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技不如人-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70、技不如人

    言外之意着实明显。

    陆振华目前可是就陆少骢一个儿子,其余的全是女儿。孟欢是现下最受宠的姨太太,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很难不让人猜测,倘若生下来的是个儿子,陆少骢的地位是否会受到威胁。

    而如果陆少骢这次真有个三长两短,表面上看,最受益者的确实会是孟欢无疑。

    这是全部的人心知肚明的事儿,也就汪裳裳没脑子,生怕别人想不到似的,非得把话挑到明面上来,故意针对孟欢。

    孟欢并没有生气,轻蹙眉,语气尚能维持平和:“表小姐,‘如果’这个词,最好不要随随便便用。”

    阮舒听言唇边不觉泛一丝淡淡的嘲意。

    孟欢还真是会抓重点。眼前的情况求的就是安然无恙,汪裳裳偏偏还往坏处做出“如果”假设,话一出来,更加觉得膈应的分明应该是余岚。不会讲话还是乖乖闭嘴的好,却还没事喜欢张口秀下限。

    汪裳裳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话里无意间携了诅咒陆少骢的意味,倒没有被噎住话,恼羞成怒:“你明明知道我的重点是什么!别故意曲解我拐着弯转移话题!”

    说着她挽住余岚的臂弯,委屈道:“姨母,你最清楚我一点儿没有诅咒表哥的意思,我怎么可能会不盼着表哥好?”

    “你安安静静地坐着别说话。”余岚不知是因为记挂着陆少骢所以不想搭理她,还是也有点烦她的挑拨,语气依稀透露出一股子的不耐,“小孟怀着身子,本来就容易饿,晚上一到这个点就会吃宵夜。”

    虽然未明着指出,但俨然已是重话,是不满,是指责。汪裳裳当即红了眼眶。

    余岚没有安慰她,转脸看向孟欢:“你要不要先回房间休息?你现在月份大,光我看着都觉得你坐得累。”

    “谢谢夫人。还行,不是特别累。我就是想再等等,等陆爷带回来好消息。”孟欢淡淡的,神色间不见半分姨太太面对正房夫人时的卑微,但也半分恃宠而骄,只是客气,疏离的客气。

    余岚未再就此多言,继而询问阮舒:“阮小姐是傍晚急匆匆被接来的,一定还没有吃晚饭吧?抱歉,是我招呼不周,多亏了小孟细心。”

    “陆夫人太客气了。”阮舒摇头,扯谎,“我在外面和朋友吃过饭的。”

    “那这个点也该饿了。正好厨房里有多的,你吃点,就当消磨时间也好,老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说罢,不等阮舒拒绝,余岚便扭头吩咐下人去再拿三份蛋羹,明显并没有将汪裳裳和蓝沁忘记。

    汪裳裳却是不识抬举,约莫是觉得自己方才的话被好心当成驴肝肺,还被那么晾在那儿好一会儿,完全找不到存在感,噌地起身:“姨母,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去回房间。”

    余岚没有挽留她,直接便道:“去吧。”

    这在汪裳裳理解中,不仅是完全无视她,而且有点巴不得她走不要在这儿烦人的意思,眼眶登时愈加红。

    书房外,阿东见她出来,立刻跟上她的急促的脚步,完全可以感受到她周身散发出的嫉恨。

    汪裳裳一路往外面奔,听闻阿东的动静,骤然挺住,转过身,毫无征兆地甩手,狠狠就给了他一记耳光:“没用的东西!除了跟着我,你还能做什么?!连陪我说话聊天都不行!臭哑巴!”

    阿东低垂着脑袋,一声不吭。

    汪裳裳这回紧接着连脚一并用上,完全将他当作泄愤的人肉沙包,使劲地对他一番拳打脚踢,脑袋中则全然浮现的是阮舒的脸。

    “都是那个贱人!都怪那个贱人!如果不是因为她,阿元根本不会连姨父的面子都不给!长这么大姨母从来没有那样怪过我!现在还对我越来越冷淡了!刚刚还直接当着其他人的面教训我!全部的人都欺负我!全都欺负我!都是阮贱人害得!阮贱人!……”

    阿东不做任何的反抗,任由她打,定在那儿跟木桩似的,即便偶有一两下的摇晃,最终还是稳住身形。

    没一会儿,汪裳裳自己打得累了,连指甲都刮花了,可阿东却好像半点伤都没受着,她反倒越发委屈,眼睛一酸,眼泪就落下来了,又掴了阿东一耳光:“皮糙肉厚的下贱人!你现在马上给我自己打自己!直到打出血为止!”

