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心里没觉得膈应?-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12、心里没觉得膈应?

    阮舒下意识地就想问他打算怎么做,话到嘴边琢磨着这和他的宏图大业相关,他多半又是缄默其口,她问了也只是白问,便咽了话。网

    主要还是在于她的认同,她认同林妙芙确认该跌个大跟头补一补脑子。而既然傅令元说了是“代价”和“教训”,就一定会是把握住足够的分寸。那么她更加没什么好再追问的,她只需要等着看结果就好。

    这算是对他的一种信任?

    阮舒微垂了一下眼帘。

    没等来她的回应,傅令元手上稍用力,又托起她的下巴:“不满意?”

    “没有。”阮舒清清淡淡的,“最多十天,你的这一步棋要是还没走好,我就自己动手。”

    “嗯。我会尽快。”傅令元的手指轻轻捏她下巴上的肉。

    阮舒蹙眉:“不用尽快。按照你自己原有的步调。不要有一丁点儿对我的顾虑因素在里面。十天难道不是你根本自己目前的状况估出的保守时间?如果只是因为我要你给个具体天数就改变计划或者仓促地加快度。”

    傅令元湛黑的眸子盯她好久,旋即薄唇一挑:“你把你的份量想得太重了。我就算改变计划,那也不会是因为你,顶多是有一点点地为了不让你搞破坏。再者,就算我加快度,那也不会是仓促的。”

    长久以来,总是他花言巧语甜言蜜语地把事情扯到他有多喜欢她所以才那么做了,今天是第一次他主动撇清打了她的脸。他这样其实正符合她的心意,正是她希望的不让她成为致使他做事束手束脚的累赘,可果真亲耳听到,阮舒觉得自己特别难堪,觉得……很生气……

    她在气什么……?气他真的不在意她了……?

    可这有什么好气的?这不是应该的吗?这不是应该的吗……

    就像在珠宝店里遇到他给其他女人买项链,她凭什么要生气?

    本来就该各过各的,她作个什么劲儿?

    “好,有你这几句话,我就安心了。”阮舒在唇边旋开一抹笑容给他。

    傅令元的眸色深两分,不动声色地泛着冷。

    阮舒拂开下巴上的他的手:“预祝你顺顺利利的,我也能托你的福省点儿劲儿。不然,时间一到,我就自己动手了,拖也得把林妙芙拖回林宅去关起来。”

    言毕,她便试图从摩托车上下去。奈何他的手臂还在她的月要上箍得牢,她这一动弹没能和他拉开距离,反倒噌得他本已平息不少的火源又复苏。跟块石头似的,还是刚从旺火里烧出来的那种石头,且硌的位置准得令她无语。

    便听傅令元忽地道:“其实我挺期待你和我对着干。”

    阮舒抬回眸看他,抿抿唇,没接茬儿。

    至此为止明明都是一本正经沉肃范儿,不想下一句他先垂眸别具意味地睨一眼两人的姿势,再看回她别具意味地说:“现在就可以。”

    阮舒:“……”

    敛了敛瞳仁,她面露讥嘲:“为了你的身体健康着想,赶紧下山,找你的脂粉红颜给你灭火去。”

    傅令元不予置评,凑过来,下巴抵在她的肩窝,略微有些迟疑地问:“你……是不是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觉得难受?”

    嗓音低低沉沉的,却是重新恢复沉肃。同时他的其中一只手掌包裹住她的左手,带着糙茧的指腹有意无意地摩着她的无名指。无名指上原本戴着婚戒的位置。

    他的措辞还算比较含蓄,但阮舒听得明白,他想确认的是她的厌性症是否复。

    那件事之后,他对她特别地小心谨慎,两位举动比较亲蜜的时候也就两次,前一回是在那栋普通居民楼的套房内,临离婚前的最后道别。然后就是今晚,给他抱了给他亲了给他摸了,全部都是她没有反抗主动给的,她一表示出不愿意继续了,他几乎立刻就收手,一点儿不强迫,除了那句“对着干”,也没有其他的暗示性和诱、导性话语,与他过去的强势作风很是不同。

    大概也是这两次他察觉到了她的身体并未出现不适的症状,所以才有此一问。

    他的鬓是短的,恰好靠在她的耳朵边,刺刺的。阮舒不易察觉地贴近丝毫,令刺感感受得更清晰,淡声道:“还好。”

