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这是爱,不是交易-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57、这是爱,不是交易

    这一回的落势凶猛。

    他扶在她后腰的手稍稍往上一用力,她便被迫更加贴近他。

    她的背后是冰凉的墙面,身前是热烫的他。他平直而硬朗的肩背紧紧压着她,让她无处可避。他吻她,吻得她快窒息。他的手游走,她只能抵着他,做徒劳的抗拒。

    不多时,阮舒吃不消,终于压抑地嘤咛出声。

    傅令元应声停下动作,维持着拥抱的姿势,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笑着瞅她脸上的红晕,如同欣赏自己的作品:“傅太太说过喜欢我这样的,现在还是喜欢的,没有变。”

    阮舒急促地喘息,软着身体,冷眼亦冷脸:“骗我过来就是想这样?”

    瞧吧,事实证明她猜得没错,他就是故意拿离婚协议诱她的。

    他对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胯间二两肉的那些事,带她去中医药馆回来之后想,在医院的时候也想,现在还是想。

    若非如此,他恐怕还继续和她失联,哪里会主动来电?

    想想方才在电话里他的那说话方式,他的那语气,简直将她当他的私有物似的,呼之即来。

    她也认栽,非放不下那一丁点的可能性,跑来羊入虎口。

    “不是想这样。这只是吻你而已。”傅令元呼出热烫的气,喷在她的皮肤上,手摸了把她的泥泞,“已经这程度了,你做不做?”

    “如果我说不呢?”

    “那我就来强的。”

    傅令元勾唇。明明是一句混帐话,倒是说得坦坦荡荡,理所当然,毫无廉耻。

    阮舒蜷了蜷手指,又问:“如果做了,你会签离婚协议么?”

    “不会。”傅令元捏住她的下颔,“这是爱,不是交易。”

    呵。到现在他还能轻易地说爱?真是廉价。阮舒神色漠然:“什么是爱?我只懂交易。”

    “做了,你就会重新想起来爱的。”傅令元轻轻触一下她的唇。

    阮舒没说话,一切安静。

    “嗯?”傅令元又问一遍,“做不做?”

    阮舒讥嘲:“我有选择么?”

    “嗯,你没选择。”傅令元笑,不再客气。

    ……

    夜很静。音频早已播放完毕。

    此时除了彼此真实的喘息,什么都听不见。

    阮舒努力地忍耐,换来的只是他竭尽全力的弄。他好像一只不知餍足的饿狼,要把这近两个月她和他之间的空窗全部补回来似的。

    而他最不缺的,就是源源不断的精力。

    她出门的时候告诉荣一,她要来新房这边拿东西,很快回来。

    可是她的“很快”根本没有很快。

    手机在一遍震动。

    阮舒在地毯上侧过头。

    距离不算远,她勉强可以看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陈青洲。

    她并没有打算接,而且现在这情况也没有办法接。转回脸,她难受地重新埋进抱枕里,心底琢磨着,陈青洲会不会因为她没接电话,遣人过来找她?一旦有人打扰,傅令元是不是就能停歇了?

    却听身后忽而传出傅令元的声音:“她和我在一起。”

    阮舒一愣,连忙抬头,正见他刚挂断电话,将她的手机丢到距离他们更远的位置去。

    “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的。”傅令元亲吻她的后颈,口吻十分愉悦,“阮阮,我很想你。”

    阮舒咬咬唇,凉声催促:“请你快点。”

    “长夜漫漫,为什么要快?”傅令元笑着在她耳后哄她,“下一个姿势,你来主导,嗯?”

    ……

    少顷阮舒面无表情地坐着,身体僵硬。

    她的视线始终盯着后面的窗户,窗帘的那些花纹上下变化着。窗帘没有完全合拢,留出的一小面玻璃,隐隐约约地映照出她的眉眼,面容淡漠,亦微微地上下晃动。

    ……

    不知过了多久。

    终于挨到一切结束。

    阮舒觉得身体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浑身像刚从水里泡出来似的,无力地一动都不想动。

    傅令元嘴里叼着根没有点燃的烟,半眯着眼睛,十分身心舒畅似的。单只手臂拢着她,掌心于她光洁的背上轻拍,拿下颔冒头的胡茬蹭她的额头:“辛苦傅太太。”

    阮舒没有搭理他。

    傅令元也暂时没再说话。

    长久的静默之后,阮舒感觉自己缓得不多,忍着疲倦和痛意睁开他的胳膊,起身。

    光裸白皙的玉背披着黑色的头发晃荡在他的眼里,傅令元眸色暗沉地欣赏着,本以为她是嫌身上黏糊要去洗澡,却发现她的捡衣服穿上。

    “你去哪?”

