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套话-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09、套话

    余婶回答:“三小姐是下午刚回来的。”

    “昨晚在外头过夜了?”阮舒的凤眸微微地眯起。

    “是的。”余婶道,“三小姐并不是头一回夜不归宿。”

    阮舒眸光不禁冷了两分——其实都是成年人了,在不在外面过夜,就算是庄佩妤在世,都管不了林妙芙,何况还是她?

    她被也不打算管,随便林妙芙爱在外面怎么疯怎么玩,都与她无关。

    但偏偏被她瞧见了林妙芙和汪裳裳在一块儿。那么不得不叫她猜测,林妙芙的夜不归宿多半是和汪裳裳厮混。而汪裳裳又能存什么好心?

    “行,我知道了。看紧点。我现在就过去。”

    交待完,挂断电话。

    正好也给科科喂得差不多了,阮舒本准备将它送回它的窝,想想马以提醒的话,她才正眼仔细打量了科科的窝,发现还真是挺脏的。

    忖了忖,便暂时先将它搁到从马以那儿带上来的纸盒里。

    收拾齐落后,阮舒驱车前往林宅。

    未及跨进客厅,就已经能够听见从二楼传来的摔东西的动静和林妙芙的咒骂。

    咒骂的对象有余婶,更多的是针对她。阮舒小有欣慰地笑了一下——林妙芙倒是不傻,即便两人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还能想到真正要锁她的人是她。

    余婶对此也挺淡定的,充耳不闻地在客厅里擦桌子干家务,见她到来才停下手中的活,迎上前:“阮小姐。”

    “嗯。”阮舒冲她伸手,“钥匙给我。”

    余婶从口袋里掏出来递给她。

    阮舒接过,眼睛扫一圈客厅,视线落在鸡毛掸子上,拿到手里后打量两眼,觉得可能招架不住,又寻到桌上的水果刀,想起早前那次,林妙芙用的就是差不多这样的刀伤了她,便带上。

    见状余婶有点担心的样子:“阮小姐,你这是……”

    “没事。”阮舒笑着摇摇头,本打算让余婶还是和之前一样留在楼下,转念又琢磨着为以防万一,还是让余婶跟上了。

    林妙芙摔东西的声音在察觉门锁的动静后停止。

    阮舒预先有所防备,开了锁后,只推开门,自己和余婶站得远远的。

    而林妙芙还真没让她失望,果然又躲在门边,在门打开后第一时间偷袭她。只不过这一回林妙芙不是用刀子,而是抓着一把凳子。

    凳子也挺厉害的,四个脚全是铁制的,拿的就是脚对准来出手的。

    林妙芙劲儿使得太大,又砸了个空,导致自己没站稳,身形踉跄了好几步才扶住门框。

    她脸上的烟熏妆还没卸,衣着十分暴露。

    不是阮舒故意贬她,她此刻的样子确实就像夜、总、会里的一只鸡。

    林妙芙还没放弃,抓着凳子朝她的方向奔过来。

    “让开。”这俩字是对余婶说的。说完阮舒便迎向林妙芙,一手按住椅子,一手扣住林妙芙的腕,扭过林妙芙的身体。

    早前那次载在林妙芙手中,完全是因为猝不及防,今天阮舒来的路上,就在心中预先演练过无数次应对林妙芙的方法。她的那点身手自然不能和傅令元等人相比,但对付林妙芙,绰绰有余。

    林妙芙身体一偏,撞在二楼的扶手栏杆上,凳子从二楼直接掉到一楼,金属与大理石地面相撞击,发出刺耳的声响。

    未及林妙芙爬起来,阮舒率先摁住她的背,将她压紧在栏杆上,抽出手中的水果刀,刀刃贴在她的脸颊边。

    “你干什么?!”林妙芙质问。

    “想干什么?”阮舒故意将刀刃再贴近她,“送你下去和你爸你妈一家团聚怎样?”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我在林家不都害了那么多人?你不都见识过?”

    “阮舒你个贱人!你杀了我你也得坐牢!”林妙芙终归是有点害怕的,嗓音的颤抖显示出她的强装镇定。

    “‘阮舒’?”阮舒哧声,“你现在都直呼我的名字了?嗯?跟汪裳裳学的?”