    阿东看她一眼,马上依照她的吩咐,抬手就甩自己的脸,一下一下的,竟是下手丝毫都不轻。

    见状,汪裳裳却是又不满意:“软骨头!一点儿都不男人!我让你打你就打?!那如果我让你去死,你也去么?!”

    “哟,表小姐你这又拿阿东撒气呢?”王雪琴的声音悠悠然传出,携着一丝取笑。

    汪裳裳冷哼:“怎么?我教训自己的保镖,还得要你管?!”

    “我有什么资格,哪敢管表小姐啊?这不就是看表小姐发这么大火气,想关心关心究竟是谁敢惹我们表小姐?”王雪琴翘着兰花指,虚虚地扶了扶鬓角,有意无意地朝书房的方向瞥一眼,“听说今天蓝小姐过来了,难道是她不识好歹?”

    汪裳裳不屑:“一个破戏子而已,我能放在眼里?”

    王雪琴轻轻地笑:“话可不能这么说,蓝小姐虽是戏子出身,但不管怎样是少骢的女朋友。瞧瞧,现在少骢不在家,蓝小姐都能自己来了,想来过不了多久,咱们少骢总算能成家喽!”

    “不可能!”汪裳裳攥紧双手,脸色憋红,“她不可能嫁给表哥嫁进陆家!姨母不会同意的!她今天来陆家才不是因为能自己想来就能来的!是姨父找来的!”

    “陆爷找来的啊……”王雪琴的神色表现出惊讶,很快重新笑开来,“那就更是喽!看你们都被叫进书房肯定是商量大事,陆爷既然特意找她来,还让她和你们一起进书房,可见陆爷基本已经承认她的身份,把她当做自己人。就像阮小姐,听说她今天也来做客?阮小姐是傅先生的太太,那么相对的,不就是把蓝小姐当作少骢的准媳妇?”

    汪裳裳闻言愣怔,她之前倒还真没细究过这个问题,现在被一分析,整个心顿时发毛——表哥真的会和蓝沁结婚?!

    ……

    书房里。

    既然蛋羹已经送上来了,阮舒便不再继续推托拒绝。

    少了个汪裳裳的嚷嚷,空气仿佛都清爽了些,但因傅令元和陆少骢的下落不明而产生的沉闷并未消褪,反愈发严重。

    阮舒默默地吃着蛋羹,尽量避免勺子与碗壁触碰发出不合时宜的动静,心里则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她们现在要在这里干坐着等消息?是因为聚在一起,能够相互安慰,分担担忧?

    还有一件事她一直想不通:傅令元和陆少骢是昨天晚上出事的,不是么?可为什么直到今天傍晚才将她叫来陆宅告知她这件事?

    难道陆振华不是第一时间得知交易出问题?

    这显然不可能啊。

    或者难道是,之前还没有确认消息?

    也不太对,解释不通……

    放下勺子,阮舒抬头,不期然发现角落里的蓝沁正在看她,神色微凝,目光略显复杂。

    隔着距离,阮舒静默地与她对视,瞳仁轻敛——她……貌似有点古怪……

    陆振华的心腹在这时进来书房。

    ……

    许久的沉默之后,陆少骢实在忍不住,又出声:“阿元哥,你想好没有?”

    左肩上的痛意越来越明显,现在对于傅令元来讲,多讲一句话,就是多消耗一分的体力。忖了忖,他组织了一下语言,正准备安抚陆少骢。

    随着“咣啷”一声车锁落地的动静,老旧的车门“嘎吱嘎吱”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来人是四个泰、国人。

    “阿元哥,现在怎么办?”陆少骢压低嗓音,不免有些紧张。

    傅令元还算镇定,唇线抿得直直的:“他们既然没有当场杀了我们,应该是另外有事。先会会看。”

