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小舅妈-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23、小舅妈

    “那阮小姐打算怎么合作?”曹旺德询问。

    “曹老板,您清楚的,因为我和林氏之前的关系摆在那儿,所以公开路面和林氏分庭抗衡显然并不合适。”阮舒先暗示这一点。

    曹旺德了然地笑:“曹某明白。”

    “谢谢曹老板体谅。”阮舒舒心地一莞尔,这才道,“其实我的合作方式很简单。让我参与你们团队此次的竞争,如果失败,对你们华兴并没有丝毫影响,如果成功,我希望我能成为你们在本市的唯一分代理商。”

    “阮小姐已经有自己的新公司了?”曹旺德问。

    “在筹备。”阮舒明白他担心什么,毕竟她现在公司都还没正式开起来,连个影儿都没有就跟人家谈什么分代理,着实可笑。但没办法,现在时间紧迫,她只能卖自己以前的脸,“曹老板,还是那句话,我阮舒这个名字、这个人,是否值得你们华兴博一博,就看您了。”

    却听曹旺德摇摇头:“曹某真正想问的是,阮小姐确定只要本市的分代理?”

    阮舒稍一愣,明白他的言外之意,很快笑开来:“曹老板真是爽快,确定不要再回去仔细考虑考虑?我们可是连具体的价格条件都还没谈。”

    曹老板摆摆手,用阮舒她自己说过的话加以回应:“阮小姐您本人就是最大的担保了。阮小姐您除了有这款产品的内部渠道之外,还有很大的一个优势,就是您对林氏的了解。能和阮小姐合作,是曹某的福气,是华兴的福气。”

    “曹老板太客气了。”阮舒浅笑着双手端起清酒,与曹旺德轻轻地碰杯,别回手来呡着杯中的酒液,不禁悄然兜转心思太顺利了……顺利得透露出一股子的古怪……

    当然,直至最后阮舒都没有把那份策划拿给曹旺德看,曹旺德也没有问她要,不过两人商量了具体的合作细节,李茂自然而然成为双方交接的最合适人选。

    一顿饭吃得差不多,阮舒没有多呆,率先告辞。

    她前脚刚离开,曹旺德便起身,绕过阮舒先前所坐位置的后方的那扇屏风,低声轻轻地唤:“二爷。”

    与隔壁包厢相连接的那扇门当即从那头打开,露出的是荣一魁梧的身材和光头刀疤脸。

    随后荣一侧身让开道。

    陈青洲坐在桌前酌着酒:“你知道你刚刚已经露了不少马脚?”

    曹旺德毕恭毕敬地微垂着头:“抱歉二爷。”

    一旁的荣一插话:“二爷,以大小姐的敏锐,恐怕不久之后就会有所察觉。”

    陈青洲沉吟片刻,叮嘱曹旺德:“你尽量把握好尺度吧,最起码也得拖到这次的代理权有了归属之后。那察觉就让她察觉吧。否则照她的性子一定宁可不要这个代理也不想和我扯上关系。她下了那么多功夫,又势在必得的样子,别让她因为我从头再来。这款保健品本也就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她想要,就助她一臂之力。”

    “好的,二爷,我明白了。”

    ……

    当天晚上,李茂就主动和阮舒联系了。

    虽然已经听曹旺德亲自交待过,李茂还是难以相信:“阮总,你真的要和我们联手从林氏手中夺取代理权?”

    “有什么很大的问题么?”阮舒其实不是太明白他难以相信的点在哪儿,“商场里本来就没有永远的定数,哪个人不是这家不做做那家?现在我和林氏都有同一个想要的东西,难道得因为我曾经我是林氏的总裁,所以就必须放弃?”

    李茂顿了顿,迟疑着道:“道理我是懂的,可阮总你毕竟是林家的人。最重要的是,林氏能有今天,很大一部分得归功于你这些年辛辛苦苦的努力。你如果和林氏对着干,岂不等于和自己对着干?”

    阮舒纠正:“先,我没和林氏对着干,只在这个代理权上刚好和林氏存在利益冲突罢了,其他方面我和林氏并没有矛盾,林氏继续阳光道,我要走独木桥。”

    “再者,我也没和自己对着干。林氏确实承载了我的很多心血,当初我不愿意放弃它,很大一部分原因正在此。但最近我自己已经调整过来了,已经想通了,或者这恰恰是在给我突破自己的机会,新的公司,新的想法,新的展方向。”

    “不管怎样,林氏都是我中途接手的,并不全部属于我。而现在我是自己创业从头再来,难度和挑战都比以前大。如果你作为旁观者看来认为我管理之下的林氏是成功的,那么我就一定能再创建出比林氏更好的公司,也是从头到尾只承载着我个人意志的公司。”

    李茂在电话沉默了好一会儿,再开口时完全是含着满满笑音的:“阮总,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再和你共事。”

