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幸福-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47、幸福

    取了车,开到林氏附近时,阮舒给林璞发微信消息,装作没事人似的如以往那般尝试着再约他——总得和他再见一见,当着面才方便试探。

    林璞回复得还挺快,回过来的是条语音:“抱歉啊姐,我这两天请假不在公司。大姐后天结婚,我有一堆事儿需要邦忙,现在在酒店和谭家的人一起确认婚礼的细节!”

    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就此刻听起来的语气而言,并无任何不妥,推辞的理由亦合情合理,滴水不漏地叫人无从生疑。

    真是一个优秀的演员……

    阮舒垂眸,回复“没事”之类的几个字,翻开日历。

    林湘的婚礼原来转瞬就在后天了。

    本以为,依照林承志的性格,势必会对这场联姻大肆宣扬,不过在媒体的报道上仅寥寥提及过数语罢了,异常低调。

    阮舒琢磨着,应该是谭家的意思——谭飞舌头被绞的事情,谭家焐得非常严实,至今知晓实情的人都寥寥无几。林璞当时不还向她打听谭飞残疾的传言是否属实?

    不过,林璞倒也罢了,毕竟由于私生子的缘故总被隔着一层,林承志和王毓芬,尤其林湘作为当事人,总不会也不清楚吧?

    前方绿灯亮起,阮舒的手机在这时响起。

    瞥见屏幕上的号码标记着缉毒大队,心头一顿,她连忙打转方向盘靠边停车,然后迅速接起电话。

    “你好,是阮舒小姐对么?”

    “是的警官,我是阮舒。”

    “麻烦你现在来趟缉毒大队,有些关于你妹妹林妙芙小姐的事情需要和你聊聊。”

    “好的警官,我马上过去。”

    放下手机,阮舒眉头紧蹙,重新启动车子,前往缉毒大队。

    在门口报明来意后,有个年轻警员出来接她,阮舒紧随其后往里走。

    其实和警察局差不多,但不知怎的,一进去就令人不由自主地面容肃静,阮舒一路浑身紧绷,碰到好几个来来往往的人,有些穿着便装,有些穿着警服,皆脚步匆匆显得特别忙碌。

    年轻的警员将她带去一个房间招呼她先坐着,拿一次性纸杯为她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阮小姐您稍等,我们副队马上就来。”

    “好,谢谢警官。”阮舒握着纸杯,微笑着点头。

    约莫还有事,警员交代完便离开。

    阮舒凝着神色兜转着心思考虑林妙芙的事情,没一会儿,就捕捉到门外传来的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的男人讲电话的声音。

    嗓音熟悉得很,阮舒狭长的凤眸眯起,盯着房门。

    下一瞬,房门打开,焦洋的身形晃进来,一边和电话那头的人说“那先这样”,一边关上门,然后扭回头来,冲她笑笑:“林二小姐。”

    果然……阮舒清清淡淡:“焦警官,不知特意把我叫来这里有何贵干?”

    “给你打电话的警察没和你稍微讲明白么?”焦洋于她对面落座,“是关于你的妹妹林三小姐林妙芙。”

    “她不是犯事儿被你们逮捕了?”阮舒没什么表情,“你们尽管秉公办理,该怎么判刑就怎么判刑,和我有什么关系?”

    焦洋眯起眼睛看她,似笑非笑:“林二小姐真是大义灭亲。林三小姐出事的这段时间,你好像从来没有主动来关心她的情况。”

    阮舒一脸无语:“不是焦警官向我透露,她如今成为你们的污点证人不让探视?那我还有什么必要来关心她?我不是该相信你们警察、该配合你们的工作?”

    不知是不是被她怼住了,焦洋沉默下来,片刻后,神色比方才严肃不少,一副回归正题的表情:“今天找林二小姐过来,是希望林二小姐能劝一劝林三小姐,让她迷途知返,让她明白只有我们警察才能邦她,而不要轻易被其他人的虚无的承诺所欺骗。”

    “什么意思?”阮舒瞳仁微敛,“请焦警官讲清楚些吧,我的理解能力不好。”

    焦洋稍倾身,凑近她,音量放低:“林三小姐原本已经按照之前所答应的,配合我们警方的调查,告诉了我们所有她所知道的c’blue内的情况,并指认出了她认得的‘妈咪’。”

    “但陆振华显然已经得知林三小姐是我们的证人,并且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和林三小姐联系上了,现在林三小姐反供了,而且还来了律师为林三小姐出面,指控我们警察在录口供期间的谈话具有诱导性和欺骗性,还对林三小姐精神和身体方面造成威胁。”

    “这样一来,虽然警方依旧能查封皇廷,但是会因为证据不足少抓好几个的贩、毒恶徒!”

    讲到最后,情绪的激动导致焦洋的音量又不自觉地放大。

    阮舒与他达不到情绪上的共鸣,他的“少抓好几个”在她听来,更多地理解为影响他的心内快速消化着一切——情况和傅令元所预测的一模一样,陆振华的措施果然是令林妙芙放弃当证人。

    眉稍一挑,她目露困惑:“陆振华有这么大的本事,连你们警方内部都能渗透?”

