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煮咖啡-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67、煮咖啡

    傅令元眸子危险地眯起。

    画面里,会所的经理正朝他们的包厢行来,中途抬起手来,似乎十分不经意地碰了碰他眼镜的镜腿。

    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而且对于戴眼镜的人来讲,这个动作再正常不过。

    然而傅令元并没有放过这个极其微小的细节,马上通过耳机连接栗青那边的消息。

    “老大,有什么吩咐?”

    “四号画面,那个戴眼镜的经理,镜头拉近到他的眼镜镜腿。”

    “是,老大。”栗青应承的同时,已经开始照做。

    画面放大,又重放了一下几秒钟前,果然看见那个经理的手指捏了一下镜腿外侧的一个小凸起。

    耳机那头栗青辨认出来,正在感叹:“卧槽,装备挺不错啊!”

    “老大,这是一款新式监控镜,眼镜上的镜片本身齐备放大、缩小、定格、拍照、截图、在线传输什么的好几种功能。镜腿的那个小凸起是它的功能键!”

    傅令元眸色顿时深两分。

    原本在吧台前悠哉喝酒的陆少骢闻言走过来,眼眸阴鸷:“这个泰国佬想怎样?他妈的过安检的时候就防我们像防贼似的,现在又弄个监控镜?简简单单的一会儿该交货交货该收钱收钱不行么!不放心就不要和我们做生意!我们又不是求着他!”

    傅令元倒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斜斜扬起一边的嘴角道:“对方是第一次和我们青帮做生意,所以谨慎小心,可以理解。忍忍吧,他不过就是想看看我们的包厢里有没有什么猫腻。反正我们是诚心诚意的,就让他看。他看到之后放了心,之后的交易也能顺利。犯不着在这种细节上和他计较。舅舅还等我们回去。”

    陆少骢愤色依旧难消。

    便听傅令元在这时问栗青:“能找到这个监控镜的传输波么?”

    栗青早料到自家老大可能会问这个,闻言立即应承:“so-easy!”

    电脑键盘飞快的啪啪摁响声伴随着他饱含嘚瑟语气的解释:“这个设备刚开发出来没几年,有个很大的技术限制,就是暂时无法采用私人卫星传输信号。也就是说它现在用的是全球共用卫星在线连接的。所以,它的传输波就在这家会所的无线网络里!”

    说到最后一个字,键盘同时敲出最后一个重重的啪哒。

    “出来了!”栗青很有成就感地汇报。

    下一秒,傅令元手中所持的平板电脑马上多出了一个画面,从视觉角度来看,正是此刻那个经理所戴的眼镜拍到的一切。

    “正好,不是没能往四一零包厢里埋监控?现在对方给我们提供机会了。”傅令元扬唇。

    栗青听明白自己老大的意思是打算借对方的这个监控镜反监控,立即笑话道:“那个泰国佬也不知从哪儿买的设备。卖给他的人肯定把这个最大的缺陷告诉他。”

    “啧啧,栗青,你行啊!”陆少骢虽很早就知道栗青是个计算机高手,但头一回亲眼所见,不禁由衷称赞。

    耳机那头传来栗青的谦虚:“小爷过奖了,我刚刚操作的这些,其实难度也没有特别高。”

    对于他来讲不是特别高难度,但在门外汉看来简直牛叉得要上天。

    陆少骢扭头便对傅令元笑:“难怪老陆经常说,阿元哥你只要带着十三和栗青这两个在身边就能闯天下。一点儿都不夸张!都不晓得比我手底下的那些酒囊饭袋强多少倍!”

