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不对劲-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69、不对劲

    “谁在叫你?”

    闻言,傅清辞猛地反应自己正在讲电话,而小晏西方才的声音显然是传过去并且被陈青洲给听去了。

    心里一阵慌,傅清辞强撑着镇定,道:“我妈和我妹妹出来找我了,我不和你继续聊了。”

    说罢不等他的反应,她立刻挂断通话。

    陈青洲愣怔,摁着她的号码重新拨过去,她却已经关机。

    妈……?

    他很确定他没有听错,而且还是叫了两次,音色完全辨别得出,出自小男孩。

    陈青洲微皱眉,不瞬表情蓦然冰冷——她和谈笑有孩子了?

    ……

    傅清辞紧握住手机压在心口,脑中不断回想着方才的情况,确定不了自己是否蒙混过关。

    她很清楚陈青洲的疑心病一旦犯起来会有多变态——不行!为了以防万一,她必须预先准备好对策!

    “妈,你怎么了?”小晏西在这时走来她身边。

    傅清辞回神,对视上他充满关切的眼神,心内一阵温暖:“你怎么醒了?不是在睡觉?”

    转眸发现他竟然光着脚,她立刻抱起他,口吻半是苛责半是心疼:“连拖鞋都没穿就跑出来?你的水痘刚好,万一又因为感冒烧起来可怎么办?”

    “我错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小晏西道歉,继而声音变得有点低,“我以为你又回警察局抓坏人了……”

    意思很明显。应该是突然醒来没见着她人,所以……

    傅清辞十分愧疚,拢住他的脑袋,轻轻拍了拍:“我没走,我说了,我这两天请假,全部的时间都会留在家里陪你的。”

    “嗯,我知道你这次很守信用。”小晏西的语气显得特别开心。

    傅清辞略一怔,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不禁愈发愧疚:“抱歉,抱歉,真的很抱歉……”

    多年来因为工作的需要,她经常连续好几天不回来,鲜少有充足而完整的时间陪他。就算难得轮到休息,也总三更半夜时因为紧急任务又走了。所以类似的话她曾对他说过好几次,印象中却没有任何一次真的兑现过承诺。

    而他始终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从未抱怨过她……

    傅清辞不禁抱紧他,迈步往卧室走。小晏西突然有些别扭地在她的怀里挣了挣:“还是放我下地自己走。”

    “怎么了?是我哪里硌到你了?”傅清辞以为自己不小心太用力弄疼他了。

    “不是。”小晏西摇摇头,表情有点不好意思,“我已经九岁,不小了,不能再让妈妈抱着走。”

    傅清辞笑了,凑到他脸上吻了一口:“我知道我儿子非常独立是个小男子汉完全可以自己走路,是我太久没抱你想抱你,你不给机会?”

    小晏西亲昵地趴到她的肩上,搂住她的脖子:“好吧,那趁你还抱得动我,抓紧时间抱。再过两年,就没有机会了。”

    傅清辞笑得嘴都咧开了,话里则故意表现出不高兴:“怎么没机会了?你的意思是在说我过两年就老了,抱不动你了?开什么玩笑?你妈我可是人民警察。”

    小晏西没有接话。

    傅清辞以为他又睡着了,在把他放回到床上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还睁着眼睛。

    扯了扯她的衣袖,他轻轻道:“你和谈笑叔叔快点结婚吧,过两年我就能帮妈妈抱小妹妹了。”

    傅清辞怔住,旋即眼里一片复杂:“你……喜欢谈笑叔叔吗?”

    “喜欢。”小晏西没有任何犹豫,用力地点头。

    “为什么喜欢?”傅清辞温柔地抚他的额头,“喜欢他哪里?”

    “谈笑叔叔和你一样是人民警察,是好人,他对你很好。”

    这个回答令傅清辞手上的动作顿住,然后听着小晏西略微迟疑地问:“你说过,爸爸他……是坏人,做了很多坏事,对么……?”

    他的神色间流露出一丝藏不住的紧张,睁着一双与某人极其相似的清黑润泽的眼睛,注视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很少会谈论到这个话题,更很久没有再触及这个话题。她已经记不得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告诉过他这句话。只是突然觉得当初告诉他这句话的自己其实很残忍。傅清辞俯低身体,轻轻地拢住他,闭了闭眼睛,面前浮现陈青洲的脸。

    “他不是坏人。他只是……做错事情了,却不知道改正。”

    耳畔,她明显察觉,在她这句话出口后,小晏西松了一口气。

    “‘知错就改’的道理都不知道,他还不如我懂事。”他口吻轻松。

    傅清辞微弯唇角,起身坐直身体,帮他盖好被子:“时间不早,快睡吧。”

    像是读懂她不愿意对此多聊,小晏西十分乖顺地说“好”,然后立刻闭上了眼睛。

    傅清辞坐在床边,握着他的其中一只小手,安静地凝注他。

    脸上不可避免地残留了几点浅浅的痘印,还好不是在明显的位置,心里琢磨着要去查一查,有没有什么方法去痘印的效果比较好。

    视线从他的眼睛移至他的鼻子到他的嘴巴,她细细地打量,越看,越觉得,随着他的年龄一岁岁地增长,他的面部轮廓也越来越熟悉。

    再记起方才在电话里不小心被陈青洲听到他的声音,傅清辞忽然很害怕,不禁握紧他的小手——不行……她绝对不能让陈青洲有机会见到他……

    少顷,待确认他入睡,她将他的手放回被子里,然后起身,拿着手机又离开了卧室,重新开机,拨出了谈笑的号码。

    不仅想和他商量重新安置小晏西,另外,心里也挂念之前陈青洲提及的傅令元的事情。

    电话通了。

    那头接起后,谈笑的声音压得很低:“急事?”

