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阮阮别哭-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27、阮阮别哭

    关上柜门,稍垂首,额头抵上,摊开五指。

    掌心尚红红的,手掌亘在半空有点控制不住地抖,麻麻的感觉也还在。

    阮舒闭了闭眼,花了几分钟的时间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进去冲凉。

    换好自己的衣服后,她收拾东西走人之前再看了眼手机。

    栗青并没有再打来。

    或者准确来讲,是傅令元没有再打来——她不认为栗青有什么事需要和她联系的。尤其在没得到傅令元允许的情况下。

    出门的时候,没想到林璞还在外头的大厅,发现她的身影后第一时间便笑着迎上前来:“姐。”

    阮舒蹙眉,没有遮掩自己的不高兴:“不是让你不要等我了?”

    林璞站定在她面前,身形长立,沉默不语,只盯着她看。

    阮舒微仰头,不是特别适应这样与他面对面的角度,心里兜转着对他的猜疑,试图从他的目光里看出点什么。

    可惜,看到的只有她自己在他眼睛里的倒影。

    手在这时突然被林璞抓起,阮舒条件反射地就要挣,口吻难免有几分警惕:“你干嘛?”

    林璞强行往她的手心里塞了个东西,然后松开。

    阮舒缩回手,摊开掌心,发现是颗糖,不禁愣了愣。

    “这糖很好吃的。分享给姐。”林璞道,眯起的笑眼里都好似在发光。

    阮舒轻闪了一下眸光。

    这不是他第一次给她糖果了。很早之前去医院里探望张未末,林璞拿这个糖果哄过同病房的曹旺德的儿子小宝,回公司前他也送了她一颗,讲的话和现在一模一样,不过多加解释了糖果的由来。

    彼时她并没有太记挂心上。但是,或许因为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可能是强子,眼下她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黄金荣给她买糖人的事情。

    貌似黄金荣曾自言自语地絮叨过以前经常给强子买糖吃?

    “你……”阮舒浅浅地扬唇,携上嘲笑的口吻,“多大的人了,怎么像小孩子一样老喜欢在兜里揣糖果?”

    “就是为了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林璞眨了眨眼睛,旋即故作低调地压着嗓音,靠近她一分,“不怕告诉姐,我在日本的时候经常用一招泡妞的。”

    阮舒挑起眉梢:“你什么意思?把我当你以前泡的那些妞儿?”

    “当然不是。”林璞否认得非常迅速,语气这才认真起来,回答道,“我就是觉得食物的味道能影响人的心情。尤其最近事情多压力大,我只能给自己塞个糖补充一下能量。”

    “大人没教育你,吃多了容易蛀牙?”阮舒掂着糖果,有意无意地扯着话题的指向。

    “嗯,确实被我妈说过好几次。”林璞微眯一下眼睛,凝着虚处,似在回忆,很快就转回来问,“姐你接下来去哪儿?”

    暂时不好再继续套话,阮舒敛了思绪,边和他一起往外走,回答:“和朋友约了吃饭。”

    “姐是打车?”林璞问。

    以为他有送她一程的意思,阮舒摇摇头:“不,我自己买了辆新车。”

    “那姐和朋友约的具体地点是……?”林璞又问。

    “怎么?”

    “如果姐顺路,我想搭个顺风车。”林璞解释,“我的车这两天在修理。”

    “你回林氏?”

    “嗯。”

    阮舒忖了一下,觉得没什么不妥,而且可以和他多说会儿话,或许能再问出点什么,便同意了:“那走吧。”

    两人走去停车场时,正碰上陆少骢神色焦虑匆匆忙忙地上了房车。他貌似在和人打电话,车门关上的最后一瞬,听见他在大吼着“阿元哥到底什么情况?!”

    阮舒下意识地便顿住脚步,望向陆少骢的方向,目送着黑色的房车迅速地飙了出去,心里莫名地生出不安——傅令元出什么事……?

    “姐……?”林璞回过头来喊她。

    “噢,来了。”阮舒凝回神,压下狐疑,带着林璞上车。

    林璞对她的车子一通夸,就像当时傅清梨一般。

    阮舒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离开体育中心之后的第一个路口就因为交通管制被要求绕道,一问才知是前方发生了枪击事件,封锁现场。

    这年头,哪里能随随便便就发生枪击?阮舒心头当即一个咯噔,首先记起的就是停车场里陆少骢的那一句怒吼。

    旁座里的林璞在这时忽然拉了拉她,指向车窗外的led电子显示屏:“姐!你快看!”

    屏幕上在报道的正是枪击事件的情况,回闪的画面里,是两三辆翻倒的轿车,其中一辆黑色宝马商务车侧翻在地,旁边是辆大卡车把一辆大众撞得几乎变形。

    黑色……宝马……商务车……

    阮舒紧紧盯着那眼熟的车牌号,只觉得呼吸一滞,整颗心都要从胸腔蹦出来了。

    手机……手机……

    她连忙去翻自己的包,太阳穴突突地跳,跳得她脑袋疼痛无比,颤抖着手好不容易掏出手机,打算回拨栗青的那通电话,耳朵里传入记者的声音:“……初步确定车内的人为三鑫集团的国际业务副总裁傅令元……”

    阮舒的眼前蓦地一黑,手机从掌心滑落。

    ……

    时间倒退至二十多分钟前。

    一通电话到头,并没有人接。栗青收起手机,回头看傅令元。

    傅令元一瞅他的表情就知道结果,预料之中地微勾了一下唇角,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再打了。

