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恶毒-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26、恶毒

    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了,阮舒还是不受控制地去打量对方。

    打量对方白白嫩嫩的面容。

    打量对方漆黑灵动的大眼睛。

    打量对方那仿佛都要从脸蛋上的满满胶原蛋白中溢出来的青春气息。

    打量对方一身粉色的俏丽网球装,短短的裙摆下一双腿白皙匀称。

    打量对方的手亲昵自然地挽在傅令元的臂弯里,身高差不多只及傅令元的肩膀,但诠释了何谓小鸟依人。

    对方也在看她,并且应该是认出了她,冲她无畜无害地微微一笑,就像彼时在珠宝店里偶遇时那般落落大方。

    而阮舒发现,自己没法表现出落落大方,唯独能做的就是无波无澜面无表情。

    那个女人看了她几秒,又转眸回去看傅令元。

    阮舒亦转眸。

    傅令元湛黑的眼睛正等在那儿,深不见底,神色晦暗不明,叫人探不清他此刻的具体情绪。

    刺目的是,他身、上所穿的蓝色运动衫和那个女人的貌似是情侣装。

    阮舒冷漠地和他对视,握在身侧的手越收越紧,紧得她小腹都隐隐约约抽痛一下。

    “元——阮小姐。”

    陆少骢的声音在这时入耳,中途改称呼的痕迹特别明显。

    阮舒应声别开脸,视线从傅令元的脸移到陆少骢的身、上。

    “很久没有见到阮小姐了。你今天来这里运动?”陆少骢主动走近她,态度热忱,除了不再唤她“元嫂”,一切都好似和过去没有变化。

    阮舒淡淡颔首:“嗯。和我弟弟一起来的。”

    林璞在她话落之后第一时间问候陆少骢:“陆小爷,你好,我是林氏保健品林承志的儿子,林璞。”

    “林总的儿子啊。”陆少骢重复一遍,表示知道了。

    “表哥……”汪裳裳重新出声给她自己找回存在感。

    陆少骢也好像才注意到她,皱眉:“你怎么在这里?”

    “我就是知道表哥今天在这里,所以一赶完通告特意和小芙一起找过来。”汪裳裳解释。

    陆少骢闻言眼风扫向林妙芙,不咸不淡的。

    林妙芙却是霎时一副神色紧张的样子,忙不迭扯开唇边的笑容:“小爷。”

    阮舒敏锐地收进眼中,心头暗暗一顿。

    “表哥你听见我说的没有?”汪裳裳上前来拉住陆少骢的手臂撒娇般轻摇晃动。

    陆少骢露一丝不耐烦:“说什么?”

    “这个贱人她欺负我!”汪裳裳告状,凑上一边的脸颊给他看上面依稀可见的五指印,“你瞧瞧,这就是她打的!”

    阮舒承认,那一耳光确实甩得特别狠,她作为打人的那一个,手心都还有点疼。

    陆少骢却是甩开汪裳裳的手,表情不太好:“什么贱人不贱人的?阮小姐又不是没有名字!别给我惹事生非。”

    “表哥……”汪裳裳眼泪落得我见犹怜,“你怎么袒护一个外人?她现在什么也不是,连阿元都和她离婚了——”

    “够了你。”陆少骢对她神烦似的,连话都没让她说完就打断,“无论阮小姐过去和阿元哥是什么关系,都不影响阮小姐是我的朋友。”

    汪裳裳愣了一愣。

    阮舒亦不由怔忡——虽然并未觉得陆少骢会为了汪裳裳当众对她怎样,但能做到这个地步,着实意外。

    陆少骢看回阮舒:“抱歉啊阮小姐,裳裳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脑子。你不要和她计较。”

    “表哥!”被自己心心念念的表哥当面说“没脑子”,汪裳裳得多气完全可想而知,憋红着脸忿忿跺脚,偏偏她又无法对陆少骢怎样,于是眼睛喷火似的就朝阮舒瞪过来。

    阮舒直接无视,轻描淡写地回应陆少骢:“没关系,我知道。”

