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不愿让你一个人-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32、不愿让你一个人

    “你的检查结束了,我也可以走了。”她口吻生冷。

    “走什么?话还没说上两句。”傅令元不疾不徐,收回那只手,握在轮椅上,有些吃力地挪近她一分。

    阮舒随之又后退一步,冷然:“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傅令元轻挑眉尾:“你确定?”

    一句反问,仿佛准确地洞悉她的一切。

    阮舒冷冷一笑,本打算就此离开,却突然记起一件事,最终还是迫使自己捺住性子。

    “你知道不知道林妙芙现在在警察手里?”

    小客厅和病房之间只有一小截隔断而没有门,算不得私、密空间。赵十三、栗青和九思全在那边,顾及两人交谈的隐密性,她下意识压低音量。

    傅令元没有马上回答,先勾唇:“你站我那么远,声音又那么我听不清楚你讲话。”

    “过来点。”他朝她伸出手臂,招了招。

    阮舒没动,认定他就是在故意找借口。

    “行,那我过去。”傅令元妥协,再尝试自己推轮椅。

    他的左胳膊中枪受伤,只用单只右手,右手背上还扎着吊瓶的针管,能用的力劲也有限。先前便见他吃力,这会儿因为她站开得更远,他挪动得亦愈发艰难,一不小心,非但未能靠近她,反而将轮椅转了个方向。

    在阮舒眼中,他从来都是无所不能的,这种狼狈,她第一次见。

    “真的不打算过来邦一把?”傅令元侧过头来问,唇边挂着如常的闲散笑意。嘴唇干干的,唇色透些许白,侧影因窗内窗外明暗程度的不同而微微有些逆光。

    阮舒抿抿唇,表情平静甚至冷漠,走到轮椅后,推他到沙发的茶几前定住,将先前九思给她送进来的水稍稍移近他,令他不必倾身不必费力便触手可及。

    继而阮舒兀自在与他呈直角的位置落座。

    傅令元看着她,像是得逞了什么事,笑意愈发荡漾,伸手握起水杯,呡两口。

    “林妙芙被焦洋提去了缉毒大队,说是当证人。”阮舒回归正题。

    “嗯。”傅令元放下水杯。

    云淡风轻的一个字,表明了他对此事早已心中有数。

    可“当证人”一事,是焦洋悄悄告诉她的,傅令元怎么阮舒一怔:“你知道?”

    不瞬她想明白:“你倒没浪费自己在以前在傅家的那些资源。警察局的事情都能一清二楚。手伸得真长。”

    傅令元眸子黑黑的,对此并未否认和辩驳。

    阮舒心里很快一突:“你别告诉我陆振华也知道?”她担心的不外乎就是一旦陆家知晓,林妙芙可能有生命危险!

    而从他眼下的态度,她几乎能够确认她之前的猜测:“lue出事果然是你在背后策划的。”

    为了打击陆振华而策划的。

    脏水却全泼到龙虎邦的头上。

    “你总是那么地聪慧。”傅令元的瞳眸很深,像一口井,晶亮的目光在她的面容上流淌。

    阮舒自鼻子里轻嘲地哧一声:“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傅令元懂她的心思,先告知:“陆振华暂时不知道林妙芙当证人的事。”

    “暂时?”代表之后可能会知道。阮舒神色微冷,“这就是你叫我别插手的结果?这就是你要给林妙芙的教训?林妙芙确实自作自受,但我从没想过要置她于死地!”

    傅令元眉眼冷峻:“我还没那么大的能耐可以做到准确控一个人的心理和行为,否则你身、上的刺早拔个精光。”

    说罢,约莫不愿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冰凌,他迅速缓了语气,进一步解释:“林妙芙会自愿去给警察当证人,我没有料到。”

    阮舒原本一口血气涌到心口,见他先冷静,而她又确实还没把该弄清楚的弄清楚,愣是强行压下,听着傅令元安抚道:“其实陆振华之后知道了林妙芙是证人,情况也没你想象得糟糕。”

    “那些个警察虽然挺没用的,但也不至于窝囊到马上就被陆振华查探到证人的具体身份。”

    “如今皇廷折腾到这地步,陆振华明哲保身果断斩尾,重心放在及时止损和整顿烂摊子上。时间再一拖,即便林妙芙曝光,届时皇廷已彻底失去救回来的价值。陆振华不会为了一个弃子再去动手脚惹麻烦。这种节骨眼,林妙芙出事,目标指向太大。”

    “不过”他的话锋又一转,“不排除陆振华会想办法让林妙芙放弃举证。”

    “她并不是坚定地要当证人不可,只是为了减刑。陆振华随随便便威利诱,她就会动摇的。”傅令元抿了抿唇,“处理林妙芙,不至于到非得下杀手才能摆平的。”

    消化他的话,阮舒颦眉,有疑虑未解:“lue怎么会遗漏了林妙芙如此大一个漏洞?她这种小角色,能接触到的内情难道不是很有限?”

