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粮食和兔子-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87、粮食和兔子

    难得人齐,晚饭结束后,陆少骢揪团结伙地组牌局,一群人闹到大半夜,最终以陆少骢的醉倒而散伙。

    赵十三将陆少骢送到二楼的客房里后出来复命:“老大,小爷安排好了。这一觉应该得睡到天亮。跟在小爷身边的那个小子也被我灌得烂醉如泥了。还有别墅里其他几个不安分的,都盯住了已经。”

    “留两个人给少骢守门,否则他半夜起床想喝水或者想上洗手间没人照应。”傅令元叮嘱。

    赵十三明白言外之意,点点头:“好的老大。”

    门堂外有手底下的人来递消息,赵十三听完后进来禀告:“屠宰场里需要解决的守卫都解决了。”

    “嗯。”傅令元转而看向栗青。

    栗青从电脑前抬起头汇报:“老大放心进去吧,各个摄像头我都盯着。”

    言毕不忘补充道:“保证不会再被人坑发生上次会所的那样的事情。”

    傅令元抿唇——会所那件事,已经有结果,监控出问题的关节点,恰恰就在他们通过监控镜反监控那个时候开始。这事儿以后再找那个s算账!

    捺下心绪,走出别墅绕到后面的屠宰场,铁门外原本的两个守卫只剩一个,另外一个坐在地上睡起了大觉。

    “仔细点儿。”赵十三提醒。

    守卫点头:“是,老大,十三哥。”

    傅令元携着赵十三迈步往里走。

    封闭的空间内,在原有的潮湿和腥臭的基础上,又多了一种形容不清楚的难闻的气息,既像动物的浓重体味,又似腐烂的肉。

    赵十三先一步进去审、讯室,确认留守在里面的那个陆少骢的手下也睡起过去之后,迅速出来,对傅令元点点头,然后自行退到走廊的中段去。

    傅令元独自一人跨入。

    倒是要庆幸,这里头没有安装监控,否则又要多费一些劲儿。

    因为如果装了监控,代表着在里面所实施的所有私、、刑,都有可能外、泄,成为把柄。所以当初陆少骢征用这里的时候特别谨慎。他只用他自己专门的摄像机,拍摄他的成果,加以收藏。

    那股难闻的气息愈发浓郁刺鼻。傅令元稍一滞步子,一眼便看见了蓝沁。

    她整个人还趴在铁笼子里,气息奄奄的样子,身上的镣铐和铁链都取下来了,脚腕和手腕都肿得像碗口那么米且,深深地印着一圈皮破肉烂的凹槽,而且已经严重地化脓了。

    身体的好几处创伤,是刚刚覆上一层薄痂又被残忍地再一次破裂。其中一只脚的脚背,绽开的表皮和凝结的血块下,依稀有惨白的骨骼外露。

    地上有红色和黄色的两种浑浊液体混杂。黄色的不明来源。红色的是从她的月退内侧根处开始乾结着几条流淌延伸至脚边的深颜色水迹。

    傅令元攥紧了拳头,伫足许久,才慢慢走过去,走进铁笼子,蹲在她的面前。

    原本一动不动的人,几乎是第一时间缓缓地挪动脑袋,颇为艰难地将下巴搁抵住,然后努力抬起肿得分辨不出眼皮的眼睛瞧一眼。

    她的脸挂着血污,但脸色笼罩着濒死一般的青灰。两侧的脸颊有点凹陷,嘴唇因为失去了一部分牙齿的支撑,像老人那样松软地平摊开,嘴角边还撕开了一个缺口。

    确认是他之后,她十分明显地松一口气,烂掉的嘴生生地扯了扯,试图扯出一个笑容:“你来了……你终于来见我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找机会来的……”

    她吐字很慢,好像每一个字都得耗费她很大的力气,像个病弱的家禽那样半闭着眼睛,中间时不时吃力地咳嗽几声。

    好不容易说完,她紧接着低低低咒骂埋汰道:“陆少骢给我打的提精神的药好像没有之前那么管用了……”

    傅令元唇线抿得直直的,沉默,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为什么要被陆振华抓住?为什么要忍受这些折磨?为什么要等我?”