    知道汪裳裳没有脑子。

    言外之意如斯,一旁的林璞没忍住,又轻轻地笑出声。

    不过笑得比先前音量小,只有阮舒听见了。

    “你呢?怎么会在这里?”出于礼尚往来,阮舒也表现得拿陆少骢当普通朋友一般反口相询。其实她有点奇怪,以陆少骢的身份,海城有的是私人俱乐部,怎么会出现在这么大众的体育中心。

    陆少骢倒是不避讳告知:“璨星新来了几个小模特,要给他们拍宣传片,主题是走运动风,因为想要接地气,所以来了这边。”

    陆振华把璨星放手给他打理,阮舒是知道这件事的,闻言瞬间了然。

    “他们都在其他几个场馆取景,我原本来这里考察的,手痒了,就让阿元哥陪我打球,正好……”

    不晓得陆少骢后面原本打算说什么,但突兀地止住了,或许是觉得在她面前提起傅令元有点尴尬,所以回头看了一眼。

    阮舒顺势也又望了过去。

    傅令元并没有随陆少骢过来,而是带着他的那位女伴去买水,此时此刻就站在自动贩卖机前,身形料峭,在邦那个女人投币。

    那个女人还是和珠宝店里时一样,看他的目光里谙着藏不住的爱慕,一只手抱着瓶矿泉水,另外一只手指隔着玻璃指向里头的各种饮料,似在询问傅令元想要哪个。

    “姐,我们是不是该走了?”林璞忽然提醒,迈过来一步,有意无意地恰好遮挡住她的视线。

    阮舒转回眸看林璞,抿抿唇,未及她回答,率先听汪裳裳朝傅令元的方向唤:“小雅妹妹!”

    唤的自然是傅令元身边的那个女人。

    阮舒心下微微一动——小雅?叫小雅是么……

    汪裳裳特别能给自己找戏,生怕搅不动这趟浑水似的,有点抱怨意味地对那个女人道:“怎么看见我都不打招呼的?你这样可不行。”

    阮舒不知她们俩是否要好,但从汪裳裳的语气语调来讲,貌似挺熟的。

    而紧接着汪裳裳的重点便来了,指了指阮舒,继续对那个女人道:“这位你一定还不认识吧?那我一定要给你介绍,她是阿元的前妻。”

    那个女人的脸上划过一抹尴尬。

    “你不说话没人会把你当哑巴。”陆少骢猛地拽回汪裳裳。

    汪裳裳嘟了嘟嘴:“我哪里说错了吗?表哥你倒是邦我纠出来。”

    但见傅令元携那位叫小雅的女人,懒懒地迈着步子过来了。双手抄着裤兜一如既往地恣意,闲闲问候:“好久不见。”

    隔着半米的距离,四目相对,阮舒轻闪一下眸光,疏离而冷淡:“好久不见。”

    傅令元的目光没在她脸上多停留,继而侧身看陆少骢:“你不是说要出来找个搭档?”

    “现成的。”他扬起下巴点了点。

    点的自然是阮舒。

    陆少骢和阮舒皆愣怔。

    傅令元面色无虞,好像并不认为这个提议有何不妥。

    阮舒敛起瞳仁盯着傅令元——他想干什么?

    毕竟都提了,陆少骢估计也就顺势客气客气地邀请:“阮小姐平时玩网球吗?既然碰上了,有没有兴趣打两场?我和阿元哥准备双打,但我少个搭档。阮小姐是否有空?”

    林璞约莫瞧着气氛不好,主动邦她推掉:“谢谢小爷了,我和我姐——”

    “和少骢你搭档是么?有空的。”阮舒自己拿回话腔,笑着活络两下手腕,“只是我好久没有打网球了,不知道如今球技退化成怎样了。一会儿可能会给少骢你拖后腿。”

    陆少骢又是一愣,显然未料想她会同意。

    汪裳裳挽着林妙芙,满怀期待等着看好戏的口吻:“我和小芙给你们当裁判!”

    几人往场馆里走。

    陆少骢找着空隙搭上傅令元的肩膀,狐疑:“阿元哥,你怎么还主动把阮小姐叫进来?”

    “怎么了?”傅令元反问,“我不是邦你找的搭档?

    “不是搭档不搭档的问题。女人很小心眼的,新欢和旧爱凑在一起容易出事的。”陆少骢提醒。

    “你什么时候介意这些了?你自己不经常把俩女人一起带身边?”傅令元揶揄着怼,“你都没出事,我能出什么事?”