    “回去。”阮舒拾起文、、胸。

    傅令元折眉:“回哪儿去?”

    “陈青洲家。”

    阮舒双手伸入文、、胸的肩带。

    正要扣排扣,傅令元一把扣住她的腕:“我让你走了?”

    阮舒轻轻地拂开他的手,神色清冷:“小姐不是就应该这样?陪完嫖、、客自觉地乖乖走人。”

    傅令元沉脸,如同骤然黑云压城一般。

    阮舒反倒笑了一下:“我现在的性质,和小姐有什么不同?在你需要的时候,一个电话,马上把我找来。”

    转瞬她便自我纠正:“噢,不,不对。我比小姐还不如。小姐至少有钱拿,我呢?因为被你强行扣上‘傅太太’的名号,无法对你怎样,只能被你白上。”

    傅令元哧一声,猛地将文、、胸从她身上扯掉,用力扔出去。

    阮舒面无表情地看着它被狠狠砸在窗户玻璃面,最终落到地上。

    下一刻,她被傅令元箍住腰,掀翻身体倒回地毯上。

    以为他恼羞成怒,必然又要对她一番凌虐。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他并没有这么做。

    他只是抱着她躺回去,紧紧压她在他的胸膛,盖好毛毯,淡声:“今晚和我一起睡在家里。”

    阮舒阖了阖眼皮,不做任何的反应。鼻息下是他身上的气味。烟草味,混和汗味,混合两人先前连番折腾的情、、欲的味道。

    动了动,她侧开脸,想给自己换个更舒服的姿势,却引得傅令元以为她又在抗拒,第一时间按住她,警告:“再不听话我们就再来一场直接弄晕你。”

    阮舒抿直唇线。

    傅令元吻了吻她的额头,猝不及防问:“去卧佛寺有什么收获?”

    阮舒应声脊背森凉:“你找人跟踪我?还是陈青洲那里有你的眼线?”

    其实猜测得到,他虽放走了她,并不代表她彻底摆脱他的控制。但眼下惊然点破,她心里仍旧不可避免地冷意阵阵。尤其不久前他还亲密地在她的身体里,不过扭头的功夫,他就直接问起两亿。

    所以刚刚阻止她走,不是因为他想留她下来温存,而是因为他想问的事情还没问完……

    “你现在真的是彻底放开来,丝毫不避讳两亿的事情。”她语音幽幽,“把我当小姐,找我来打、、炮,都是其次,重点是知道我今天中午刚从卧佛寺回来吧?呵,一举多得。”

    傅令元抬起她的脸,指腹轻抚她的眼睛:“一码归一码,不要混在一起谈。我确实想你了。”

    “一码归一码?是么……”阮舒嘲弄地微勾一下唇,“亏你能忍到上完我才问,其实你如果中间折磨我的时候就开腔,或许我会因为承受不住一时乱了心智全兜给你。”

    傅令元骤然捏住她的下颌:“别再把粗鄙的字眼用在你自己身上。”

    “什么是粗鄙字眼?小姐?打、、炮?上?”阮舒反问,并一个个地罗列,每说一个,便发现他指上的力道紧一分,表情亦随之难看一分。

    她伸出手,轻轻地在他的脸颊拍了拍,瞳仁乌漆漆地凝着他,“不是你自己先对我说‘干’在医院当众羞辱我?那么我所说的那些字眼又怎样?我这不是正在作贱么?一边要跟你离婚,一边你一通电话我就跑来陪你睡了。我这样是不是不止贱,而且‘婊’——”

    嘴唇即刻被傅令元的嘴唇堵住了。

    后颈被他的手掌抓着,将她的身体摁向他。

    阮舒睁着眼睛,与他同样睁着的眼睛对视着,任由他吻得如何深入甚至惩罚性地啃她、咬她,她不给予丝毫回应。但他清楚地知晓如何惹她,而自然的生理反应,是她即便强忍也忍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