    正说着,那个经理已至包厢门口,正在和守在外面的手下说话。外面的手下马上轻叩包厢的门。

    傅令元看一眼陆少骢:“人来了。你就当作不知道,我们该怎样怎样。”

    陆少骢点点头:“今天的交易本来就是由阿元哥你主导,我就是纯粹来陪阿元哥你玩的,其他全部听阿元哥你的指挥。”

    “指挥什么指挥。”傅令元斜斜扬起一边的唇角,作势往他的肩膀给了一个虚拳。旋即将平板电脑暂且交到赵十三手中,自己则往懒懒散散地往沙发背上一靠,两条腿交叠着,其中一只手搭在沙发面上,整个人呈恣意的姿态。

    这边赵十三将平板电脑先收起,然后走去门口应门。

    外面的手下:“十三哥,经理来给小爷和老大送菜单。”

    赵十三扬了扬下巴。

    手下会意,立刻给经理做搜身检查。

    经理见怪不怪的样子,十分配合。

    检查完毕,没有问题。

    手下人放行,赵十三这便带着经理进来包厢。

    经理客客气气地呈上菜单:“两位大老板,感谢你们的光临,这是我们会所提供的套餐项目,请两位大老板看看需要点哪一种?”

    “嗯……”傅令元自鼻子里哼出个单音节字眼。

    赵十三接过菜单,一人一本分别递给傅令元和陆少骢。

    陆少骢拿到手后,翻都没翻,丢桌面上,对经理道:“直接把你们这儿技术最好的按摩师找来就行。”

    经理笑笑:“老板,我们这儿的每个按摩师的技术都很好,都是专业的。只是不同的套餐服务内容不一样。所以还是得劳烦老板你选一选。”

    边说着,他的手状似无异地托了托镜腿,不光看着陆少骢,脸还偏了偏,看向傅令元的方向。

    傅令元和陆少骢皆心知肚明他现在是在给那边的人传输影像资料,只当作毫无察觉。

    “那来一个‘肾部经络保健’。”陆少骢出声。

    傅令元斜斜睨他,调侃:“你最近肾不好?”

    “不是我,帮阿元哥你点的。”陆少骢反戏谑,表情满满的不怀好意,“觉得元嫂肯定没少给阿元哥你苦头吃。”

    傅令元回之以同样不怀好意的表情:“那我帮你点个泰式按摩。刚在外头你不是还嚷着要换人妖来摸你?”

    陆少骢哈哈地笑:“来者不拒!”

    这就算点单完毕。经理连忙道:“两位大老板稍候,我们的按摩师一会儿就来。”

    “嗯嗯。让他们都快点吧。”陆少骢随口就是催促。

    经理应承,收拾着菜单退出去。

    包厢的门一重新关上,陆少骢的冷笑立刻浮出面上:“让他们看个够。”

    傅令元但笑不语。

    这个时候,包厢的门又被叩响。

    赵十三前去帮忙应,原来是有服务员送来一桶咖啡豆。

    “是我要的。”傅令元冲赵十三挥挥手,“直接拿进来。”

    陆少骢举了举手里的酒杯,狐疑:“阿元哥你不打算一起喝点酒?这度数很低的,不会耽误事儿。”

    傅令元正抱着这桶咖啡豆走向吧台,卷起袖口,又插上咖啡壶的电源,作势要亲自给自己煮咖啡。同时对陆少骢示意自己右手小臂上尚包扎着的伤口。

    陆少骢立刻皱眉:“怎么回事儿?阿元哥你怎么受伤了?”

    “自己在家里不小心划到剪刀了。”

    傅令元说得轻描淡写。

    但陆少骢分明看见他的右手貌似不怎么方便,开咖啡豆的桶盖都用的左手使劲儿。

    “早知道你今天手上带着伤,就让老陆另外找人来交易了。”陆少骢关心,“反正今天这一趟原本也不是非得我们来。以前可也都没见过几次老陆亲自出马的。”

    傅令元极其轻微地眯了一下眼,眼底冷光稍纵即逝,面上神色无虞,一贯闲闲地道:“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伤,没有严重到无法正常动作。前期的事宜都是舅舅亲自谈妥的,我们俩就跑个腿,难道还来不了?况且舅舅的本意就是希望我们俩借此机会实践锻炼。”

    陆少骢啜了口酒,一副头疼的样子:“阿元哥你可真会把老陆的‘教导’挂在嘴边。”

    傅令元勾一下唇,左手抓着勺子,从桶里舀咖啡豆。

    转眸陆少骢又注意到他手上的玉髓子,不禁狐疑:“阿元哥你什么时候喜欢戴这种玩意儿了?女人戴的吧?”