    “我这是为你着想。你那儿毕竟是结过婚的,还是你目前为止坚持最久的一个女人。”陆少骢瞥了眼阮舒的身影,“阮小姐又不是随随便便好惹的女人,之前你们俩在一起时,我就说她性格太石-更了,一般男人受不了的。阿元哥你偏迎难而上,最后还是搞到这地步。”

    “嗯,你感慨好几次了,我的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傅令元斜斜勾唇,“都离婚了,她也就没什么特殊的了,我为什么要故意避开她?以前蓝沁到你身边之后,我还不是好好地带着阮舒和你们一起吃饭?出过事么?”

    陆少骢又瞥了眼小雅的身影,笑笑:“阿元哥你的口味反差太大了。之前是你追在阮小姐后面哄,这次的小雅就完全对你百依百顺。你是被阮小姐虐怕了?不担心一会儿阮小姐欺负了小雅?”

    “我能让我的女人被轻易欺负了去?要欺负也只能我一个人欺负。”傅令元别具深意,眼风扫过阮舒,旋即拿手肘撞了撞陆少骢,“去找你的搭档准备比赛。”

    这边,林璞悄然拉了拉阮舒,不解:“姐,你怎么……”

    “没关系。只是打个球。”阮舒淡然安抚,“你不是还有事?先回去吧。我打个两场再走。”

    林璞皱眉,肃起脸色,握住她的手腕:“不行,我必须留下来陪你。”

    汪裳裳的笑声在这时传出:“阮小姐,你和小林总的关系可真好,小芙作为你的亲妹妹,打从方才见面起就没看你又给好脸色,倒是和小林总连手都拉上了。”

    一语出,立时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到了二人身、上。

    阮舒冷眸,不着痕迹地去挣林璞的手,不是因为心虚,而是因为她本身不习惯和其他男人有不必要的肢体接触。

    林璞却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握得愈发紧,冷声反诘:“我和我姐就是手拉手了又怎样?”

    汪裳裳见状更添油加醋,十分好心似的:“如果阮小姐和小林总确实情投意合,就大胆承认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你们又没有血缘关系。”

    旋即她捂着被甩过耳光的那半边脸,异常委屈:“我不过就是眼睛尖了点,看出你们之间的不同寻常,倒白白挨了阮小姐的打。”

    最后她转向林妙芙:“小芙,你觉得呢?”

    林妙芙可是记得早前在医院门口发生的那件事,当即接过话头:“他们两个之间本来就不清楚。那会儿我姐还没离婚。林璞也承认过他喜欢我姐姐的。”

    这话已不仅是在支持汪裳裳,更有借机向傅令元告状意思,话外音不外乎在指阮舒不守妇道婚内出轨浪荡下贱。

    她话的尾音尚未完全落下,遽然一颗网球携着厉风飞来。林妙芙毫无防备,将将被击中脑门,当即尖叫一声蹲到地上捂住脸。

    “小芙!你怎样?”汪裳裳焦急而关切,扭头望向阮舒,“你——”

    刚吐出一个字,在发现阮舒面无表情地握着球拍朝她走过后戛然。

    “你要干什么?!”汪裳裳顾不得林妙芙了,当即从地上站起,随着阮舒的靠近连连往后退,直至后背抵上墙壁退无可退,她着急忙慌求助陆少骢:“表哥救我!表哥!”

    陆少骢皱了皱眉,可没想掺和到女人的争斗中去,张嘴准备和傅令元说点什么,却发现傅令元根本没在留意这个,已回到小雅的身边手把手地纠正她的握拍姿势。

    汪裳裳手边正好摸到一支球拍,想也没想就抓住,猛地朝阮舒的面上挥去。

    阮舒镇定自若地也抬起手臂,及时用自己手中的网球拍回挡。

    两把球拍因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响彻安静的球馆。

    汪裳裳的力气自然是不及阮舒的,被震得虎口发疼,手指条件反射地松开,球拍霎时自她手中月-兑落,甩了出去,恰恰打到林妙芙身、上。

    林妙芙又是一声哀嚎。

    阮舒面若寒霜,网球拍直压在汪裳裳的脸上。

    汪裳裳吓得忘记了反抗。

    不过阮舒其实也没对她做什么,只是冷着声音在她耳边道:“血缘关系重要么?你和你表哥不是照样做?”