    他更加确认,从在机场被抓到现在,她有无数种机会可以自行了结。

    “你知道的……你知道为什么……”蓝沁蜷缩在地上,随着吐字,身体一起一伏。

    凛了凛眉峰,傅令元沉声:“不必如此也可以。你可以不必把事情全都揽到自己身上,我也是有办法应对的。”

    “这是更为直接便捷的办法,为何不用?”蓝沁咳了咳,“我本来就是将死之人。但我不甘心就这么白白死了。总要……总要发挥点最后的价值……况且你都已经接受了我的邦助,现在说这些有用吗?”

    “是你事先没有和我商量过,直接就这么做了。你b我接受。”

    “嗯……是……是我b你……”蓝沁不否认,又试图扯嘴皮笑,“你只能接受。你不接受,就白费我的牺牲了。你不会不懂其中的利弊。很好……这样很好……”

    “可你不该将她牵扯在内!”傅令元冷声。如果不是因为她已经伤痕累累,他很想在她身上多添一些伤!

    “呵……这不是已经讨论过的问题了吗?”蓝沁嘲弄,“又心疼阮小姐了?心里恨着我对阮小姐做的事情?我早就警告过你,贪心不足蛇吞象,不要妄想鱼和熊掌兼得。否则只会把所有人都拉下水。”

    “这次的事情还不足以给你警示吗?你明明不是那种冲动的人,这一次却在没有准备充足的情况下贸然行动。是因为阮小姐吧?除了阮小姐,我想到其他能令你按耐不住性子的理由。”

    “你就没有想过,如果你曝光了,现在躺在这里被羞辱折磨的就不是我,而是阮小姐。呵,你悄悄,我只是找了三个男人伺候她,你就受不了了,要是再让畜生来——”

    “不要再说了!”傅令元咬紧下颌,字眼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也不会感激你揽罪的!你以为自己现在很光荣么?就冲着你对她所做的事情,你就不配担当‘牺牲’二字!”

    “嗯。我不光荣……我所做的也不配称之为‘牺牲’,没关系。我本来就不是为了这些虚名,本来就不是为了给自己戴高帽才这么做的……”蓝沁撑不住,脑袋又重新贴到地面上去了,嘴巴一张一合,“我只知道,阮小姐她不会原谅你的,我今天从她的眼睛里看到决绝了。你强行绑她在身边,你痛苦,她更痛苦。呵呵,呵呵呵,她要真能留下来,那也是够下贱的。”

    刺耳的字眼令傅令元眸色愈发暗沉。

    蓝沁突然连续咳了好几声,咳得身体一耸一耸的,有血沫从她的嘴里溢出来,留在地面上。

    不过缓了片刻,她还是继续将话说完:“难道真的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傅令元,清醒一点吧,你不是那样的人,你只是一时被安逸迷了眼。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心里有多么渴望普通人的生活。”

    “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是不容易的。所以你想娶老婆,所以你想生孩子,你想有个温暖美满的家庭,简简单单地过日子。即便平淡如水,也比现在好一千倍一万倍。”

    “可事情有个先来后到。你先选了这条路,后来才遇到阮小姐的。你既然揽了运送粮食的责任,就不能因为半路遇到一只兔子,就不管那些和你一起运粮的同伴,不管那些苦苦等粥的人。你的责任呢?你的担当呢?全都哪里去了?为了一只兔子,值得让你多年蛰伏的心血功亏一篑吗?”

