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夕阳-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85、夕阳

    这回是陈青洲。

    期间陈青洲的电话一概没接过,既然如今阮舒有所好转,傅令元觉得还是有必要给他点消息,以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一接起,陈青洲倒是直奔主题:“她在哪儿?为什么她的手机打不通了?”

    她的手机在中医药馆里就被他砸了。傅令元顿了一顿,不答,只是道:“她挺好的。”

    “她现在在你身边?”陈青洲语音微冷,“让她亲自接电话。我要听到她的声音。”

    “她在休息。”

    “你是仗着我没有办法直接上你那儿抢人?”陈青洲有点忍无可忍。

    “哧,她确实在休息。”傅令元抬腕看了一下手表,道,“我现在赶时间。晚上再说。我会把电话给她。不过我无法保证你们能说上话。”

    陈青洲还没琢磨出他最后一句话的意思,通话就被掐断。

    负责去打探消息的荣一也在这个时候前来汇报:“二爷,据说看见傅老大今天上午回别墅了。副驾驶座上也有人,但看不见脸,不确定是不是阮小姐。”

    应该是。没差了。陈青洲扔下手机,问:“别墅里的情况什么时候能了解?”

    “我已经联系过了。她不确定。”荣一禀告,“阮小姐很长一段时间不在傅老大身边,所以她也暂时闲着,并不在别墅呆。要等等看傅老大是否会再召她。”

    “嗯。”陈青洲缓着心中的郁气。

    荣一瞧着他的脸色,提醒:“二爷,您不是约了曹老板?是不是该出发了。”

    “备车去吧。”陈青洲挥挥手吩咐。

    “好的二爷。”荣一应承着暂且退下了。

    陈青洲换好衣服,下楼,寻到后院的泳池,傅清辞宛若一条自在的游鱼般畅快徜徉于水中,腾出泳池里的水花阵阵。

    她很守承诺,如约主动回来绿水豪庭了。回来之后的她不像之前什么事都和他对着干,反而十分配合,仿佛把这里当成她暂住之地,该怎么过生活就怎么过生活。

    可他感觉得到,她在等待她答应他的那一个月结束。他感觉得到她的笃定,笃定时间一到,他的期望会落空,她会彻底恢复自由,不再受他的纠缠。

    这种状况下的平静如水,过完一天就少一天,只令他感到阴郁,而没有半点儿与她温和相处的喜悦。

    陈青洲站在水池边,看着她游完两圈后,终于停下来,趴在靠近他这边的池壁调整呼吸,摘下泳镜抬头问他:“什么事?”

    “没什么。”陈青洲蹲下身子,伸出手指抹了抹凝在她眼皮上的一把水,叮咛,“只是告诉你,我现在要出门,晚饭不一定回来吃。你如果觉得和荣叔两人同桌尴尬,就让佣人给你端房间里。不过荣叔这两天有点小感冒,可能也并不会出来吃饭。”

    “好,我知道了。”傅清辞点头,戴回泳镜,转身一蹬腿又重新扑进水中,这回换了种姿势。

    又欣赏了片刻她的矫健身姿,陈青洲才迈步离开,到门外要上车前,问荣一:“要你查的事情还没有消息?”

    荣一低垂脑袋:“回二爷,傅家那边没有见过有小孩子出入。也找机会旁敲侧击过傅警官的妹妹傅清梨小姐,包括她周围的同事,全都知道傅清梨小姐有个姐姐在缉毒大队,但没听说已经结婚生子。”

    “谈笑谈警官那边也是同样的情况,都知道他和傅警官谈恋爱很多年,可两人都忙到没时间结婚。怎么可能还生了孩子?”

    陈青洲深深拧眉。虽然各种信息都表明,傅清辞和谈笑确实没有孩子,但那晚电话里听到的那个小男孩的声音,莫名其妙地十分令他在意。

    沉吟数秒,他叮嘱:“你把谈笑那边的家庭状况再尽量理个详细的给我。还有,这十年期间,傅警官的调任情况。我当年走的时候,她还不在缉毒大队。她曾经在那些分局里呆过,或者调派过到什么地方,全部我都要知道。”

    荣一点头:“好,我明白了二爷。”

    ……

    阮舒躺到中午,差不多饭点,就被佣人轻声唤醒了。

    “夫人,傅先生来过电话,要您记得起床吃午饭。他说你如果还没睡够,也得吃完午饭再睡。”

    阮舒盯着天花板看了数十秒,沉默地起床,下楼,吃饭。

    然后上楼,继续躺回床上。

    她这样的情况,第一时间就传到傅令元的耳朵里了。

    听完汇报,他独自一人握着手机站了好一会儿,才回去包厢里,继续陪陆振华和几位老堂主喝茶。

    近年来为了方便管理,同时也为了多分出些职位给予青年人更多的竞争机会,青邦内部在各处新设置了不少堂口。而实际上最早一共只有包括四海堂在内的六个堂口。

    从陈玺在世时到现在,六个堂口,除了傅令元是新官走马上任,其余五个堂都是和陆振华差不多年龄的老堂主,在辈分上大于傅令元,所以即便四海堂是各堂口之首,眼下先坐下来喝茶聊天,傅令元还是竭力秉持着恭谦的态度。

