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女人-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82、女人

    他不知道蓝沁为什么要唱戏。

    他只知道“蓝沁”这个身份,虽是影视歌三栖明星,但在电影学院就学时本专业实际上是戏曲。

    而唱戏貌似是她本身真实的喜好,所以才会有陆少骢为了表示对她的宠爱,为她买下整座兰心剧院,才会有蓝沁闲暇时有空就避开粉丝去戏院里唱戏。

    这种状况之下还唱戏,着实令人感到有些诡异。

    捺下心绪,傅令元伸手将轮椅拉到跟前来。

    “阿元哥!”

    陆少骢在这时自外头大步流星地进门来,语气携有些许兴冲冲:“你不是只说抽空回来?我以为怎么都要等到下午,没想到你这么快!”

    他原本在前往三鑫集团的路上,一听闻傅令元回来别墅,立刻调头折回。

    转眸瞥见阮舒,陆少骢即刻打招呼:“元嫂!你也一起回来了!”

    阮舒安安静静地盯着窗外,不作回应。

    之前已得知些许她如今的状况,陆少骢倒也不尴尬。

    原本存着一肚子道歉的话,但他明白现在如果刻意再提,只会勾起她的不好回忆。

    遂,陆少骢语声明快地继续道:“好些天没见到元嫂,元嫂你越来越漂亮了,气色也很不错啊,看来和阿元哥在外度假的这些天,阿元哥把元嫂你照顾得很好!”

    阮舒给他的表示是沉默。

    傅令元看她一眼,紧抿唇线,继续先前的动作,将她抱进轮椅里。

    陆少骢见状询问:“阿元哥你这和元嫂才回来,又要带她上哪去?”

    “见蓝沁。”傅令元弯身帮阮舒整理好裙摆,沉声,“视频也发到你嫂子的手机里了。”

    陆少骢愣怔一下,转瞬勃然大怒:“什么?!那个贱货!她竟然敢——”

    作势他捋起袖子,眼色阴鸷:“正好现在再去收拾她一通!”

    说着,他蹲身在阮舒面前,诚意圈圈道:“元嫂,那个贱人本就是为你留着的,一会儿你想怎么修理她,尽管开口,我一定为你办到!”

    傅令元垂眸盯着阮舒头顶乌黑的发丝,握紧轮椅的手把。

    赵十三和栗青在前方开路,一行人绕后别墅后面的屠宰场。

    白日之下,从外观上看,整个屠宰场只是一座有些年代的灰色水泥墙建筑,墙面由上到下设立了花窗,由方、园两种元素组成,使得它添了一分艺术感。

    “小爷!老大!”

    门口两名执勤的守卫打开了厚重的铁门,迎面立刻有阴凉的风自里头缓缓地吹出来,带着潮潮的湿气和淡淡的腥臭。

    傅令元推着阮舒往里,走在长而空旷的廊上,能听到脚步声的回响。

    蓝沁婉转的曲腔悠悠地飘荡在空气中,越来越清晰,令人有丝毛骨悚然感,好像女鬼在寂寞低吟。

    行至长廊的尽头,是个圆弧的门,呈现的是个巨大的空间。“嗵——嗵——嗵——”伴随着数声沉闷的声响,无数盏灯同时打开,铺天盖地的刺眼光线照出一个明晃晃的世界。

    整个空间内都没有窗户,只余高处的一小扇方形的通气口。分开两侧是两排的金属门,数十道,是由原本的一间间牛舍改造而成的牢房。

    中间留出的大片空间,正中央是张铁床,铁床的左边是成排的各类工具,铁床的右边是连接墙面和天花板顶部的长长锁链。

    此时此刻,锁链上正桎梏着一个人,系在她的脖子上,手脚戴着镣铐,宛若被当作动物般对待。

    头顶光线炽亮,照出她伤痕累累的躯体。她的头垂着,仿佛一颗被晒焉的白菜,半吊在一个石柱子上,俨然被折磨得九死一生。乍看之下以为她是昏迷的,可咿咿呀呀的昆曲正是从她的嘴里溢出。

    约莫是察觉到动静,她缓缓地抬起头来。那铁链看起来重若千钧,她稍微一动便琅珰作响,夹杂在她的歌声中。

    抬起头来,展露的是她如枯槁的面庞,可以看到她的两个眼眶都肿起来了,肿得往外凸,像是下一秒眼珠子就会掉出眼眶似的,面相几乎脱了型。

    可是她的两只眼睛是亮的,落在他们三人的身、上,依次从陆少骢划向阮舒,最后扫向站在阮舒轮椅后的傅令元。

    歌声停止了,继而她收回视线,脸上有了笑意:“今天人来得真多……”

    傅令元用手掌挡在阮舒的眼前,皱眉看向陆少骢:“怎么变成这样?你不留着她拍那些视频了?”