    这个答案,体现出了两层意思:一方面,她没有否认自己的厌性症的复,表示出确实难受另外一方面,她又表示出,并没有他所以为的那么难受,并没有以前严重。

    她想通过这两个字传递的这两层意思,傅令元明显收到了,所以缄默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出声:“嗯……”

    又是这个单音节的字。

    那晚情至深、处她向他提出离婚,他同样是用这个字回答的。

    简单,但包含无限的意味。

    阮舒的视线越过他的肩膀,望着夜空,语音漠漠的,凉凉的:“你不用再愧疚了。我不需要了。你也已经用同意离婚补偿我了。够了。”

    那会儿她动不动就用话刺他,是希望借由他对她的愧疚,顺利离婚。如今她的目的达到,她并不希望这份愧疚成为他的心理负担。

    傅令元有很长一阵子没有吭声。

    这样相拥的静谧,对于他们俩如今的关系而已,是非常不应该的。阮舒的思绪晃了一下,记起一个问题,轻轻眯起眼睛,笑了笑:“老实说,你上我的时候,心里没觉得膈应么?是因为玩过的小、、姐太多了,所以包容度比一般男人大?”

    傅令元的下巴应声离开她的肩膀,重新坐直了身体,眼眸如深潭般幽黑。

    相视着安静数秒,阮舒耸耸肩:“下山吧。你家里肯定还有人在等你。”

    傅令元还是没有说话,但原本搂在她月要上的手松开了。

    阮舒松一口气,打算从车上先下去,结果脚尚未跨起来,傅令元拿过安全头盔戴到她的头上,顺势也将她压回坐下。

    “你干什么?”阮舒不明所以。

    傅令元迅给她系好帽扣,冷冷吐字:“下山。”

    说这话的同时,他将她头盔上的透明面罩重重地盖下来。

    嗯?既然赞同下山,为什么还不让她下车换回到后面去?阮舒隔着面罩,目露狐疑地看着他面若寒霜地给他自己戴头盔。抬手臂的时候,他臂上的肌肉在他的机车服的包裹下鼓鼓的。

    从c1ue到这里,她倒是还没好好打量他今晚的帅气造型。

    这是她第二次见着他穿机车服。

    第一次见,就是十多年前,她第一回坐他的摩托车那晚。那晚是因为他原本就是去赛车的,所以穿着。

    可今晚呢?难道他来c1ue之前,正在赛车场?或者他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才如此一身故意装叉耍酷?

    正忖着,傅令元也已戴好他的头盔,抓着她的手,圈在他的月要上,紧接着便踢开车下的支架。

    阮舒一愣,总算隐隐约约地明白过来他该不会就想以这样的坐姿位置开车下山?

    下一瞬,摩托车的引擎声,完全验证了她的猜测。

    呆怔间,傅令元通过头盔的透明面罩看她几秒,然后手掌覆到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偏着按到他的肩上。

    “抱紧。”

    又是同样的一句提醒。

    阮舒已形成条件反射,如言照做。

    傅令元启动摩托车。

    阮舒的目光越过他的肩膀,看到整座海城的夜色渐渐地越来越远。

    约莫因为是这样的开车方式,为了安全起见,傅令元并没有像来的时候那样飙,而是均匀的缓。而且下了山之后,他选的路是人少车少的安静街道,道路两边全是茂盛的树,树荫几乎遮了顶,留了一条缝可见夜空。

    这令她回忆起她第二次坐他的摩托车,他中途带她脱离6少骢他们的大部队,也是拐去了如此般静谧的车道,行车的度慢得如同他们穿行于夜晚的林荫道间悠然地散步。

    事实上,后来也确实经过了那同样的一条街。他们曾停下来,他买烟抽、给她买关东煮吃的那家便利店还在,外面的座位比去年冬天那会儿多了。视线一转,便利店的斜对面就是那家他对她验、货失败的酒店。

