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对着干-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11、对着干

    夜色旖、、旎,层层叠叠飘散开在四周围的蛐叫虫鸣之中。

    傅令元没敢太张狂,隐忍着,只是用他搂在她腰上的那只手轻轻地摩挲。

    他以为她没多久就会推开他。

    然而并没有。

    既如此,他便不主动松开,抓紧时间纠婵她,并且在一点点的试探中得寸进尺。

    原本的姿势本就暧、、昧,吻着吻着,他就忍不住将她完全抱上来,隔着库子的布料,紧紧地挨着她,叫她清晰地感受他。

    他的手也开始不安分地游、、走,在感受到她的越发软热之后,他更是越游越大胆。

    彼此的呼吸灼重而不稳,甚至渐渐有点碎。

    在他有意要褪她的库子时,忽然地,她的双手抬起,亘在两人的心口之间。

    没有说话,只这一个动作,他明白她的意思。

    他的手停住,嘴里却是用力地绞了一下她的舌、、头,立刻就感觉到她打了个战栗。他这才意犹未尽地松开她的唇。

    但也仅仅松开她的唇,他的双手扶在她的月要上,令她保持住位置不动,压在他的火源上。继而他垂眸,欣赏她的面容。

    明明嘴唇尚水泽红润,明明月匈口尚起伏不平,可她对他一掀眼皮,眼神却异常清明。仿若两人之间的亲近并不存在,或者说,仿若她的身体反应和她的思维理智是彻底分开的。

    微眯一下眼,傅令元眉尾稍抬,唇际一挑:“不兴、、奋了?”

    阮舒低头,也不避讳,当着他的面,调整好内一的位置,拉回肩膀的衣服,扣着衣扣,语音微凉,并非接他的话:“你为什么放任汪裳裳和林妙芙接触?为什么放任林妙芙在c’blue工作?”

    重新抬眸,她的目光是冷寂的:“是因为她现在对你已经完全没有利用价值,所以是死是活与你无关?在c’blue工作顺便还能邦你们赚钱?”

    一开口就是言归正传,对方才他们之间的亲蜜一点儿都不留温、、存的时间。傅令元黑着眼睛,沉默地看她两秒,道:“林妙芙的事你先不要插手。”

    阮舒听出的意思:“你出现在c’blue将我带走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行为妨碍到你了?”

    她昨天去林宅找林妙芙,他应该就第一时间知晓了,但并未管她,直到今天被她找来c’blue,他迫不及待地现身,亲自掳她,她能捋清楚的就是这样,她可能会破坏他为了实现他的野心而走的一步棋。

    傅令元直截了当点头:“是。”

    阮舒抿了抿唇——果然,关乎他的切身利益,他不可能坐视不管……

    可她还是不明白:“你要和陆振华斗,与林妙芙在c’blue工作有什么关系?她现在的环境,随时都可能走上不归路!”

    一想起“冰、、妹”,她就不由自主地轻颤一下,脑中的陈旧回忆又是簌簌地扑来。

    大把大把的少女。有的和那个时候的她差不多年龄,有的还未成年。都由一个“妈咪”控制着,利用她们推销那些玩儿邦他卖那些玩意儿,将赚来的钱交给“妈咪”。林翰想要当的就是类似这个“妈咪”的角色。贩、、毒打包送美女,他试图走的致富之道。

    现在的价格她不知晓,彼时林翰带她去见识的那回,里头已经在这一行当混得很有经验的人邦忙估价,像在市场里买菜似的打量她的脸蛋和身材,加以评判,给她定的是陪一次两千块。很多,所以林翰很高兴,甚至打过主意要她去修复处、、女、、膜,那样初、、夜又能卖一笔不菲的价格。

    她亲眼见过一个十五岁的少女,十分麻利地利用一个空可乐瓶和两条伸缩软管这两样简单的并随处可见的东西制作出了一个“冰、、壶”。一个包厢七八个男女,像平常聊天那般说说笑笑,边每个人依次口及过,乍看之下什么特殊的事情都没发生,可过不了多久,整个包厢里的画面完全不堪入目。

    她吐了很久,她吐着,她在想,她怎么可以让自己变成那副样子?她已经让林平生毁了一次,怎么能够再因为林平生,被林翰接着毁她的一生?!

