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一言不合就动枪-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15、一言不合就动枪

    “boss。”敲门的依旧是吕品,“服务员把东西送来了。”

    闻野打了个响指,算作应门。

    有嘴巴不用,非得用手指。阮舒更进一步认为这个男人爱装b。

    包厢的门打开,吕品没让服务员入内,自行接过餐车推进来至桌边。

    都是茶庄里的特色茶点。

    吕品一碟一碟地给摆上桌后离开。

    闻野抓起筷子,在瓷碗边敲出清脆的一声响:“边吃边继续聊。”

    阮舒扫视被摆得满满当当的桌面,拒绝:“谢谢,您自便。”

    闻野挑眉:“店里有的,全部在这。你没有一样喜欢?那你喜欢什么?”

    阮舒选择不作答——她为什么要告诉他她的喜好?他还真当作他们在相亲?

    “嘴石-更的女人一点都不可爱。”闻野又敲了一下瓷碗,嗓音骤然转入冷嘲,“我发现你总是要我强迫你,才会不摆你的那副臭架子。”

    这句话入耳的同时,阮舒发现自己的膝头蓦地抵上来石-更邦邦又冰凉的触感,即便不是第一次,身体还是条件反射地僵住。

    ……

    212包厢内,双方闲扯了几句后,傅令元扣着茶碗,挂着闲闲散散的笑意:“龙老弟,今天约出来喝、茶,就是为了和和气气的聊一聊。青邦和龙虎邦素来是兄弟邦,令尊在世时,我们两邦之间一直是互助互爱的,现在龙老弟你总是在背后给我们的几个场子找麻烦,总得给个理由不是?”

    龙霸天掏了掏耳朵,嗤之以鼻:“傅堂主,你们青邦的场子里出了问题,不去自己内部检讨调查清楚,反来找我们龙虎邦?你是不是新手上任没有处理事情的经验?需不需要我教教你?”

    话一说完,他身后所站的几个手下就配合着故意发出笑音。

    傅令元斜斜勾唇,面色无虞,不疾不徐地拿茶盖拨着茶面:“何必呢?明人不说暗话,做了就是做了,坦白承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若要把人带上来对薄公堂,双方的脸面都不好看。”

    “你倒是真把人带上来瞧瞧!”龙霸天态度嚣张,并不惧怕。

    见状,傅令元轻轻地笑了一下,笑得不明意味。

    栗青在这时回来包厢,弯低身子覆在傅令元的耳边将最新打探到的消息汇报:“……店员说,确实有个山羊胡的年轻男人也进了206包厢,而且进包厢前把茶庄内的全部糕点都点了一份,还带了束玫瑰花要服务员到时和茶点一并送进去。”

    这话已经是栗青特意过滤掉一些东西后组织出来的不影响核心内容的语句,要知道他去问的那个女店员可是将对方的绅士气质一通猛夸,当然主要还在于对方挥金如土,有几样茶点不在季节范围内,对方用了高出原价十倍的金额,就是要店里的师傅无论怎样都给做出全套的,而且要优先。

    “就这些?”傅令元的眼睛里铺了一层霜,“他是什么人?”

    分明是看穿他有话藏着了。

    栗青咽了一口唾沫,石-更着头皮低低回答:“不知道什么人。只知道,他好像是来相亲的……”

    说到最后栗青都几乎没有声音了,也没敢抬头。

    对座里的龙霸天脸色则越来越难看。

    要说两位老大正在说话,若非要紧事,手底下的人是不能随意乱入的。

    他原本以为傅令元是找手下提人上来,可情况明显不是这样的,而是在与他谈话一半的时候中断,插了其他事情,简直就是在无视他!

    而且傅令元现在对着他的方向冷脸算几个意思?挑衅?!

    龙霸天一阵火气,遽然将两只铁核桃拍到桌上,木质的桌面立时出现了两个凹陷,连同他身后所站的几个手下一并齐鼓鼓地摆出气势汹汹的姿态为他做足气势。

    青邦这边完全八风不动,并未因为此时的人比他们多就感到紧张,何况自家老大没有下达任何的命令。只有赵十三双手抱臂,微微抬高下巴,表情上的不屑丝毫不加遮掩。

    而傅令元确实如龙霸天眼里所见的那般冷脸冷眸,不过不是冲龙霸天,视线其实越过了龙霸天,盯着206包厢的窗口。

    即便隔着距离看不清楚里头两个人的神色,但玫瑰的火红色着实艳丽醒目,叫人忽视不得,最重要的是,能够看到玫瑰的移动方向,分明像是阮舒接过了那束花。

    她接过了?!

    ……

    206包厢里。闻野的姿态和神色自若,看起来完全不像此刻正拿枪对着人,尤其与桌底下相比,他桌面上的那只手正捧着玫瑰花递到她的跟前:“上一次在卧佛寺,你送我一支防狼棒,这是我礼尚往来的回赠。”

    “……”阮舒清冷着脸色,没有给反应。

    “别挑战我的耐性,也别浪费我的精力。”闻野有些不耐烦了,手上丝毫不怜香惜玉地加重力道,“真以为我舍不得毙了你?”