    两人如此一路沉默。

    阮舒任由他随便怎么开路线怎么开度,没有提过半句意见。

    离开市区逐渐朝马以的心理咨询室去的路上,更加人烟稀少,头盔便摘掉了。

    摘掉之后轻松多了。夏夜的风拂面,有点热,但又没有特别热。阮舒抱着他的腰,靠着他的胸膛,趴在他的肩上,昏昏欲睡的劲儿都上来了。

    眼皮重得她几次以为自己会睡着,然后并没有。摩托车停下来的第一时间她便察觉,并且瞬间清醒。

    阮舒坐直身体挺直腰板,一掀眼皮一凝睛,一下子跌进傅令元黑黑的眸子里。

    “谢谢。”说着,她把手臂从他的月要上松开。

    傅令元依旧沉默,但也没做出任何阻拦她下车的动作。

    于是阮舒从他的月退上跨下来了,站回到地面。

    “再见。”她道。

    傅令元重新拿过他自己的头盔在戴,并没有回应她。

    阮舒兀自朝大门口走,不多时听到身后传出摩托车开离的动静。她转身扭头,傅令元的身影已消失在浓重的夜色之中什么都看不见。

    顿了两秒,阮舒继续自己的步子,进了门。

    楼梯的声控灯亮起,她在楼间拐弯上二楼,一抬头毫无防备地看到马以站在他的门口,穿着睡袍身形笔直。

    阮舒吓了一跳:“你怎么还没睡?悄无声息地杵在那儿,跟幽灵似的。人吓人,吓死人。”

    马以抬起手腕示意上面的时间:“现在是凌晨两点,你乘坐回来的交通工具声音太大,严重扰民。”

    他这会儿没有戴眼镜。少了镜框的遮挡,令他的冰山脸越一览无余。

    阮舒:“……”

    他指的是傅令元离开的时候摩托车的引擎……

    确实挺响的。

    她认定是傅令元故意整的。因为之前他从c1ue接她走一直到阳明山山顶,飙车都没那么大的动静。送她回来的路上那度更别提能有什么大动静了。

    唯独刚刚要走之前,傅令元将摩托车启动得特别吵人耳朵,像在借机泄情绪。

    阮舒微抿唇:“抱歉。”

    马以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兜转一圈,又道:“还是,我是一开始就站在这里的,灯也是开着的,不是我像幽灵吓你,而是你自己心不在焉像幽灵所以才没注意到我,自己吓到了你自己。”

    阮舒:“……”

    见她无力反驳,马以翻了个白眼,没再说什么,转身回屋。

    在他关门前,阮舒猛地记起一件事,连忙唤住他:“等等,有件事一直忘记和你商量。”

    马以扭过头来用眼神询问她。

    “我想装防盗窗。”顺嘴阮舒还补充,“一楼和二楼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可以一并装了。”

    马以皱眉:“理由。”

    “防盗窗的作用不就是防贼防盗?”

    “你被贼光顾了?”

    阮舒略略顿一下,回答:“没有。重点在防。”

    “所以就是你有预感自己会被贼光顾?”

    “……”阮舒有点不高兴地蹙眉,解释道,“我叔叔来的时候说我的窗户没防盗窗不安全,建议我装。你是房东你做主,如果你觉得装了防盗窗影响你的房子的美观,那我就不装。”

    马以不明意味地看她一眼,道:“影响房子美观是你找的理由,我没这么说过。”

    阮舒:“……”当真有点恼了,“你直接一句话行不行?”

    “既然你觉得不安全,那就装。我的一楼和二楼都不需要。”马以如是道,说罢便关门。

    阮舒独自安静地站了几秒,也回了自己的三楼。

    进门后仰面倒到床上,目光无意识地落在墙角的那只熊。

    盯了片刻,捂住自己的脸,然后起身,视线掠过地毯上安安静静呆在纸盒子里凝着她的科科,走去浴室身、上全是他的味道……

    ……

    傅令元的摩托车开进了某个车场,还完车后再出来,径直走向马路对面的黑色宝马。

    栗青从副驾驶座上下来,赶在他抵达前为他打开后座的车门:“老大,你回来了。”

    “嗯。”傅令元略略点头,迅捷地钻、进车厢,开始把身、上的机车服换回自己的原来的衣服。

    栗青为他关上车门后,也快地回副驾驶座。

    驾驶座上的赵十三好奇地回头问了一句:“老大,你不是说很快回来?怎么这都两点过了?”

    未及傅令元有所回应,栗青率先一掌拍过赵十三的脑门,恨铁不成钢地冲他使眼色。

    赵十三没明白栗青这眼色的意思,只觉无缘无故挨着一掌十分冤枉,捋起袖子直瞪眼:“你干嘛?我问错什么了么?明天咱们可是约了龙虎邦的大哥讨说法,而且兄弟们还等着出前老大交待几句鼓舞士气。我就是担心老大忙到太晚明天没精神。我哪儿错了你直接告诉我不成么?非得动手,你是要干架是么!”