    所以后来……她把林翰送进了牢里……

    闭了闭眼,阮舒从遥远的记忆中敛回思绪。她曾说过,她很自私,别人怎样都与她无关,她只要她自己以及她在乎的人好好的。

    林妙芙并不在她在乎的人之列。她也撂过话她不会再去管林妙芙的死活。若她没有发现这码子事,她更不会主动去关心林妙芙。然,如今,林妙芙自己没脑子自己蠢是一回事儿,她无法做到明明看到林妙芙站在悬崖边上而她明明力所能及,却不尝试去拉林妙芙一把。

    林妙芙终归是庄佩妤生的……

    庄佩妤的小女儿……

    每次一到这种时候,阮舒就愈发讨厌自己,讨厌这样越来越不果决的自己!

    “你将林妙芙牵扯进来的这一局,下的到底是什么棋?”她又问。她并不想插手他的宏图大业,她以前也是非必要基本不主动询问,可今天这事儿必须要有一个解决办法。

    而如她所聊想的,傅令元并未直接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猜着她的心思告诉她:“我只能说,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不会让林妙芙去碰那些东西。”

    “什么叫你‘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她的自甘堕落,并不是我b她的。我的人在尽可能地做能做的事情,但并无法二十四小时分分秒秒都不会出现纰漏。”

    阮舒漠漠地看着他:“所以你在利用她的自甘堕落?”

    如果他真想拉一把林妙芙,就算一开始不阻止林妙芙,现在也完全有能力可以把林妙芙从c’blue里拎出来。可他说的是要她不要插手,而他却无法保障不会出现纰漏。

    不,她没有怪傅令元的意思。他其实说的没错,是林妙芙自己傻自己没脑子自甘堕落,他只是从这件事中发现了可利用的价值,她可以理解他的立场。

    但这件事,她也有她的立场。

    傅令元钳住她的下巴,抬高她的脸,表情略微阴冷:“实话告诉你,我原本连这点‘尽可能’都不愿意邦林妙芙。”

    “嗯。”阮舒笑了一下,秉着理解他的口吻,道,“因为两亿还没有着落,就算林妙芙知晓两亿的线索只有那一星星的可能,你总是也得留着。”

    她发誓她并没有要刺他的意思。

    傅令元却明显听着不高兴了。

    阮舒无力地打了个手势,沉默两秒清醒了一下脑子,整理了一下思绪,组织了一下语言,很认真地告诉他:“抱歉,前面我的意思可能表达得不准确让你误会了。我现在不是在以前妻的身份要求你邦我把林妙芙拉出来,我只是想问清楚你对这件事的态度。我明白了,你是要借此走一步棋。”

    “那晚和你提离婚,我就说过,我们以后没有关系,你放手去做你要做的。林妙芙这件事就是这样。或许我自足多情,但我还是要预防着提一句,不要因为她是我妹妹就有所顾忌。你继续按你的计划走,我也要做我该做的。如果为此我妨碍到你了,那么你该解决我这颗绊脚石就怎么解决,我也会努力不被你轻易解决的。”

    傅令元眼底铺了霜:“你的意思就是你打算和我对着干?”

    阮舒抿唇,点头:“是。”

    傅令元眼底的霜更重:“你知不知道要解决你,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比如现在我就可以直接把你推下山,没人会发现你。”

    阮舒伸展开双手:“那你解决吧。”

    傅令元冷笑:“你敢说这句话,不就是抱着我对你依旧有感情的心思?”

    “我觉得你只是对我的身体还有点感情。”阮舒深深沉一口气,“一开始你不是控制得挺好的?怎么就又差点没管住自己的下半身?你原本找我就是要谈林妙芙这件事的,前面非得浪费那些时间。现在已经谈出结果了,你还要非得再扯回感情不感情的。别了,真的,有意思么?离婚证是白拿的么?”

    说罢,她低头瞥一眼两人的姿势,再抬眸,不冷不热道:“松手吧,该下山回去了。”

    傅令元眼眸黑沉,与她沉默地对视数秒,道:“再一点时间就可以了。你不用拉林妙芙。再一点时间,她会出这个棋盘的。”

    “一点时间是多久?”阮舒反问,“这所谓的‘一点时间’之内,你能保证她不掉下去?”

    “我不能保证。”傅令元眉峰稍抬,紧接着道,“你就不能冒个险?就当作你再晚几天发现这件事的。好歹夫妻一场,对我的能力稍微给点信任。”

    阮舒:“……”

    傅令元还在继续提议:“不行的话,你再来和我对着干,再来搞事情破坏我,随便你。”

    “先给个具体天数。”阮舒问。

    “十。”傅令元回答得很快,有点信口的意味儿。

    阮舒忖了片刻,终是点头:“好。”

    “不过……”傅令元突然转了话锋。

    阮舒当即拧眉:“我先收回我的好。麻烦你一次把你的话说完!”

    傅令元的唇线抿出冷薄:“林妙芙还是该为她的自甘堕落付出点代价吃点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