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下落不明-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66、下落不明

    “蓝小姐客气了。”阮舒接回。

    而另外一边车子也检查完毕。

    阮舒继续坐上房车,蓝沁也继续去开她自己的车。

    两人暂且分开。

    阮舒低头查看了一番自己的手机,然而并没有在手机里发现什么特殊的东西,不禁蹙眉——难道蓝沁真的只是简单地借她的手机罢了?可借手机的行为,分明透着古怪不是么?

    ……

    房车往里缓缓地行驶,里头就是个庄园,低调地奢华。

    而围墙确实如帖子里的爆料所言,高达三米多。

    一路上阮舒看到三座建筑,相互的位置成不大规则的l字形布置。由方才的大门进入后,并不能直接到达宅子,而是先经过了一条z字形的车道,最后才到达大宅的平台。

    对的,就是那个传闻中不给外人留下挖地道机会的人造平台。

    然而,阮舒来这里并不是参观游玩的,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欣赏豪宅究竟有多“豪”,一下车便被新的前来接应的保镖带去陆振华的书房。

    “阮小姐。”

    首先和她打招呼的是孟欢。

    而书房里除了孟欢,还坐着陆振华、余岚、汪裳裳和方才已经在门口碰到过的蓝沁。

    陆振华自然是坐在中央的书桌前,身旁站在他的心腹。

    孟欢坐在靠近陆振华右手边的沙发椅里,后背倚着靠枕,小腹又大又圆,整个人看起来也比上一回在岛上见面时要圆润,气色一如既往地好。

    余岚坐在靠近陆振华左手边的沙发椅里,是几人当中神色最明显表现出异常的人。

    至于陪坐在余岚身侧的汪裳裳,眼睛红红的,像刚哭过不久,目光时不时带着嫉恨瞟向单独坐在角落椅子里的神色不明的蓝沁,在孟欢的那句“阮小姐”出来后,立刻又将同样的目光甩到阮舒身上。

    迅速地兜了一圈屋内的情况后,阮舒向陆振华微微欠身问候:“陆爷。”

    陆振华绷着张脸,打了个手势:“好,来了就行,废话也不多说。知道我找你来的原因是什么么?”

    来的一路上,阮舒自然已经猜测过无数种可能。眼前这样的阵仗和这样的气氛,加之陆振华如此问她,她基本可以排除她的身份暴露和傅令元野心暴露这两种可能。然而,却是另外一种预感不好的可能强烈地涌上心头。

    携着那个梦……

    阮舒的眼皮猛地一跳,手指不受控制地在身前攥在一起,压着声音里的冷静,道:“是三哥他……出什么事了么?”

    每吐出一个字,她的心脏便收缩一分,心口随之闷一分。

    陆振华并没有回答,而是又问:“这两天阿元不在,他告诉过你他去忙什么吗?”

    阮舒进一步攥紧手指,回答:“他没说。”

    这是大实话。傅令元确实没有提过,只是她从陈青洲那儿听说了。

    不瞬,她迟疑着,追加补充道:“我和他之间……最近有些问题没解决好。沟通得比以前少了。这段时间他在忙什么,我全部都不清楚……”

    她十分佩服自己,此时此刻竟然还能记得把该演的戏演足。

    陆振华沉默地看着她,鹰隼般的眸子隐约透露出一抹锐利的审视,似要从她的表情中分辨她言语的真假,少顷,再开口,他直接便道:“阿元和少骢现在他们两个人都下落不明。”

    虽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伴着他这句话的入耳,阮舒的心脏收缩至最紧,呼吸更是猛地滞住,两三秒后,才冽着嗓音问:“怎、怎么回事儿?”

    ……

    时间倒退至昨天晚上。

    傅令元和陆少骢一行人缓缓走进会所的大堂。

    会所已经被包下来。

    原本提供给客人休憩之用的区域,此刻被临时设置成了安检区。

    提前来这里的那部分四海堂里的自己的兄弟站成一列,问候着他们二人:“小爷!傅老大!”

    另外一列则是今晚交易对象手下的兄弟,十几个人分站在两侧。

    全是泰国人。

    傅令元不动声色地略略眯了一下眼睛。

    夹在泰国人中的一个中国男人走过来,客客气气地说:“陆小爷,傅老大,按照双方之前的商定,你们也需要过一下。”

    傅令元斜斜勾了下唇角,扭头看陆少骢,用眼神询问他的意见。

    陆少骢的表情露丝不耐烦:“那就过。”

    男人还是一副客客气气的模样,立即挥手招了两个人上前,一人一边分别检查傅令元和陆少骢,从上到下在他们二人身上摸了一遍,要确认他们身上是否携带武器。

    中途陆少骢被摸裤子口袋的时候发了句脾气:“不该摸的地方别随便乱摸,你又不是女人?小爷我活到今天,头一回被个在身上男人动手动脚,还是个泰国人。再不济找个人妖过来也好,现在这算什么?”

    正在给陆少骢搜身的男人虽然是泰国人,但因为和中国人做生意的需要,对汉语还是一清二楚的,闻言有些尴尬。

    方才那位中国男人则还是笑面佛似的:“多有麻烦,陆小爷气量大,还望多担待。”

    刚礼貌完这一句,转而手臂一伸,又对他们二人指向一旁的安检机器:“得麻烦陆小爷和傅老大再走一下机器。”

    “还没完没了了是么?”陆少骢表情阴冷。

    傅令元拍了拍他的肩,笑:“走吧,早点进去做按摩。”

    陆少骢冲那个中国男人冷笑一声,没再耽误时间。

    走向那道扫描门时,傅令元轻轻地握了握拳头。

    穿行的过程,机器并未响起任何尖锐的警报。

    走过后,傅令元的拳头缓缓地松开。

    陆少骢也顺利通过后,那个中国男人笑得愈发客气:“感谢陆小爷和傅老大的配合。”旋即伸手一指电梯的方向,“希望陆小爷和傅老大玩得开心。”

    乘电梯来到三楼,赵十三已等候在三楼的电梯门外:“小爷,老大,咱们的包厢订在三一四。”

    “嗯。”傅令元淡声,和陆少骢两人一起往前走。

    双方是没有事先约定具体的交易地点的,只是都来这家会所“放松”,各自“放松”各自的。

    进了三一四后,陆少骢立刻便脱着外套挂去衣橱,然后松了松袖口和领口,还径直走去吧台哪里,取出酒给自己倒着喝,整个人似乎都放松了下来,悠然自得的。

    傅令元在房间里四处走走看看,俨然在确认房间内的安全。

    “十三他们不是都已经提前来检查过了?阿元哥你这是怀疑十三的办事能力?”陆少骢揶揄。

    傅令元笑得闲散:“舅舅交待过,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陆少骢耸耸肩,表示对陆振华的话无法反驳。

    赵十三在这时将平板电脑递到傅令元手中:“老大,这是栗青在会所里埋的监控。”

    傅令元接过,坐进沙发里,划动着屏幕切换上面的画面,问:“还没确定对方在哪个房间?”

    “确定了。在四一零。不过栗青没能找到机会往里放东西。所以暂时没有画面。”赵十三回答。

    “嗯……”傅令元淡淡应着,目光突然在屏幕上的某个画面顿住,眸子危险地眯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