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她完了-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33、她完了

    阮舒的指尖刚触到他的指尖便应声急急收回。

    和栗青无声地交流一个眼神后,她下意识地拉了拉脸上的口罩以遮挡得更严实,低垂头,手中端好医用盘,极力镇定地站好在栗青身旁,扮演好护士的角色。

    转瞬,几人的身影快速涌入,以陆少骢的形色匆匆为首,后面跟着两位医生和三四个护士。

    阮舒低调地让开床边的位置,挪到后方。

    陆少骢盯一眼傅令元鲜血淋漓昏迷不醒的样子,冲栗青大发雷霆:“好端端的伤口怎么会裂开?!还全部都出血了?!下午不是安排去做检查的吗?!看起来怎么像刚和人打完一架?!你们都是怎么照顾阿元哥?!”

    “对不起小爷。”栗青什么都没多解释,只管认错。

    陆少骢原本想继续开骂,觑见医生和护士都在忙碌,忿忿地暂且止了口:“等会儿再找你们几个算账!”

    阮舒的手指收缩,攥紧医用盘的边缘,骨节发白,心口闷得厉害。

    “不行,要送去手术室。”其中一名医生果断道,扭头吩咐张护士长,“快去通知准备。”

    “嗯!”张护士长点头,侧目看一眼阮舒,“你,跟我一起去。”

    阮舒没有犹豫,忙不迭跟在张护士长身后。经过床尾时,眼角余光穿过两名护士间的缝隙,看到傅令元毫无血色的脸,她眸子深处再度泛出潮意。

    陆少骢的视线无意间瞥过去时,瞧见一抹护士纤细的背影。略微眼熟,他愣一下,露一丝困惑,再凝去,对方却已消失在门外。

    离开傅令元的病房,阮舒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晃回神思时,已换回了自己原来的衣服,站在电梯里。

    电梯抵达一楼,同乘的人全部往外涌。

    阮舒怔怔地站在那儿,任由周边的人不断地撞搡她。

    她的身形不稳,摇摇晃晃。

    待电梯里的其他人走光,电梯外等着的人古怪地看她一眼,见她没有要动的意思,一堆人没再客气地往里涌。

    阮舒这才赶在被他们困在里面之前出来。

    她没有马上离开,转去医院的花园,找了张石椅,独自一人呆坐。

    脑袋里反反复复回荡得全是和傅令元短暂的相聚。

    他的每一个表情,他的每一句话,都成为一帧帧的画面,最终挥散不去的是他躺在病床的模样。

    呼吸一滞,阮舒捂住脸,弯腰抵在自己的膝盖上。

    从来没有一个人令她如此不由自主。

    她以为他曾给她设下的爱情圈套,她已经浅尝辄止坚决斩断这不都成功和他离婚了?这不都远离他各过各的生活了近一个月?这不都一个人好好的?

    结果

    她根本未曾抽身。

    她根本放不下他。

    她是真的完了。

    不知过了多久,九思的声音于耳畔轻轻响起:“阮总。”

    阮舒顿一下,整理好思绪和表情,抬头:“他怎样?”

    “伤口补了针,也重新处理包扎好了,人还没醒,有点发烧,医生说不能再下床,等这一两天看看具体情况有没有感染之类的。”九思回答,特意追加了一句,有点安抚的意思,“不过阮总放心,大体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交握在身前的手缓缓松开,阮舒垂着眼帘,安静了好几秒,起身:“嗯。我知道了,谢谢。你们好好照顾他。我先走了。”

    九思点点头:“阮总路上小心。”

    阮舒扭回头,于夕阳的余晖中回头望一眼病房大楼,眼波微动,沉了沉气,迈步走人。

    原本是打算直接回马以的心理咨询室,但她的车子还停在绿水豪庭的公用停车场,最终作罢。

    别墅里,陈青洲正坐在客厅的沙发看文件,像是刻意等在那儿,一见她的身影,放下手中的东西,掀起眼,淡淡地笑:“荣叔的晚餐没有白忙活。”

    阮舒:“”

    “谢谢你没有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不回来了。”陈青洲笑意又浓了一些。

    “我不会那么没礼貌。”阮舒有点赧地撇来脸,拒不承认自己确实生过不回来的想法。仔细想想,如果不回来,其实有点过河拆桥的意味。

    默默地走过去,坐到他的对面。

    陈青洲盯着她的眼睛:“哭过了?”

