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省着点11/22 第二更(含19800钻加更)-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07、省着点11/22 第二更(含19800钻加更)

    气氛随之变得压抑。

    阮舒的嘴唇抿得更紧,依旧没有说话。

    那会儿只听陈青洲简单地提过是遭遇仇家报复,详细的情况她并不了解,也不欲追问他的伤心往事。

    但从某个层面来讲,她认为,黄金荣确实应该为他妻子和儿子的死承担一部分的过错——他一开始是迫于无奈,为求生存,所以在道上混,对他自己而言,有今天没明日的根本无所谓,反正就是要命一条的事儿。

    可后来既然他选择了结婚生子,性质也就变了。不仅要为了家人,对自己的生命负责,更加有责任要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若没那个能力,就别轻易招惹。

    别轻易招惹

    思忖着。阮舒困惑了一下为什么自己对这件事的感触貌似挺深挺多的。转瞬脑子里浮现出傅令元,她的表情略略僵硬——是啊,可不就是因为在傅令元身边呆过,受他牵连才遭遇了那些有的没的。

    只不过她比黄金荣的妻子幸运一些,在丢命之前及时脱身了。

    收敛思绪。发现黄金荣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阮舒掂了掂心思,指着那张他和他儿子在井边冲凉的照片,试图将他引向美好点的回忆:这是什么时候拍的?

    她这话题转移得还是破有成效,黄金荣的字眉当即舒展开愉悦,乐呵呵道:强子那时候有岁了。我们以前住的房子,不安水龙头的,兴每家每户挖一口井。那井水又甜,不仅可以用来做饭,直接喝都不成问题。到了夏天,更是方便男人们站在井边冲凉。

    我家强子最喜欢我把井水给他兜头浇下。尤其第一盆,身体得适应井水的温度,浇下去最舒爽痛快,哈哈。他那个时候其实是会有点紧张有点害怕的。两只手总是握成小拳头攥紧在身体,两膝盖半蹲着,眼睛也闭得紧紧的,嘴里喊,‘老爸,来吧!我做好准备了!’

    黄金荣差点就要站起来模仿,奈何脑袋晕乎,起了个身又坐回床上来。

    阮舒蹙眉扶了他一把。

    他自己大概是陷进回忆里了,傻笑半天:其实都是一开始我骗他,骗他说要成为真正的男子汉,就要敢冲井水。他就真信了,每天就等我回家,拉着我一起去井边,天气冷了他都念念不忘地记挂着来年的夏天。要我来年的夏天也要继续陪他。可是

    讲着讲着,他的表情便又黯淡下去。

    阮舒没吭气——来年是么如果没记错,陈青洲说强子是九岁没的。拍这张照片是岁

    她最终还是未出口安慰。安慰人这种事,她做不来的。

    所幸安静数秒,黄金荣自个儿恢复过来,很是动容地说:难为丫头你了,愿意听我在你耳边说这些。

    阮舒稍一顿。记起上回她挽他的手,他好像很喜欢,于是又抻手臂进他的臂弯。

    黄金荣重新笑开来。

    阮舒看回那张照片,手指指向强子后腰侧的那团在照片上不太清晰的黑影,好奇相询:这个是胎记?

    许是没料到她会注意这个。黄金荣愣了一下,抽出照片到跟前,点点头:是啊,是强子的胎记,打出生就带身上的。这上面没拍清楚胎记的形状,跟爪鱼似的,大概这么大一块。

    边说,他还边用手比划了一下:我以前还经常用这个胎记来和他开玩笑,说他就是我从海里捞起来的一只小爪鱼。

    阮舒略略点头,含笑着侧耳倾听。

    酒意越来越上来,黄金荣终归没挨住困意,都躺床上闭眼睛了,嘴里还碎碎念旧话重提:丫头,今晚别回你朋友家。明儿一早荣叔给你做好吃的

    不瞬,又听他低低地轻语:强子,老爸给你买糖吃

    阮舒微抿着唇,给他掖好被子,然后捡起他手上的那本相册。

    他们一家三口的全家福上,黄金荣的神色自然难掩对面相机镜头的紧张,但更重要的是他初为人父的喜悦。

    回想起他方才的一系列情绪。阮舒暗暗吁一口气,视线上移,落往井边冲凉的那张照片,凝定在他儿子的胎记上,眉头拧起——怎么就是记不得,她到底曾经在哪儿见过类似的胎记?

    这一边,前往医院的车里,傅清辞在尝试挣脱陈青洲的手。

    热不热啊你,大夏天的,你想把我的手焐出痱子?人都在车上了。我能跑哪里去?

    陈青洲的左腿交叠在右腿上,右手拿着一份文件夹正摊开在膝头浏览,左手则紧握着傅清辞的手,任由她如何挣扎他都无动于衷。

    闻言,他的视线不离文件,手上的力道加重,沉沉地警告:你爱怎样怎样,但别伤了我儿子。再乱动,你就是认为我现在光牵着你的手还不够,需要我抱你。你才舍予服?

    儿子个大头鬼!我怀没怀孕,我自己最清楚。傅清辞哂笑,你还不信么?我不可能怀的,你不是都找过那么多医生来诊断过?每天那些验孕棒你不是也都看过,根本没有结果。我只不过是吐了一下,你就又开始痴心妄想了?

