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彻底毁灭-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79、彻底毁灭

    离开中医药馆,穿出曲曲绕绕的深巷子,停歇没多久的雨又开始下起来。

    不大,细丝儿似的,落在人的身上,蒙一层薄薄的水气,很潮,很湿。

    往外再走了一段路,傅令元才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上车后,司机问他去哪儿。

    傅令元一下子答不出来。默了一默,才说:“绿水豪庭。”

    约莫因为他的整个神色都不太对劲,司机多瞧了他一眼,提醒:“小伙子,你手机震老半天了。”

    傅令元低头垂眸,这才从搭在手臂上的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

    来电刚震动结束。

    是陈青洲。

    傅令元翻了翻先前的未接来电,不外乎陆少骢、陈青洲和赵十三。

    陆少骢的已经接过了。

    陈青洲的他暂时不想回复。

    于是回拨了赵十三的。

    “老大!”赵十三接得很快,好像一直都守着手机似的,声音激动得都有些颤抖,但很好地克制住了。

    他原本应该是打算问一问阮舒的情况,所以停顿了两秒。最终没有问,开口讲正事儿:“老大,我按照你的吩咐先假装离开再偷偷拐回去,确实发现有人也悄悄溜回蓝小姐的那栋洋房,在阮姐呆过的那个房间里转了很久,而且还拿手机拍照片。”

    傅令元听言眸色阴阴地发冷。

    离开房间前,他不知费了多大的劲儿,才隐忍下冲动让自己暂时不去管那些狼藉。

    果不其然,陆振华的人去确认现场了。

    这就是陆振华的疑心,这就是陆振华的谨慎。呵呵。

    赵十三继续道:“我和兄弟们都挨个地仔细交待过了,暂时并没有太明显地发现陆爷有调查你的迹象。”

    “嗯。”傅令元应得十分冷硬。

    “还有,”赵十三紧接着汇报,“蓝小姐被小爷关在屠宰场里。”

    这就是陆少骢所言的“还能在哪”。傅令元的唇角抿出坚冷:“好。我知道了。”

    “那……老大你什么时候回来?”赵十三最后关心。

    “有事我会联系你的。”傅令元直接挂了电话。

    不到两秒,手机再次震动。

    依旧是陈青洲。

    傅令元没有搭理,干脆关了机,旋即往后靠上椅背,目光笔直地盯着车顶,脸庞看上去平静从容,实则冷酷到极致。

    回到绿水豪庭的新房里,他也不多耽搁,直奔书房,从大班桌的桌背拽出原本被他用胶布粘住的那支老旧诺基亚——那日前去参加交易前,并没有戴在身上,怕得就是发生意外。

    结果真的发生意外。

    撕开胶布,他立马开机,给一个号码发出一窜符号。

    ……

    很快他收好手机,换了身衣服又离开,乘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开车出去刚在停车场口,迎面车灯打出陈青洲的身影,从外面的瓢泼大雨中走进来,收起手中不断滴水的伞,亘在他的车前,黑着眼睛盯着他看。

    面色冷寂地与他对视,傅令元握紧方向盘,猛地往前冲,大有要直接从他身上碾过去的架势。

    陈青洲没有动。

    傅令元在最后关头刹住了车。

    车轮与地面的刺耳摩擦声响彻整个空旷的停车场。

    傅令元迅速拉开车门下车,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陈青洲面前,动作快如闪电地就冲他出拳。

    正面挨中,陈青洲踉跄着往后退,手中的伞掉落,人退到了雨帘中,未及站稳,傅令元的双手便揪住他的衣领勒起。

    “你不是跟我抢人吗?!我让她去你那儿呆着了!可结果为什么她还会被带去陆宅!你怎么照看她的!你不是要认回她这个妹妹么?!你不是口口声声亲人对你很重要!你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勿怪傅清辞当年果断离开你,就算是现在也不愿意回你身边!”

    说着往他的另外一边脸又打出一拳。

    陈青洲摔倒在地,摔在雨水里,并不顾及自己身上的雨水,哂笑着自地上爬起,对准傅令元转身而去的后背腾空狠踹去一脚。

    傅令元的身体往前扑倒,重重地撞上车前盖,才转了个身,陈青洲率的手臂率先横过来卡在他的脖子上讲他压回去,另外一只手肘借着身体的力气砸下来他的小腹。

    一拳一拳,连同话一起:“你又好得到哪里去!既然护不了她的周全为什么还要将她带在身边显摆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你女人生怕别人找不着目标攻击你似的!她要和你离婚和你断绝关系你为什么不放她!你为什么非把她绑在你身边当靶子!你不是很有能耐很有自信吗!怎么就没有发现陆少骢的那个女人有问题!那个女人不是还曾经跟过你!”