    傅令元闻言眼风一扫,不否认:“嗯。你嫂子之前戴的。”

    “啧啧啧,”陆少骢笑得揶揄,“阿元哥你至于嘛?指头上有结婚戒指,腕上又有元嫂的手镯。这种举动好婆婆妈妈啊,一点儿都不像阿元哥你的作风,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突然不认识你了。”

    傅令元挑起眉峰,捻着颗咖啡豆便丢向陆少骢以示警告,重新低垂眼眸时,看见了刚被他翻出来的一颗看起来和其他豆子略有些不同的咖啡豆。

    下意识地瞟一眼陆少骢,见他没有看过来,傅令元拿手指将这颗咖啡豆从里面取出,捻在手里时,从重量上立刻确认它是袖珍型摄像头后,心下稍松一口气,将其放进透明的玻璃杯内,调整好拍摄角度,然后再装了一部分的咖啡豆进去后,将玻璃杯放在吧台上适当的位置。

    “老大,拍到四一零包厢里的画面了。”赵十三在这时又把平板电脑递来。

    傅令元收回手,接过平板电脑。

    果然,如他所料,刚刚那个会所经理前往四一零包厢复命了。

    包厢里的布局和他们这边的布局相差无几。

    透过经理的眼镜,首先看到的是方才在大堂要求他们过安检的那位中、国买办,站在沙发旁侧,沙发里坐着一个泰、国佬,泰、国佬的手里也刚放下一个平板电脑。

    立刻能够判断出,这个泰国佬就是今晚交易对象那方的负责人。

    然而并非上一回随陆振华出海时见到的那位。

    傅令元的眸色深一度——显然,对方也和青帮这边一样,没有出动终极**oss,但估计身份也不轻,毕竟青帮这边是由他和陆少骢二人前来接头的。

    不过无所谓。对方来什么人无所谓,重要的是青帮这边陆少骢在……

    平板电脑上的画面忽而一转,是经理看向了坐在泰、国佬对面的人。

    一个长着满脸络腮胡子的大叔模样的男人,头发也挺长的,头上还戴了一顶帽子,更加遮挡了脸型和轮廓。对方恰恰和经理对上眼。

    于是隔着电脑屏幕,傅令元和对方也对上了眼。

    琥珀色的眸子,令傅令元骤缩瞳仁,第一时间记起阮舒曾说,她见到的“s”的眼睛就是琥珀色的,但不是外国人。

    紧接着,傅令元发现对方的视线不移,好像不是在看经理的眼睛,而是通过经理眼睛上戴着那副监控镜,看到屏幕的这端来。

    然而仅仅是很短的两秒钟,琥珀色的眸子便挪开视线。

    傅令元锐利地眯起眼睛——他十分确定,那不是巧合。这个男人知道监控镜上的画面被他们这边分享了!

    而且对方的眼神依稀给他一种熟悉感,不瞬便记起在陆家私岛上他对着那艘驶离的渔船开三枪——虽然隔着距离看不分明,但s就站在船舷上,与站在码头上的他对视。

    不等傅令元多加打量对方长满络腮胡子的脸,经理看回到泰、国佬身上,使得屏幕上的画面转移,旋即却是在慢慢地往后倒退——是经理在往包厢外面退要离开了。

    在四一零包厢内的画面消失之前,傅令元看到那位中、国买办低头倾听泰、国佬讲话,继而将话翻译出来转达给琥珀色眼睛的男人。

    傅令元立即让赵十三的耳机接通栗青,吩咐道:“把刚刚最后一幕他们说的话想办法通过唇语读出来。还是,将那张大胡子脸单独截张图出来。”

