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不见不散-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20、不见不散

    马以未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要回屋里。

    背后又传出傅令元的声音:“她住在这里,麻烦你了。”

    口吻没了之前的闲散,换上了沉肃和由衷。

    马以顿了一顿身形,眼角余光往后瞟一眼,未做任何回应,自己回屋,关门。

    ……

    傅令元离开后,阮舒其实依旧没有睡着,闭着眼睛躺了没一会儿,昨晚睡前定的闹钟便响了。

    关掉闹铃,阮舒从床上坐起身,看到墙角的那只大熊被翻了面,如今变成正脸对着她不用猜,肯定又是傅令元干的。

    大熊唇边微弯的弧度好像在冲她笑似的。

    阮舒安静地与它对视数秒,下床,走到它面前。

    拍了拍它的脸。

    又拍了拍它的脸。

    再拍了拍它的脸。

    最后她顿住,两只手抱起它,默默地走回来,把它放到床上傅令元躺过的那一侧……

    ……

    可没忘记昨晚和男孩的约定。洗漱完,瞧着时间差不多,阮舒便出门晨跑,沿途一路直跑到河道对岸,停在了公共健身器材区域。

    和昨晚差不多,人不少,绝大多数是老头老太,有的晨练,有的跳广场舞,有的遛宠物,有的遛孙子孙女。

    阮舒的视线兜了一圈,暂时没有现男孩的身影,也不着急,就在昨晚和他遇见的地方,边踩太空漫步机,边等候。

    没过多久,身侧忽地有把嗓子含着笑意问候:“大姐姐,早上好。”

    阮舒应声偏头,对上男孩那双极似陈青洲的清黑眸子,神思轻轻晃了一下。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青天白日之下再看他,真是比昨天晚上又像上陈青洲两分。

    “早上好。”她从太空漫步机上下来,站回到地面昨晚瞧他纠结的神色,她心里头已经有数,眼下他出现,她倒也没太惊讶。

    笑了笑,她揶揄:“你还真的不怕,一个人就来见我了。”

    “周围都有老爷爷老奶奶在,他们都认得我,大姐姐不能拿我怎么样。”男孩眨了眨眼睛,“而且,我看得出来,大姐姐不是坏人。”

    前头一个理由阮舒倒能信服,后头她只能一笑而过毕竟还是个孩子。

    男孩打量她身、上的运动衫:“我妈妈有一套和大姐姐一样的衣服,不过我妈妈的那套是蓝颜色的。”

    阮舒低头看一眼自己,顺势询问:“你妈妈也喜欢跑步?”

    男孩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大概觉得在这一点上并无所谓透露不透露,遂点头:“嗯。我妈妈一般在晚上跑步。她在这边的时候,我就会陪她一起。”

    嗯?在这边的时候?阮舒揪住这一句,心思悄然掂了掂看来傅清辞是把孩子藏在这里偷偷养的,她自己并不长期住这边,否则很容易暴露孩子的存在。

    男孩貌似也察觉自己不小心多说了点,话止得稍微突兀了点,瞄了瞄她的表情。

    阮舒面上无虞,淡笑着接话:“我和你妈妈相反,我一般在早上跑步。昨晚头回夜跑,倒是碰巧地就遇上了你。算是缘分。”

    旋即她稍弯腰看他:“所以你愿意帮我收养刺猬?”

    男孩点了点头,确认:“嗯。”

    “你妈妈同意了?”阮舒问。

    “我还没来得及问我妈妈的意见。”男孩微笑,“不过没关系,我自己的事情,可以自己做主的。”

    这后半句又是一副成熟小大人的口吻。阮舒在心底轻轻一笑,好奇:“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愿意收养?”

    男孩明显考虑得非常清楚了,听言并未有任何犹豫,回答:“阿针是时候该有个男朋友了。”

    阮舒:“……”

    她以为答案无非是他喜欢刺猬或者多养一只给阿针作伴,万万没想到会……

    阮舒眨了眨眼睛,盯着他:“你知道给阿针找男朋友之后会生什么事么?”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在心底再一次感叹自己不如这孩子来得有爱心她怎么就从来没考虑过给小刺郎讨媳妇儿的事儿……

    想想昨晚上它趴在纸盒子里看她和傅令元的模样,是不是也到了需要性生活的年纪……

    话说,她并不懂在刺猬界,年龄段是如何分布的。

    耳畔是男孩在回答她的问题:“我知道啊。会生小阿针。”

    阮舒:“……”

    他的表情十分地认真,也眨了眨眼睛。

    这样的角度,阮舒忽地现,他的睫毛长长的还微微地卷起,俨然“小睫毛精”。

    着实不适合和一个孩子就这种问题继续探讨下去,她本打算就此止住。

    然而男孩却一脸狐疑,蓦地记起来问:“对呀,大姐姐,你家的科科几岁了?”

