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梦境-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63、梦境

    荣一回答:“是下午傅老大让赵十三送过来的,说是您的……儿子……”

    明显感觉到说出“儿子”俩字时,他浑身上下所透露出的尴尬。

    “赵十三送来,你就接下了?”阮舒问,语气微厉。

    “回阮小姐,不是我接的,是赵十三放在我们面前就走了。车道上时不时有其他住户的车辆经过,整个棉窝睡袋丢路边,一不小心就会被车轮子碾死,两个兄弟看不过眼,就把小家伙捡进门来了。”

    阮舒默了默,冷冰冰道:“那就让捡它进门的那两个兄弟自己去照顾。”

    荣一:“……”

    “拿走。”阮舒斜眼横身侧的一团。

    荣一向陈青洲投去求助的目光。

    陈青洲给了个眼色,让荣一先把刺猬拿走,之后如何处置再说。

    荣一读懂,忙不迭照办。

    转眸陈青洲看回阮舒,但见她端着张清清冷冷的脸,偏向与刺猬相反的一边。

    “这是你和令元一起养的宠物?”他小有好奇。

    “不是。是他自己养的。”阮舒回答得很快,而且语气间透着浓浓的嫌弃,好像避之不及要撇掉关系。

    “怎么突然送到你这里?”陈青洲又问。

    “不知道。”阮舒有点不耐烦他问这些,起身走向餐桌。

    陈青洲笑了笑,也起身,跟在她后面,嗓音比方才稍稍压低:“这一两天,陆振华手里貌似有笔挺大的交易。”

    阮舒应声身形微滞,听他继续分析道:“这是令元接手四海堂以来第一次动静比较大的交易,陆振华或许会尝试着放手让令元负责,毕竟近期陆振华已经带令元接触了不少东西,可能会当作阶段性练习,验收一下成果。”

    阮舒扭头看他。

    “还记得之前我们都察觉出,令元最近好像在谋划什么事情吗?”陈青洲别有意味。

    阮舒蹙眉:“你的意思是,他谋划的事情,可能就在这次的交易?”

    “嗯。”陈青洲点头,“目前我认为是这样的。”

    阮舒的眼皮猛地一跳,连讲话都不小心哆嗦了一下:“他、他是已经了解了陆振华的货源所以要抢?他不是才接手四海堂没多久?有那么大把握么就动手了?他不是想取代陆振华?这样不会太着急了吗?如果失败,他岂不是暴露了自己的野心?他——”

    说到一半,发现陈青洲始终静默,清黑的眸子看着她。

    阮舒刹车似的戛然,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大,而且开口闭口全以傅令元为主语。

    抿住唇瓣,她低垂眼帘,轻轻阖一下眼,稳下心绪。

    陈青洲淡淡一笑,倒没有怎样,只正常接腔:“我不知道他有多大把握,但以我对令元的了解,他不是个冲动的人,所以他应该有他自己谨密的安排。晚上晚一点,我的几个暗桩会传消息回来。如果你有兴趣也想了解关于这次交易的情报,欢迎来找我。”

    阮舒转身继续自己的步子,行至餐桌前落座:“再说吧。我今晚要整理东西,明天可以先带一些到我朋友那儿去,顺便看看我要租的地方还缺什么,该备一备。”

    顺其自然地话题就转移。

    陈青洲也不绕回去了,就势道:“明天找两个人帮你一道拿。”

    阮舒浅浅一弯唇:“明天应该不用了,我住在你这里的东西并不多。要拿的没几件。”

    “毕竟是次出行,保镖还是要的。”陈青洲坚持。

    “什么出行?什么保镖?”黄金荣在这时从厨房出来了,连带着佣人们端着餐盘摆上餐桌。

    “在说她明天要去朋友家那边的出租房。”

    陈青洲说这话的时候,黄金荣正将单独盛出来的一盅汤搁阮舒面前,闻言顿时受到惊吓:“啥子?丫头你明天就要搬走了?咋地不提前说?说走就走咋行!”

    一激动,他不仅八字眉倒竖,连音调都不自觉拔高一度。

    阮舒:“……”

    陈青洲笑了笑,帮她解释道:“不是,荣叔,你误会了,她明天只是先去看看,还不搬。”

    黄金荣长长松一口气,转而便责骂陈青洲:“臭小子!讲话不讲全还不讲完整!我差点被吓出心脏病的!”

    陈青洲一贯地不反驳只管认错:“嗯,荣叔教训得是,是我的不对。”

    看到他又替她担罪责,阮舒不禁微微弯一下唇角。

    而陈青洲倒是由“心脏病”记起来提醒道:“对了,荣叔,你前阵子不是老说夜里骨头痛?我给你往医院里安排个体检,抽空你去查一查。”

    黄金荣揪起八字眉,摆摆手:“哎呀,那个就是风湿,偶尔天气不好出来作一作妖。最近我都睡得好好的,早不痛了。而且我在狱里的时候,也有定期体检的,是几位狱友当中身体最硬朗的,这才几个月,没啥好检查的。”

    说完,不等陈青洲反应,黄金荣全副心思都放回到阮舒身上:“哟,丫头,我都把鸡汤给你端面前了,你咋还不揭盖?等你自己搬出去住了,可没人再给你炖这么好的鸡!荣叔怕你腻,这回特意交待佣人给你换了新的材料,口感和之前完全不一样。快试试!”