    身旁的小雅低低道:“傅先生,我的脚没有大碍,不用特意去医院,太麻烦了。”

    傅令元侧眸,眼风扫过她肿起的脚踝,脑中浮现阮舒打球时的身影,不禁噙出一抹笑意:“没关系,不会麻烦。去趟医院比较放心。”

    小雅凝着他笑意里的温柔,眼波微微晃动。

    “老大。”赵十三忽然出声。

    傅令元听出他语气里的不同寻常,抬头盯住后视镜。

    这个时间点这个路段的车辆不是特别多,很清楚地能看到有一辆大卡车在加速朝他们靠近——是之前就在跟着了的……

    视线再一挪,发现前方隧道入口附近有辆大众在很突兀地减速。车窗一片漆黑,叫人看不见车内的具体情况。

    而马路两边是绿化带和坡壁。等大卡车驶上来,俨然就和大众形成包围了。

    打算伏击……?

    湛黑的眸子危险地眯起,傅令元握住小雅的手将她压到车座下:“躲好不要出来。”

    下一瞬立刻对赵十三低喝:“掉头!”

    枪声却是在这时如爆炸般此起彼伏,数道火线自马路两侧的坡上穿梭而来,因为被树木遮挡,暂时不清楚究竟对方有几个人几把枪,前后两辆车的手下们已经以最快速度拔出枪和对方对抗。

    赵十三开着车试图冲出包围。

    那辆大卡车和那辆大众在这时派上用场——大卡车迅速地朝他们冲过来,赵十三急急地倒退,副驾驶座上的栗青打开车窗握着枪瞄准卡车司机“砰砰砰”地连开数枪,却只打中了卡车司机的一只手臂。

    他们的宝马车尾嘭地一声撞上那辆大众。

    大卡车趁势加足马力。

    赵十三打着方向盘侧开车身猛拐,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大卡车。

    大卡车撞上大众。

    赵十三赶在车子撞上水泥墙之前停住,未来得及松一口气,猛地一道巨响,灼目的火光在车身附近盛开,剧烈地冲击令车子翻倒,震得他们头晕眼花。

    待傅令元晃过神来时,经过改良的防弹车窗被炸开了,顿时,所有的子弹密集地集中,如疾流一般。

    “老大!”赵十三和栗青第一时间护到傅令元身边,三人藏在翻倒的车身之后,栗青和赵十三相互配合着朝外面开枪。

    傅令元接过栗青递过来的枪,深吸一口气,收敛心神,上膛之后快速地连打数弹,几乎每开一枪,外面的火力就削弱几分。

    然而对方比他们事先所设想得还要强悍。

    栗青压了压耳朵里的蓝牙耳机,神色突变:“老大,不行!原来龙虎邦那边雇佣了杀手当外援!我们的兄弟还要一会儿才能赶来增援,再拼下去我们会吃亏的!”

    傅令元折眉,唇线抿得直直的。

    那边赵十三忽地闷哼一声。

    转眸望去,正见赵十三捂住手臂,汩汩的血液从他的指缝间流出。

    “十三!”栗青惊一分。

    “我没事!”赵十三熟练地扯开衣袖的布条勒紧在伤口上,对傅令元道,“老大,你先走!这里交给我!”

    说着他踹一脚栗青:“你护着老大一起!”

    栗青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就扭过头来看傅令元。

    “走?”傅令元表情冷冷的,“现在这个情况能走去哪里?”

    栗青和赵十三沉默。

    傅令元没和他们浪费时间,问栗青:“还要撑多久?”

    “按原来的估算是两分钟。”栗青回答。

    “好,那就两分钟。”傅令元决断,迅速地换子弹。

    见状,栗青和赵十三也不多磨口舌,重新凝回精力在各自的职能上。

    “妈的!爷爷我跟你们拼了!”赵十三火力十足。

    栗青一边和他们抗衡,一边抓紧时间与增援那边联络。

    被子弹锉过的车门却在这时经受不住摧残砰然和车身分离坠地。

    数道子弹无遮无挡地冲射而来。

    “老大!”赵十三一声暴喝,面目狰狞地扑了上来。

    傅令元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撞了好几下,仰面倒在地上。

    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不少人,有的没了气息,有的奄奄一息,栗青脸色惊恐而紧张,瞪着双眼对他吼着什么。

    赵十三死气沉沉地靠在他的身侧,一条胳膊仿佛在血液里浸泡过。

    “傅先生!”年轻的女人面孔伏在他的上方,双手捧住他的脸,眼泪啪嗒啪嗒地一直掉。

    傅令元半阖着眼,努力地抬起手指邦她擦眼泪,她的眼泪反而越掉越厉害。

    阮阮别哭……他没能发出声音,世界在这一刻终是彻底安静下来。

    ……

    阮舒呆愣地坐在车里,手中紧握着手机,盯着其实什么都看不见的前方。

    栗青的号码打不通……

    赵十三的号码打不通……

    二筒和九思,她不放心……

    他的……她不敢打……

    而那些纷纷扰扰混淆视听的报道,她不敢看……

    手机忽地震动。

    心尖一抖,她忙不迭抓起,发现来电显示的是李茂,表情顿时失望。

    划过接听键,没等李茂说话,她率先道:“抱歉,我临时有事,就不和你一起吃饭了。改天再约吧。”

    说罢也不管他什么反应,她直接挂断电话,整个人趴到方向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