    膝盖被戳得生疼。阮舒咬了咬牙——这家伙,还真是喜欢一言不合就动枪。

    虽然理智里已判断出他开枪的可能性不大,但万一呢?她记得他做事挺随他心情的。这种情况下自己也没必要太和他石-更碰石-更。

    抬起手,阮舒不情不愿地接过玫瑰花。

    闻野表情稍缓,又戳了戳她,抬起下颌示意桌上的茶点:“喜欢哪些?”

    阮舒很是随便指了几样。

    “喜欢这些?”闻野确认着问。

    “嗯。”阮舒敷衍地点点头。

    闻野笑了一下,专门把三四个碟子挑出来放到她面前:“那吃吧。”

    “全、部、吃、光。”他紧接着补充,一字一顿地加重语气,携着不容置否的强调。

    阮舒:“……”

    “不是你自己说喜欢?”闻野泛一抹浓浓的讥嘲。

    阮舒瞪圆眼睛,再次确认这人脑子有毛病!

    闻野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俨然要她跳她自己给她自己挖的坑。

    阮舒竭力隐忍火气,看了看那几个碟子。

    茶庄里的茶点主要目的在于给客人尝鲜,份量并不多。她在心中估量着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内,便开动了,倒是庆幸自己刚刚随意是随意了点,倒也没指到她难以接受的几种口味。

    闻野变态得很,坐在对面饶有兴味地看她吃,然后总是跟在她后面碰同一样茶点,就像她在邦他试菜试毒似的,而他尝完之后,还都要恍然似的道一句:“噢,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因为她的乖乖听话,枪已经不抵着她的膝盖了,却是被他从桌底下拿出来,明目张胆地搁在桌面上他的手边,十分方便他随时随刻握起来,彰显着它的威慑力。

    阮舒异常鄙视他——每回都只是这点拿枪威胁人的能耐!

    但见闻野又指了几碟的茶点,主动对她道:“我喜欢的是这样的。”

    阮舒:“……”她又没问他,他强行告诉她做什么!

    “聊完了食物,那我们接下来聊聊,你平时喜欢什么休闲娱乐?”闻野继续悠哉悠哉的。

    阮舒再一次无语——他这真在按照相亲的调子一步步地来?

    “问你话。”闻野在桌底下踢了她一脚。

    这像是他的习惯性动作,因为之前在陆家的私岛上被他抓住人质时,她就遭遇过好几次这样的对待了,基本上也都是在她搭理他的情况之下,他的不耐烦之举。

    阮舒微微抿着唇,依旧没吭气。

    却见闻野忽地伸手过来,在她的唇角边轻轻擦了擦。

    ……

    212包厢里,傅令元在长久的沉默之后骤然将茶盏重重地扣在桌面上,茶水从杯中溅了些许他在手背上。

    见状,龙霸天那边连原本守在门口的人都整起了架势。

    赵十三等人瞧着自家老大都摔桌子了,个个不再让着,立时也都捋袖子。

    攥紧茶盏的手青筋浮起,傅令元将目光从对面凝回到眼前龙霸天的脸上,语气少了先前的客气和徐徐:“可以理解,你父亲龙虎过世后,你们龙虎邦比过去更加人心惶惶四分五裂。如果生活讨不下去了,我们青邦自会看在旧日情谊之上邦你们一把,划几个地方给你们根本无所谓。龙老弟你现在偷偷搞那些小人的举动,反而辱没了你父亲在道上的名声。”

    “**你妈jb的就是我们搞了又怎样?”龙霸天又是一掌的蛮力拍到桌上,铁核桃又陷了几分进去,“自古以来地盘就是抢来抢去的,凭什么由你们青邦霸占那么多年?!你们有本事你们就守住啊!来怪我们抢你们的?你们要是怕,我们也可以看在旧日的情谊上留几个地方给你们讨生活!”

    呵呵。傅令元在心下冷笑——这龙霸天比想象中的还要狂妄自大要面子,没费两下功夫就等来他的这句“招认”。正好,他现在也不想耽误时间,只想速战速决了。

    全场依旧只有傅令元一人还坐着,姿势恣意:“我们混道上的,自己人斗自己人也就算了,无论砸场子、劫货,被砸了被劫,那只能是技不如人,顶多再气不过,集合兄弟们打一场,最后还是要灰溜溜地回去检讨自己。可最忌讳的就是牵扯进来条子,到条子那儿告对方的密。”

    “条子是我们的公敌,龙老弟,你都没有从你父亲那里好好学么?如果没有经验,需不需要我教教你?”

    后头这一句,俨然是原话奉还龙霸天先前对他所言的。

    “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样不讲道义坏了规矩,以为得罪的就只是我们青邦?”傅令元轻飘飘地掀眼皮子,扬起一边的唇角,喟叹似的摇摇头,“毕竟太年轻,比不得你父亲龙虎在世时沉得住气。”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拿去对比自己的老子,尤其傅令元明明和他差不多大,偏偏一副长辈教育晚辈的姿态,龙霸天的火气简直旺得不能再旺,单只脚踩上椅子,倾身过来一把揪住傅令元的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