    栗青睇了眼后座里还在换衣服的傅令元,快地用手臂绕过赵十三的肩膀夹住他的脖子,将他压低身体到他跟前,他覆到他耳朵旁低语:“你个二楞子!老大是去找阮姐啊!两个人难得才见一次面,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回来?一整晚都不回来都没问题!而且你没瞧见老大的脸色不好看?还问什么问啊,一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白跟在老大身边这么久!”

    赵十三愣了愣,当即一个手肘丁页过去,撞上他的小腹:“这事儿归你管,你他妈又没告诉我老大去见的是阮姐,我如果预先知道,我能这么傻还问我?不都是你的错!”

    车后座在这时传来傅令元冷冰冰的嗓音:“开车。”

    赵十三和栗青忙不迭相互放开对方,坐直身体在各自的座位里,齐声应:“是,老大。”

    傅令元冷沉的眸光已挪至车窗外,神色晦暗不明。

    ……

    和曹旺德约的是下午,时间充裕,阮舒也不着急,隔天上午依旧睡到自然醒,虽然起得晚了些,还是坚持去跑了会儿步。

    跑完步回来,冲了个凉,打开浴室的门,险些踩到缩在门口的科科。

    亏她警惕心理强些,否则她这在屋里可是打赤脚的,一不小心就得满脚底全被扎出洞。

    阮舒不高心地蹙起眉头果然不该将这家伙放在屋里。

    压了三秒钟的火,最后看在明天就要把它送走了,便原谅它的乱跑,蹲身抓起它将它送回纸盒子。

    纸盒子里已积累了些它的便便。

    阮舒又感觉有火被撩、起,转眸正见小刺郎的小眼珠子仿佛透着委屈在说:“拉便便本来就是人之常情……”

    于是又压了三秒钟的情绪,最后看在明天就要把它送走了,便不情不愿地给它清理了一下它的窝她是不想去动的,送走它之前,总不能再把这纸盒子给搞得不能用。

    收拾完给它放进纸盒子,阮舒端了自己水果沙拉的简易早餐,坐到桌子前确认下午去见曹旺德要用的材料,叉了颗圣女果送进嘴里后瞥了小刺郎一眼,现它直勾勾地盯着她,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好像昨天出门去林宅见林妙芙之前给它喂了点苹果沫后,就没再给它吃过东西。

    所以它刚刚跑到浴室门口蹲守,是因为饿了?

    阮舒不懂,也没不去多想了了,起身给它弄了点切碎的胡萝卜拌切碎的黄瓜,正好她给自己做的水果沙拉还剩材料。

    转眸看到碎鸡肉,琢磨着反正马上要送它走了,无所谓它胖不胖的减肥不减肥的了,便给它加了。

    或许太久没沾荤腥了,阮舒瞧着它比昨天吃苹果沫时还要欢喜,吃东西的动作大得浑身都在颤动。

    想想,貌似她之前确实没怎么管它吃喝,心情不好的时候即便看到它的食盆空了,她也不予理会。阮舒驻着下巴,上网搜了搜刺猬爱吃的食物,然后捡了她这儿现成有的杏仁,丢了给它。

    小刺郎刚饱餐一顿,正懒洋洋地窝着,现有杏仁,明明都吃不下了,还是迅地抱在怀里,像是生怕被她收回去似的。

    看着它抱坚果的模样,倒是叫阮舒的脑子里闪过些曾经见过的图片,掂着心思去冰箱里取了几颗樱桃,丢到小刺郎跟前。

    这下子好了,果子太多,它手里已经有东西,盛不下了。

    阮舒蹲在它跟前饱含期待地等着它打算怎么解决,甚至为了吓唬它,伸手过去假意要取走樱桃。但科科只是好像着急了一下,并没有滚到地上去用它自己的刺扎了樱桃背到它的背上。

    挺失望的。不过倒是验证了刺猬不会背果子,背果子只出现在美术作品中吧。

    阮舒拿起樱桃,手动将它们一颗颗地扎在科科的背上,很快的,科科的背上全是樱桃,远远瞧着,像新穿了身衣裳。

    它自己好像还不晓得生了什么事,抱着杏仁懵懵地瞅她。

    打量着它的新造型,阮舒十分满意地微弯了唇角,就暂且这么放着它,去继续忙她自己的事情。

    吃过午饭,待时间差不多,阮舒出门前往和曹旺德约定好的茶庄。

    为了礼貌,她是提前去的。

    然而她刚点了壶茶坐下来没多久,曹旺德忽然来了电话。

    “阮小姐,非常不好意思,我儿子在学校和同学闹矛盾打架受了伤,我现在人还在医院走不开,您看我们能不能改到明天?真的很对不起,事突然,我临时才和您说这件事,如果实在麻烦,我”