    阮舒也笑了:“嗯,我也很高兴能有机会再和你共事。”

    接下来的一整个星期,阮舒几乎每天晚上都和李茂见面。

    华兴内部除了曹旺德这个老板和李茂这个市场部主管,没有其他人知晓她的参与。而曹旺德对她特别得信任,亦特别放得开手脚。

    因为她不方便露面,所以基本都是李茂在傍晚下班后,带着白天刚和团队其他成员讨论过初步拟定下来的东西,来和她再磨合细敲。

    而每每和李茂聚在一起细敲方案,总令阮舒恍惚回忆起还在林氏时的日子,曾经好几次她都和市场部的大伙儿共同熬夜加班。

    “阮总在想怎么?”李茂把新买的咖啡放到她的面前,瞧出她的愣神。

    阮舒淡淡一笑:“在想之后我的新公司希望能招聘到和我投契点的员工,否则过度期真的很难熬。”

    李茂不知在想什么,稍顿了几秒,道:“阮总,其实我很愿意再继续跟着你干。”

    阮舒愣了一下,笑着摇头:“别,我可开不出华兴给你的工资。”

    李茂亦摇头:“阮总,你知道的,在你这里,我并不计较这些。最重要的是能和你一起工作。打从一开始,就是你看中我,带着我共同成长的。”

    阮舒很喜欢他所用的“共同成长”四个字。

    李茂进林氏的时候,差不多是她正式接手林氏的第二年,同样是经验不足的新人。林氏的那么多老员工,要么是林承志的,要么就是站中立处观望状态,她要展自己的人非常困难,只能一步步地从外面找新员工进来,慢慢培养。李茂就是其中一个,被她放在了市场部。

    如今其实已经记不太起来当初看中李茂什么特质了,但她非常感谢李茂,能够选择相信当初尚基础薄弱又位置不稳的她,并且坚定不移地没有被林承志攻陷了去,直至今日,即便离开林氏,还是依旧如此支持她。

    “这么给我面子?”阮舒微弯唇角,“我都打了代理权的主意,如果再把你一并带走,往后可没有脸面再见曹老板。”

    李茂张了张嘴似乎还想再说什么,阮舒率先把话题转回去:“你们后天就要竞标了吧?”

    闻言李茂看她一眼,咽下了原本的话,点头回答:“是。”

    “今晚讨论的这些细节,你明天的会议上再听听其他人的想法,应该能定稿了。”

    “嗯,看明天曹老板拍板定钉。那明天我把定稿再带来给你瞧。”

    阮舒摆摆手:“我没有其他什么想法了,你份扫描件给我就可以了,省得再跑来跑去的,怪麻烦。这几天辛苦你了。时间差不多,我就先回去了,等你们的好消息。”

    “好。”李茂站起身相送,“阮总路上小心。”

    阮舒背起包离座,笑了笑:“其实一直想说,我早就不是阮总了。以后直接叫我阮舒吧。”

    说罢她转身要走,身后李茂唤住了她:“阮舒。”

    约莫是不习惯这样对她直呼名字,他的表情略微有些窘,不过很快调整回来,道:“明天还是出来见面谈吧,我请你正正经经吃顿饭,这些天光让你和我一块儿在这咖啡点里喝咖啡吃三明治。”

    阮舒正打算说不需要。

    李茂预料到她会拒绝似的,率先道:“认识这么多年了,总不要连顿饭都不让我请?你以前可是说过把我当朋友而非纯粹的下属。”

    阮舒又想了一下,最终点点头:“那行。破费了。”

    李茂笑了。

    ……

    回到心理咨询室的家里,阮舒放下包,第一件事情就是习惯性地走过去打开窗户,目光不自觉地落向窗外的那棵树上。

    一、二、三、四、五、六。

    六天前的晚上被她抓包之后,傅令元就没再出现过了。就像两人刚离婚的那大半个月时那般互不联系。

    很好。这正是她所想要的结果……

    点了点头,阮舒关上窗户,开空调,往后仰面躺倒在床上,正好靠进大熊的怀抱里,然后拿出手机翻看新闻。

    这些天青邦和龙虎邦的明争暗斗闹得有点大。

    简单来讲就是龙虎邦在青邦的地盘上搞事情,青邦不服气,也跑去龙虎邦的地盘上搞事情。一来二去的,从双方小弟们的打架斗殴,愈来愈严重地演变到砸场子。

    今天青邦的小弟因聚众赌博被警察逮捕,明天龙虎邦的好几个马仔就因为走、私贩、私进了局子。而紧接着无论是青邦还是龙虎邦的地盘上,每天都有吸、毒窝点被端。虽然都不算太大型,但对于缉毒大队来讲,算是频频传出喜报。