    “汪裳裳。”傅令元眼里带讽,“林妙芙是汪裳裳带进来的,汪裳裳顶着她尊贵的表小姐身份,胡作非为不是一次两次了,大家都已经习惯。这回汪裳裳把林妙芙介绍进lue,特意交待过是她的好姐妹必须伺候妥当。”

    “底下的人当汪裳裳又是一时兴起,所以任由她玩闹,以为过几天兴头没了,林妙芙也就自己走了。虽说带她的妈咪并非完全不谨慎,但终归给了人可趁的机会,我的人从中煽动引导了,林妙芙的虚荣心、好胜心和好奇心都特别重,不甘心眼红别人,在lue呆的这一小段时间,她没少自己去了解别人的赚钱之道。”

    煽动引导阮舒一哂当证人是令妙芙自愿的。可其实如果没有傅令元的帮助,林妙芙哪里来的当证人的资本?

    原来他放任林妙芙与汪裳裳接触的目的在这里。

    “下得一盘好棋。龙虎邦,汪裳裳,全不自知地被你拿来当枪使。”

    傅令元并未从中听出她的夸赞之意。

    阮舒笑意抿在嘴角,很淡:“遗憾的是,纵使龙虎邦的打击报复在你的预料之内,依然出现意外。不过挺好的,反倒促成苦肉计的效果更加真,你人躺在医院里养伤,还有陆小爷替你打抱不平,灭掉龙虎邦。”

    傅令元未置与否。

    “我差不多都明白了。谢谢告知。”阮舒兀自起身。

    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大致就这么捋清楚关于林妙芙的他都不吝地给了解答,其余的她自己也顺藤摸瓜猜得七七八八,再细致的,她没必要了解,他应该也会和以往一样不会多言。

    那么,她也没什么可多加豆留了。

    “你确定都明白了?”傅令元眸色幽深,定在她的脸上。

    又是和之前相同的一句反问。

    阮舒厌烦透了这种被他看进心里的感觉,隐忍得攥紧拳头,垂了垂眸,复重新抬起,目光不躲也不闪,极其疏离:“打扰了。告辞。”

    “等等。”傅令元伸出他没受伤的那条腿,拦住她的去路,眼睛黑黑地看她两秒,勾起一边的唇角,谙出浓浓的笑,“阮阮,承认吃醋,很难么?”

    如同一池平静的水被打破,好不容易压下来的血气瞬间又冲上脑门。

    他的笑深深地刺目,自己怎么可以留在这儿任由他糟蹋!阮舒当即失控地爆发:“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很了解我?!你怎么不去死!”

    像极了被踩中尾巴的猫,她狠狠踹开他的那条亘在半空的腿。

    傅令元大概疼到了,深折眉,脸色微微一白。

    阮舒直接掠过,走自己的路。

    腰上立刻箍上来傅令元的手臂。

    阮舒强行往前。

    箍在她腰上的手臂非但没松,反愈发紧。同时身后发出轮椅撞上玻璃茶几的清脆动静,还有傅令元痛苦的一声闷哼。

    身形不由自主地应声滞住,眸子深处更不受控制地涌起些潮意。阮舒没回头看他,微扬下巴,死死抿住唇,不管不顾地要继续迈步。

    傅令元的声音在这时徐徐传入她的耳朵里。

    “要我死很容易。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些人和事,我愿意为之去付出生命。可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让我想活下去。哪怕活得很艰难。”

    他的脸贴在她的后背,热烫地呼吸通过薄薄的衣料透进她的皮肤上,嗓音沉沉,而有点虚。

    “我的阮阮很聪明,很能干,很坚强,很独立。我知道你不需要依附任何人,完全可以过得很好。可我担心的就是你一辈子孤孤单单地过。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能活着见到你,真好”

    阮舒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转过来身的。

    她的呼吸是滞住的。

    她像是突然不会呼吸了。

    她垂眸,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逆着光,他的眉眼不大清楚。原本窗外天空积累的灰蒙乌云仿佛只是路过,没有下一滴雨就飘走了,太阳重现。阳光仿佛融化在他的身、上,氤氲出朦胧且柔软的晕,让人有种虚幻的错觉,让人的心尖跟着轻颤。

