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危险的男人-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60、危险的男人

    “不要过来!”

    “你先把剪刀放下。”傅令元眸底深光轻敛,“关于庄佩妤的过世,你想问什么我都告诉你。我们慢慢说。”

    “有什么好慢慢说的?”阮舒靠坐着大班桌撑住自己不稳的身形,眼圈控制不住微微泛红,鼻子控制不住微微发酸,声音亦控制不住微微哽咽,“两亿对你来讲就那么重要?是不是……是不是我如果一直不配合你的调查,有一天你也会彻底不耐烦了,也会想尽办法把我往死里b?”

    “不要胡乱揣测。”傅令元的眼底透出沉重的暗色,“我承认,我那个时候和庄佩妤的沟通方式可能用力过猛。没能及时察觉她的异常,是我很大的过失。我说再多的对不起都弥补不了。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b她去死,更没有想过要b你。她的死我真的我很遗憾——”

    “你当然遗憾,她死了之后,你如今找两亿的过程不是更艰难?”阮舒冽着嗓子,感觉喉咙被什么东西堵得苦涩,“你没想要b我么?那你现在又是在干什么?你b庄佩妤的时候当然没有想要她去死,就像你现在也没想要我死,可你在做的哪一件事,不是在强迫?只是时候没到而已,你才慢慢和我磨,一旦情况紧迫起来,我就会是第二个庄佩妤!”

    “为达目的不折手段!你这个杀人犯!”

    阮舒满面都是浓浓的自嘲。

    因为她突然反应过来她真是很傻很天真。

    他们这些混道上的,本来就无恶不作。人命对他们而言根本如草芥,阻挡他们争权夺利的绊脚石他们当然都会清除干净,她不是都已经亲眼见过陆少骢杀人,怎么还会对傅令元b死庄佩妤难以接受?

    他们都是一样的人啊……都是一样的……

    是因为傅令元不曾在她面前做过这些事情,她就以为在她看不见的背地里他也不做?

    所以这段时间她和他闹了这么久,悲哀的是潜意识里她其实依旧将他当作亲近的人,才会认为他的心狠手辣不该作用在她及其她的周边……

    别说是b,就算直接杀,都是极其家常便饭的事情。

    他本就是个危险的男人……

    思绪飘散间,忽然发现傅令元趁她分神迈到她面前,大手迅捷地朝她伸过来。心头一个惊慌,阮舒什么也没多想,挥着剪刀直接刺向他。

    她的手腕被他的手扣住的一瞬间,剪刀的尖头也没入一截在他的小臂上。

    傅令元微折一下眉。

    指头轻轻一抖,阮舒握紧剪刀,硬是强行再用力,往他的小臂又刺深两分。

    看着殷红的血自他的肉里缓缓地流出,她目光轻闪,转眸冷薄地对视上他的眼。

    傅令元的眸光在她的面庞上流淌,十分复杂,沉默半晌,启薄唇:“抱歉。”

    心底有潮潮热热往上翻涌,阮舒微扬起下巴,咬唇:“这话你应该去和庄佩妤说!”

    说罢,她松开剪刀,用力地推开他快速就走。

    傅令元想要挽留她,伸出的手在半空滞住。

    ……

    黄金荣早上在餐桌上没有见到阮舒,得知原来她昨晚去新房见傅令元一夜未归后,将陈青洲痛骂一顿,第一时间就想带人过去将她找回来,却遭遇阻止。

    “荣叔,你忘记我和你说过的,她和令元之间的事,我们不要插手。”

    黄金荣闻言纠结再三,决定暂且先听陈青洲的。可是一个上午都要过去了,仍旧未见阮舒的踪影。在此期间,他催促过陈青洲无数次,要他给阮舒打电话或者遣人过去问问情况,陈青洲都挡了回来。

    最终,他还是没忍住,霍然起身:“不行!我得亲自过去一趟把丫头接回来!那个姓傅的肯定没安啥好心!没准丫头现在就是想走走不了等着我们去救她!”

    陈青洲颇为无奈,正打算再劝住他。

    阮舒的身影在这时飘进来客厅。

    “丫头!”黄金荣面上一喜,连忙迎上前,“你咋才回来?荣叔我都要去找你了!那个姓傅的混小子是不是又欺负你了?你说你咋三更半夜一个人就过去了?好歹带个保镖!”