    汪裳裳僵住身子:“你、你、你、你、你……”

    想问的是她怎么知道?阮舒噙着讥诮,放下网球拍,转回身瞥了眼尚蹲在地上哭的林妙芙,哂笑。

    陆少骢这才带着球拍走过来,笑了笑:“阮小姐,要不要热热身?”

    阮舒的视线越过他,看到后面的傅令元。

    傅令元正从身后拢住那个叫小雅的女人,手握着她的手,一下一下地教她挥球拍。

    小雅的身材本就娇小,此情此景就像被傅令元抱在怀里。很明显,小雅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如何挥球拍上,而在她和傅令元的肢体接触和动作造成的身体摩擦上,因为她的神色无比羞涩,甚至红着脸,显得既局促又紧张。

    很纯情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容易让男人产生玉望?

    所以傅令元要她留下来,就为了让她看他和其他女人如何秀恩爱?

    阮舒压不下心中的那团火,凝回陆少骢,扯开笑容:“不用了,我已经热身完了。”

    说完率先走到球场上,稍微再压腿舒筋。

    陆少骢则回头问傅令元:“阿元哥,我们这边已经准备就绪,你们呢?”

    傅令元没有回答,垂眸用眼神询问小雅。

    “傅先生,真的要带我打?”小雅的声音柔柔的,“要不还是让汪小姐代替我和你搭档?我不太会。”

    “没关系,有我在。”傅令元挂上自信的笑容。

    阮舒的耳朵屏蔽了这个世界五秒钟。

    再重新听到声音时,是陆少骢在交代林璞当裁判。

    阮舒压完脚筋站起身,望向球场对面的两个人,隔着距离和傅令元的眸子对视上。

    各自潜藏着情绪,谁也没有波澜。

    “阮小姐,你发球。”陆少骢道。

    “好。”阮舒一手握紧球拍,一手攥紧球,视线一挪,凤眸冷冷地眯起,瞄准小雅,用力地打了出去。

    明明刚说得不太会,但小雅还是把这一球稳稳当当地接下了,回过来的球则打向陆少骢。

    阮舒愣是赶在陆少骢接球之前,又一次把球打向小雅。

    一来二往,如此反复,虽是双打,但其实变成了阮舒和小雅之间的对战。

    噢,不,准备来讲,明眼人都瞧得出来,是阮舒在故意针对小雅。

    大概也因为瞧出来了,所以陆少骢都没有怎么和阮舒争球了。

    不过那边傅令元开始为逐渐势弱的小雅挡球了。

    终于英雄救美了?阮舒暗暗冷笑。

    于是这场比赛又变成了阮舒和傅令元之间的对抗。

    傅令元的力气很大,接连不停的几个回合下来,阮舒握球拍的右手渐渐发麻,心底的火则越烧越旺。

    忖着再继续下去只会自己吃亏,在一个临近赛点的球时,阮舒先把球往边角打,在傅令元过去接住打回来之后,她猛地把方向打向相反的地方——那里站着已完全放松戒备的小雅。

    那颗球瞄准的是小雅的膝盖。

    小雅在发现球之后害怕地下意识后退,于是球只砸在了她的脚边,但她自己脚下打了滑,立时惊呼着跌倒。

    傅令元赶过去的时候,也只来得及扶住她的后背没让她躺到地上去。

    “小雅?小雅?”他搂着那个女人,深深折着眉头,语音里全是关心和焦虑。

    陆少骢自然也是第一时间跑上前。

    被这么一遮挡,阮舒看不清楚小雅受伤的具体情况,只能看见她惊疑未定的一张脸煞白,偎依在傅令元的怀里,轻咬着嘴唇摇头道:“我没事……”

    说着是没事,可看样子分明是起不来。

    陆少骢在问着什么“阿元哥她这是脚崴了吧?”