    这个问题把阮舒给难住了。她真是不清楚。具体得问傅令元才行……

    抿抿唇,她兀自猜测着给了个大概的答案:“一岁多吧。”

    男孩笑了笑:“差不多。不过阿针可能稍大点,她已经一岁零九个月了,很快就满两岁。”

    “那行。”阮舒点点头,继而问,“你看看我什么时候邦你把刺猬送过来合适?”

    男孩想了一下:“今天晚上?”

    阮舒挑眉:“那七点?差不多晚饭后。”

    “老地点?”男孩接话。

    “好。”阮舒满副交易成功的口吻,打了个ok的手势,“今晚老时间老地点不见不散。”

    ……

    回去的路上经过那家昨晚夜跑时刚现的便利店,阮舒顺道进去给自己买了瓶水。

    在收银台结账时,眼皮子底下正搁着两排架的杜蕾斯,热感薄、凸点螺纹几个字醒目地打在盒子外面。

    眸光轻闪一下,阮舒微微蜷了蜷手指,犹犹豫豫地抬手。

    收银员在这时报单道:“您好,您的水一共五块六毛钱。”

    “噢,好。”阮舒收回手,转而伸进口袋里掏钱付款。

    走出便利店,她蹙眉,以手握拳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门,拉着脸快离开。

    回到心理咨询室,正好遇见马以在后院里浇花,阮舒便和他说了科科的事儿:“刺猬的去处我自己处理了,可以不用麻烦你了。”

    马以闻言转过身来:“决定还给你前夫?”

    原本他若提傅令元,她不会觉得太怎样。但刚有过三更半夜被她现傅令元爬窗户的那一出,阮舒总觉得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股子的洞若明火。毕竟她和傅令元吵吵闹闹的动静还挺大的,她不确定马以是不是毫无察觉……

    莫名地便有点尴尬。她摇摇头,解释道:“不是。是昨晚夜跑的时候在河道对岸的小区遇到一个家里也养刺猬的孩子,打算送给他。”

    马以未就此多加追问,转而提及另外一事:“你的防盗窗什么时候找人来装,最后提前告知我。我不喜欢我这里随随便便进来陌生人。”

    随随便便进来陌生人……阮舒又觉得他的这句话仿佛有所影射。

    “我又重新考虑了一下,想想还是不装防盗窗了。”她笑笑,“以前的房客都住得好好的,没有什么意外。而且你的一楼和二楼都不担心,我一个住三楼的就更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马以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镜片后的眼睛若隐若现一抹精光,淡声:“嗯,随便你。”

    说罢便转身继续浇他的花。

    阮舒也兀自回自己的三楼,冲完凉之后照例给自己做简单的水果蔬菜沙拉当早餐,没忘记也给小刺郎准备了一份,往里头给它加了比昨天更多的碎鸡肉。

    手机在震动得厉害。

    其实从她冲凉那会儿就已经一会儿一通电话或者消息进来了。因为全是来自陈青洲和黄金荣,所以她一概不予搭理。

    坐到书桌前,把马以给的那份资料翻出来查看当初是她自己问马以要的,给了她有一阵了,结果她拿到手之后反而一直没有看过,全部在忙开公司的事儿,若非被傅令元翻出来一下,她险些要忘记了。

    不过傅令元倒是眼尖,她书架上那么多东西,偏偏就看中了这样,光就外表的文件袋明明非常普通……

    打开资料后,不小心先翻到几张那位病人手术之前的伤情图,全是被硫酸腐蚀过的皮肤,近距离且非常高清。阮舒嘴里还在咀嚼着东西,乍一看,突然有点咽不下口了,伸手翻回资料的最前面。

    性别男,身高一七八,齿龄推测在二十至二十五岁之间。去年八月底左右在大马路上被人现才送往医院的,彼时面目全非呼吸微弱整个人毫无意识,据警察现在调查之后现他的第一遇害现场是在附近的一座废弃工厂,原本应该悄无声息地死在那里,却是他自己凭着昏迷前的最后意志从工厂里爬出来到马路上的。

    阮舒蹙眉,再往下看。

    和马以当时简单告诉她的那些情况差不多,那人身、上任何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物件都没有,只是在手术期间,从他的左手手指上取下了一枚尾戒,又从他的左耳上取下一枚耳钉。两样东西全都是因为遭遇硫酸腐蚀和皮肤黏在了一起取不下来所以才保留住的。

