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和你相亲啊-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13、和你相亲啊

    未等傅令元说什么,赵十三率先嚷嚷:“他们就是鸟事多,不就是怕我们预先设下埋伏?切,最近他们还真是太拿自己当回事儿,都对我们蹬鼻子上脸了。要不是我们老大背地里故意给他们铺好路给他们机会,他们能这么顺利在我们青邦的场子里搞事情?”

    “瞧瞧前两天,我们老大屈尊降贵约他们大哥喝、茶,还摆谱拿乔。我呸!等些天这事儿过了,看他们龙虎变蚯蚓,还能拿什么嘚瑟!”

    “行了行了,你底气这么足这么张狂,还不是仗着老大如今在四海堂的位子越坐越稳,你狐假虎威起来?小心太得意忘形又办坏了差事回头老大再罚你去打扫屠宰场。”栗青戳了一把赵十三的脑门,颇为警醒地提点他。

    赵十三自然懂,大事上可不敢马虎,只是在这车里头自己人说自己话,闻言嘿嘿嘿地笑了笑,稍加为自己辩驳:“我偶尔狐假虎威那不也是为了更好地办事。”

    “行了,先别扯这些,准备准备一会儿见他们的大哥你要完成的任务。”栗青挥挥手,“我这边还得让兄弟们尽快重新布好局。”

    两人一来一往的好几句,后知后觉怎么好像自家老大一直没啥动静?

    栗青狐疑地转过身,看到傅令元的视线凝定在窗外,落在一辆黑色的minibsp;这车可是眼熟的很,栗青一愣,急急地去查看车牌号,结果还真是阮舒的那辆新座驾,心中不由一凛,未等傅令元吩咐,便自行道:“老大放心,我马上去弄清楚!”

    傅令元这才有了反应,淡淡地“嗯”了一声,眉头则折得特别深。

    因为事关阮舒,不好再分配给手底下的人,栗青立刻下了车亲自去办。

    ……

    天恩茶庄是海城的老字号茶庄了,茶庄内的布局沿用的是旧式的布局,分了散座、厅座和房座。

    散座和厅座均在一楼,大厅的表演台上是不间断的各式茶艺表演。房座,也就是包厢,呈环形全分布在二楼,会有专职的服务人员为他们展示整个烹茶的过程,算是单独的表演。

    如今阮舒只剩一个人,干干坐着等人还挺闷的,在服务员送来她先前所点的西湖龙井时,她便令他们撤了此项服务,打开了窗户,和一楼的客人共享大厅的茶艺表演。

    看着那些身着长袍的服务员提着长嘴茶壶穿行于古香古色的圆桌之间,她反倒觉得热闹些。若非客人们的身、上穿的都是都市感很强的服装,光就整座茶庄的风格,真容易叫人错觉置身于老舍笔下旧时代的茶馆之中。

    坐了片刻,阮舒出包厢去了趟洗手间,现茶庄内好像来了什么了不得的客人,从门口到二楼对面几间包厢的过道,莫名站了许多人,类似于保镖前来驻守似的。

    毕竟在傅令元的身边呆了一阵子,阮舒敏锐地嗅到了一股江湖气息。何况他们这群人举手头足间透露出的架势很老派,就是电影和电视剧中常见的那种以前的邦派作风,不若现在的大部分的邦派社、团早已与时俱进。

    茶庄的员工自然不敢得罪他们,骤然之下,忙活得有点乱。

    阮舒在从洗手间回去的路上,听闻到了有人在小声议论什么“龙虎邦”等字眼,算是验证了她此前对他们这群人身份的猜测。

    龙虎邦算是海城的第二大邦派。但这个第二和第一的青邦相比,着实势弱,差距略大,阮舒的了解至此,再顶多就是模模糊糊记得,早前被傅令元软禁在别墅里时,那回为了庆祝傅令元成功上位四海堂的堂主,栗青、赵十三在内的几位傅令元的心腹级手下聚成一桌吃饭,赵十三曾经笑话过龙虎邦的大哥的新娘太胖太丑。

    这样的一群人来茶庄,令阮舒心中预感不是特别好,琢磨着要不还是和黄金荣联系,商量一下换个地方邦他见他的那位朋友的儿子。

    打开包厢的门,却见里头已经坐了个男人。

    ……

    傅令元在车内没等太久,栗青便回来汇报:“老大,我没查到阮姐在这里订包厢的记录,但有华兴的曹老板的记录。我打探了一下,确实说曹老板订的包厢里来的是位年轻的女人。所以阮姐应该是约和曹老板在这里见面。”

    曹旺德?傅令元稍抬眉梢,抿抿唇,略略点头:“好,我知道了。”