    不过这五位老堂主之中,忠义堂的黄金荣并没有到场。

    这其实令傅令元暗松一口气。他很清楚黄金荣对阮舒的在意,之前在绿水豪庭门口,他对他大打出手,他记忆犹深。不过阮舒出事这么多天,黄金荣都没有什么动静,他猜测,多半是陈青洲给瞒下来了。

    方才他抵达的时候,陆振华正和四位堂主忆往昔峥嵘岁月,聊了不少青邦的过去,包括过去内部的一些如今已经不在的各位重要成员,倒是给傅令元补充了一些他过去所不了解的内情。

    而这四位之中,有一位在半个月前刚刚跻身进长老会,添够了五位长老,原先的二长老被推举出来,接替了大长老的位置,其他长老的排位随之依次往前提。如此一来,整个长老会,如今完全没有偏袒陈家的人,只余中立和公正。

    不,准确点来讲,其实是表面上的中立。陆振华如今已算掌控住长老会了,陈玺遗留下来的在长老会中的影响,基本已被洗牌。

    四位堂主同时也是三鑫集团董事会的重要董事,傅令元就势先给几人打了个预报,拿自己下一周准备在会议上提出的“与海城各大银行合作展开战略投资”的计划轮廓,询问几人的意见。

    整体的气氛还算愉快,陆续告别的时候已至傍晚。

    傅令元自然是陪陆振华坐到最后。

    “身上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

    “嗯。这次陪阮阮去看老中医,大夫顺便也给我开了几副药,说我肩膀上的伤动到了骨头,如果落下病根儿,往后阴雨天可能会难受。”

    陆振华闻言抬眸,隔着茶杯里冒出的雾气,打量他的眉目,忽而道:“小心点。你母亲还在世的时候,有关节炎。也是一到阴雨天就犯疼,疼得难以忍受。”

    傅令元心头微微一动——陆振华在他面前提起陆嫣的次数屈指可数。

    “是么……”他唇边噙笑,小有好奇,“她怎么会有关节炎?”

    陆振华啜着清茶,神色间稍纵即逝一丝缅怀,很快又闪过一丝复杂,最终笑了笑,只简单回答:“你母亲当时年纪小,太贪玩了。”

    转口便进入下一个话题:“那个蓝沁,现在是什么情况?”

    “不都是少骢一直在处理?”傅令元掂着茶杯,有些懒散地说,“我早上刚回来的时候进去瞧过一会儿,少骢有分寸,吊着她的气,没让死成。”

    “嗯。”陆振华不轻不重地应一声,道,“今天刚拿到的一份消息,你也一起看看。”

    话落,一旁的心腹即刻取出档案袋,放到傅令元跟前。

    心中预感不太好。面上傅令元无虞,动作十分随意地挑起档案袋,绕开棉线,嘴里边闲闲散散地问:“什么东西?”

    说话间,口子打开,傅令元从中抽出几页纸,只一眼,瞳仁便微不可察地收缩。

    ……

    阮舒睡到傍晚的时候自己醒了,很自觉地起床,不用佣人的催促,自行下楼去吃晚饭。

    才得知晚饭还没准备好,因为陆少骢今晚要来一起,傅令元回来的时间未定,赵十三还在厨房里准备食材。

    阮舒便坐到客厅的沙发里,有点发呆地盯着窗口。

    敞开的窗户外全是大片大片夕阳的金红色的光芒,耳朵里则隐约捕捉到蓝沁的唱戏的歌声。

    一秒有,一秒没有,隐隐约约,她侧耳凝听了好一阵,还是确定不了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阿元哥!”陆少骢轻快而愉悦的嗓音伴随着他的脚步从门堂外跨进来。

    阮舒下意识地扭头。

    发现陆少骢手里还牵着一只壮硕的大狗,约莫半个人那么高大。它浑身黑不溜秋,嘴里“哈哈哈”个不停,精力十分旺盛似的,拽动得陆少骢好像都要有些拉不住它了,险些月兑了绳子。

    幸而陆少骢身边的一个手下帮忙制服住了。

    陆少骢先将狗交给手下,这才得以和阮舒打招呼:“元嫂,你在啊!”

    “阿元哥呢?”他东张西望地寻找。

    还是佣人上前来告知:“傅先生还没回来。”

    “出去了啊?”陆少骢的脸上露出一阵子的失望,“本来还想邀请他一起来看好戏的。”

    不过转瞬他便重新振作起精神,朝阮舒走过来:“那元嫂我们先去吧!我有个新游戏要和蓝沁那个贱人玩,正好给元嫂出气解闷!”

    不等阮舒给出意愿,陆少骢已兴奋地自顾自拉起阮舒:“走走走!元嫂你等会儿一定会喜欢的!”

    阮舒极轻地蹙眉,架不住他的热情,被他带往后面的屠宰场。同行的还有那个手下牵着那条壮硕的大黑狗。

    ……

    茶馆里,傅令元盯着面前的纸,皱眉,翻了翻,旋即抬头看陆振华:“这个‘蓝沁’不是蓝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