    资料上附有尾戒和耳钉的照片,同样也因为硫酸的缘故面目全非分辨不清楚原先的样子。警方将两样东西都拿去物证科做过分析鉴定,各自的材质都没有太具可提供进一步调查价值的线索。黏在皮肤上残留在衣服不了亦如此,材质普通,除了从他的后颈取下黏进皮肉里的一个“无印良品”的男性衬衣标签,什么都没有。

    噢,对了,再有一样:他是个高度近视者。

    正要再继续翻看,手边的手机又震动了。

    这一回来电的是曹旺德。

    阮舒暂且放下资料,接起电话。

    曹旺德无非是因为昨天的临时爽约再次道歉,同时另外重新约了明天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阮舒则对他的儿子小宝的伤势表达了几句关心和慰问,两人便结束了通话。

    手机刚放下,却是再震响。

    盯着屏幕上所跳跃上的陈青洲的名字,阮舒冷漠地将手机翻到背面盖住。

    ……

    一通电话响到最后,结果还是和前面的无数次一样,都没有人接听。陈青洲收起手机,彻底放弃了。

    “咋、咋样……丫头她还是……”黄金荣明明很着急,但此时因为做错事底气不足,所以语气很弱,话还有点结巴。

    陈青洲少见地给黄金荣摆冷脸。

    黄金荣目光闪烁着,不敢直视,以往威风凛凛的八字眉完全是耸搭的,手里局促不安地攥了攥衣角,道:“那……那……那我现在亲自上门去找丫头给她赔礼道歉。不管她要我做啥我都成,反正也就剩这张老脸了……”

    说着当真往外走作势要出门的样子。

    “回来吧荣叔。”陈青洲的表情稍有些缓,但口吻还是严肃的,仿若此时他才是大家长般,沉声道,“你再上门就是成心添乱!”

    黄金荣着急:“可丫头她”

    “行了。”陈青洲皱着眉头摆摆手,“这件事你不用再管了,短信电话什么的统统都不要再拿去骚扰她,由我来解决。”

    “那……”黄金荣犹犹豫豫地问,“你能保证哄丫头回来?”

    陈青洲很是无语却又有一种拿他没办法的无奈:“当然不能保证。”

    很快他补充:“但反正你插手会越来越乱。”

    黄金荣的脸上透露出受伤,当然更多的还是懊恼:“可我就是想不明白,丫头咋会气到这个地步。我那朋友明明说,他那干儿子对咱们丫头很满意,两人聊得挺好的,还一起吃了点东西。咋丫头这……”

    一提这事儿陈青洲便重新沉脸:“荣叔,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给她介绍的这个对象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是都把照片给你瞧过了嘛,模样端端正正的,是个正儿八经的生意人。”黄金荣揪起八字眉,“我那朋友虽然是我在狱里认识的,但他和我们不一样,他不是混道上,就是个普通的老百姓,也没杀人也没放火的,纯粹是因为祖宅被强行拆迁,他不懂那些当官背后的勾当和门道,瞎去上访举报,所以才被人随便安个名头送进来的。”

    “那个时候我在里头遭人暗算,如果不是他邦我挡了一刀,我如今哪还有命站在这里?他的刑期比我短多了。关了个半年就出狱了。出狱后还不间断和我写信联系,给我寄他的生活照,在狱里时他就老跟我提起过他的干儿子,生意做得很不错,还有孝心,带他去米国一块住,养老。这段时间他干儿子因为有事儿所以在国内,我们俩老头才一合计给俩年轻人戳和戳和。”

    黄金荣其实还是有点委屈的:“要介绍给丫头的人,我能随随便便马马虎虎么?我认识的人当中,也就难得这一个朋友干干净净的,他的干儿子我虽然没亲眼见着人,但也是已经打听得很仔细的了……”

    陈青洲安静了两三秒,道:“好了荣叔,反正这件事暂时就这样,全权交由我来处理了,你先不要有任何的举动,否则再有什么后果,我也无能为力了。”

    黄金荣神色忧悒:“那……那你好好哄着点丫头……”

    “哄得回来最好。但我觉得你还是做好她再也不搭理我们的准备。”

    闻言,黄金荣的表情彰显出一股万念俱灰。

    陈青洲收进眼里,摇了摇头,携荣一进了书房。

    “二爷,曹老板那边已经依照您的吩咐重新约大小姐,定在明天中午一起吃午饭。”

    “嗯,准备清楚,明天我也过去。”

    “好的,二爷。”荣一应承着,继而汇报,“昨天青邦和龙虎邦是临时改地点到茶庄去的,纯属巧合。确认最后没有打起来,大小姐虽然也在,但没有出事。”