    明白他现在一定是在执行公务,傅清辞连忙道:“不是。你先忙。”

    谈笑没有拖泥带水,“嗯”了一声,干脆利落地挂掉电话。

    傅清辞握着手机,忽然在想,其实没有必要向谈笑打听。因为如果傅令元这回真栽了,傅家肯定会第一时间知晓的,毕竟,奇耻大辱终于能够抹掉了。而且,会第一时间表达出大义灭亲的态度……

    ……

    车厢内也不知原先装了什么,弥漫着一股腐烂的味道,十分呛人。傅令元和陆少骢像两只蚂蚱一样被栓在一起。

    “妈的……”陆少骢淬了一口痰,忍不住咒骂,“那个臭表子用的什么电击棒,我到现在还后脑发疼。幸好阿元哥你及时将她干掉!”

    一想起这件事,他心里就窝一肚子的火,当时他被电倒在沙发上,眼看着美美举着刀飞向傅令元,连句提醒的话都说不出口。

    半翻着眼皮,他看到傅令元的右手因为无力而垂下,美美的刀趁机往前刺,半截刀刃没入了傅令元的左肩,他心里只想着,如果连阿元哥都中招,他们这回就真出师未捷身先死。

    而反转就发生在下一秒。但见傅令元眼角的肌肉抽搐几下,忽然抓过桌上的那杯咖啡豆,砸向美美,趁着美美条件反射偏开头躲闪时,他的左手握住刀柄硬生生将刀从肩膀拔出来。大量浓稠的鲜血涌出,都浑然不觉似的,只用力翻转着刀柄,反手将刀刺进美美的胸口。

    美美脸上的表情痛苦不堪,挣扎了几秒便软软倒地。

    傅令元拔出刀,就着美美身上的衣服擦干净血渍,飞快地冲到沙发这边。

    陆少骢在那一刻仿佛明白什么叫“死里逃生”。

    当时他们已经察觉情况的不对劲,打足了心眼,极其小心,奈何刚出包厢的门,六七个的泰、国人便将他们包围,他们原本守在门外的手下全部被悄无声息地放倒。同时,会所外面一阵喧嚣,是警察包围进来的动静。

    陆少骢收住回忆,没有听见傅令元的回应,努力地扭转着头想要看傅令元的情况:“阿元哥?阿元哥?”

    “嗯……”傅令元的声音有点哑,也有点虚。

    陆少骢还是看不见他的情况,只能感觉到他的体温貌似特别地高,不禁关切:“阿元哥?你怎样?是不是你肩膀上的伤——”

    “我没事。”傅令元的声音还是沙沙哑哑的,但不若方才虚。

    “泰、国佬现在究竟想怎样——”

    “你先别说话。让我安静一会儿仔细想想。”

    后半句话入耳,陆少骢的心安了不少。他也不是不怕。虽然经历的事儿确实不少,但从来没有陷入过如今天这般狼狈又憋屈的状况。而大概是过去几年和傅令元混得久了,总感觉,有他在,再坏的情况都能扭转。就像之前在包厢里那样。

    最令他触动的细节的是,在他们出包厢之前,傅令元从沙发底下摸出了唯一的一把消音枪给他。老陆总说他太重兄弟情义,不是什么好事。他之前就心存质疑,今天更加认定,老陆是错的——恰恰是兄弟情义救了他!

    这边傅令元的思绪同样汹涌翻滚着,手心里紧紧握着那颗特殊的“咖啡豆”,同时努力地捋着先前发生的一切。

    平板电脑上的监控画面一定有问题!否则不会连包厢外的手下什么时候被放倒的都不知道!

    主要的问题是前去拿货的赵十三,就那情况看,那批货肯定是没能拿到手。

    本来今天的行动就已经不是最佳方案,现在连最重要的货都没有到手,一切等于白搭!

    眼下他和陆少骢身处的情况,更是隐隐透着古怪。

    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非常地不对劲!

    他很焦躁!前所未有地焦躁!完全料想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有一点他非常清楚:无论怎样,都要以陆少骢的安全优先!

    ……

    阮舒整理好,从洗手间里出来,迎面正碰上一个佣人:“阮小姐,您出来了?孟秘书看您去了很久,担心您出什么事,特意让我来寻您。”

    “我没事。不好意思。”阮舒面露歉色,随着佣人回到书房。

    书房里的状态和她刚离开时没有太大的差别,几人都还呆在各自的位置上,气氛依旧十分凝重。

    “阮小姐。”孟秘书轻声叫唤她。

    阮舒转而走到孟欢那儿,在她的旁侧落座,感觉自己的身上黏着汪裳裳的目光。

    “你还好么?”孟欢关切地打量她的神色。

    阮舒摇摇头:“谢谢。”

    孟欢劝道:“陆爷找你过来,可不是为了让你着急的。刚刚已经有新消息递来的,放心吧,小爷和傅先生都会没事的,他们都是有大福的人。”

    说着,她朝她示意桌面上的蛋羹:“阮小姐饿不饿?要不要也吃点?”

    未及阮舒回答,汪裳裳的冷嘲热讽率先传出:“全家就你还有心情吃东西。不过也对,”她的目光直勾勾盯住孟欢圆圆的小腹,“表哥如果真有什么事,最高兴的人可不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