    心口一松,泪水似决堤,彻底模糊了阮舒的眼睛。

    傅令元折眉,抬起手,指腹刮过她的脸,然而不管他怎么擦,她的水珠都停歇不了,没有发出半点的声,只是看着他,悄无声息地哭。

    这是他头一回见她流这么多眼泪。

    上一回她这样,还得追溯到她被他软禁在别墅里,她为了逃离他,半真半假地演戏。

    可今天的情况明显不一样。

    傅令元有些慌了,站不起来,他便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直接拉她坐到他的腿上,拿病号服的衣袖捂在她的眼睛上。

    不出两秒,他就感觉袖子被她的泪水浸湿,热烫的。

    阮舒轻轻拂开他的手,忽然主动抱住了他。

    手心覆着的是他的脊背,挺拔的,笔直的,蕴着他的力量。这便是他,她此时此刻触碰到的,全都是他。她之前无比急迫想要见到的,真真切切的,活生生的他。

    傅令元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单只手回拢住她:“别哭。”

    胸膛一如既往坚实。阮舒抵着他的肩膀,闭上眼睛,泪水尚在泛滥。

    “你知道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傅令元偏头,脸埋进她的肩颈:“我知道”

    安静两秒,阮舒清冽的声音又传出,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我发现,我比自己所以为的,还要在乎你”

    “嗯。我比你早发现。”傅令元无声地笑了,嘴唇贴上她的耳廓,吻她。

    浑身一僵,阮舒挣开他的怀抱,瞳仁收敛,与他湛黑的眸子对视上,遽然冷声:“不要碰我。”

    她进一步回神,摇摇头:“你又在花言巧语。”

    她的凤眸清锐,“你以为我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轻而易举被你的糖衣炮弹攻陷?拿去哄你的雅小姐!”

    “终于问了”傅令元吁一口气,有点不合时宜地笑了一下,很快牢牢地束缚住她,不给她起身的机会,十分认真地说,“那个女人什么都不是。”

    阮舒冷笑,眼里漾着泪水的波光:“你们都亲上了,还什么都不是?”

    “不是。”傅令元折起的眉心泛出冷厉,“我本来在睡觉。吃了药,所以睡得比较沉,没有注意她来我的病房里。她碰上来的第一时间我就醒了。我准备推开她的,结果你们恰好就在那个时候进门。”

    “原本没什么好解释。他们看见什么就是什么,没什么大不了。”他凝定她的眸子,苦笑一下,“偏偏你来了。”

    最后他又补充一句:“后来不是让你给我倒了杯水?我就是漱口用的。”

    “傅令元,嘴长在你身、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难道我还能找那个女人验证?”阮舒撇开脸。

    回想起珠宝店的场景,回想起打网球的事儿,又回想起赵十三说过的那些话,她表情艰涩,从未感觉自己如此卑微,要去在乎一个男人对她的忠诚度。

    她明明应该潇洒地走开,管他爱谁谁。

    可现在呢

    阮舒深觉无力。

    傅令元掰回她的脸:“看着我。”

    他的视线让她避无可避。他的眸子暗沉沉,又深又黑,探进她的心里似的。

    “吃醋可以,但你不能质疑我。你对你怎样,你该清楚。”傅令元肃着神色,手指戳了戳她的心口,“你明明那么聪慧,那么理智,总是能从细微之处联想到很多事情,你怎么能猜不出我留那个女人在我身边的用意?你怎么猜不出我为了避开某些麻烦的身不由己?我怎么可能会对她有什么?”

    阮舒缄默,只是垂眸。眼睫落下的阴影遮挡住她的眸色。

    不过这不妨碍傅令元明白她的情绪。

    他笑了,钳在她脸颊上的手指轻轻地摩挲她的脸:“有生之年能看到你为我失去理智,我十分荣幸。”

    阮舒微微有些失神:“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我知道。”傅令元将她重新拢进怀中,“那就只这一次。”

    “谢谢。谢谢你会因为我吃醋,会因为我伤心,会因为难过,会因为我失控。我很高兴看到这样的你。但更希望你开心。”他轻喟,颇为无奈似的,“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老毛病,我也不用这么矛盾。”

    阮舒颦眉:“什么老毛病?”

    “又忘记了?”傅令元掐一把她的腰,“逃避。”

    “怕受伤,又对自己没信心,所以总要逃避自己对人的真实情绪,不肯面对自己的内心。不自己用心去分辨别人对你的真假,只一竿子打死,就为了时刻保持你那所谓的理智而不分青红皂白。你那么聪明,你骗别人还差不多,反而怕被别人骗?”