    显然没料到她会知晓她和汪裳裳混在一起,林妙芙愣了一下,很快冷笑,“你不是都不管我了?现在又是在干什么?干涉我交朋友?还是担心我从裳裳姐口中得知你更多的龌龊事儿?”

    “哼,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到处抢男人。以前和我抢显扬,后来又从裳裳姐那里抢走姐夫。噢,不对,现在该是前姐夫了。你都已经被人踹了!”

    阮舒压紧她身体的同时揪住她的头发猛地往后拽。

    林妙芙疼得“哎呀”叫出声,脑袋被迫往后仰。

    阮舒眸光冰冰凉凉:““裳裳姐’?呵,叫得还真是亲热!你的裳裳姐告诉你不少事情啊。还给你买那么多衣服,看来她很‘疼’你啊?”

    林妙芙也不否认,颇有些得意洋洋地炫耀:“裳裳姐当然对我好。她是要当大明星的人,她说了,以后让我跟在她身边,也带我入行。托裳裳姐的福,等我毕业证书拿到手,璨星就要签我当练习生,培养我,等到合适的机会就捧我出道。”

    “好,可真是好。原来你就要是明日之星了。”阮舒笑,“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有能耐,能让汪裳裳看重你,嗯?”

    “在你眼中,我当然是一无是处的。哼,只有裳裳姐看得到我的闪光点我的优点!”

    林妙芙像被洗脑了似的,一句一句的,完全将汪裳裳当作她的伯乐、当作她的救世主。

    阮舒凑近林妙芙,嘲讽:“你确定,如果不是因为我,汪裳裳会知道你是谁?”

    这句话对林妙芙却没有任何效果:“你不用故意挑拨裳裳姐和我。裳裳姐一开始根本不清楚我和你关系,我们是偶遇的。后来她知道了,还难过了好几天不再见我,才告诉我她和你之间的过节。”

    阮舒挑眉。

    汪裳裳还自导自演了戏码?难为她了,为了取得林妙芙的信任,特意花功夫了。那点伎俩,也就和她差不多水平的林妙芙才能被她骗得团团转。

    思及此,阮舒倒是觉得有点好笑:林妙芙和汪裳裳,从某些方面来讲,还真是能凑到一块。

    “听说你昨晚没回来?你的‘裳裳姐’带你去玩了?”阮舒继续套话。

    林妙芙越发面露得意,张了张嘴似乎打算继续炫耀的,却不知想到了什么,咽下了话头,转而冷哼:“我知道现在林氏已经转到大伯父手里了,又成了下堂妇,早就什么都不是了。少在我面前再装体面。我如今生活得比你好!没有了你,我照样能过自己的日子!”

    阮舒听出了点猫腻,心思一转,试探性地问:“就你?大学险些闭不了业,一事无成,每个月的生活费还得我给,你离开我能养活你自己?你当练习生能有什么钱?靠你的裳裳姐施舍?”

    被这样小瞧,以林妙芙的性格肯定要为自己辩驳的。实际上林妙芙也确实受了刺激,冲口道:“裳裳姐给我介绍了很好的工作!我已经有我自己的收入了!我自己也能养活我自己!我用不着你再给我打钱了!”

    阮舒微微眯眸,继续刺激她:“就你这副德行,能有什么好工作?”

    问话间,她又瞧回林妙芙这一身着装,心中生出一个不好的猜测——她刚刚第一眼的印象,该不会是准的……

    林妙芙憋红了脸,却是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你就是嫉妒我!嫉妒我现在过得比你好!你以为全世界就你最有能耐?!”

    旋即她大声嚷嚷:“你放开我!我要是没了音讯,裳裳姐一定会来找我的!”

    “那你倒是让你的裳裳姐来救你!”阮舒冷笑,将她的双臂扣在她的腰后,押着她将她从扶手栏杆拉起,然后迅速地推她回她的房间,砰地重新关上门。

    “阮舒你个贱人!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林妙芙使劲地拍打着门板。

    阮舒无动于衷,锁好门后,带着余婶下楼,然后将钥匙交到余婶的手里,往楼上瞥了一眼后,沉凝着神色交待:“等我走后,你假装对她同情对她于心不忍,拿钥匙给她开门,放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