    话音刚落,那四个泰、国人已上前来,粗暴地将他们二人从地上拽起,拿黑色的袋子套到他们头上,离开货车车厢。

    踉踉跄跄地一路被带着走。

    不久,终于停下来,耳中捕捉到的是细细碎碎的泰语。

    没两秒,头上的黑色袋子被猛地掀开。

    光线刺目,傅令元下意识地闭了闭眼睛,待睁开时,便看见面前坐着先前四一零包厢里的那个泰、国佬,旁侧一如既往站着那位中国买办。

    眼角余光一扫,瞥见角落里还有一个头上被套了黑色袋子的人,不知道是谁。

    相较于傅令元的镇定,陆少骢就显得冲动了,第一脚就趁机将身边的泰、国手下狠踹一脚:“孙子!敢往老子头上套头套!”

    傅令元折眉,当即瞄见那位中国买办给了另外两个泰、国手下眼色,对方抬臂就要袭向陆少骢。

    手还没绑着,傅令元完全没多家考虑,顶着身体帮陆少骢挡下这一记。

    对方的大力正中他的脊柱,令傅令元不得不以一个难看的姿势向前栽倒。

    下一瞬,冰凉的枪口抵住他的后脑,似乎怕他再有动作,对方又是一记重拳,击中他的脊椎骨上方。

    “阿元哥!”陆少骢才叫出一声,也被制服压倒在地,脸颊侧着磨着地上的粉尘,两眼几欲喷火。

    傅令元立刻冲他轻轻摇了摇头。

    陆少骢额角青筋爆起,后悔自己方才的冲动,咬着牙暂且忍下来。

    见状,傅令元稍舒一口气,转回眸来时,发现那位中国买办站在了他的面前,开口问:“青帮四海堂的傅老大,对么?”

    这样的姿势十分屈辱。傅令元尝试挣扎着要站起来。

    那位中国买办没有阻止,打了个手势。

    于是原先桎梏住傅令元的泰、国手下松开了傅令元,还给傅令元解了绳子,然后握着一把小型冲锋枪走到一边去守着,动作身手皆十分麻利,一看就是专业人士。

    傅令元勉强站直身体,除了最早右手小臂上的伤,加上后来左肩的伤,现在又感觉从自己的脊柱处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胀痛。显然,刚刚对他下手的人对人体各部位十分了解,招招都找关键点。

    稳住身形,傅令元这才看向对方,湛黑的眸子冰冷,转而视线掠过那位中国买办,望向后面坐着的泰、国佬,反问:“你们想怎样?”

    很明显,这是在表达:“就你还不够资格和我说话。要说也是和你的老板说。”

    读懂意思,那位中国买办笑了一笑,从身边人的手中抽出来一部平板电脑,扔到傅令元脚下。

    正是他在包厢里使用的那部平板电脑。

    “你的手下很厉害,我们这边费了点心思,才攻陷了你们的画面。”

    满是夸奖的一句话,对于现在已经吃了败仗的傅令元而言无疑是种嘲讽。不过傅令元没有生气,极其清淡道:“终归是技不如人。”

    那位中国买办又笑了一笑:“技不如人没关系,可你们毫无合作诚信可就不对了。”

    傅令元不解地皱眉:“现在没有合作诚信的好像是你们?”

    “还装傻?”那位中国买办收敛笑容,拍了拍手掌。

    立刻,泰、国手下便将角落里的那第三个人带过来,丢到地上。

    头套一摘,入目的是张鼻青脸肿的面容。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地看了傅令元一眼。

    辨认出是焦洋,傅令元眸光煞冷——他怎么会在这里?

    旋即抬眸盯住那位中国买办:“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那位中国买办冷哼,“如果不是碰巧‘s’先生认得这个警察,我们都还不知道这原来是个陷阱。是你们想吞了我们的货,特意找来警察对付我们!”

    s认得焦洋……?傅令元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应该就是之前那一次,焦洋陪同褚翘来缉拿s,所以见过面。

    不瞬他心底便整理出了大致的猜测——自从陆家岛上一别,焦洋许久不曾有动静,他倒是给一时疏忽了,原来这家伙还没放弃盯他?看来是这回前来会所的行踪不知何时被焦洋跟踪了,结果s认出了焦洋的警察身份,把这件事告诉了泰、国佬,所以泰、国佬认定这次的交易是陷阱。

    那个s……

    傅令元面若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