    阮舒:“……”为什么他可以一直保持这样的热情好似永远消退不了似的……

    对座里,陈青洲含着笑意,看阮舒对黄金荣的热情攻势毫无招架之力。

    饭后不久,荣一便前来汇报:“二爷,其中一个暗线传回来消息说,小爷傍晚也出门了。”

    “少骢……”陈青洲念了一句。

    乍听虽稍有意外,但在情理之中。

    陆少骢目前的玩心还比较大,心思不太在正务上。不过毕竟他是陆振华目前唯一的一个儿子,也基本认定是未来三鑫集团的接班人,陆振华从未放弃对他的栽培,连看中傅令元,也是为陆少骢铺路,等于古代的皇帝在驾崩之前给太、、子找好既忠心又具备足够能力的辅佐大臣。

    陈青洲相信,这一点傅令元自己也看得非常清楚,这么多年他和陆少骢玩在一起,倒是把野心藏得严严实实的,连陆振华都给骗过去了。

    看来这一回,陆振华是安排了他们二人一起。

    如果是普通的货,照理只要调用底下的马仔就够了。能给傅令元和陆少骢机会去接头的交易,看来对方老头不小,货的份量也不小。

    “那陆振华自己呢?”陈青洲问。

    “暂时没有陆爷要出行的消息。孟秘书的肚子越来越大,陆爷如今连公司的事都基本不碰了,每天都专心陪孟秘书。”荣一禀告。

    “还有其他的没?”

    “暂时没有了,二爷。”

    陈青洲沉吟——倒没指望说能了解到关于这次交易的时间、地点和对象。可……最近他真的是越来越不满意自己手中的消息网。

    确实,想要在陆振华的周边插人,并不简单。但是,以他目前的能力范围,不至于只到这种地步。像是被人在后面盯住了似的,往他所有看中的缝隙里率先填塞。

    这种感觉有点熟悉……

    陈青洲略略眯一下眼睛,脑中浮现出之前找庄佩妤时,线索被卡在城中村前进不得。

    对的,就是那个时候。

    所以,又是傅令元背着他在搞鬼,故意堵他的路……?

    “二爷,还有另外一件事。”荣一再度出声,却是有些迟疑,小心翼翼道,“两个兄弟去谈警官家确认过来,谈警官昨天中午开车出门以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过。”

    陈青洲十分敏感地便捕捉到在“昨天中午”这个时间点上的巧合——傅清辞坐上傅清梨的车与他分开,不就差不多在那个时候?

    加上傅家那边也确认过,傅夫人健健康康的无病无灾,傅清辞更压根没有回去过。

    两个讯息叠加在一起,很难不令人猜想,傅清辞此时正和谈笑在一起。

    半晌没听到他下达命令,荣一悄悄地瞄他的脸色:“二爷,如果没有其他吩咐,我先下去了。”

    陈青洲还是没有说话。

    荣一不打扰他,兀自退出书房。

    陈青洲这才垂眸盯着面前的手机,想起傅清辞说,她的手机会一直保持开机状态,如果他不放心,可以打电话确认她的方位。

    而从昨天分开到现在,他还一次都没有尝试着打过。

    ……

    房间里,阮舒刚和马以结束通话,告诉他她明天中午会过去一趟。

    放下手机,本打算按计划收拾几件东西顺便先带去,站定在衣柜前盯了半晌,却又觉得没什么好收拾的。

    主要是,老觉得心里头乱糟糟的,十分不宁静。

    关上柜门,阮舒坐回到床边,仰面躺倒,阖上眼睛。

    眼前自发地飞快掠过从昨晚到今天中午和傅令元分开之前,两人所做的每一件事。

    呼吸一促,心跳蓦地加快。

    阮舒捂住心口,遽然睁眼,盯住天花板上的灯盏,神色间露出一丝古怪——他……该不会对自己这次的黑吃黑篡位行动有些不自信吧……?

    转瞬便兀自哧一声摇头——他那么自负的一个人,又总把任何事情都安排得比蜘蛛网还要密,就算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也能在他手中变成百分百的成功。

    虽然方才乍一听之际,她提出了许多疑虑,但如今平心静气下来细想,以她所了解的傅令元的心事作风,肯定也给自己准备好了篡位失败的退路,不至于一次出手,就被陆振华把老底都给揭了。

    思绪如斯运作一遍之后,就像脑子里有张网打开了,畅通了不少,心头的乱糟糟之感也仿若不自觉平复很多。

    轻吁一口气,阮舒从床上爬起,进浴室洗漱。

    关掉灯置身黑暗临睡前,无意间摸到无名指上的婚戒,她忽然想起,原本傅令元已同意离婚,结果因为那个视频,她特意打的离婚协议终是没有用上。

    这个婚离得……还真是特别地艰难。

    ……

    隔天早上,骤然睁开眼的头三分钟,阮舒的眼神完全是呆怔的放空状态,额头上全是细细密密的汗珠,思绪则停滞在醒来之前的梦境中无法自拔。

    深思回到身体里之后,她默默地坐起,蹙着眉头又坐了好一会儿,才暂且压下心绪,虚着气力进去浴室。

    镜子里照出她苍白的一张脸,两绺汗湿的头发黏在鬓边。

    伸出手掌盖住镜内的自己,阮舒走进淋浴间。

    待洗漱完出来,搁床头柜上的手机正在震动。

    进来的是一通陌生号码。

    犹疑地划过接听键,听筒那头传来的声音令她意外地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