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死水微澜-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80、死水微澜

    傅令元怔住,突然就不敢动了,连话也不敢说,神经狠狠地绷成弦,静默地与她对视,等待她的下一步反应。

    一秒,两秒,五秒。

    阮舒和他一样没有说话,只是稍微歪回头,不再与他的目光有所触碰,直直的,毫无实处地凝在半空中。

    傅令元不知所措,甚至是紧张而忐忑的,又等了她一会儿,没有等来她的反应,他才艰涩着嗓子尝试唤她:“阮阮。”

    顿了一下,他调整了自己的语音和口吻,携了些许轻松,问:“醒了?睡饱了么?还是我把你吵醒了?”

    阮舒没有动静。

    傅令元喉咙一哽,手指轻轻擦了擦沾染在她的唇上的一点粥水,轻哄着道:“先起来吃点东西。”

    阮舒依旧不给反应。

    这种明明睁着眼睛却毫无生气的样子,比她闭着眼睛的时候,还要令傅令元觉得难受,他妥协着又道:“不愿意起?好,没关系,那就不用起,我继续喂你。”

    话落,他重新去抓调羹,手不由抖了一下,调羹和瓷碗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

    其实这并没有怎样,可他还是脱口而出“抱歉”,就好像现在的他毫无原则,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是他的错。

    舀了一勺的粥,他轻轻地吹气,待温度差不多,他将调羹送至她的嘴边。

    阮舒一动不动。

    傅令元的手再往前,调羹了一部分进她的嘴里。

    结果还是和第一次一样,碰到了她的牙齿。

    心口一痛,他诱哄:“乖一点,张嘴。”

    阮舒无动于衷。

    她并非刻意地咬紧齿关,只是十分自然的状态,如果他强硬一点,还是轻而易举就能叩开的。但他没有,他担心调羹嗑到她的牙齿。而且完全预料得到,即便他强行塞进去了,她也不会主动咀嚼,不会主动吞咽。

    心头又是狠狠地一刺,傅令元故意溢出笑音,如过去那般,一贯地带点小暧昧,道:“那我就还是用嘴喂你了?”

    当然,还是没有换来她的任何只言片语或者半分动静。

    傅令元便又含了口粥在自己嘴里,然后倾过身体,贴上她的唇,像之前一样,顺利地喂进她的嘴,并迫使她咽下肚。

    一口一口,他继续喂,直到一碗粥见了底。

    最后确认她全部吞咽之后,傅令元松开她的唇,静静地打量她。

    她还是那样睁着眼睛,整个喂食的过程都一样,眼神分明是清明的,可就是不给反应,连眼睛都没有眨。

    不主动配合,也不激烈抵抗。

    这就是她的态度。

    ……

    太阳出来了。

    黄桑将草药从室内重新搬出到后院里晒,全部利索后往回走,远远便见傅令元站在主屋外的廊下,视线定定地也不知在看哪里,手里夹着根烟吞云吐雾,脚下又已经落了一圈的四五根烟头。

    心头陡然冒出一阵的火,她上前就用力地从他的手中夺走没抽完的那半截烟,厉声:“你的五脏六腑真的要全黑了!别还来顺带把我这儿的空气一并污染了!”

    傅令元的手尚保持着夹烟的姿势滞在半空,安静了两三秒,缓缓道:“她醒了。”

    黄桑并不觉得意外,也没有其他什么反应,好像这事儿特别正常惊不起任何的波澜似的,只问:“吃饭了?”

    “嗯。”

    “哭闹了?”

    “没。”

    “打你了?”

    “没。”

    “讲话了?”

    “没。”

    “那么也就没动了?”黄桑猜测。

    “嗯。”傅令元泛一丝淡淡的苦涩。

    “噢。”黄桑收着他的表情,挺不留情面的,“没要死要活就好。”

    傅令元被“死”那个字眼狠狠地刺激了一下神经,面色煞白,一声不吭地就往外去。

    “就走了?”黄桑问。

    傅令元用背影回答:“不在你这儿污染空气。”

    听明白是换个地儿抽烟的意思,黄桑垂眸看了看满地的烟头,冷笑着嚷嚷:“你制造的垃圾留给你自己清理。”