    陈青洲遽然摔了文件,不由分说反身将她压到椅背上,用他的身体和他的手脚桎梏住她的身体和她的手脚,令她轻易动弹不得。同时嘴唇直接碾压上她的嘴唇,堵住她的试图再开口。只剩听起来颇为暧昧的唔唔。

    前座里的荣一和司机早练就了非礼勿视的本领,从容淡定地自动屏蔽,只专心在前路。

    不多时,陈青洲松开傅清辞的嘴,但依旧束缚着她。小心地不碰到她的小腹,俨然将她当作已显怀的孕妇对待,坚定而确信:我说你怀孕了,你就是怀孕了。不会有错的。

    傅清辞觉得特别无力:陈青洲,你真是魔怔了。你如果真的那么想要孩子,有的是女人想给你生,不是么?

    陈青洲眸子清黑:以后我要和哪个女人生孩子,不用你费心。这个孩子是你欠我的,你乖乖给我生下来,我们俩之间才算两清。

    傅清辞唇边泛出浓浓的嘲弄:不见棺材不落泪。

    陈青洲亦反唇相讥:你就不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傅清辞面若寒霜:好。就算我真怀孕了,以你目前的处境,陆振华盯你那么紧,随时都有可能找机会灭了你,还会留我这个孕妇为你传宗接代?当年你爸死了之后。陆振华没能将你赶尽杀绝,肠子都悔青了吧?

    再就算我真把孩子给你生下来了,你连你自己的生命安全都无法保障,你拿什么护孩子的周全?你是生了个儿子,还是生了个送给陆振华的弱点?只要有那么一个疏忽。孩子落到陆家手里,你是为了你父亲的遗志不要儿子,还是受他的威胁为了儿子不要你自己的命?若你不要你自己的命,你以为你儿子就能好好活着?

    陈青洲,要么你就灭了陆振华。要么你就等着陈家断子绝孙!

    说那最后一句颇为恶毒的话的时候,她的整颗心脏都紧紧地收缩着,不断地默念百无禁忌。

    而上方,陈青洲的脸色已是她完全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难看。

    就这么僵持了好几秒,他还是忍了下来,勾着她的下巴,咬牙切齿:你就只管给我生,怎么护你们的周全,是我的事!

    呵呵。傅清辞冷笑,闭上眼睛,别开脸。

    就此谁也没再说话,一路抵达医院。

    傅清辞十分配合地去接受检查。

    陈青洲等在外面的时候,荣一逮着空隙道:二爷,曹老板那边你还没给他回复。他中午又来问了一回。

    陈青洲背抵着墙,手指捏着眉骨,淡淡道:见。先看看她具体有什么事。

    好。荣一点头,继续问,那二爷你要不要也去听一听?

    不用了。陈青洲摇头,让曹老板自行做主安排和她见面的事宜。

    那我这就去告诉曹老板。荣一应承。

    嗯陈青洲的神情颇为疲惫,脑子里乱糟糟的,回荡的全部都是在车上时傅清辞所质问她的那些话。

    他自然清楚那些问题的存在,可一直都不是紧要的迫切的。

    现在不一样了。如果傅清辞确认怀孕,所有的问题将彻底提到眼前来

    不多时,护士前来通知,陈青洲一刻也没多耽误,去了医生办公室。

    为了准确,同时也为了方便确认怀孕后咨询事情,他特意让容易荣一约的之前给傅清辞诊断受孕问题的同一位医生。

    傅清辞已经在里面了,医生办公桌前的其中一张椅子,面无表情地觑他一眼。

    陈青洲从她的眼神里读到讥嘲,预感不好地跳了一下眼皮,然后在她旁边的椅子里落座。

    医生,我太太她

    陈先生,医生遗憾地告知,检查结果显示,陈太太并没有怀孕。

    陈青洲脸僵了一瞬,不死心地说:你们确定诊断清楚了?她明明干呕得很厉害,那样子

    医生微笑着解释:陈太太应该只是肠胃出了点问题,我邦你们安排肠胃科那边做检查。

    陈青洲没有再说话了。

    医生知晓他求子心切,顿了一下,还是补充道:陈先生,陈太太的子宫受损严重,要再受孕生育确实非常有困难。不过你们也别气馁,现在医学科技越来越发达,已经研究出了不少——

    谢谢,我们知道了。不打扰你工作。陈青洲霍然起身打断,握住傅清辞的手腕,不顾她的意愿,拉着她的手离开医生的办公室。

    陈青洲,放手。

    陈青洲,放手!

    傅清辞用另外一只手趁势紧紧地抓住过道墙壁上的扶手,竭力试图顿住自己的身形。

    然而陈青洲完全不心疼她是否会受伤,继续强行要拉她走。

    陈青洲我让你放手!你要带我去哪里?!傅清辞暴怒,音量吸引了周围人的注目。

    陈青洲这会儿倒是停下来了,并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带你去哪里?带你回去继续造人。

    你——傅清辞隐忍着火冒三丈,和你说不清楚道理是么?我是不会再跟你回绿水豪庭的。今天是我们约定的最后一天,到此为止。想要孩子,就别浪费时间了,我是不会下蛋的母鸡。省着点,留着你的精子去找其他女人生去吧。

    三张免费的推荐票记得投哟。

    第二更完毕。加上第一更,今天一共更新七千,1900钻加更完毕,还差20颗满两万钻。甩起来吧,月底倒计时7天了,钻石快要清零了。

    黑岩的黑钻和若初的蓝钻是分开的哟,别漏掉啦。

    第一次来若初的亲不懂钻石是什么,使劲戳书封面的钻石符合就可以了,有几颗能点几下,没事点点或许会有惊喜。

    或者加群进来手把手教你投,还能和群里的小伙伴一起污污污,(i_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