    却见阮舒径直从他面前掠过,俨然没将他的话听进去,难看着脸色心不在焉地走进她的房间,一声不吭地关上门,任凭黄金荣如何叫唤都没有回应。

    “这又咋回事儿?”

    上次已经有过同样被她忽视的情况,这一回明显比上一次更加严重。

    黄金荣没敢胡乱去敲阮舒的门烦她,只能责怪陈青洲:“你瞧瞧你瞧瞧你自己瞧瞧!这就是你要我不要管?你还放任丫头在那边和姓傅的呆一块儿?现在她这回来都成什么样儿?!”

    陈青洲凝眉。

    黄金荣拔腿就往外走:“他奶奶个熊!我一定要去找姓傅的问清楚!你这一回两回的,是非要让丫头不好过是吗!”

    陈青洲连忙示意荣一。

    阮舒在这个时候竟又从房间里出来了,换了身衣服。

    “丫头!”黄金荣当即又调头回来。

    阮舒没做回应,清冷着脸色对陈青洲道:“我去趟林宅。”

    陈青洲什么都不多问,只是道:“我让手下人去给你备车。”

    “不用了。”阮舒淡声,“我想自己打车。”

    “这不——”

    “好。”陈青洲迅速截断黄金荣。

    黄金荣瞪陈青洲。

    陈青洲暂时不予理会,关切叮嘱阮舒:“你一个人小心点。”

    阮舒连个“嗯”字的回复都没有给,继续自己的步子。

    目送她的背影,陈青洲给了荣一一个眼神。

    荣一会意,下去办事。

    “我说你咋回事儿?咋又放任她说一个人就一个人?万一路上出事咋整?”黄金荣气咻咻地揪起八字眉。

    “荣叔放心,我让荣一安排人在后面远远地悄悄跟着。”陈青洲告知。

    黄金荣这才止了话,不瞬还是心绪不平,又道:“你给姓傅的去个电话!问问他究竟对丫头做了什么!丫头咋就跟丢了魂似的!”

    陈青洲恰好也正有另外一件事要找他,走出去拿手机拨通了傅令元的号码。

    ……

    傅令元刚结束与栗青的通话,不过两秒,手机又震响。

    瞥见来电显示是陈青洲,他心里有数,划过接听键。

    “你对她做了什么?”

    “不关你的事。”

    早料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陈青洲也不追问,说:“如果她和你见面就是这样的结果,下一次无论怎样我都会强行制止。”

    “等你有这个能力再说。”傅令元口吻冰冷又自负。

    却听陈青洲冷不防转了个话题:“最近几天陆振华有笔挺大的交易。”

    眉心一凛,傅令元的语调维持不变:“是吗?”

    “你不知道?”陈青洲笑了一下。

    当然,他更愿意相信傅令元是装的。

    这个消息其实他也并不确定。是安在靖沣工厂里的那个暗桩传回来话说,那个副经理叮嘱他们最近几天谨慎点。而那个副经理肯定不是无缘无故这么说,多半得了上面的什么话。

    不过一切暂时都是猜测,通知了埋在其他地方的暗桩多留意点特殊的动静。

    所以他方才那样问傅令元,是为了试探傅令元的反应。而傅令元的反应是意料中的油盐不进,八风不动。

    他倒也没抱什么希望能从傅令元的嘴里得到些内情。只是他从傅令元特意将阮舒放到他这儿的这个举动,猜测傅令元貌似要有动作,才和工厂的消息联系在一起,猜测是陆振华可能近期有活动。

    “呵。”傅令元轻哧一声,直截了当,“没其他事的话挂了。”

    放下手机,视线正落在脚边的科科。

    她没带走。

    也对,那种情绪状态下,她怎么还可能顾及其他事。

    嘲弄一勾唇,他抬起头——餐桌上的两碗面尚原封不动地放着。

    结果……也没能吃成……

    傅令元往后靠上沙发背,有些疲累地阖上双目,嗅着空气,试图从中找出她留下来的味道。

    不多时,门铃响。

    傅令元睁开眼,湛黑的瞳眸已恢复凛冽,起身去应门。

    “老大。”栗青站在门口。

    “进来吧。”傅令元侧身。

    栗青犹豫着愣住——这个……这里以前不是严禁踏足……?

