最近几天让我去一趟卧佛寺。”

    “卧佛寺?”陈青洲疑虑,“去卧佛寺干什么?”

    “那里和……庄佩妤有些渊源。也是她除林家之后,唯一我知道的与她相关联的地方。”阮舒抿唇,一时不知该如何和他解释更多,就暂时这么说。

    其实突然想去卧佛寺,是因为抄写经书时,她总能在每一页的角落里看到“净心”的小楷字体。

    那是庄佩妤的字迹,她自然认得。

    一开始以为,那是庄佩妤写下来告诫自己用的。

    次数多了之后,她猛地反应过来,应该是庄佩妤身为在家居士的法号——彼时庄佩妤的葬礼上偶遇一灯大师,他不是曾告知,庄佩妤是由他举行的皈依仪式,成为在家居士。

    因此也自然而然记起那盏长明灯。

    她挺想再去看看的,然后……顺便把它撤了……

    模模糊糊还记得,一灯大师当时貌似邀请她有空可以去讨论佛法。

    正好,她最近的心乱得连抄经书都定不下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