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生日 11/21 第二更-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05、生日 11/21 第二更

    都这么长时间了,陈青洲还是没有向傅清辞讲清楚其中的关系?

    阮舒微微抿了抿唇:“之前陈青洲不是告诉过你,我是荣叔认的干女儿。%d7%cf%d3%c4%b8%f3”

    傅清辞的眸光越发凌厉,未及她再说什么,陈青洲在这时从厨房的方向过来,身、上的围裙竟是都没摘下来,手里端着两个盘子。

    “你来得很准时。”他笑着,行至餐桌前将盘子放下,

    阮舒对陈青洲的了解不是很多。不知道他是不是原本就会做饭。

    傅清辞则跟见鬼了似的,眼睛直勾勾的打量陈青洲,俨然如同重新认识他一般。

    陈青洲读懂傅清辞的眼神。注视着她的面庞,淡淡道:“不是什么大菜,也就只会几道冷菜。夫妻肺片。凉拌黄瓜,你要不要先尝尝?”

    约莫这两道菜是他们二人的共同回忆,阮舒看到傅清辞的眸光轻轻地闪动。

    不想当电灯泡,正琢磨着自己该离场,陈青洲却把视线转过来:“你吃过午饭来的?荣叔说他要你中午就来,你不愿意。”

    她的原话可不是“不愿意”。想来黄金荣是如此理解的,并且可能心灵又受到了伤害。阮舒颇有些无奈地扶额,解释道:“不是不愿意,我是另外有点事儿办,所以安排了一下时间。”

    继而她朝四周张望:“荣叔人呢?”

    “在厨房。”陈青洲笑了笑,告知,“确定你今天要来,他昨晚上就在弄今天的菜单,早上一大早起床,带上佣人一起去买的菜、挑的鸡,现在在厨房盯着大家忙碌,还亲自盯鸡汤。不假手于人。”

    “庆幸荣叔不会自己做饭,否则厨房肯定得被他闹得更翻。”

    “对了,还有。我从厨房出来之前,他还在问我你到没到。”他最后补充。

    荣一在这时插话:“阮小姐,荣叔还不知道你到了,你现在正好去厨房给他一个惊喜。”

    阮舒:“”

    她没想给什么惊喜。

    不过,去厨房倒是可以----这不本就不打算继续当陈青洲和傅清辞的电灯泡。

    忖着,她便点点头。和荣一一块儿朝厨房去了。

    傅清辞的视线徘徊在阮舒的背影和陈青洲含笑的神情之间,面露沉凝。

    陈青洲看回傅清辞时,脸色并不若面对阮舒那般好,站到傅清辞面前,舒展开双臂:“邦我解一下围裙。”

    傅清辞与他清黑的眸子对视两秒,低头。如他所愿,只是在把围裙从他身、上月兑下来的时候,说:“今天是最后一天,傍晚我就走。”

    气氛刹那间冰凌丛生。

    这边阮舒尚未走近,便听闻黄金荣中气十足如沉鼓的嗓音。

    “糖醋鲤鱼要少点糖多点醋,太甜了丫头会不喜欢的。”

    “猪手炖得咋样了?快看看烂了没有?浓汁出来没有?”

    “虾呢?欸?我不是让你白灼,你咋滴做成椒盐的了?吃太多盐容易衰老的。”

    “这都几点了?你们稳住,我去看看丫头到底来了没有,时间差不多了才对。咋没一个人来通知我?”

    这一句的尾音尚未完全落下,黄金荣的身影便从厨房里出来,嘴里还絮叨着:“荣一那个臭小子跑哪儿去了?”

    然后他便遽然顿住脚步。猝不及防地被杵在那儿的两人给吓得后退了一步,拍着胸口“哎呀”了一声,好像还有点生气。八字眉都倒竖起来了。

    待凝睛,看清楚是他们,黄金荣的表情一瞬间跟开了花似的直瞅阮舒:“丫头!你来了!咋不说一声?”

    下一秒他便转向荣一,翻脸似的表情骤变:“我不是让你给我盯紧着要提前通知我?”

    阮舒邦忙接过话头:“荣叔,是我让他别说的。”

    “不提前通知,您老现在是不是感觉特开心?”荣一提醒着道。

    黄金荣颇为傲娇地哼哼了两声,旋即反应过来什么,忙不迭拉着阮舒离开:“你别来厨房,全是油烟,快走走走!菜都做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给佣人,咱们拾掇拾掇准备吃饭。”

    阮舒:“”

    就这么被拉回了客厅。

    而客厅里。陈青洲和傅清辞各坐一边的沙发,气氛明显十分地不对劲。

    尤其陈青洲,脸上隐隐浮着层阴翳。

    不过这阴翳在他们三个出现后便消失。从沙发里起身,淡笑着询问:“荣叔,你忙好了?”

    “丫头都来了,没忙好也得忙好。”说这话的时候,黄金荣已经领在阮舒到餐桌前,亲自给她挪椅子。

    阮舒连忙制止:“荣叔,我自己来就好。”

    荣一在一旁笑:“阮小姐,你就由着荣叔吧,别和他争。否则这午饭的时间又得继续拖延。”

    “午饭?”阮舒愣了一下,这才恍然----刚刚她就奇怪,为什么不是等晚上吃饭。而是这个点。敢情他们都还没吃,特意配合她的时间?

    “荣一。”黄金荣有点嫌他多嘴的意思,再转回来继续对阮舒道。“不知道你是不是吃过午饭来的。都没关系,你待会儿挑着喜欢的随便吃点。”

    佣人已开始陆陆续续地从厨房端菜出来。

    让好几个人迁就她一个人,阮舒有点过意不去,但此时再纠结又无益。

    管家这时拎着个蛋糕盒进门,询问陈青洲的意思:“二爷,蛋糕是要这个时候拆。还是等饭后再拿出来?”

    陈青洲看向黄金荣。

    “你们喜欢啥时候吃就啥时候吃,我都成!”黄金荣无所谓的样子,“这玩意儿本来就是你们年轻人更喜欢。”

    阮舒懵了一下,根据情境猜测着问:“今天荣叔过生日?”

    陈青洲点点头:“是的。”

    阮舒蹙眉,转眸看向黄金荣:“荣叔,昨晚和早上发短信,你怎么都没告诉我?”

    她不仅不知道,还什么都没有准备,虽然中途买了点东西,但怎么都够不着生日礼物该有的份量。

    黄金荣爽朗地笑着:“没啥好特意提的,就是个日子罢了,要不是刚好你今天也过来吃饭,我都不兴折腾的。”

    阮舒却不这么想,尤其面前满桌子还几乎都是她偏好的菜,这到底是黄金荣过生日,还是她过生日

    许是看穿她的心思,陈青洲开口安抚道:“你别觉得不好意思,其实----”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傅清辞在这时难受地捂着嘴离开餐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