    傅令元抓紧陈青洲的双臂,两人顿时翻转了方向,换成傅令元打陈青洲,很快陈青洲又踹傅令元一脚,两人你一拳我一脚,来来往往地互不相让,相互指责对方的过错。

    少顷干脆连话都不说了,光是干巴巴地打架。

    不知打了多久,两人终于都没了力气,瘫软在地上。

    大雨还在下,没完没了一般。

    傅令元仰面朝天,新挂的彩和肩膀及手臂的伤口从一开始的疼,到现在已经麻木。

    雨水浇灌下来,他睁不开眼,喘息着,就这么躺着。

    不想动。不想动。

    他知道是他自己的错,怎么都怪不到别人的头上。

    可是他亟需一个发泄口……

    哪怕逞个口舌,短暂的那么几秒钟,让愤怒来遮盖愧疚。

    因为他的车子卡在停车场的出口,导致后面的车子出不来,车主见他们两个男人像疯子一样,也不敢招惹,直接打电话给里小区保卫中心。

    傅令元掀开眼皮轻飘飘睇过去一眼,那个车主吓得险些掉了手机,连忙对听筒那头直摇头说着“没事没事,我打错电话了”,然后迅速开着自己的车又回停车场里去了。

    嘲弄地勾一下唇,他将手腕上的表举到自己跟前,眯着眼睛瞧了瞧时间,这才撑着手臂从地上坐起来,旋即扭头盯住躺在自己一米左右距离之外的陈青洲。

    两人从十几年前认识,到现在,傅令元印象中的陈青洲总是衣冠楚楚风度翩翩儒雅有度,见过的他的狼狈相屈指可数。一次是十年前他刚和傅清辞离完婚的当晚醉酒,一次就是现在。

    黑眸一经对视,傅令元自鼻间轻哧一声,站起来要走人。

    陈青洲坐了起来:“她到底是不是真的被……”

    后面的字眼他说不出口。连荣一向他汇报这个消息的时候,措辞和语气都特别地谨慎小心,只敢简单地描述了一下阮舒被傅令元从房间里抱出来时的场面。

    傅令元没有回答,脚步不停。

    “她现在人在哪里?”陈青洲又问,“她……怎样?”

    “我会照顾好她。”傅令元丢下这么句话后兀自上车,拿了毛巾随意地擦了擦脸上的水,继而启动车子,绕开陈青洲直接开走。

    “二爷。”一直在暗处没有过来的荣一这才冲了出来,帮忙扶着陈青洲从地上站起。

    回别墅的一路都是压抑的凝重的沉默。

    一进门就是黄金荣等在那儿的焦虑身影,见他们回来,即刻问:“咋样?逮着姓傅的那小子没有?丫头是不是在他那儿?啥情况?咋杳无音讯的!”

    待陈青洲走近,他看见他身上挂的彩,愣了一下。

    不等他追问,陈青洲先摆摆手,安抚性地温笑:“她没事。和令元在一块儿。不用担心了。”

    黄金荣将信将疑,问:“你亲眼见到丫头了?丫头这么和你说的?确定不是被姓傅的强行绑着?”

    极其轻微地闪一下眸光,陈青洲淡笑着点点头:“嗯。见到了。令元这次前去交易的过程中受了点上。她就是照看他几天。顺便也和令元好好把他们之间的问题给解决掉。”

    “臭丫头,没事也不懂给来个电话。”黄金荣嘀咕,但无论如何是舒了心,继而才问及,“你这又是……和姓傅的打架了?”

    陈青洲没有否认。

    黄金荣揪起八字眉,有点嫌弃的意味儿:“还是一副打输的模样。咋能输给姓傅的?”

    陈青洲未作回应,只是淡声:“既然她没事,荣叔你快去休息吧。”

    目送黄金荣的离开,陈青洲对荣一重新强调一遍:“她的事一定要对荣叔保密。”

    “是,二爷,我明白的。”荣一心里头也难受。

    陈青洲兀自回了房间,关上门后,定在原地,闭了闭眼,闹钟声回想起傅令元的话——“你连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勿怪傅清辞当年果断离开你,就算是现在也不愿意回你身边!”

