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撞到枪口上-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25、撞到枪口上

    因为被裤子遮挡了一半,看不全那黑色印记的具体形状,阮舒条件反射地就想追过去近距离地好好瞧清楚,脑中则纷纷扰扰地闪过众多的问题

    如果这个印记和黄金荣儿子的胎记是一模一样的,那么眼前的林璞就不是林璞,而是强子?

    如果他是强子,那真正的林璞去哪里了?

    这个“林璞”知道自己是强子而不是林璞吗?

    如果知道,他为什么要伪装成林璞如果不知道,他怎么就变成林璞了?林璞和强子完全是两个人才对,无论年龄和外貌各方面肯定都不一样的!

    其中到底有什么缘由、变故抑或……阴谋?

    最后两个字一出来,阮舒蓦然止住步子太乱了!太惊悚了!事情没搞清楚之前,她不能轻举妄动!

    林璞在这时有所察觉地回过头来,不由狐疑:“姐你还有什么事?怎么跟过来了?”

    阮舒盯着他的脸,竭力维持住镇定,佯装困惑:“更衣室难道不是这个方向?”

    林璞笑了笑,双手按在她的双肩上,将她的身体转过去,随即指了指路标:“更衣室在那边。”

    阮舒摆出恍然的表情,失笑地摇摇头,轻声感叹:“你瞧吧,我都出现初老症的症状了。”

    进了女更衣室,她缓了好一会儿,都没能完全压下这个现对她造成的冲击。

    她努力回想着自己在林璞后腰所见的那半截黑色印迹,虽然还没有确认是否就是类似八爪鱼的形状,但先就位置上来讲,就很难让人觉得是巧合。

    她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何当时在黄金荣的相册看到强子的胎记她会感觉似曾相识,可不就是那一次她去林璞所住的单身公寓,从洗手间里出来时,正巧撞见林璞在穿衣服,有过快地一瞥,所以留下了破碎的记忆。

    强子……林璞……林璞……强子……

    阮舒抱着头反反复复地于唇齿间默默地念着这两个名字,回顾着和林璞相处以来的点点滴滴。

    他没有破绽。他没有任何的破绽。

    从头到尾都只是她单方面习惯性地人保持怀疑,所以认为他不单纯。要说在此之前唯一一件叫她加重对他的怀疑的,得提起另外一件事:有人匿名给她庄佩妤死之前和傅令元的对话视频以及庄佩妤的自杀视频。

    之所以和林璞扯上关系,是因为在她能够考虑的范围内,林璞是最有可能在佛堂里偷偷装摄像头的人。

    这件事至今得不到确认,也至今想不透其中的缘由。难道就仅仅为了好心地告知她,是傅令元死了庄佩妤?

    而且摄像头这件事,明显对傅令元而言威胁更大,俨然是个重大的把柄,是颗定时炸弹。傅令元自己貌似也还没调查清楚。

    乱……太乱了……越想越乱,越想疑团越多,越想越迷糊。

    敛下万千思绪,阮舒起身准备去冲凉,有个女人恰好刚换完运动衫从她面前飘过。

    对方并没有留意到她,亦或者是对方根本不记得她是谁,飘过后便径直出了门。

    然而阮舒对她的印象深刻珠宝店里站在傅令元身边的那一位。

    也不晓得出于什么心理,脑子里更没有太多的想法,反应过来,阮舒现自己已然从女更衣室跟出来了。

    “姐,你怎么又出来了?”迎面正碰上还完球拍回来的林璞。

    “噢……嗯……”阮舒没能太顾忌上他,应得心不在焉,因为在她的视野范围内,瞧见了那个女人走进网球馆,在门口就被一个男人的手臂亲昵地搂了去,然后消失于门后。

    那个男人的背影,即便只是一眼,她也辨认得出来,是傅令元。

    阮舒的心狠狠地绞了一下如果没看错的话,他不仅搂了那个女人,搂进怀的同时,脸还贴到了那个女人的鬓边,不知是在说悄悄话,还是在亲吻。

    无论哪一种,都令她无比地……

    忽地一把耳熟的女声惊乍,传入她的耳中。

    “呀,这不是阮小姐嘛?”