    傅令元立刻将小雅从地上打横抱起:“少骢,这里交给你,我先带她去医院。”

    “好好好,阿元哥你尽管去!”陆少骢忙不迭点头。

    阮舒站定在原地,漠漠地看着面前的一切,终于明白过来,以前的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什么样子的——嗯,这样被簇拥的画面,她不曾经历过?只不过彼时她处于如今小雅的那个位置那个角色。

    “姐,你有没有哪里受伤?”林璞也从场外跑进来,跑到她的身边,双手摁在她的两肩,目光对她一阵上下逡巡。

    阮舒似有若无地摇摇头,眼睛则看到傅令元抱着小雅匆忙离去的背影。

    “那个……阮小姐……”陆少骢走了过来,有点尴尬,有点不晓得接下来该说什么的样子。

    阮舒扔掉手中的球拍,握了握仍旧发麻的手掌,清冷着表情道:“打扰了。既然球打完了,我也走了。”

    陆少骢眼神复杂地看她一眼,并没有阻拦。

    那边原本正在和林妙芙两个人相互扶持的汪裳裳似打不死的蟑螂又重振旗鼓见缝插针地出声了:“表哥,你不能放她走!你快邦阿元教训这个女人!她太恶毒了!我都看得真真的,她每一个球都故意往小雅妹妹的脸上打。分明是嫉妒小雅妹妹现在是阿元的心尖人!她自己没本事留住阿元的心被离婚了,还见不到其他女人和阿元在一起!”

    林妙芙红着眼睛,嘲弄地瞪阮舒:“你总是抢别人的男人,总以为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围着你转,如今终于也有个把你玩腻了再也不屑你的男人出现。这是你的报应!”

    “滚!别b我打你!”林璞一把推开林妙芙,目眦yu裂,“你是怎么回事?你还姓不姓林了?怎么吃里扒外还和这种人混在一起?”

    “什么叫‘这种人’?!”汪裳裳被指着骂,当即不服气地上前,抬头挺胸在林璞面前,“我是哪种人?你给我讲清楚!”

    “哪种人?”林璞看了看汪裳裳再看了看林妙芙,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哂笑,“是我错了,你们俩就应该混在一起!”

    说完他回过头来,却发现阮舒已经不见了踪影。

    汪裳裳扯住他的衣袖:“你给我回来!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否则我就不给你们的产品代言!啊——”

    林璞用力地将汪裳裳甩到地上,目光如看垃圾一般憎恶:“我求你别给林氏代言!”

    “你——”汪裳裳趴在地上恨得直蹬腿,指着林璞的背影就冲陆少骢告状,“表哥你听见了没有?!他居然敢不服从我们三鑫集团的命令!”

    陆少骢的视线从阮舒和林璞收回,睨一眼汪裳裳,只给了两个字:“丢人的蠢货。”

    最后又在蹲于一旁打算扶汪裳裳起来的林妙芙身、上滞了一秒,皱眉问:“你真的是阮小姐的妹妹?”

    林妙芙没听出他语气里的质疑,当即丢下汪裳裳,十分紧张地从地上站起,笑着点点头:“嗯,小爷,我是的,我叫林——”

    “怎么差那么多……”陆少骢双手抄着裤兜,嘀咕着兀自迈步离开。

    林妙芙的笑容刹那僵在脸上。

    ……

    “姐!”林璞以最快的速度追上阮舒,伸出手要拉住她。

    阮舒快一步停下脚步,不着痕迹地避开他的触碰,问:“有没有觉得我很小心眼?无缘无故去攻击别人。”

    林璞坚定地摇头。

    阮舒泛一抹嘲弄。

    林璞面露迟疑:“姐,你和姐夫——”

    阮舒打了个手势,制止他的提问:“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耽误了不少时间,该走了。我要去换衣服了,你也收拾收拾吧。”

    “我们下次有空再约。”边说着,她拍拍他的手臂,就继续自己的路。

    “姐……”

    阮舒没再回应林璞,一路回到女更衣室,打开柜子取自己的换洗衣服。

    脑中闪过在网球馆内的种种,她的手滞住,一动不动地盯着虚处,少顷蓦然一拳砸柜门。

    傅令元!

    她几乎是咬牙切齿。

    手机在这个时候突兀地震响。

    阮舒掏出来,看见屏幕上显示着的栗青的号码,冷着凤眸盯着,并没有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