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诅咒-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52、诅咒

    。不好意思,让舅舅和孟秘书看笑话了。”

    “闹小别扭闹了快两个月还没和好?”陆振华又问。

    傅令元未多加解释,只是说:“我一会儿回去哄哄她。”

    陆振华凝色,默了一默,道:“好好解决。”

    “好。我知道了。谢谢舅舅关心。”傅令元点头,旋即抬臂一指,道,“那我先去找阮阮了。”

    目送他的背影,陆振华转回头,正听孟欢道:“你们男人都这样,一旦喜欢了,占有欲就强烈了,连工作的醋都要吃。我真为阮小姐不值得。就因为傅先生想要孩子,她就得被迫卸去全部的职务,一心一意备孕。”

    陆振华笑了笑:“你这是连带我也一并骂了?我可没有卸你的职,时不时不还拿事情让你闲着可以看看?”

    孟欢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为了这个小家伙,都作出了牺牲,你还不让我偶尔抱怨一下。”

    “抱怨。抱怨。”陆振华牵住她的手,“至于阮小姐这事儿,阿元和我详细地聊过,说过他的考虑。我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而且也有一定的好处。所以他想给阮小姐免职就让他免,想更换法人代表就让他换。”

    “你这是顺水推舟做人情。”孟欢听明白他的意思了。

    陆振华不置与否,提及:“阮小姐这个人,我原本并不太满意。”

    “你满意的是表小姐吧?”

    “目前看来,阮小姐确实比裳裳强。至少她在一定程度上能制住阿元。刚刚看阿元那样子,骨子里的粗暴还在,即便面对阮小姐其实也一样。不过最终他没有动手,说明还是阮小姐本事大些,在他心里有份量。阿元确实没有结婚前肆意了。少骢少了阿元这个最重要的玩伴,也比过去收敛了不少。”

    “你希望傅先生和小爷都收敛,会不会太双重标准?你自己娶回家的女人少么?也没见你收敛。”

    “娶几个女人无所谓,但也不能太乱来,这个阮小姐得发挥她作为正房的作用。( 同时,后院也不能失衡,所以你看我完全制止阿元在外面玩女人了么?他要是彻底改掉他的那些毛病,我反倒要担心这个阮小姐会坏事。以前没关系,看到阿元收敛,我还挺欣慰的。现在阿元在帮我打理四海堂,他的各方面,我都得把控好,不能出半丝纰漏。”

    “你一天到晚斟酌的事情可真多。还能为你们男人的劣根性找理由。”

    陆振华听言握紧孟欢的手,摸了摸她隆起的小腹,笑了笑:“你妈妈的心理有些不平衡了。”

    孟欢嗔他一眼。

    陆振华记起来道:“你不是挺喜欢阮小姐?有空可以邀请她陪你喝喝下午茶,坐一坐,聊聊天。”

    ……

    这一边,阮舒打完傅令元又回去洗手间,收拾自己的狼狈。

    终归是公共场合,他没到扒她衣服的地步。可也够凶的,舌头被咬得破了块皮儿,辣辣的,她含了好几口水,血丝才吐干净。手腕则完全被他掐红,手骨当时被硌墙上,疼得厉害。

    进来女洗手间的有一两个在外头瞧过热闹,目光不觉多往她身上瞅。

    王八羔子!

    阮舒咒骂,清冷着脸任由自己被当作猴子观赏。

    整理完毕后回去手术室门口,火气还是平息不了,一颗心跟失衡了似的直往一边倾斜,总觉得必须要有什么东西顶一下,否则情绪还得一直往下坠。

    可最终只能让它坠,坠到憋屈至心底暂且自我压制住。

    不久,等来手术室的门打开。

    手术十分顺利,尚处于麻醉状态的林妙芙被送去病房。

    既然没事,阮舒打算回去了。

    正考虑着得给林妙芙找个看护,余婶及时地赶到:“阮小姐,三小姐这边由我照顾。你放心。”

    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傅令元把她找来的。

    “有什么事再联系我。”

    阮舒现在说话都觉得嘴巴疼,交待完直接走人,出到医院门口后,先去旁边的药房里买了消炎药和止痛药。

    她所坐的车子刚开走,后头傅令元现了身,盯着她离开的方向,唇际微挑,抬手摸了摸自己被打耳光的那边脸。

    马路对面,驾驶座上的赵十三不解地问副驾驶座上的栗青:“老大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看阮姐?”