    阮舒没说话,算默认。

    陈青洲立刻唤来佣人:“去拧把毛巾。”

    “不用,没关系。”阮舒谢绝。

    “你想让一会儿荣叔从厨房里出来对你问东问西问是不是令元又欺负你了?”陈青洲掐着点问。

    阮舒:“”

    抬起手指轻轻地碰了碰眼睛。现在还没有肿的迹象,就是有点酸涩。回来的路上她照过镜子,并没有红。

    佣人很快送来毛巾。

    阮舒接过,将其敷在自己的眼睛上。

    却听陈青洲轻轻叹一口气。

    紧接着传出的是他起身走过来的窸窣动静,停定于她身旁,手掌按在她的肩膀上,稍用力推了她一把,使得她的后背靠上沙发背。

    继而他压了一下她的额头,她往后仰面,后脑勺也抵在沙发背上。

    这还不够,他又拉开了她的两只手,邦她挪了挪毛巾的位置,掌心隔着毛巾覆了一覆她的双眼,松开之后,手指竟还轻轻捏一把她的脸,语音含笑:“连敷眼睛都不会。”

    阮舒:“”她隐约从中听出了一丝嫌弃更从中听出了一丝宠溺

    很尴尬。很窘迫。幸而有毛巾遮挡,她的尴尬和窘迫应该不会明显。

    她不知道要怎么反应,双手垂落在沙发上都有些无所适从。

    照理说他是陌生男人,她应该早在他刚过来的时候就排斥地和他保持距离,可她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自己没有,任由他动作。

    最后他的那个捏脸,是在报复她么

    “我会。”阮舒为自己辩解。她并不认为自己刚刚哪里做的是不对的。

    显然,这个辩解之于陈青洲而言特别没有说服力,因为他又笑了一下。

    不过,他也没继续揶揄她,却是冷不丁道:“虽然你哭过,他伤口裂了,但你们见着这一面的结果,应该是愉快的。”

    阮舒蜷起手指,淡淡道:“没什么愉快不愉快。我只是问完了我想了解的几件事。”

    话出之后,是长久的沉默。可她感觉得到,陈青洲还站在她的跟前,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洞若明火似的。

    “小阮。”他忽地唤,口吻颇为凝重,并且擅自对她用了一个新称呼,特别显得亲昵。

    阮舒有点不自在,极轻地蹙眉,想告诉他别自来熟。

    他率先继续他的话:“你和令元虽然离婚了,但其实背地里并没有真的断吧。”

    阮舒坚持否认:“你误会了。我这次找你邦我见他,确实只因为有点事情想问他清楚。”

    “我知道了也没关系。”陈青洲的语气谙着一股无奈,继而他慎重地强调,“现在的我于你不具任何的危险性。我不可能再对你做出以前的那些事,不可能再拿你当人质威胁令元。”

    阮舒依旧否认:“我说过了,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就算真拿我当人质,也威胁不到他。”

    陈青洲并未和她死磕这个问题,换了种方式问:“如果我以后杀了他,你会不会拿我当仇人?”

    傅令元刚出事那天她来找他,他告诉她是他令傅令元中枪的,他便问过她类似的问题,问她是否想给傅令元报仇。彼时她给他的答案是,不想卷入他们之间的利益争夺。

    或许因为两三个小时前她刚和傅令元说开,此刻她犹豫了一瞬。

    而这一瞬的犹豫,对于陈青洲来讲已经是答案:“好,我明白了。”

    听不出他的具体意思和情绪。

    阮舒掀掉眼睛上的毛巾,坐直身体,直视他清黑的眸子:“不要把我牵扯进去,不要问我这些问题,更别企图从我对这些问题的反应中自以为是地做判断。没有意义的。”

    “有意义。”陈青洲平静道,“小阮,你不愿意承认是一回事,但我不会忘记你是我妹妹。所以有些问题我必须了解清楚。”

    “了解了又怎样?”阮舒哂笑,“难道你会因为我是你妹妹,就对傅令元仁慈?一旦关乎到你的个人利益,其他人都是往后靠边排的。这无可厚非,毕竟你有你的立场。我可以理解,但同时我也有我自己的感情倾向。”

    “感情倾向”陈青洲只揪出最后的四个字,在唇齿间低低地重复,旋即凝定她,“我也可以理解你的感情倾向,有太多东西,是我和荣叔再如何努力都补偿不了给你的。”

    转瞬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抱歉,以后都不问你这些了。不纠结了。你不要放心上。那都是我该自己考虑的。准备准备吃饭吧,我让佣人去厨房看看情况。”

    “陈青洲”阮舒叫住了他,眸光微动,“非要这样么”

    陈青洲身影沉沉,脸上挂着一贯的清淡笑意:“我不杀他,就是反过来他邦陆振华杀我。”

    阮舒默然。

    黄金荣在这时从厨房里满载而归:“欸,丫头你回来了?正好到饭点!快去洗手我们开饭!今天给你做了板栗烧鸭!新添的菜式!很好吃的!”