    阮舒闻声转过去,正见汪裳裳和林妙芙二人亲如姐妹地手挽着手并肩站在一起,连衣着、型和妆容都是姐妹款。

    以前林妙芙在林家的吃穿用度虽比不上真正的豪门世家,可也是和各种名牌挂身的千金大小姐。而不得不说,此时此刻的林妙芙看起来已然又上了一个档次不难瞧出,汪裳裳是真的很舍得给她花钱……

    汪裳裳是笑着的,笑着对林妙芙提议:“小芙,走,快一起过去和你姐姐打声招呼。”

    林妙芙的表情则略微有些复杂,一开始貌似有点不愿意,但还是随着汪裳裳。

    阮舒冷着眸光泛着嘲弄,盯着这对姐妹花的靠近。

    “阮小姐,好久不见,最近过得如何?”汪裳裳微微扬着下巴,笑容里夹杂着一丝隐隐的得意。

    所得意的,自然是她眼下手臂紧紧挽着林妙芙。

    阮舒觉得可笑至极人家是抢走了别人男人跑来炫耀,汪裳裳却是抢走了别人的妹妹跑来炫耀。

    很可惜,不要说这么个她根本不亲近的妹妹,就算真的是男人,她阮舒也不可能让自己被她炫耀到!

    一旁的林璞在这时略微讶异地出声:“妙芙?你怎么在这里?”

    林妙芙没有回答,但汪裳裳把目光移过去了,“嘶”了一声,疑虑相询:“你……是不是就是那个保健品公司的小林总?我经纪人前些天是不是带你来见过我,商量之后广告代言的事情?”

    阮舒听言看了一眼林璞广告代言应该就是指三鑫集团总部要汪裳裳接替蓝沁。

    林璞对汪裳裳的态度并没有特别地热情,反而有点冷淡:“汪小姐自然贵人多忘事,我不足以您挂齿,记得不记得都无所谓。”

    汪裳裳的面子顿时有些搭不住,视线在阮舒和林璞之间徘徊之后,扬起唇,接着她自己先前所问的阮舒的话,别有意味道:“看来阮小姐和阿元离婚后过得也很滋润嘛,小林总又阳光又帅气,以后还会是公司的继承人,阮小姐这把姐弟恋和禁忌恋玩得不错。”

    “虽说你不姓林,但也是林家的女儿,怎么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当不成公司的老板,当未来老板娘也很好,就是得对大伯父改口喊爸”

    “啪”地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使得汪裳裳没讲完的话戛然而止,她的整张脸歪到一边,原本别在顶的墨镜也掉到了地上沿着光滑的地面滑出去老远,而她的表情完全花容失色并且呆怔,像是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生了什么。

    林妙芙同样愣了愣,然后可能想到她和汪裳裳是同一阵营的,一边扶着汪裳裳,一边抬手直指阮舒的鼻尖,活像幼稚园里被欺负的小朋友:“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

    林璞其实也和林妙芙一样讶然。

    阮舒自然知晓他们讶然的是她会直接动手,倒不是说她平日里忍气吞声是颗软蛋任人欺负,而是她的性格素来不屑和人撕,任由对方像小丑一样上蹿下跳,她最多用言语回击两句罢了。

    例如早前一次她在医院门口碰到前去产检的林妙芙,林妙芙的话难听至极,林璞在旁都没能忍住,她作为当事人也只是淡定转身,事后林璞还好奇过她为何不撕,她当时就回应说是觉得没必要浪费时间可回顾第159章。

    是啊,没必要浪费时间在那些无谓的言语上这么多年关于她的流言蜚语纷纷纭纭,她每遇到一次就要撕一次,不就时时刻刻都保持战斗公鸡的状态?累不累?

    但现在她为什么反击汪裳裳了?因为她现在心情非常不爽,而汪裳裳自作自受地非得撞到枪口上来。她不顺手撒个气,她都觉得对不起汪裳裳辛辛苦苦为她编排的故事情节。

    “我不是在打人,我是在打一张狗嘴。”阮舒面无表情地睥汪裳裳,回答林妙芙可笑的问题。

    林璞闻言笑了,而且笑出了声,大概觉得非常地解气,毕竟他是故事情节里的男主角。

    呆愣了许久的汪裳裳在这时终于从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中晃过神,满面怒容,结果开口的第一句话又是老掉牙的幼稚园水平:“你敢打我?!”

    呵。阮舒只觉得无趣,清清淡淡道:“打都打了,还有什么敢不敢的。”

    没有心情也没有玉望再与她纠缠,说完阮舒便要走人。

    但见汪裳裳的视线一偏转到她的斜后方,眼眶一红泪水一蓄睫毛一眨珠子一掉嗓音再一嗲,梨花带雨委屈至极地叫唤:“表哥,你来得正好,这个贱人欺负我!”

    6少骢……?阮舒下意识地望过去,第一眼却是先看到傅令元。

    当然,还有傅令元身边的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