    栗青一副“这还需要解释?”的表情:“阮姐正在气头上,你想老大再把脸主动递上去给阮姐打?”

    赵十三:“我以为老大应该已经习惯挨阮姐的耳光了。”

    栗青:“……”那脸皮得有多厚才能习惯……

    ……

    回到绿水豪庭的别墅,一进客厅,阮舒发现气氛不对劲。

    陈青洲、黄金荣、荣一都在。

    其中,陈青洲身着家居服,双腿交叠地坐着,十分悠然地在看报纸,黄金荣则整副神情看起来俨然快要炸了似的,见到她,立刻唤:“丫头!”

    可他刚一站起,荣一便按住黄金荣的肩膀将他压坐回沙发,同时低着头道歉:“冒犯了,荣叔。”

    黄金荣又要站起来,荣一又一次摁回他,并又一次道歉。

    阮舒眨眨眼,没明白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你个臭小子,丫头回来我迎接她还不成?”黄金荣冲陈青洲嚷。

    陈青洲并没有从报纸抬头,淡声:“荣叔你是长辈,没有长辈迎接晚辈的道理。”

    阮舒不明所以地走过来:“怎么了?”

    黄金荣盯着她的嘴,痛心疾首:“丫头!你别难过!荣叔已经让我忠义堂的部下准备好家伙,去找姓傅的为你解恨!”

    “解什么恨?”阮舒蹙眉,一时没反应过来。

    陈青洲干干地咳嗽两下,解释道:“你在医院碰到令元的事传回来之后,荣叔就想杀出去了……”

    阮舒:“……”他的措辞倒是避重就轻……

    黄金荣开始怪责起陈青洲:“丫头被欺负了你不给她出气还阻止我给她出气!你个臭小子越来越能耐了!”

    说着他又要站起来,却再一次被荣一摁回去。

    黄金荣气咻咻地开始嚷荣一:“连你也不把我放眼里了!”

    荣一能做的只有低头道歉:“荣叔,我没有不把您放在眼里。”

    “那你还不放手?”

    “二爷说了,您什么时候放弃给阮小姐出气的念头,我什么时候放手。”

    陈青洲闻言看一眼荣一,失笑——懂得把源头引回他头上。

    荣一低头:我什么都不知道……

    黄金荣果然因此重新转回向陈青洲。

    却见阮舒一声不吭地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黄金荣愣住,立刻紧张地问陈青洲:“她是不是生我的气了?昨天晚上让她吃燕窝,她也不理我。”

    陈青洲从阮舒那儿收回视线,有些无奈地回答:“荣叔,她没有生你的气。只是……我们都知道你是好心,但以后她和令元之间的事,还是不要管。”

    ……

    是日上午,阮舒又去医院。

    推门进去的时候,一只保温杯将将摔坏在她的脚边,里面的汤水吃食全部倒出来在地上。

    而罪魁祸首林妙芙正冲余婶恶声恶气:“我不要吃!”

    “三小姐,这些都是专门准备给你补身体的。”余婶劝。

    “我孩子都没了还补什么补!”边说着,林妙芙把水果也一并掀翻。

    “可是三小姐——”

    “她不想吃就不要管她。她爱怎样怎样,随便她。”阮舒出声。

    林妙芙一见她,霎时更加激动:“你来干什么!都是你!都是你把我的孩子弄没的!你这个扫把星!杀人凶手!你还我的孩子!”