    放下盘子到餐桌,他又转眸望向陈青洲:“青洲你也一样,当哥哥的就不需要我特意提醒了。别站着!”

    “好的荣叔。”

    “好的荣叔。”

    阮舒和陈青洲异口同声。

    黄金荣一听,当即乐呵上脸:“你们兄妹俩越来越默契。”

    阮舒和陈青洲无声地对视一眼,没有接茬。

    晚饭结束后,阮舒便提出要回马以的心理咨询室。

    黄金荣原本高高兴兴地要找她去院子里纳凉聊天,闻言脸上的表情立时耸拉下来,欲言又止着觑了觑陈青洲。

    陈青洲没有阻拦她,一番叮嘱:“嗯,要回去现在回,天色还没有太晚,不要耽误了。路上开车小心。”

    黄金荣一阵失望,但碍于相亲一事的严重后果,他还是违背自己真正的想法而选择接陈青洲的腔:“对,青洲考虑得周全,要走现在走。我去把剩下的板栗烧鸭给你打包带走。”

    扭头他朝周围搜寻两眼,询问管家:“荣一那小子呢?咋没见他人又出门办事?我还想让他送丫头过去停车场。”

    陈青洲微抿唇:“荣一去医院了。”

    阮舒心中了然。

    黄金荣亦会意:“那我自己送。”

    “不用了荣叔,没必要。”阮舒莞尔,“一小段路而已。”

    黄金荣却执意:“我正好要去散个步。”

    阮舒略一迟疑,记起一事来,便未再拒绝。

    今晚的气温还好,不至于闷热,迎面有微风,而且两人捡了条林荫石子路穿行,更凉快些。

    黄金荣心情愉悦舒畅,止不住地感叹:“我就念想着啥时能再和丫头你散步。可想可想了。”

    阮舒被他的语气和措辞萌到了,不由微弯唇角,转了转心思,抬起手,虚虚地搭上他的手臂,姿势未必多到位,但看起来已俨如女儿挽上父亲的臂弯似的。

    黄金荣喜上眉梢,两抹如刷的八字眉撇得老高,洋溢出一股“我也有闺女”的得意,不瞬又遗憾:“可惜今天这条路离侧门远了些,没法再给你买糖人。”

    阮舒正愁该如何顺其自然地扯到话题上,听言趁势便问:“荣叔,你是以前经常给强子买糖吃么?所以现在才老爱提给我买糖人。”

    “可不就是嘛”一提起死去的儿子,黄金荣不可避免地低落一分,道,“我家强子很爱吃糖,每天都要揣几颗糖在口袋里。他妈妈担心他蛀牙,监督了他好一阵,要邦他戒糖,我就偷偷给他买,所以他总说我最疼他,他也最喜欢我。”

    “他”阮舒踯躅着,组织语言,“我听陈青洲简单提过,说是因为仇家报复,所以才”

    “嗯。”黄金荣神色黯淡,“要在道上混,逃不过你砍我我砍你。那会儿七七八八的邦派数量比现在多多了,也不如现在势弱,经常有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和青邦对着干,而且他们不像警察。警察有警察的纪律,不会去伤害我们的家人。所以早年,我们防其他邦的人,比防警察要累。”

    “我自认为已经足够谨慎,把他们母子俩保护得很好。可我不过随玺哥出海了四五天,一回去就”

    往事沉重,黄金荣约莫回忆起难以回首的画面,因此表情痛苦,待他再睁眼,眼底满是阴冷和凶狠:“他们杀我妻儿,我就让他们亲眼看自己的妻女被人糟蹋。”

    这一瞬,阮舒感受到的是他浑身浓重的戾气,连他的脸仿佛都是陌生的。

    不过很快他便收敛神色,安抚性地拍拍她虚搭在他手臂上的手背,蔼色道:“丫头别被吓到。荣叔不该和你讲这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没关系。”阮舒轻轻摇头,故意微扬起眉梢,浅浅地笑,“我可不会随随便便就被吓到。”

    黄金荣朗朗地笑,笑声沉厚:“也对,我们丫头的胆量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女孩能比的。”

    阮舒小心地绕回去话题:“荣叔,你什么时候去祭拜他们,带我一起去。他们的墓地在海城的吧?”