    而在缉毒大队的喜报之中,总能见到一个人的身影,那就是焦洋,几乎都是他带队执行的任务,貌似非常地顺风顺水。

    阮舒划动着屏幕,才现今天关于这方面的最新一条新闻是,查封了一个制毒工厂,龙虎邦的大哥龙霸天被警方带去局子里问话了看来是被青邦那边报复整治的,两方人这越斗越水深火热了……

    没有再看到关于青邦的消息,她比较关心的是c1ue,出事的场所暂时没有包括类如cb1ue等几个大地方。林妙芙可是在里头……阮舒记挂着她和傅令元的十日之约已经过去七天了,却还是没有动静。

    敛了敛心绪,转而她翻了翻关于三鑫集团的消息,要紧的大新闻没有,不过微博上有素人拍到了6振华陪孟欢去医院待产。

    孟欢待产……

    阮舒稍微算了一算,还真是,她都快要忘记了,孟欢这个孩子怀得,确实差不多该生了。

    放下手机,阮舒侧过身,抬头盯着大熊的脸,微抿一下唇,拍了拍它的鼻子把它搬来床上几天后,她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小女生喜欢这样的大玩偶了:挨着它睡确实挺软挺舒、服的,不高兴的时候它还能任你拿它出气。

    拍了两下从床上起身,又一下和角落里科科委屈吧唧的眼神撞个正着。

    阮舒走过去一瞅,果然食盆又空了,而且窝里积了不少的便便。

    因为小刺郎暂时得继续留着,所以她偷懒不得了,最终抽了点时间不情不愿地邦它把它的窝拾掇了一遍,然后,天气也确实越来越热,外头的楼道气温偏高,怕它一不小心中暑,就顺其自然地允许它继续住在屋里。

    虽然把它的跑轮放回去了,它也天天在跑,而且她对它的饮食是有所控制的,然而它的体型只能说维持住了未再见胖,但也未曾见它瘦。她怀疑它是天生胖的体质。

    瞥见它的睡袋,阮舒倒是突然记起,这些天尽忙着保健品的竞标书,把晏西留号码一事给忘了。

    往科科的食盆放好食物,洗完手,匆匆地便去拿手机,翻出电话薄,考虑了片刻,先指了个试探之语:“晏西?”

    没想到他回复得非常快:“大姐姐?”

    “嗯。”

    “好多天了,我以为大姐姐没有看到纸条。”

    “抱歉,我太忙了,所以刚联系你。”送完,阮舒很快又继续问,“你偷偷给我留号码是为什么?”

    晏西隔了好几秒才回复:“大姐姐你现在有空吗?”

    “有空。”

    “那大姐姐现在能带keke出来夜跑吗?阿针想见见keke……”估计是不晓得“科科”名字的写法,所以他用了拼音代替。

    阮舒看着屏幕上的这句话微挑眉不是阿针想见科科吧……这小子有事找她?

    她先确认:“你妈妈不在?”

    “嗯,不在。”

    果然。阮舒继续打字:“可是你要知道,你妈妈不希望我们再有联系。”

    临送前,她顿住了手指,稍加考虑,最终把这些字删掉,重新输入:“好,我现在过去。十五分钟左右能到。”

    “好!我等大姐姐来!”句末还有一个笑脸的表情符。

    现在的孩子,这么小就把这些电子设备玩得溜溜的。阮舒心中感叹,也不耽误时间,换了身衣服和鞋子,拎了科科快出门。

    老地点,远远地便瞧见晏西的身影。

    晏西原本就一直往这个方向瞅,是以第一时间现她,站起身相迎:“大姐姐。”

    阮舒微蹙眉:“你一个人吗?你的保姆呢?平时都喜欢这样一个人出门?”

    傅清辞的担忧是对的,毕竟是个孩子,这样很不安全。

    晏西摇摇头:“没有,我一般不会随随便便乱跑的。”

    阮舒闻言眉头蹙更深:“下次还是不要这样背着大人偷偷跑出来见我。”

    出口后她现自己的语气没有控制好。很快缓着补充道:“你这样保姆和你妈妈都会担心的。”

    “我明白。可是……”晏西犹犹豫豫地没有说完,像是还没有准备好该如何跟她开口似的。

    阮舒见状兜转着心思。

    晏西先把话题转移到刺猬身、上,盯着科科道:“科科又帅了。”

    瞧他嘴多甜,说的还不是“变帅了”,而是“又帅了”,俨然在夸它之前就是帅的。阮舒垂眸看一眼小刺郎这小家伙,平生第一次和“帅”字沾上边吧?

    这边晏西已主动从阮舒的手里接过科科的睡袋:“阿针,又和科科见面了。”

    两只刺猬的情况和之前差不多,科科迫不及待地就探出半个身体,明显想往阿针那边去。阿针则依旧是个安静的美女纸,黑黑的眼睛注视着科科。

    晏西在长凳上落座,抱着两只小家伙将它们并排搁在一旁,并不去阻拦科科靠近阿针。

    阮舒双手抱臂着旁观,故意道:“你不是反悔了不愿意收养科科?怎么又让我把它带出来见阿针?”