    一旁陆少骢正在不爽:“怎么进去一会儿就出来了不多呆会儿?还是应该装个固定的监控器方便点。”

    傅令元扭头道:“我们都不会留机会给对方在我们的包厢里装监控,对方能留机会给我们往他们的包厢里装?我行了,们的包厢他们也就只看了经理进来的那一会儿,扯平了。我们和他们是生意伙伴,不是对敌。”

    陆少骢其实也懂,只是不痛快的时候习惯直接说出来,如今傅令元一点,他肯定也不会再抱怨,转而好奇:“为什么想知道他们最后说了什么?”

    正问着,栗青那边已经给出来答案:“老大,那位中、国买办说的大概是‘s先生,你提供的装备我们很喜欢,希望下次能再合作’。”

    陆少骢应声讶然:“‘s’?刚刚的大胡子男人就是之前闯到我们陆家岛上来的那个狗崽子‘s’?”

    傅令元勾唇一笑,笑得意味不明,目光有意无意地瞥向吧台上的方向:“看来这个泰、国佬到中、国,不仅来和我们青帮谈生意,也同时约了s在这里见面。真是意外收获……”

    陆少骢略一忖:“老陆之前的算盘打的是没错的。这个s从美、、国逃回来,现在要把重心转移到东、南、亚,和他拉好关系,对我们青帮确实大有裨益。”

    傅令元拿斜眼看他:“你这样正儿八经思考问题,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突然不认识你了?”

    后面一句用的是先前陆少骢的原话返还给他。陆少骢哈哈哈地笑开:“我也不习惯自己正儿八经地思考问题。”说着他摸了摸下巴,“不是说几乎没有人知道s的真面目,原来他就是长得这样……”

    傅令元笑笑,并没有和他讨论s面目真假的问题,走回吧台前,继续煮咖啡,同时见平板电脑上的画面架在桌上自己能够随时看得见的位置。

    包厢的门再一次叩响。

    依旧是赵十三前去应门。

    这回来的是方才他们点过的两位女按摩师。

    一位是中国女人,另外一位确实是泰、国人,但并非人妖。

    “两位老板晚上好。”中国女人客客气气地问候,然后介绍道:“我是3号按摩师美美。她是9号按摩师萨拉。”

    顿了一顿,那个叫美美的按摩师紧接着道:“两位老板第一次光临我们会所,按照规矩,有份小礼物要送给两位老板,请笑纳。”

    说着,美美将一个精致的松木雪茄盒拿出来,放在桌面上,打开。

    盒子里只装了一根雪茄。

    傅令元眯起眸子,心中了然,看向陆少骢。

    陆少骢点头后,傅令元给了赵十三一个眼色。

    赵十三立刻把负责验、、、货的一个兄弟叫进来。

    拆开雪茄的烟卷,里面装的是如中国白瓷一般白净颜色的粉末,白净得接近透明,且十分细腻——目前光从外观上看,确实是“四号”。而今晚的交易内容,就是二十公斤的“四号”。这二十公斤,只是双方首次合作的见面礼,是探路,是试水。如果交易顺利,合作愉快,接下来泰国佬还会继续源源不断地供货。

    傅令元眸光暗沉沉地凝注,看着那个兄弟拿出了锡纸,倒了一点粉末到锡纸上,然后拿出打火机在锡纸下烤,然后嘴里叼着空纸筒吸烟雾。

    陆少骢在这时低声对傅令元道:“阿元哥,这种福利真是白白便宜那小子。”

    傅令元理解他的想法。因为“四号”几乎是目前精制的最高纯度,达百分之九十以上,国产的根本达不到标准,几乎要靠进口。

    “要不是出来前老陆特意交待过我,我都想亲自验。”说这话的时候,陆少骢的双眼发光,舔了舔嘴唇。

    尤其见到那个兄弟吸完烟雾之后靠躺上沙发背的那种欲、仙、欲、死的神色,陆少骢的表情更显露出跃跃欲试。

    傅令元眸底深光敛起,心里有所计较。

    少顷,那个兄弟坐直身体,意犹未尽地吸了吸鼻子,似乎还没完全从致幻中晃过神来,汇报结果道:“小爷,傅老大。东西很纯。”

    那个叫美美的女按摩师立刻笑言:“怎样?两位大老板,对我们的礼物还满意吗?”