    “丫头你有心了”黄金荣十分动容,沉默了一下,声音很闷,“他们没有墓地。”

    嗯?阮舒拧眉,听他继续道:“他们是剁成了肉泥喂狗我赶去之后,只捡回了他们被咬烂的衣服和半截骨头”

    “荣叔,你都没见到他们的尸体,怎么确定他们死了?”阮舒好奇相询。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一开始也不愿意承认那是他们母子。但不是有啥鉴定?”黄金荣微仰起脸,高望夜空,“我曾幻想着一切都是梦。等我一觉醒来,就能看见他们回来了,告诉我他们只是出远门走亲访友了那段时间,我天天守在家里,都要魔怔了。还是玺哥揍了我一顿,把我揍清醒的”

    阮舒神色微凝,消化着他的话。照他所说的情形,漏洞还是很多的,另有内情的可能性完全存在。或许强子真的还活着,或许那个身、上顶着胎记的林璞真的就是强子。

    那些疑虑全部都还弄不清楚。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确认那个胎记,确认“林璞”和强子是不是同一个人。

    怎么确认?她直接去问“林璞”显然不行,那么,就只能找个机会让黄金荣和“林璞”见上一面,最好要是能让黄金荣看见“林璞”后腰胎记的地方。

    而且这事儿暂时不能告诉黄金荣实情,否则万一空欢喜一场,岂不令黄金荣伤上加伤?

    这事儿光靠她一个人恐怕还真办不来。

    脑子里闪过陈青洲阮舒颦眉。毕竟事关黄金荣,她也只能找他商量了。

    思绪转了一圈,她发现,明明当初搬去马以那儿想好了要和他们全部保持距离,结果无论和傅令元还是陈青洲,两边她其实都还因为各种原因纠缠在一起

    驱车回到心理咨询室差不多八点半,停好车在车库,阮舒拐出来,发现院子里的灯竟然还亮着。走过去一瞧,看到了葡萄架下马以的身影。

    他的生物钟素来很准。阮舒不禁狐疑:“还没睡?”

    走近了才看清楚,他搬了一张小矮凳坐着,跟前是好几盆的花,他戴着手套,弯着腰背,手边还有些空花盆、土块、洒水壶等物品,在给花盆的花松土和换花盆。

    而有两盆花的模样怪眼熟,阮舒自是记得的,正是她那回在这里找科科,不小心撞翻的。

    出于愧疚心理,她蹲身到他面前,碰了碰两盆花的花枝,笑了笑:“都还长得好好的。”

    “这个点还忙?怎么不白天再弄?”她继而问。

    马以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也没空抬眼看她似的,反问:“你的事情处理好了?”

    “嗯。”阮舒两只手臂抱住自己的肩,瞅着他的手抓着剪刀灵巧地给花修剪枝叶。即便隔着手套,也可窥一斑他的手形,纤细修长。如果没记错,还很干净。

    和傅令元的手不一样。

    他的给人轻巧感。

    傅令元的手很结实,很有力量,握上去的时候,摩擦着厚厚的茧子,有点像熊掌阮舒不禁微眯起凤眸。

    马以有所察觉地打破沉默:“还有什么事?”

    敛回思绪,阮舒抿抿唇,视线从他的手,移回他的脸:“想以病人的身份,讨教你一个问题。”

    “问问看。”马以给他自己留了余地。

    “你有过让你难以割舍的人吗?”阮舒启唇。

    马以这才抬起脸,镜片后的眼睛带着研判盯着她看。

    阮舒躲闪着稍撇开脸,避免和他对视,淡声解释:“不是要打探你的**。我只是只是”

    没“只是”出来,她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表达。

    不曾想,马以非常不给面子,也不体贴地揣摩一下她的心理,张嘴就冷冰冰:“作为医生,我没必要回答这种问题。”

    阮舒噎了一下,转口问,“那以朋友的身份?”

    马以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作为朋友,我不想回答。”

    阮舒:“”

    马以低回头继续修剪他的花枝,一副并不愿意再和她交谈的模样。

    他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可爱。她反倒怀念过去他给她治病的时候,他每次都耐心地听她唠嗑,并且引导她多和他沟通。

    应该是因为现在和他讲话无需缴费了吧。毕竟他一小时好几千块。

    小气鬼。阮舒翻了个白眼:“晚安。”

    回到三楼,条件反射地先去查看纸盒子,发现空空如也,才记起科科已经交给晏西寄养了。

    独自安静地在地毯上坐了片刻,手指无意识地摸着腕上的玉髓子,周身环绕着窗外的蛐鸣虫叫,她隐约感觉有点孤独。

    习惯这玩意儿,还真不能随随便便地养

    嘲弄一勾唇,阮舒不由自主地脑补科科应该和阿针在一起玩耍,乐坏了它吧?

    而它爸爸

    突然便记起下午在傅令元的病房里,那个小雅离开前曾说过一句晚上再来陪。

    晚上再来陪

    所以现在,那个小雅又守在他的病床边了

    她却连去看他都要偷偷摸摸

    阮舒只觉猛地胸口闷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