    那些视频之所以效果极佳,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那张脸能够令大家认出她是蓝沁,而且是完好无损的蓝沁。否则浑身是伤地出镜,全部的人都该知道她是被迫的。

    “早上收到元嫂的视频和照片,我太生气了。”陆少骢像个被兄长训斥的大孩子,笑着挠了挠后脑,“而且拍视频的游戏我早些天就玩腻了。阿元哥你和元嫂一直不回来,我不方便下狠手,想要你们一起看她痛苦。现在你们回来了,那太好了,可以继续玩新花样了!”

    他的口吻激动而兴奋。

    傅令元抿唇不语。

    阮舒则在这时将傅令元的手拂开。

    留意到此举的陆少骢面露欣然之色,揶揄傅令元道:“阿元哥你看,我早说你太小瞧元嫂了,元嫂又不是普普通通的较弱女人,这点场面她不会怕的。你就别挡她的眼睛了,我觉得元嫂肯定希望亲眼看见这个贱人如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话落,他还特意在最后询问阮舒的意见:“元嫂,你说我理解的对的吧?”

    阮舒没有吭声。强光的辉映下,她的脸呈现出一种莹润干净的白,双眸瞳仁则宛若点墨,非常地静,整个人显得越发清冽。

    清冽而清冷地落视线于蓝沁。

    蓝沁也正在看她,隔着距离,幽幽地问:“阮小姐,被伺候得还舍予服么?还享受吗?”

    话一出,首先暴跳如雷的是陆少骢:“贱人贱人贱人!”

    旋即他冲旁边的手下一伸臂,手下人会意,驾轻就熟地去拿布条,横过蓝沁的嘴,绑到她的后脑勺打结,然后将牛皮鞭子递到陆少骢手中。

    陆少骢上前两步,不由分说就开始发狠地朝蓝沁身体上抽:“女表子!贱货!下三滥!……”

    宽旷的空间里回荡着一抽抽的鞭子声,清晰而清脆,仿佛连皮开肉绽的动静都能隐约捕捉入耳。

    陆少骢亲自动手,非但看不出一丝的累,反倒越来越兴奋似的。

    阮舒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傅令元同样一声不吭,眸底是冰冷的,掌心是紧握的。

    鞭挞持续了十分钟左右,陆少骢停了下来,走到蓝沁面前,托起她的下巴。

    她看起来几乎已经是毫无生机,仿佛一条被击扁了七寸的疲软的蛇,若非还能看到她的胸口轻微的起伏,都要以为她已经死了。

    陆少骢又解掉她嘴上的布条。可以看见她的嘴里血肉模糊,一颗断掉的牙齿还摇摇欲坠地挂着,正是在方才被虐的过程因为隐忍而把自己给咬成这样的。

    由此看来,布条的作用不是为了让她无法正常呼痛,而是防止她不小心咬断自己的舌头。

    陆少骢给了手底下人一个眼色,手底下的人拎起地上的一桶水,重重地浇向蓝沁的身体。

    蓝沁的身体上开始不停地往地面滴水,仿佛一条刚被从河里捞起来的赤条条的浑身是伤的鱼。几乎立刻,她又开始颤巍巍地动了,好像是水里掺了什么东西,渗进她的皮肉里,把她给刺激到了。

    便听陆少骢阴仄仄地笑:“瞧我对你多好,这些水里泡的都是给你治伤的特效药。不少钱呢。你可别给浪费了,要好好的。”

    “呵呵……”蓝沁轻轻地溢出声音,但并没有接陆少骢的话,而是掀着她的眼皮瞟向阮舒和傅令元的方向,“傅先生,你的好兄弟好像挺希望阮小姐的那些果照和视频流向网络呢,喏,都不为所动。陆少可是很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的女人,陆振华……呵呵……阮小姐这么漂亮,陆少心里应该念叨很久了呢,我有点后悔自己不通人情,送给陆少的那些照片和视频不该打码的,好叫陆少能仔细仔细瞧瞧阮小姐光着身体的——”