    不多时,手底下的人排检确认茶庄周围的环境,傅令元携栗青和赵十三下车往茶庄里走。

    相比之下,傅令元身边除了栗青和赵十三,再尾随了五个左右的保镖,完全轻步从容,人虽少,却并不给人寡力之感。

    然而其实到了二楼指定的212包厢,对方的大哥并没还有到,对方的手下也只是傲慢地解释他们大哥临时有要事处理,需要迟到一会儿。

    明显是故意,赵十三的一脑子冲脾气差点就给点爆了,还是被栗青伸手拦下了。

    傅令元心知肚明地一笑,什么都没都说,冲赵十三挥手。

    赵十三会意,先进包厢内做排查工作,打开窗户确认没有异常后,正准备重新关上,忽听傅令元出了声:“等等。”

    赵十三不明所以,以为是自己遗漏了什么要紧的东西没有排查干净,神经一绷:“老大,怎么了?”

    傅令元没有回答,迈步进来包厢,将赵十三从窗户前捋开,兀自眯起眼睛盯向了隔着大厅的斜对面的某扇敞开的窗户里,眯起眸子,忽地将栗青叫到身边。

    势头显然有点不对,栗青惴惴不安:“老大,有什么吩咐?”

    傅令元的手指在窗台上轻轻地叩,嗓音微冷:“那是曹旺德?”

    栗青不明所以,顺着自家老大目光的方向望过去,这才现,若是各自的窗户都打开,从他们这边的212包厢,恰好能够勉强瞧见阮舒所在的2o6包厢里的一小部分情况。

    而此时此刻的2o6包厢里,阮舒正站在桌子前,她的对面确实还有一个男人。

    对方是坐着的,因为角度和距离的缘故,看得并不分明,但无论侧影、着装还是型,都与曹旺德的形象判若两人。

    不,根本就不是曹旺德。那么也就是说他先前的判断是错误的?奇了怪了,记录上明明登记的就是曹旺德的名字啊!可此时并不是纠结这个时候,终归就是他办事不力!栗青当即栽脑袋:“抱歉老大!我马上再去查仔细!”

    说罢便匆匆退出包厢。

    傅令元岿然不动地站在窗前,眸子一瞬不眨地凝着,试图看清楚阮舒的表情。

    包厢外在这时传来动静,旁边的赵十三低声提醒:“老大,他们的大哥来了。”

    正好那边阮舒的身影走离,暂且消失在他这边可视的范围内,傅令元只能也先收回目光,转身包厢内。

    但见龙虎邦的大哥龙霸天走进包厢里来,剑眉星目,手里转着两颗铁核桃,由小弟迅地上前,邦他将肩上批着的衣服取下挂去衣架,露出他一身的肌肉。

    随后,龙霸天微扬着下巴,上上下下打量几眼傅令元,有点轻蔑地问:“你就是四海堂新任的当家?”

    这个龙霸天,是龙虎邦前任邦主的儿子,刚继承父业没多久。现在亲自接触,第一印象就留给人狂妄自大的标签,果然和先前所调查到资料一样,勿怪最近他抛出去的饵龙虎邦都吃了。傅令元眸底不动声色地划过一抹精光,更加确信自己这次将他们作为棋子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

    “你就是龙虎的儿子?”傅令元不答反问。

    龙霸天的表情应声微恙。

    他最讨厌的就是头上顶着“龙虎的儿子”这个称呼,同时更不满意傅令元的态度。也就是个堂主,而他好歹是个邦主!

    最重要的是,他并不认为他们龙虎邦比青邦差,尤其在他的带领下,必将碾压他们青邦,成为第一!

    不过龙霸天也知道,暂时不能对傅令元,冷冷地“哼哼”两声。

    身后他的两名手下殷勤地为他挪开一把椅子。

    龙霸天依旧一副趾高气扬地样子落了座。

    傅令元没故意再戳着他的痛处刺激他,选了能够面对窗口的位置。

    ……

    2o6包厢内,阮舒下意识地顿了一顿,盯一秒对方西装革履的背影,然后继续迈步走向自己的座位,同时带上礼貌客套的微笑:“您好,请问您就是”

    座位上的男人应声抬起脸。

    头是有点复古的三七分用胶梳得齐整,乌黑的浓眉,挺括的鼻梁上架了一副非常斯文的金丝边眼镜,嘴唇上方留有类似吴秀波那样的山羊胡。

    阮舒的话戛然,盯住他的脸愣了好几秒,在脑中努力地撇去他的眼镜、他的山羊胡,最终确定,他就是……闻野。

    辨认出的第一时间,阮舒拔腿就跑,结果包厢的门不知为何却是怎么都打不开,像是被人从外面用什么东西扣住了。

    便听身后传出闻野悠然的声音:“别浪费力气了,我的手下在外面,你出不去的。”

    阮舒听言忿忿地踹了一脚门,转过身来质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闻野转动着茶杯轻笑,“和你相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