    陈青洲淡淡笑了一下:“有令元在,就算打起来,肯定也不会殃及到她。”

    “二爷,龙虎邦的龙霸天心胸狭窄刚愎自用,这回被傅老大整治了,虽说表面上顺服了,但总觉得他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陈青洲闻言看荣一一眼:“眼力比以前好了。”

    荣一笑了笑:“这不都是在二爷身边跟久了的缘故。要不是二爷早有先见之明一直留意着其他各兄弟邦的实时动态,我们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地掌握龙虎邦这位新邦主的情况。还真是没想到,龙虎的那么多个儿子里,最后竟然是这一位抢走了位子。”

    陈青洲不禁若有所思地凝了神色:“嗯……确实有点意外……”

    不瞬他交待:“盯仔细了。龙虎邦对青邦的小动作肯定还会有,甚至会来个更狠的。还有,留意点令元那边……”

    荣一听出点味儿:“二爷您的意思是……龙霸天可能会对傅老大下手?”

    陈青洲的表情给了他答案。

    荣一也微凝了眉:“二爷,那我们是不是该邦傅老大一把?他现在暂时不能出事。他现在的位子越坐越稳,6爷也对他越来越信任,他一旦出手,就算不能成功,那肯定也会对6爷造成重创,对我们大大有利。”

    陈青洲表情平静,语调亦冷静:“我们在等的事情,同样是令元在等的事情,都在等着对方先出手,坐收渔翁利。但现在这个三角其实越来越难平衡。我们一直在弱势,令元如果按照目前继续稳下去,羽翼渐丰,他根本不用再等着当黄雀也是没有问题的。而我们一旦彻底失去了对令元的价值,他就该考虑把我们给一并吞了,还能顺便在6振华面前立功。”

    “那二爷的意思是……”荣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陈青洲不置与否,只是道:“不管龙霸天会不会继续在青邦背后搞小动作,我们都要把这趟水搅得浑一点。”

    荣一略一犹豫,提议道:“那二爷,如果我们要对傅老大先下手为强,这回是个很不错的机会。我们可以挑、起局势,借龙霸天的手杀人,甚至于我们可以自己动手,转嫁脏水给龙虎邦……”

    “稍等一等。”

    荣一听言有些着急:“二爷,您不会是顾及着傅老大和大小姐的关系吧?可他们不都已经离婚了?换成傅老大那边,肯定也不会顾及您和傅警官的关系的。何况您还是咱们大小姐的哥哥,大小姐嘴上说不认陈家,但近段时间的感情也不会白培养的,怎么都上了她的心的。”

    “不是这个问题。”陈青洲打断他,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我只是觉得……令元貌似对龙虎邦……”

    说到一半就断了,荣一不解:“傅老大对龙虎邦怎么了?”

    暂时没想清楚。反正终归是怪怪的。陈青洲兜着心思,吩咐道:“准备先做着,最后动不动手再看具体情况。”

    荣一忙不迭应承:“好的二爷!”

    轻吁一口气,陈青洲转了话题:“傅警官什么情况了?”

    荣一没敢说傅清辞从医院被放走后的这几天几乎每天都和谈笑碰头,只讲要紧的:“傅警官好像快要复职了。她今天一早去了趟局里,一直都还没出来。”

    陈青洲有一分钟没有讲话,然后问:“让你盯着她周围是否有小孩子出没,没有线索?”

    “没有,二爷……我们的人都在跟着傅警官,她这两天只回过一趟傅家,以及刚跟您说的早上去了局里,其他就是呆在她自己的公寓。去过商场,也去过宠物店。”

    “去宠物店?”陈青洲揪住话打断。

    “嗯,傅警官昨晚上去了趟宠物店,好像打算买只公刺猬。还询问了刺猬繁殖后代的问题。”荣一汇报。

    陈青洲皱眉:“她家什么时候也养刺猬了?”

    “回二爷,这一点我们正在设法搞清楚。”荣一如实相告,踌躇着道,“在排查谈警官家是否有养刺猬的可能性……会继续留意傅警官的去处的。”

    陈青洲应声面色微恙。

    ……

    傍晚,阮舒最后给科科喂了顿饭,把它身、上的樱桃摘掉,耐着性子细致地给它洗了个澡,吹干主要是考虑到今天会是小刺郎和它未来媳妇儿第一次见面的日子,不能给人家阿针留下太差的印象。

    把它装进睡袋之前,她还往它怀里塞了颗松仁让它抱着,算作它给它未来媳妇儿的见面礼。

    一切收拾齐落,瞅着时间差不多,阮舒拎着睡袋出了门,去河道对岸赴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