    ……

    雨刷器来回地不停摇摆。

    傅令元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的浓密雨帘,中途下车买了一桶汽油,尔后一路开往蓝沁在西郊的那栋洋房。

    抵达后,他下车,带着那桶汽油进了洋房里,径直走向那个房间,一脚踹开门。

    那些狼藉还在。

    傅令元打开桶盖,拿汽油在房间里浇灌了一圈,最后瞥一眼尚挂在床尾柱上的她的贴身衣服,手中的打火机点开,眸光森冷地丢了出去。

    瞬间火舌燃起,火苗迅速蹿遍整个房间。

    火光映染得他的眸中赤红一片。

    傅令元冷漠着脸转身离开。

    消息传到陆宅的时候,陆振华正在陪孟欢吃宵夜。

    “……整座洋房里面都烧毁了,如果不是因为今晚刚好下着大雨,可能要烧成灰烬。那房子周围也没有其他住户,所以发现得晚。警察联系不上蓝沁,打电话到璨星来了。户主不在,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或者影响周边的环境,事情就先搁那儿了。”

    不用点明,也能够猜出是谁干的。

    陆振华未对此发表言论,孟欢在一旁轻轻地叹息:“这种情况,傅先生恐怕是想杀人的心都有。”

    “阿元还没去处理蓝沁?”陆振华就势问。

    “还没。”心腹轻轻摇头,“小爷给傅先生去过电话了,反正就是留着蓝小姐的一条命,等阮小姐的情况有所好转之后,再给阮小姐解气。”

    “阮小姐现在究竟情况怎样?”孟欢好奇。她只看到过送过来的那些施暴现场的照片。

    心腹回道:“这就不清楚了。傅先生没有带阮小姐去医院,听说是去了小医馆。因为不愿意太多人知道阮小姐的事,不仅当时清了现场,而且事后小爷还帮忙把人都给处理了。”

    陆振华放下调羹,指节轻轻敲了敲桌子:“阿元没带阮小姐去医院,没有验伤报告。”

    孟欢明白他的意思,是想确认是否造假,不由看他一眼:“会不会谨慎过头了?”

    心腹笑着帮陆振华插了句话:“孟秘书,勿怪陆爷多留个心眼,毕竟蓝小姐最初是傅先生的女人。虽然的确是被小爷主动要过来的,但万一有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内情?陆爷也是看重傅先生,才会尽可能地排查清楚他身边最后的一些不确定因素。”

    孟欢淡淡一笑:“我反倒觉得,傅先生不送阮小姐去医院,恰恰是他爱阮小姐的正常反应。自己宠到骨子里的女人受到这样的伤害,若非迫不得已的情况,是个男人都不会希望将她的伤口再硬生生地扒给外人看。”

    这一层,陆振华其实是赞同的,摸了摸她隆起的小腹:“嗯……再看看吧……”

    ……

    阳明山顶,傅令元站在观景台上。

    雨雾将整个海城笼罩,以往的万家灯火完全看不分明。

    逃出口袋里的烟盒,抖了根烟卷出来,摸了半天却怎么都摸不出打火机,才记起之前丢西郊的洋房里了。

    头顶上方在这时撑过来一把伞,同时身边站来一道黑影,递给他打火机。

    “谢谢。”傅令元接过,迅速地点着烟,吞云吐雾间直接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没有还给他,算是解释地说,“没空再去买。”

    黑影打量他一眼:“你这如果不是刚打完架过来,是不是又要打我了?”

    手指夹着烟从嘴里拔开,傅令元于青灰色的烟气中勾出一抹自嘲:“今天不是应该你来打我才对?”

    黑影没有接话。

    傅令元抖了抖烟灰:“抱歉。是我一意孤行。让你顶着压力陪我赌这一把,结果输了。”

    黑影默了有一会儿,出声:“最不应该道歉的人是你。”

    傅令元猛地吸了好几口烟。

    “既然还能出来,你的情况并没有很差?”黑影问,“如果你确实无法再继续做下去,我会打报告反应,给你申请——”

    傅令元打断他:“蓝沁的事你看到了吧?”

    黑影没有回答。

    傅令元丢掉烟蒂,又拿出一根烟,点燃:“你们不会对此有行动?”

    黑影不吭声,过了半刻,只是道:“我这边没有。至于她作为公众人物的身份,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内。”

    早知结果,问过之后还是一样的结果。傅令元倒也没有失望。

    蓝沁吸、毒**的视频,照理是该有网络警察第一时间查封的。可陆少骢有的是办法让它消失不了,甚至都不去考虑,蓝沁在外人眼中其实还是他陆少骢的女朋友,以及蓝沁作为璨星旗下的大牌女艺人会给公司造成多大的损失。

    餐前甜点之后,陆少骢接下来还会做些什么,那些手段,他大概能够想到。终归是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她彻底毁灭。

    傅令元深深吸了口烟,令烟气在胸腔内转了一圈,才缓缓地吐出来。

    迎面吹着携带冰凉雨丝的风,还是令人感觉燥热。

    夏天是真的来了。

    ……

    隔天早上,一夜的大雨停歇,天空总算有了放晴的迹象。

    古旧的房子排水不通畅,积得院子里都是。黄桑带着格格出去大门打算把水道捅一捅,不料一打开门,冷不丁见一男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身体靠着石狮子。

    格格一眼辨认出来:“傅叔叔!”