    傅令元抿唇,没有马上开口。

    陆少骢则有些兴奋又有些不耐地问:“完整的货在哪儿?别磨磨唧唧的了,之前就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

    “你们男人就是猴急。”美美掩嘴,笑得颇为风情,旋即道,“这不,我们两个为了尽快过来伺候两位老板,忘记把按摩工具带过来了。”

    这是让去取货的意思。

    陆少骢看向傅令元。

    傅令元转而给赵十三一记眼色。

    赵十三会意。

    美美这才又道:“我们的按摩工具在会所的寄存箱里。”

    随即强调一遍,“我是3号美美,她是9号萨拉。”

    傅令元听明白了,是39号柜子——原来就在会所里,倒是放得近。

    之前双方有过商定,只知道对方会将货放在一个地方让青帮的人去提取。在取货地点确认后,这边的钱就会打过去给对方。

    至于柜子的密码,如此看来就是对方的包厢号码“零四一零”。

    正忖着,果不其然听美美再一次开口:“我们经理刚从四一零包厢里出来,吩咐我们一定要好好伺候好两位老板。”

    一边是那个叫萨拉的女按摩师,一边是赵十三和刚刚那个兄弟,两人一起离开了包厢。

    留下一个美美挑着媚眼问:“现在我该先伺候两位老板中的哪一位?”

    中间留有间隙,那就顺便按个摩的意思。

    陆少骢打量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问:“你是负责肾的那位按摩师?”

    美美反过来打量陆少骢,走上前来靠在陆少骢的肩上,手指游走,语音柔媚暧昧:“老板要我负责你哪里,我就负责你哪里……”

    陆少骢指向傅令元:“你需要负责的是他的肾。”

    傅令元闲闲散散地笑:“行了,你先用着吧,我的咖啡刚煮好,一口都还没喝。”

    说着便走回吧台,将煮好的咖啡倒出来到咖啡杯里,往里加糖和奶。再掀眼皮时,就看见陆少骢已经不客气地带着美美坐在沙发里,开始探讨美美到底按哪里最拿手。

    傅令元眯眸盯一眼,复而收回目光,将装着咖啡豆的玻璃杯往台面里挪一些,靠近咖啡杯,而他的手里则拿着一支小银勺,在搅拌咖啡。

    搅拌咖啡的过程中,小银勺总是时不时与杯壁触碰上,状似随意地敲出细微的动静。

    同时,眼睛还在留意平板电脑的监控画面上。

    看到其中一个画面上有赵十三携带着几个兄弟,和那个叫萨拉的女按摩师一起往某个方向走。

    几下之后,傅令元停止在咖啡杯里的搅拌,瞥了一眼玻璃杯内最底下的那颗“咖啡豆”,心里又松了一分。

    就是在这个时候,鼻息间嗅到某种陌生的气息在靠近。

    傅令元当即抬头。

    却见那个叫美美女按摩师迅速地踩过沙发,借力跃起,朝他的方向跳来,手中握着一把寒光阵阵的刀。

    傅令元以最快的反应抬起双臂握住美美的手腕,不让刀子落下来。然而原本就受伤的右手小臂因为用劲过大一阵剧痛,与平日相比少了一半的力气。

    敏锐察觉到这个细节,美美当即扭过柔韧的身体,横出一条腿,直接袭向他的右手臂,正中目标。

    傅令元轻轻闷哼一声,右手被迫垂落。

    ……

    鲜血染红整个梦境的画面,阮舒滞一口气,猛地清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