    她边哭着边要下床来,余婶连忙上前抱住她将她拦住。

    阮舒面无表情:“没了不是正好?你也不用再每天躲在家里不出门,不用再担心被你的同学朋友知道你怀孕。更不用再想着找唐显扬为你负责。”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会遭报应的!你以后的孩子也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林妙芙诅咒。

    唇边泛一抹嘲弄的轻弧,阮舒眼波无澜,淡淡道:“已经是你流掉的第二个孩子了,如果你以后还想生,就不要作。不想生,那随便你。我让余婶也不用每天守在这儿照顾你,月子也不用做了。”

    是啊,林妙芙的第二个孩子了,而且都是唐显扬的。要不说她和林妙芙还真是同一个母亲生的,她自己也给傅令元流掉两个孩子。

    晃回思绪,她继而道:“你毕业论文一直没弄,学校那边电话都打到我这边了。我看你这个时候大概也没心情写了,直接帮你申请了延毕。当然,如果你并不在乎,不想要毕业证书了,那我就帮你打通电话去学校,学校也省得再忙乎你这样的学生。”

    “至于你以后自己想怎么过怎么活,我也不会妨碍你。我负责把该给你的钱给你就是了。”

    说完,阮舒转身走人。

    原本就只停在门口没有进去,恰好省了她多走几步路的力气。

    也因此她出去得快,正躲过林妙芙丢出来的瓷杯。

    瓷杯砸中门框碎裂,声音特别响,夹杂着林妙芙呜呜的哭声。

    阮舒却是头也不回,心里忖着她的身体素质倒是不错,刚做完手术还能又骂人又打人的。

    拐角处,汪裳裳在确认阮舒的身影消失后才出来,悄悄地走到林妙芙的病房门口往里张望,看到里头林妙芙趴在余婶的肩头痛哭流涕。

    转了转心思,她叮嘱跟在身后的阿东:“帮我查一查,这里头的女人和阮贱人是什么关系。”

    ……

    晚上,阮舒在房间里,铺张开从林宅带回来的庄佩妤所誊抄的经文纸页,找出《金刚经》上相对应的内容,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叩响。

    懒得走过去再开门,她直接道:“门没锁,自己进来吧。”

    然而过了许久都没有人推门进来。

    阮舒狐疑,这才起身,一开门,正见黄金荣的手滞在半空。

    “荣叔,怎么了?你找我有事?”

    黄金荣的神色稍显紧张,紧张地缩回手,又紧张地打量她的脸,踌躇了两秒才问:“丫头,你是不是生病了?我看你晚饭都没吃几口。”

    “没有。我没有生病。只是没什么胃口。”阮舒解释。

    “那现在还是没有胃口吗?”黄金荣关切,“或者你吃什么有胃口?让佣人给你做。给你下一点面要不要?你们老陈家的都喜欢吃面食。”

    阮舒蹙眉拒绝:“不用了荣叔,我真的不饿。不用麻烦了。我不是小孩子,我自己冷了会添衣,饿了会加食的。”

    约莫话太直接,语气也比较硬,黄金荣眸光闪动:“好。我知道了。是荣叔我烦到你了。”

    神色落寞,口吻落寞,连转身离去的背影都十分落寞。

    阮舒抑制住重新叫回他的冲动,也没有和他道歉。

    陈青洲和傅清辞恰在这个时候回来,看见她站在房门口,走过来:“正好有事和你商量。”

    “什么?”

    “明天我和清辞也去卧佛寺。”

    “你们去干嘛?”阮舒下意识脱口,问完后觉得自己多嘴了。

    不过陈青洲回答她了:“想拜个送子观音,顺便求解一些事情。”

    阮舒愣了愣,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坦诚直接,另外一方面是因为话里的内容——送子观音?难道他们俩最近每天出门,包括之前让傅清辞去妇产科做检查,都是为了生孩子?