    傅令元闻言转过头来,扔掉手里的烟,起身地时候脚底顺便将其碾灭,噙出笑意走向格格,揉了揉她的头发:“早上好。”

    格格抬头瞅他:“傅叔叔你来了怎么不敲门?”

    “刚到,还没来得及敲,你们就出来了。”傅令元解释,旋即看向黄桑,“她……醒了没有?”

    黄桑将他眸子里的血丝和脸上的几处小伤收进眼中,没有多问,回答:“睡着。”

    “嗯。”傅令元抿着唇,示意自己手里拎着的一个包,“给她带了点衣服。”

    “自己拿进去。”说着,黄桑带着格格自顾自去忙活。

    傅令元深着眸色,定了几秒,朝里走。

    黄桑扭回头看一眼他略显僵直的背影,收回视线时,看到他方才坐过的台阶下丢着一堆的烟蒂。

    ……

    在廊下又停留了片刻,傅令元才走进主屋。

    屋里的打开了,比昨天要透气,空气里的药香还在,但冲淡了许多。

    床上的白纱帘也撩起了。

    都发了变化。

    唯独她还是那样安安静静地躺着,仿佛连姿势都没有变动过。

    傅令元隔着两步远的距离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将拎来的包放在桌上,从里面翻出她的一套修甲工具。

    搬了椅子坐到床边,他小心翼翼地握着她的手,放到他的腿上来,从盒子里取出指甲剪,开始帮她修剪已经被她抠坏的她的指甲——她醒来的时候一定不会愿意看到自己的指甲如此参差不齐。

    甲油涂的是靛蓝色,像是夜晚的天空,其中有点小珠光,让色泽很明亮,倒又像夜晚的大海。

    指甲偏于扇形,剪短了之后使得她的手指看起来不若原先修长了。前阵子她呆在陈青洲那儿也确实养得不错,手指能多掂出点肉了。

    记起她那一次想摘结婚戒指摘不下来,他尝试着在她的无名指上松了一松,发现还真的是卡住了。

    淡淡一勾唇,他收起指甲剪,又挑出指甲锉,细致地帮她磨平刚剪过的指甲。

    两只手都完工后,他拿准备好在一旁的湿纸巾,帮她把手擦了一遍,最后摊平她的手欣赏了一阵,觉得是她原先的甲型就漂亮,所以他怎么笨手笨脚都不会给她剪得难看。

    他会的也就这两样最基础的工具,其他的他认不全,干脆也不折腾,将她的手塞回到被子里,收拾好修甲的工具盒,放回包里,然后他去拿脸盆盛水,拧毛巾给她洗了把脸。

    出门倒水时正见黄桑和格格母女俩从外面回来。

    黄桑将清水道的工具放回墙根后,记起来道:“对了,你来得正好,我愁着不知道该怎么喂她吃饭。厨房里还剩早餐,你一会儿自己想办法怎么叫她吃。”

    傅令元怔了怔:“那昨晚上她怎么吃的?”

    “没吃。我找了营养液给她挂上。”黄桑道,“如果你也喂不了,那你就出去多买些营养液回来。”

    傅令元不吭声,眉心极其轻微地颤了一下,过了半刻,放下脸盆,默默地走去厨房。

    格格拔腿要去厨房里帮忙,黄桑忙不迭拉住她:“昨天的草药还没整理完,一会儿太阳该出来了,去准备准备要再晒一晒。”

    盛了粥,傅令元回到屋里,坐到床边的椅子里,看她。

    明明前后相隔不过几分钟,在听说她昨晚没有吃饭之后,便突然觉得她瘦了。

    被子盖至她的半截脖子为止。她的整副身体都拢在被子底下,仿佛小了一号。

    端起碗,他舀了一小勺的粥。粥里添了红薯,星星的黄红色的沫儿混在期间,比普通的白粥要香。

    他吹了吹热气,将勺子送到她的嘴边,塞进她的嘴里,碰到了她的牙齿,受到了阻碍。

    傅令元顿住,收回勺子,暂且放下碗勺,伸出手指轻轻拨了拨她额头上的碎发,尔后倾身,伏过身体,隔着被子,大胆地将她拥在怀里。

    他的身体压得很低,但还是保留住最后的一丁点儿缝隙,不完全碰到她,感受她氤氲到空气里的体温,感受她轻缓的呼吸。

    少顷,他松开她,坐直身体,重新端过碗勺,往自己嘴里喂了一口粥,含住,旋即倾身,贴上她凉凉的嘴唇,将自己的嘴里的东西,送进她的嘴里,并迫使她咽下去。

    不是第一回做这种事了。

    他算是轻车熟路。

    她的身体处于放松的自然状态,所以并没有抗拒。

    只是当他喂完这一口,松开她的嘴时,他发现她睁开了眼睛。

    凤眸清黑澄澈,盯着他,并没有多余的情绪。

    有些空。

    疏离而漠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