    阮舒忙不迭道:“曹老板,我闲人一个,改到什么时候都行,没关系的,小宝那边比较要紧。”

    那一回去医院探望张未末,曹旺德的儿子在同一个病房,她还和那孩子讲过几句话,记得很清楚,就叫小宝。她也很清楚,曹旺德中年才得这么一子,十分疼爱。

    曹旺德也不和她客气:“真的太感谢阮小姐的体谅了。”

    结束通话,阮舒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打算把点的茶喝几杯再离开,黄金荣的短信却是进来了:“丫头,你现在在哪儿呢?”

    “在外面。约了人喝茶。”

    “喝茶啊?是在茶庄?”

    “是的。”

    “哪家茶庄啊?”

    嗯?阮舒心头敏感地一动问得这么细?

    狐疑着,她回复:“天恩茶庄。”

    “天恩茶庄啊,太巧了,荣叔正好有件事想摆脱丫头你邦个忙。”

    阮舒微眯眼巧?

    她怎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手指则快地打字问过去:“荣叔您先说说,我看看能不能邦得上。”

    “能,一定能。我的朋友在国外给我买了件礼物要送我,托他儿子给带回来了。赶巧的,他儿子现在就在天恩茶庄附近。我现在就让他儿子去天恩茶庄,丫头你先邦我把礼物收着,回头来绿水豪庭吃饭,再顺便带来给我。”

    阮舒挑眉,忖了好几秒,暂且先回:“好的荣叔。”

    “好好好,好丫头,那你的包厢是几号啊?荣叔报给他。”

    即便只是文字,阮舒也能嗅出黄金荣的喜悦。

    给他完包厢的号码,她凝眉回头捋了一遍黄金荣今日短信间的古怪,感觉还真是太巧了,好像黄金荣事先就知道她这个时间段的行踪似的。

    还有就是他拜托她的事情,阮舒怎么觉得……

    ……

    绿水豪庭。

    黄金荣乐滋滋地把包厢的号码和阮舒的手机号码给他朋友的儿子,还不放心地一番询问对方记住阮舒的喜好没有。

    从手机屏幕一抬头,就看见坐在对面的陈青洲正眉头皱得不像话。

    黄金荣干干地咳了咳,道:“我都说了,这件事的任何后果都由我自己负责。丫头不高兴那也是冲我,你就当作事后才知道的。”

    陈青洲一语道破:“你就是仗着她最近对你比以前更加容纳了,所以才敢这样。万一她因为这件事,连和你的每周一约都不同意了,你看看到时候上哪哭去。”

    他这几句话没怎么用敬语,态度与以往的包容和无奈相比,也显得冷肃许多。

    黄金荣冷冷一哼,对陈青洲更没什么好态度:“我要是再不管你们兄妹俩、再放任你们兄妹俩,你们老陈家就真要绝后了!你不满意我给丫头物色对象,那我给你物色对象咋样?你同意?你都要在傅家的那个女人身、上吊死了!”

    黄金荣气得都从沙里站起来,八字眉倒竖:“既然她根本没怀孕,她也不愿意给你生孩子,你非得厚脸皮地纠缠她做啥?你有没有出息?!你要学玺哥对嫂子从一而终,我没意见,但前提得是你们老陈家有后!”

    “你不愿意找其他女人,那我只能从丫头那里试试,给丫头找对象,她不高兴,那我也只能等事后再恬着老脸哄她原谅。你要疼妹妹,那就赶紧给我生个孙子出来!我从来没要求过你啥,但在这件事上,就算是你我也得做!”

    陈青洲坐定在沙里,变幻着脸色久久未语。

    ……

    天恩茶庄门口。

    黑色的宝马缓缓地停下来。

    栗青压了压耳机,吩咐完手底下的人去查探好附近的情况,然后扭头对后座里的傅令元道:“老大,龙虎邦说改地点就改地点,咱们会不会答应得太痛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