    傅清辞还没有上楼,颇为冷淡地站在楼梯口等陈青洲。

    阮舒隔着距离看了她一眼,转眸回来向陈青洲点头:“噢。好。我知道了。”

    陈青洲不经意扫见她里头桌子的情况:“你这是在……”

    “前天从林宅带了点东西过来,闲着无聊,瞎琢磨琢磨。”阮舒淡笑解释。

    陈青洲略略颔首,对此并未多加言语:“那好,你早点休息。我先上楼了,明天早上见。”

    “嗯,明天早上见。”

    关上房门前,眼角余光瞄见有道人影,阮舒偏头望过去,那道人影已迅速地躲回去,可不用多想也知道是黄金荣。她不禁无奈地摇摇头。

    走回到桌前,凝着眉头抓起佛珠,手指捻了两下,阮舒决定明天把它一并带去卧佛寺——它原先不就是庄佩妤从卧佛寺带出来的么?也不晓得是不是有什么特殊之处……

    二楼,陈青洲携傅清辞回到卧室,门刚关上,便听她冷嘲热讽:“好几家医院都已经证明了我确实生不了,你到底还想怎样?求佛这种主意你都想得出来?果然有毛病吧你?如果拜神求佛有用的话,也不需要医生了,有疑难杂症全部都寺庙算了。”

    陈青洲纠正:“医院没说你百分百生不了,只是说你怀孕的几率比较低而已。”

    傅清辞亦纠正:“院方当然不会把话说死。可谁都清楚,这种低几率,等同于零。”

    陈青洲默了一默,问:“你先洗我先洗,或者干脆一起洗,节省时间。”

    傅清辞直接用踹过去的一脚加一记横劈手作为回答。

    陈青洲握住她的脚踝同时扣住她的手腕,将她用力一拉。

    傅清辞的身体当即失去平衡,朝他身后扑去。

    陈青洲及时横臂及时揽住她的腰,反方向抱着她一起倒到床上,覆她在身下:“那就直接来,等做完再洗。”

    ……

    第二天早上,餐桌上不见黄金荣。

    陈青洲询问佣人。

    佣人回答道:“让以后把他的一日三餐都送去他的屋里,他说否则他招人烦。”

    阮舒:“……”

    陈青洲听言问阮舒“你昨天做什么事情了?”

    “他让我吃东西。我拒绝了。”阮舒无语地牵牵嘴角。

    陈青洲笑了,笑着摇摇头,就和阮舒昨晚上一样,颇有无奈的意味,挥挥手交代佣人:“他这么叮嘱,你就这么给他办。一会儿送早饭进去给他的时候,顺便帮我告诉他,我们今天出门去卧佛寺。”

    “你不去劝劝他?”阮舒蹙眉,“就这么任由他,万一他觉得连你都不关心他了,他岂不更加不高兴?”

    这架势,如同家里住了个老小孩似的。

    陈青洲揶揄:“我在他那里早就没有什么地位了,只是一个既不尊重长辈又不疼爱妹妹的臭小子。不如你的随随便便一句话。”

    阮舒:“……”将话题转到他身上,“傅警官呢?怎么没下来一起吃早饭?一会儿不是要一起出门?”

    陈青洲淡声:“她昨晚累到了。让她多睡会儿。”

    阮舒:“……”能不这么直接么……?他还真是越来越不拿她当外人,讲话越来越随性……

    车子在外面备好,依旧分开两辆,不同行,以避人耳目。

    恰好傅清辞的动作也慢一步,所以阮舒先走一步。

    路上,她趁空给余婶打电话,问问林妙芙的情况,照理今天中午该出院了。

    余婶却是道“阮小姐,昨天你走后不久,我也走了,所以不清楚三小姐现在什么样。”

    阮舒的第一反应是:“她赶你走的?”

    “不是。”余婶老实相告,“是傅先生让我走的,让我不要管三小姐。”

    “他?”阮舒不解。

    “是的,是傅先生。而且昨天我离开医院之前,三小姐被强行从单人高级病房转去普通病房。普通病房还没有床位了,所以护士弄了张病床,让三小姐睡过道上。三小姐为此还大吵大闹,手术的伤口出了血。不过说伤口出血死不了人,没给处理。”

    阮舒愣怔——傅令元他……?林妙芙也是他寻找两亿的其中一个希望,他怎么会如此对待?不怕她出事么?

    “那也就是说,她现在一个人睡在医院的过道上,身边还没有一个照顾她的人?今天出院手续也没人给帮忙办理?”

    “是的,阮小姐,大概是这样的情况。”余婶答。

    阮舒抿唇,沉默数秒,道:“好,我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