    傅令元没有说话,不做任何回应。

    蓝沁并不介意,转而笑了笑,又纠正了自己前面的话:“不,你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你也没想浪费自己多年的蛰伏。所以你才会有所纠结,才会有所挣扎,才会有不切实际的妄想。”

    “其实也没什么好挣扎的。粮食和兔子并不冲突,只是不应该在一个时间段内同时出现罢了。如果这只兔子注定是你的,即便你运完粮食回过头来找她,也一定能找回来的。相反的,如果你因为一时不舍,而带她上路,就意味着,她将遭遇风雨。”

    傅令元的眼底映着波光,微眯起:“就算我不带兔子上路,她也会面临猎人的捕杀。”

    蓝沁嘲笑:“你看,你明明都清楚,她的身世摆在那儿,所以她本就处于漩涡之中,无需我拉她进来,之前你却非说是我将她牵扯在内。现在你需要给自己找理由,就又提到猎人了。呵呵。”

    她叹息:“嗯。既然她身为兔子,如何逃避猎人的追捕,是她自己的命运。可你若带着她,她还得被转嫁原本属于你的灾难。就近的这一回,若非你对她放不下,我何必要毁她?”

    一提起这件事,傅令元的眸色便一瞬间冰封:“你太自以为是了!不要把你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别人身上!b迫别人和你一样!”

    “真的是我强加的意愿吗……”蓝沁轻笑着一语道破,“在你心里,其实本来就是粮食比兔子重要,所以你才会就势接受我所做的一切。不用否认了,承认这件事也没有关系的。又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我相信在阮小姐的价值观里,同样认为事业对于男人来讲比爱情更重要。假若你是一个为了爱情什么都不管不顾的男人,你根本不值得我为你揽罪,阮小姐更不会看上你这种男人。”

    傅令元敛着瞳仁,沉默,还是沉默。

    蓝沁的心口起伏着,攒了力气,又从地上将头抬起来,用她残破不堪的脸看向他:“我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愿意选择走这条路。如果你已经忘记自己的本心,我无话可说。可你没有啊,你分明没有啊。”

    “你看看你,作为陆嫣的儿子,陆振华的外甥,你有着多么得天独厚的天然优势。我怎么嫉妒都嫉妒不来。幸好,幸好最后我还能有点作用,邦你……邦你进一步获取陆振华的信任……”

    “就算作是我自私,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自己没有做完的事情无人继续。不管怎样,我还是不后悔自己b你,如果重新来一次,我甚至还想把你b得更狠一些。你做不出选择,我b你做出选择。”

    傅令元的眼睛黑沉沉一片,好像没有情绪,又好像将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其中,少顷,沉缓问:“你等我来见你,就是为了说这些?”

    蓝沁视线笔直:“你都懂。你全部都懂。你心里一清二楚。我方才所说的那些,根本无需我来告知。所以我不是在高高在上地和你讲道理,我也没有资格。我只是想强调,”

    她费劲地抬起一只手,揪住了他的衣袖:“不要让我白死。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她眼下这样子,倒真的宛若女鬼。

    傅令元低垂视线,落在她被钉满钢针的手指。

    只在他的衣袖上停留了几秒,蓝沁便无力地落回地上,笑——最后一句的故作威胁,其实一点威慑力都没有。而且她心里可亮堂了,他不会让她失望的。

    确认了,确认这一点就够了。

    而且还有阮小姐那里……虽然被阮小姐看穿伎俩,但阮小姐没有戳破,没有戳破……

    哈哈。哈哈哈哈。好开心啊。她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地去死了……

    傅令元没有说一句话,最后看了她一眼,从地上站起,转身往外走。

    “最后……最后拜托你一件事……”蓝沁虚弱的声音再度传来,“让我死在你手里……”

    身形微微一滞,傅令元并未回头,也并未答应,只管继续自己的脚步。

    ……

    阮舒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醒来,醒来后发现,身边是空的。

    被单整整齐齐,没有睡过的痕迹,所以能够判定他是一直都没回来。

    大概是睡在客房了,或者和陆少骢一起了。

    她如是想。

    拢了拢被子,她平躺着,视线有点发愣地盯着天花板。

    隐隐约约的,耳朵里竟又是捕捉到婉转悱恻的戏曲声儿,如同夜半的女鬼不甘寂寞,试图以此吸引书生对她的注意。

    依旧特别不清晰。一秒钟听得见,一秒钟听不见。

    所以阮舒依旧分辨不了,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蓝沁……蓝沁……

    回忆着自己在屠宰场所看到的一切,她猜测不到,到底是什么,令蓝沁有那般的意志力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