    傅令元读懂他的反应,淡声:“办事要紧。”

    栗青不敢耽误,转眸瞥见傅令元右手小臂上的伤,表情骤变:“老大,你的——”

    “先办事。”傅令元关上门,面色冷岑。

    栗青识相地闭嘴,跟在他身后走去书房。

    “这里。”傅令元指了指大班桌上的电脑。

    扫过角落里沾了血的剪刀和滴落在地板上的血迹,栗青急急挪开视线,把自己带来的移动硬盘插入电脑,调出自己常用的软件工具,先从痕迹开始破解阮舒的邮箱密码,找到那封邮件,开始追踪发件人的地址。

    傅令元在一旁,寻了烟盒和打火机,叼了根烟想点,右手却没什么力气摁开打火机。

    他这才留意了一下伤口。

    扎的血窟子挺深,有点小翻肉,也有点肿。

    ……

    “……小姐?小姐……?这位小姐?”出租车师傅不停地叫唤。

    阮舒猛地晃回神,从车窗外收回视线,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嗯?”

    “你要来的地方到了。”出租车师傅颇为无奈的样子。

    阮舒愣了愣,发现确实已经抵达林宅所在的住宅区外面,连忙道歉:“对不起。”

    付完车费下了车,慢慢踱步朝里走,脑袋依旧像塞了棉花似的恍恍惚惚,行了不知多久,她突然自行顿住脚步,发现走过头了,又返回去。

    “阮小姐。”余婶就在林家门口站着,像是提前得知消息晓得她会来似的,特意恭候。

    不过此时的阮舒并未留意到此,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跨进客厅后下意识地抬头往楼上的方向瞟,问:“她人呢?”

    “三小姐在二楼休息。”余婶回答,“状态还是和前两天一样,不吵不闹。”

    “好。知道了。”阮舒略略点头,旋即一滞,扭头盯住余婶,凤眸里如凝上冰霜——差点忘记,眼前这个人也是傅令元的眼线。

    呵……

    被她盯得久,余婶狐疑:“怎么了阮小姐?”

    “我在林家的这段时间里,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阮舒冷声,话落便兀自行往佛堂,关上门。

    佛堂里一切如旧。

    空气有点闷。

    不过阮舒没有走去开窗户,站到先前摆放蒲团的位置,垂眸盯着地面,旋即去柜子里取出蒲团,放到地上,最后一蹲身,她坐了下去,脑袋里浮现出视频内所呈现的内容。

    一帧帧的,如电影画面似的闪过。

    阮舒定定地坐着,目光渐渐涣散了焦聚,显得有些呆怔。

    她之前就想不通,城中村的生活庄佩妤熬过去了,林家的破碎庄佩妤也熬过去了,这么多年,庄佩妤背负着罪恶在佛主面前苟延残喘任由她如何冷嘲热讽出言羞辱都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说自杀就自杀。

    彼时她猜测其中一定非常重要的缘由,是比曾经的那些苦难还要令庄佩妤不堪忍受的缘由,也猜到庄佩妤自杀之前一定发生过了不得的事。

    却原来是因为两亿。

    却原来是因为死守多年的两亿的秘密,被人追上门来b问。

    前段时间,她满心满肺地沉浸在被傅令元欺骗的忿恨中,完全没有心思去第一时间把庄佩妤自杀的原因和两亿联系在一起。

    傅令元啊……是傅令元啊……

    虽然关于傅令元和庄佩妤见面的视频只有那一段,但很明显,那并非两首次。

    模模糊糊的,她记起她第一回带傅令元来这里见庄佩妤,他送给庄佩妤一尊玉佛,但过了不久玉佛被庄佩妤退回去了。

    庄佩妤还是让她帮忙退回去的,彼时她曾察觉到些许古怪,但因为没有由头,未曾去细究。

    所以,是那个时候开始的么?

    貌似就是那一阵子起,庄佩妤迅速消瘦,憔悴得厉害。庆嫂给她汇报情况,也曾提及过庄佩妤的一些异常,为庄佩妤的身体状况而担忧。

    而她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同样就是那一阵子起,她渐渐倚靠向傅令元,她渐渐让自己不去管庄佩妤和林妙芙的死活。那回她的手被林妙芙用刀划伤,傅令元对她生气,也要她别再放心思到她们母女俩身上。连搬离林宅,都是傅令元策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