    陆少骢一记耳光重重地甩过去到蓝沁的脸上。

    蓝沁之前要掉不掉的那颗牙齿被彻底打落,嘴巴里冒出的血沫子愈发地多了。

    “阿元哥,别听她的挑拨!”大概因为问心无愧,所以陆少骢还算镇定,可他忍受不了蓝沁的污蔑,阴着脸冲手底下的人示意另外一侧的整列刑具,挂满整个架子。

    傅令元伏低身体,吻了吻阮舒的发顶,哄劝着说:“不要在这里呆着了,事情交给少骢。他会为你报仇的。”

    他可以理解她心中对蓝沁的恨意,可她呆在这里看蓝沁受虐,分明更是在虐她自己。

    蓝沁在这时又出声说话了:“阮小姐,别怪我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要怪就怪你自己嫁错了人。谁不知道你是傅先生的心尖尖?又谁不知道傅先生和陆少关系好?陆少在女人上没个定性,我只能拿傅先生的心头肉开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傅令元脸色青如铁,立刻就要推轮椅带阮舒离开,却发现轮子被阮舒扣住了。

    她瞳仁乌漆漆的,深不见底,定定地盯住蓝沁,叫人探不清她的具体情绪。

    那边手底下的人已经按照陆少骢的吩咐,将钢针一根一根地扎进蓝沁的指甲缝里。

    她的手背上流着血水,她受不了地猛烈地向两边甩着头。

    陆少骢担心她给勒死了,所以命人将她脖子上的铁锁先解开。

    解开后,蓝沁似终于支持不住,重重地垂下了脑袋,只剩两侧受伤的镣铐吊着她的身体。

    哧一声后,陆少骢转回来询问:“阿元哥,你要不要也来教训教训她?”

    他是笑着的,声音明快而愉悦地发出邀请。

    傅令元面色无波:“她这个样子,我怕我再一弄,她就得死了。”

    陆少骢倒因此记起什么,让手底下的人给蓝沁打了注射了一针可以刺激她神经的针剂,不让她昏迷。

    紧接着陆少骢转眸看向阮舒:“元嫂你呢?让你抽她鞭子,我担心你手疼,你有没有想要这个贱人怎样?”

    边说着,他抬手指向那些刑具:“还有不少有意思的东西,元嫂可以挑一挑,很好玩的。”

    傅令元冷寒的眸底有丝波光微动,打算再劝阮舒先离开这里。

    阮舒却在这时从轮椅里站起来了。

    傅令元心头一紧,扣住她的腕:“怎么了?”

    阮舒被迫滞住了身形。不过她没有回头,淡声:“我要近距离看看她。”

    傅令元极其轻微地蹙了下眉。

    旁边的陆少骢口吻兴奋:“阿元哥,你就让元嫂过去解解气!我们都在旁边看着,元嫂不会受伤的。”

    轻闪一下眸光,傅令元松开了手。

    没了束缚,阮舒一步一步缓缓走向蓝沁。

    停在她面前的时候,蓝沁费劲地稍稍抬起了头,冲她展开一抹不明意味地笑意,嘴里含着血沫子,含糊不清地低语:“呵呵,只来得及送你那些清粥小菜,不知道你享用之后的感觉如何?好像看起来并没有特别地不好?可惜,如果给我更多的时间,我一定会让你别现在的我惨十倍。不过没关系,你信不信,我所遭受的一切,就是你未来的某一天……”

    阮舒静静地看着她,顷刻,面上泛出一抹讥诮,缓缓地倾身,凑至蓝沁的耳边,轻轻地吐出两个字:“女人……”

    别人或许不明白阮舒在说的是什么,但是蓝沁非常清楚。

    她的笑意霎时僵住。

    不过也就僵了一瞬而已,她携着不解虚着声音:“阮小姐什么意思?”

    阮舒重新站直身体,面色平平静静的,甚至有些冷寂,冷寂地注视她,眼睛黑漆漆的,像一滩深水,没有半点涟漪。

    因为刚受过刑,蓝沁的脑袋很重,她竭力仰起来看她。

    阮舒光是与她对视,并没有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