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恨,并爱着-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61、恨,并爱着

    是啊,傅令元针对她的心理,悄无声息地策动她了……

    无数的细节一点点地汇聚在一起。阮舒恍恍惚惚明白过来,他是故意将她从林宅支开的,他是在防止她的敏感会察觉到异常。

    呵,他还真是殚精竭虑……

    忽然的,她又记起庆嫂,记起庆嫂曾奇怪地对她的欲言又止。

    如今看来,那时的庆嫂已经被傅令元收买了吧?

    人肉监控器,为他监控庄佩妤的动向,就像现在林妙芙身边的这个余婶同样的性质。也和曾经她身边的九思和二筒同样的性质。

    先借由她得到见深居简出的庄佩妤的机会,并且有了“女婿”这一层合理身份,即便不小心被他人撞见他进出林宅,也不会引发太多的怀疑。

    傅令元……傅令元……傅令元……

    进一步发现,她的利用价值被他尽最大可能地榨干!

    蜷了蜷手指,阮舒捂住脸,埋首于双腿间,脑中又自发过了一遍他与庄佩妤会面的视频。

    她不明白,既然庄佩妤恨陈玺恨到当年任由她被林平生糟蹋,为什么还要帮陈玺保守秘密,甚至宁愿去死都不愿意说?

    而且,傅令元都说了他是陈青洲的死对手,那么庄佩妤把两亿交给傅令元的话,岂不又是一个报复陈家的好机会?

    是担心一旦交出了两亿的秘密,就会被傅令元杀人灭口,认定交与不交都得死?

    还是……庄佩妤其实根本还爱着陈玺……?

    爱着陈玺么……

    恨,并爱着陈玺么……?

    思及这种可能,阮舒觉得异常可笑又讽刺——如果庄佩妤是恨并爱着,为什么是把对陈玺的恨意转嫁到她的身上,而把对陈玺的爱意加注在两亿?

    两亿!两亿!两亿!

    全世界的人都在找两亿!

    她是活生生的人!两亿只是死物!

    可在庄佩妤的选择里,两亿比她重要!

    在傅令元的选择里,还是两亿比她重要!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做错了什么?!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他们一个两个的全都要这样伤害她?!

    顺手便抓起身边的包,狠狠地砸出去,将将砸中佛龛的柜门,“咚”地一声。

    阮舒忿恨抬眸,浑身充满戾气,正看到佛龛上的佛像因为这一下的砸而微微颤动,不过最终还是稳住底盘,并没有倾倒。

    那尊佛像还是摆在佛龛里,但也仅是按照供奉神佛该有的基本礼数给摆着,估计是余婶定期进来打扫已经更换贡品。

    庄佩妤去世后,再没有人每日虔诚地跪在它面前诵经念佛。

    盯住那尊佛像,阮舒的手在身体两侧紧紧地攥成拳头,攥得拳面青筋浮现,竭力压抑内心翻滚的心潮。

    少顷,拳头缓缓地松开。

    阮舒从蒲团上起身,走到佛像前,然后转回头盯着蒲团——从视频拍摄的角度来看,差不多就是这个位置附近被安装了摄像头。

    接在最后的那一段庄佩妤自杀的画面于脑中掠过。

    阮舒微晃了一下神。

    庄佩妤自杀时……很平静。而且吞安眠药的动作完全没有犹豫。

    和她原本所以为的不一样。她以为既然选择自杀,那应该是绝望的才对。但并不是。

    当时庄佩妤就跪在蒲团上,吞完后继续闭着眼睛念经,场景看上去就和往日无差,渐渐地,捻佛珠的动作变慢,再渐渐地,头颅垂下。直至一动不动。

    就这样成了后来她见到的那具尸体的模样。

    阮舒忽然在想,究竟是谁在佛堂里安装了摄像头?

    看傅令元当时的反应,他是知晓摄像头的存在,不过显然,安摄像头的人不是他。

    呵呵,想来他是被人给阴了一把。

    问题是,安装摄像头的人,本就针对傅令元,还是另有其他目的。

    但无论怎样,对方既然有这些东西,对傅令元而言真是个极大的威胁。

    以及,对方特意发这些东西给她,意图十分明显。

    阮舒紧抿唇——能有机会在佛堂安装摄像头的人,立刻就浮现出一个最大可能心的人。

    ……

    绿水豪庭。

    栗青十分抱歉:“老大,对不起。”

    其实早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傅令元倒不至于失望——摄像头一事出来这么久,都没有结果,说明对方谨慎得很,又如何会因为一封邮件就暴露了自己。

    栗青还是稍加解释了一下:“对方是在马路上随机破解他人的wi-fi密码占用的网络发送的邮件。”

    “至于林璞那边,还在一直监视着,没有收获。之前的住户排除完,结果没有一家和林璞有关系。老大不是说必要的时候可以用些手段。所以几个兄弟冒充网络警察将他带去审问。”

    “他的表现特别地正常,一开始有些紧张,特别配合。后来把他打了一顿,逼供,他倒是供出了一些自己偶尔确实会用些非法手段获取想要的东西,但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再打下去就真要把他打死了,所以只能放了他。”

    傅令元神色凛冽,忽而问:“刚刚看过这个视频没有?”

    “看过了,老大。”

    “那么相较于之前的线索,有什么新发现?”

    栗青立即回答:“既然连林夫人自杀的画面都有,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对方撤走接收器的时间,是在林夫人自杀之后,到我们当晚发现摄像头的那几个小时之间。”

    “所以可以试着调查那段时间林璞的去向。”傅令元交待,嗓音十分隐忍。

    栗青从他的隐忍里听出了肃杀之意。

    虽然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林璞是摄像头的主人,但种种迹象都表示他确实是最有可能的人。若非因为无法得知林璞所做这一切的真正目的,他想,自家老大应该会想直接弄掉林璞一了百了。

    便听傅令元又问:“她……现在还在佛堂里?”

    期间余婶曾经来过一通电话,汇报了情况,当然,也汇报了那一句“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

    栗青闻言正色:“我马上给余婶去电话问一问。”

    ……

    林宅。

    阮舒也不知自己在佛堂里呆了多久,出来的时候,看见外面的天空被夕阳染成灿灿的金色。

    走回来客厅,整座房子跟空无一人似的清静。

    林妙芙估计还是猫在二楼她自己的房间里坐月子。

    余婶则大概因为听进了她的那句话,所以躲起来不现身。

    原本昨天就打算好了,今天要来林宅这里找找看有没有那一颗少掉的佛珠的线索。

    可中间插了和傅令元的这一段,虽然还是来林宅了,但她的心思已全然不在佛珠上。

    她只觉得好累……

    像回去好好睡一觉……

    抿抿唇,阮舒果断地朝外迈步,也将林妙芙的异常暂且抛到一边。

    ……

    绿水豪庭住宅区门口的马路对面,黑色的车内,傅令元坐在后座,视线落在车窗外刚刚停稳的一辆出租车。

    很快便见阮舒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下车后,她在路边定定地站着。

    隔着一条马路的距离,他眯起眸子,发现她的目光因失焦而显得有些凝固,凝固在虚处。

    傅令元一眼不眨地凝注她。

    少顷,他看见她抬起手遮了遮眼睛,然后才转身朝小区里走,夕阳的余晖在她的身上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边,渲染开晕。

    直至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他的视野范围内,傅令元收回视线,问前面的赵十三和栗青:“都准备好了?”

    “是,老大,都准备好了。”两人齐声应,中气十足。

    傅令元淡淡一勾唇:“那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