    “好。”傅令元沙着声音应,脚步没停。

    黄桑这才进屋里瞧了瞧人,看见阮舒确实睁开了眼睛,但面无表情,神色空茫,如同一尊人形雕塑。

    本以为傅令元这么一走要隔天才会来。结果中午的时候他就出现了。

    黄桑正和格格在吃午饭,见到他后叽了他一嘴:“没你的份儿。”

    傅令元无所谓,将买回来的给她们母女俩的加菜搁桌上,自己则拎上另外一份餐盒离开厨房。

    格格并没有像以往的那份心思去关心加的是什么菜,快速地吃完自己碗里的东西后,说了句“我吃好了”,就哒哒哒地跑走。

    黄桑没搭理,兀自收拾碗筷。

    没一会儿格格就回来了,从身侧抱住她的腰,埋着脸。

    黄桑皱眉:“怎么了?突然跟我腻歪上了?”

    格格抬起头,眼眶红红的,问:“母后,阮姐姐是不是病得很严重?是不是病得快要死了?”

    黄桑怔住。

    ……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傅令元基本也住在中医馆里,成了阮舒的贴身保姆。

    一日三餐是他给喂的,晚上给她用泡了草药的水洗身体,给她身上的各处伤口换药擦药,帮她换衣服,早上给她刷牙,帮她洗脸,帮她梳头发。傍晚的时候会把她搬到轮椅里,推她到后院透气。

    俨然如同照顾一个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的病人。

    可她其实明明还是有意识的。睡的时候她会自己闭眼,醒的时候她会自己睁眼。

    傅令元搭了张小弹簧床在她的床边,偶尔半夜他会突然莫名地心悸,于是惊醒,急慌慌地爬起来去看她,便会发现她睁着眼睛,他怎么哄劝都没有办法,只能由她醒着,而他陪着她一起睁眼到天明。

    陆少骢每天都会给他一通电话,询问他阮舒的情况,询问他什么时候回别墅。

    陆振华、孟欢、余岚三人也分别来过慰问电话。

    而陈青洲的每天都会打来一通,打的都是阮舒的手机,傅令元一次都不接。

    至于蓝沁……

    自从那天她吸、毒滥、交的视频曝光在网络上之后,她便没有再在众人面前露过面,连警察想要召唤她去局里问话,都没有办法。外界只当作她是自己躲起来了,并不知道她的真正去处。

    但她并未从公众面前消失。每天都会冒出不同的匿名在网络上爆料,全都自称和蓝沁睡过,爆的全是蓝沁的高清私蜜丰色照和录像。

    傅令元心里清楚,这些恐怕都是新拍的。都是蓝沁落入陆少骢手中之后每天被变着花样玩她的记录。

    不过没有人关心这个。没有人关心她是真的自己躲起来的还是遇害了。大家的重点全部在于这场剧烈酝酿的谈资里。昔日的全民女神形象荡然无存,一夜之间沦为网友们亵玩的对象,利用她的视频和照片,加工为进一步下、流猥琐的内容。

    从来没有过如此恶劣性质的色、、情传播事件,甚至出动了警察采取强制措施,“蓝沁”这个名字都成了搜索禁词。

    可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甚至有人猜测她是不是受不了压力自己找了个地方悄悄自杀了,无数的网友便在底下跟帖,嘲笑蓝沁就算自杀,也肯定会选择嗑了药之后快乐地死在男人的胯下。