    晏西微闪了一下目光,回答得还算比较有底气:“我妈妈带阿针去过一趟店里,阿针没有看上其他刺猬。但是大姐姐你看,她对科科不排斥。”

    阮舒听言瞥了一眼,这才现,科科已经完全离开自己的睡袋,凑到阿针跟前了,两只小刺郎正相互看着彼此,倒是谁都一动不动的,不晓得是不是正在用眼神交流感情。

    她不懂刺猬届的感情路子,所以不懂眼前这副样子,是不是如晏西所言的,它们看对眼了。

    但重点不在于此,在于晏西喊她出来的真正的目的。转悠着心思,阮舒顺势道:“那如果你是又决定要它了,我就把它留你这里了,我自己回去了。”

    说罢她便扭头迈步,看起来确实要离开的样子。

    “欸大姐姐!”晏西忙不迭追过来,“大姐姐,你先别走。”

    阮舒站定:“还有其他什么事?”

    “我……”晏西依旧踌躇不定,垂了垂脑袋,似在挣扎什么,顷刻之后重新抬头,“大姐姐你为什么认识我妈妈?和我妈妈是朋友吗?”

    这个问题……阮舒迟疑傅清辞既然没有主动告诉他,就是不愿意让他知晓的。她不好违背傅清辞的意愿。不过,他只是想搞清楚她和傅清辞的关系这么简单?

    约莫看出她的顾虑,晏西道:“大姐姐,我保证我们的对话只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我听完后会当作没听过,会很小心不在我妈妈面前泄漏的。我连我们俩刚刚的短信,都第一时间清空干净了。”

    边说着,他还郑重其事地对她伸出了一根小指头,要和她拉勾盖章。

    阮舒自然不和他玩小孩子的这一套,忖了忖,考虑到这并不牵涉他的身世,于是简单回答:“我和你妈妈不是朋友。”

    “那大姐姐你和我妈妈是怎么认识的?”晏西目光含着期待。

    阮舒觉得他的这丝期待古古怪怪,不答,反问:“你先告诉我,你真的叫晏西?”

    大概不明白她为什么有如此一问,晏西面露一丝困惑,回应道:“是的,我叫晏西。”

    他抓过她的手,在她的手心一笔一划地写下俩字。

    阮舒微凝眉:“你姓晏?”

    晏西点点头。

    阮舒掂着心思套话:“你为什么没和你妈妈同姓?”

    “大姐姐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姓傅?”晏西反问。

    阮舒心头微微一动她其实不确定,他除了不知道陈青洲,是不是也不知道傅家。

    晏西好似感觉出了她想问傅家,目录迟疑地看她:“难道大姐姐和我外公家有关系?所以和我妈妈才认识的?”

    “你妈妈和你提过你外公?”

    晏西点点头:“我知道。我妈妈就是为了不让我被外公现,所以才让我住在这里的。”

    阮舒应声挑眉傅清辞还和他说这个了?

    “如果我和你外公家有关系,你还和我说这么多,不怕我去你外公家告密?”

    “大姐姐和我妈妈单独说话,是在聊不要透露我在这里,对吗?”晏西笑了笑。

    阮舒:“……”这还是的心思还真通透,难怪不忌讳地把她找出来。

    “那大姐姐到底和我外公家是什么关系?”晏西打量着她,猜测,“我知道我有一个小阿姨,大姐姐一定不是。那么和我两个舅舅有关系?”

    傅清辞连家庭成员都讲给他听?阮舒正意外着,便听晏西紧接着道:“难道大姐姐是我的舅妈?”

    “舅妈”这俩字眼于她而言相当陌生。阮舒反应了好几秒才绕过来。

    晏西从她的表情看出东西:“真的是舅妈?”

    “可是是大舅妈还是小舅妈?”他追问。

    阮舒不做回应。

    “大舅妈?小舅妈?”晏西把两个称呼都叫一遍,尔后笑了,“原来是小舅妈。”

    阮舒:“……”要不要猜得这么准……她如今混到连在一个九岁的孩子面前都藏不住表情?

    不过因此她基本可以确认,傅清辞在傅家的事情上对晏西并未隐瞒太多。应该就是拿傅家当借口,来给晏西解释为什么他必须躲躲藏藏。毕竟晏西都九岁了,而且一副人精样,她不可能再让他完全稀里糊涂的。而且他明白事理了,也能够配合,更方便她藏好他吧……

    “那我一直都喊错了,得改口叫小舅妈。”

    话入耳,阮舒敛回思绪,蹙眉纠正:“我已经不是你的小舅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