    阮舒照例一声不吭。

    “还记不记得你刚刚对我说过什么?”傅令元忽然发问。

    “什么?”阮舒不是故作不知,而是脑袋还有点乱,也一时反应不过来他跳跃的思维。她刚刚说了不少话。而且全都难堪回首。

    “你说”傅令元侧头,嘴唇贴于她的耳边,嗓音低低沉沉,像摩擦在她的皮肤上,“你比你所以为的还要在乎我”

    阮舒:“”都说难堪回首了

    他蕴着的笑音愈加令她感觉自己的脸莫名地发烫。

    闭阖双眼,她蹭一下,埋在他的肩膀。不同于以往的清冽烟草味,此时此刻他的身、上更多的药味。

    以及血腥味儿?

    嗯?!阮舒蓦地反应过来什么,急急地抬头,离开他的怀抱,伸手扒开他的病号服,果然见他腹部的绷带被血染得红红的,出血量还挺多的,看上去就湿哒哒的,她伸出手指,轻轻一碰,指尖上全是血。

    “没关系。就是伤口裂开,一会儿找护士重新包扎就好。”傅令元捉住她的手,“最重要的是,你发泄完了,不要把情绪全憋在心里。”

    “我现在这个样子,得养蛮久的,一时半会爬不树爬不了窗。如果刚刚就那样放你走了,往后得费更大的力气才能把你哄回来。”他斜斜勾唇,微眯一下眸子,暧昧地低了音量,“不过其实若是等我养好了再去找你,就不用说这么话,直接到床上实际行动更方便更有效。”

    都这副样子,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瞅着他发白的脸,阮舒不由分说从他腿上起身离开,这才发现他的左胳膊上,血渍都渗透出病号服的布料外来了,还有他的右腿

    “栗青!九思!”阮舒急急地叫唤。

    傅令元尚握着她的手,掌心包裹住她的手背,掌心温度很高,指腹粗粝的茧子很有质感。

    阮舒扭回头,与他含着笑意的湛黑眸子对视上,凤眸深处又涌起些潮意她知道他无论是方才的玩笑,还是现在的无声,目的全在安抚她。

    可她如何能不担心?

    而且完全是愧疚的都是她一时冲动弄出来的。

    “阮姐抱歉,我们都带了耳塞,没听清楚你喊我们,刚反应过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栗青和九思迟了两三秒才赶进来。

    阮舒压住潮意,松开他的手,忙不迭叮嘱:把你们老大送回病房,叫医生!他的伤口全裂了。”

    栗青顺势望去,表情一变,也不敢问为什么傅令元变这样,当即道:“九思你马上去喊医生!我负责送老大回病房!”

    “好!”九思一刻不敢多耽误。

    栗青则迅速地接过傅令元的轮椅往外推。

    阮舒先把自己的口罩重新戴上,然后追出去,跟在一旁。

    “你们不用这么焦虑。”傅令元反倒最镇定,淡淡出声,声音里俨然透着一股子虚弱。

    “闭嘴!”阮舒低低地呵斥,无意识间便学了几分他以往生气时呵斥她的口吻。

    傅令元不说话了,只偏侧着头盯着她看,看不够似的,甚至透着一股饶有趣味的欣赏。

    三人一起进了电梯。

    原本是他又借机握住她的手。阮舒一反,将他的手按在轮椅的扶手上,她的手心覆在上面,摸到他手背上的针管,摸到他手指的骨节,摸到他手背上浮出的青筋。

    阮舒抿了抿唇,心底潮潮热热的。

    很快抵达楼层,迅速出了电梯。

    因为是栗青亲自送回来的,而且神色并不好,黑西保镖们也看得见傅令元绷带上的血渍,明白情况的紧急,谁也没顾得上再去特意检查护士的身份,阮舒顺利跟进了病房。

    栗青在两名黑西保镖的帮助下把傅令元从轮椅挪回了病床上。

    阮舒邦忙把吊瓶挂回到床头后,转回身看傅令元,发现他眼眸紧闭,不知何时已然晕过去。

    她心里蓦地一个咯噔。

    “医生!你们再去催一催!快快快!”栗青交待。

    两名黑西保镖飞快地跑出去。

    栗青学过医,在医生来之前想先做前期的处理,立刻叫唤:“阮姐你给我搭把手。”

    阮舒连忙凑上前,把傅令元的病号服摊展得更开。

    栗青在拆绷带。

    阮舒跑去留在病房里的医用盘里翻出医用棉花和镊子,递过去给栗青。

    棉花像浸泡过血水一般被丢出来。

    而他腹部的伤口被血染得根本看不清楚样子。

    阮舒的眼眶不禁泛红。

    门外在这时传来匆匆的脚步,已经陆少骢着急的声音:“阿元哥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