    不过即便她死了,那些视频,那些照片,也已经被有心人下载保存。

    关掉网页,傅令元双手交握在一起,抵在额头上,闭上眼睛。

    期间他考虑过,要不要让栗青在网络上帮忙遏制住情况,最终还是作罢。

    赵十三则汇报过,焦洋在找蓝沁,甚至找到别墅来了,但因为没有搜查令,所以进不去。

    而焦洋的这个举动,令陆少骢更加信服蓝沁是内鬼,更加使劲地折磨她。

    傅令元相信,这么多天,蓝沁不可能找不到半点的机会了结她自己结束痛苦。

    但她竟然还活着。她还是活着。甚至连半点儿她有意自残的消息都没有听说。

    他能想到的只有一种可能:她在等他。她在等他出现……

    耳畔是格格铜铃般的笑声。傅令元捺下思绪,抬头,看见格格在给阿树和阿上喂食,两只猫吃完后意犹未尽,直舔她的手掌心,痒得她咯咯咯地笑。

    一旁,阮舒坐在轮椅里,穿着他特意给她买的最新款的连衣裙,浅绿色的,有小碎花。

    燥热的夕阳被屋顶切割了一半,划了道阴暗线,光与暗的分界线恰好落在她的身上。阳光笼罩在她光洁额头前的绒发上,金灿灿的。

    她整个人则悄无声息的,安安静静的,无情无绪的,好像无论周边如何热闹,都与她毫无瓜葛。

    傅令元沉默地看着她,眼神笔直而柔软,像一口深深的井,又像他身后渐黑的夜,少顷,眸底转瞬即逝一抹沉痛。

    突然的,阿树毫无征兆地往阮舒的膝盖上跳。一开始没有完全跳成功,爪子搭在她的膝头,半个身体垂着,因此十分明显地看到她的裙摆被阿树拉扯。

    格格连忙过去抱猫咪:“阿树你真不乖。快松手。我知道你一定也觉得阮姐姐很漂亮,可你不能这么没有礼貌。”

    但是阿树的爪子勾进了阮舒裙摆的布料里,一时之间分不开。

    傅令元折了眉,过去帮忙——他深知她不喜欢小动物的。

    猫爪子勾到了线。他蹲在她跟前,小心翼翼地分开猫爪和裙摆。

    格格这才得以抱走阿树到一旁教训。

    傅令元压了压被拉出来的线头,合计着给她重新买一条。又翻开她的膝盖,却是发现连里面的丝袜都被勾到了。

    他眉头不禁折更深,担心猫爪是不是也划到她的皮肤里去了。

    “疼么?”他抬眼问。

    阮舒自然没有回答他。不过她低垂着眼帘,视线也正落在她自己的膝盖,眼神清淡,未透露情绪。

    傅令元不再问,当即将她从轮椅里抱起,回了房间,月兑了她的丝袜,仔细检查一遍,确认没有被抓伤,他才放下心。

    抿直的唇线不由缓下来。他冲她笑笑,摸了摸她的额头,摸下了一把细碎的汗珠,就势便道:“我带你去洗澡。”

    阮舒坐在床上,不做任何表示。

    傅令元习以为常,剥、、掉她身上的剩余衣物,抱起她去浴室的时候,手掌贴在她的后背摸到了她的脊骨,如同摸一串会滚动的珠子。

    每天都往洗澡水里加草药的效果很好,她的那些皮外伤这么些天已经该结痂的结痂,该消褪的消褪。除却手腕的勒伤和皮带抽痕的浅印,其余基本已恢复过去的柔滑,而且更加光洁白皙。

    他用浴巾擦干她的身体,然后照例给她的不同伤口擦不同的药。

    象牙白流线,雪山绵延,点两粒朱砂,似含苞红梅,往下丛林幽深,花瓣红嫩。

    每天给她擦药期间,发现她的伤在一点点的愈合,他会有一点忘形,高兴她在渐渐恢复。

    然而擦完药后,一触回她的眼睛,他的那一丁点儿高兴立刻荡然无存。

    明明没有任何的情绪,却携了最大的杀伤力,牢牢地揪扯他的心。

    今天给她擦完药,他没有马上坐直腰板,伏在她的身体上方。

    他记起阿树跳到她的膝盖上去她落下的目光。那是有波动。

    他和她对视,他深深地望进她的眼里,希望要探进她的心里,希望知道她把自己锁了这么多天,一句话都不说,究竟是在想什么。

    可他看到的只有一汪疑似死水的存在。

    “阮阮……”傅令元低低地唤。

    漆黑的眼珠盯着彼此,相互呼吸声尽可闻。

    他拢着她,轻抚她的面庞,旋即拿自己的脸颊蹭她的脸颊,拿自己的鼻子蹭蹭她的眉毛,她的眼睫,她的鼻尖。

    “对不起”三个字卡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口。

    因为太轻了,轻得根本无法表达他的真正情绪,而他又再找不出其他准确的言语。这么多天了,一个合适的表达都想不到。

    描摹着她的唇线,傅令元睇一眼她的神色,谨慎而小心地亲吻上她的嘴唇。

    这和喂她吃饭时不一样。

    他在单纯地吻她。

    七、八天了,直至今天,他才敢这样试探。

    不过也只是贴上而已,并未妄动——他完全不知道她现在的心理底线。

    但凡记起她曾经的厌性症,他便心生恐惧,连一个完整的吻都不敢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