    被暗讽,焦洋的脸色霎时难看。

    阮舒见好就收,正色问:“焦警官认为我劝得了林妙芙?”——她不相信他不清楚她和林妙芙之间的关系有多差。他找她,多半是病急乱投吧?

    “林三小姐是你的妹妹,相信你也不希望她就这样被陆振华利用。”焦洋如是道。

    “我不希望有用吗?”阮舒不禁失笑,“焦警官,她如今连减不减刑都无所谓了,陆振华必然是承诺给了她无法拒绝的诱、惑。你们警察的身份如此具威慑力都没有办法,我能怎样?她要是肯听我的话,她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焦洋默了默,坚持:“不管怎样,还是希望林二小姐去试一试。”

    说实话,她一点儿都没有玉望和林妙芙见面。但这是警察的要求,她无法拒绝,不是么?去试一试也好,失败了,也能让焦洋放弃纠缠她。阮舒垂了一下眼帘,迅速有了决定,复抬眸:“好。”

    “我可以去,可无法保证结果令你们满意。”她强调。

    “谢谢林二小姐配合。”焦洋微微颔首表示感激,“我现在就去安排。”

    他这副模样,阮舒非常不习惯,头一回真正意识到,他确实是个警察……

    不消一会儿,焦洋便带着她朝审讯室去。

    抵达三号房门口,里头的问话貌似刚结束,有个警员走出来,见到焦洋即刻问候:“副队。”

    焦洋接过警员递来的记录,随手翻看了两下,拍了拍警员的肩膀:“辛苦了,你先去休息吧。”

    警员离开,焦洋看向阮舒,指了指房门:“林三小姐现在一个人在里面,林二小姐单独进去吧,我和我的同事都在外面看着。”

    他又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以阮舒的视野范围并看不见,但可以猜到估摸就是监控室。

    “嗯。”她点头。

    焦洋为她打开门。

    阮舒抬脚走了进去,先本能地定在门口,向四周打量。

    房间的墙上刷着老式的油漆墙面,正中间摆着一张大的条形木桌子,两边各有两把椅子,头顶上一盏大的照明灯,灯光微微有些晃眼睛。

    总而言之,这里的环境给人的感觉特别不好,首先从心理上就给人造成压力。

    林妙芙身穿看守所的衣服,坐在木桌旁边的一把椅子上,大概是累了,所以伏在桌子上,脸枕着臂弯,面向墙里,以致于阮舒暂时无法看清她的样子。

    约莫将她的脚步声当作是警察的,林妙芙姿势未变,闷闷地喃喃:“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阮舒停住,抿了抿嘴唇,淡淡出声:“是我。”

    林妙芙陡然一个激灵坐起来,难以置信地望向她。

    她的模样看起来倒没有太糟糕,但毕竟比不得安好地呆在外面,还是瘦了些,此时此刻在照明灯下,脸异常地白。打量完毕,阮舒才又走了几步,到她的面前,也不坐,只站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沉默不语。

    林妙芙抬起头来注视她,双眼有些红,如同一只泫然yu泣的兔子。少顷,问:“来看笑话的吗?”

    阮舒面无表情:“是。”

    林妙芙笑,颇为嘲弄地说:“谢谢。”

    “不客气。”阮舒无视其中的讽意。

    林妙芙的眼睛愈发红。

    “他们允了你什么好处?”阮舒双手抱臂,“钱?还是能让你不用坐牢?或者等你坐牢出来,继续捧你当明星?”

    “你是来给警察当说客的?”林妙芙咬了咬嘴唇。

    “不是。”阮舒摇摇头,“我总得了解清楚你的情况,才能到你爸你妈的坟前添油加醋地羞辱你一番。”

    林妙芙愣了一下之后,旋即评价:“恶毒的女人。”

    “你第一天知道?”阮舒反唇相讥,“不是说你离开了我反而过得更好?不是说你的裳裳姐特别地喜欢你邦你很多?现在呢?你都混到要吃牢饭的地步。”

    约莫被戳到痛处,林妙芙的胸口起伏得厉害,从阮舒俯视的角度,此时此刻能看到她仰起的脸上鼻孔一张一合。

    半晌,林妙芙望向玻璃的那面墙,像是对着空气喊似的:“让她出去!我不想见她!谁让你们把她找来的?!”

    “你以为我愿意来吗?”阮舒双手摁在桌面上,撑住身体,伏低下去,凑近她的脸,冷冷低声,“林妙芙,一开始得知你要给警察当证人的时候,我觉得你特别天真特别傻。现在得知你又反供,我发现我的结论下得太早了。把‘天真’和‘傻’这两个词用在你身、上,都是侮辱了它们。”

    “不要以为只是你讨厌我,我也厌恶你。偏偏我怎么做都去除不掉‘林妙芙’的姐姐这个标签。你出事,警察找我;你反供,警察找我;你以后在牢里有任何的事情,警察又得找我;我甚至在想,你如今被人收买,假若你再反个供到警察这一边,是不是收买你的那些人也得找我?你就像一只赖在我身、上的吸血鬼,我怎么都甩不掉。你说,究竟是我之于你而言更讨厌一点,还是你之于我而言更讨人嫌一点?”

    旋即,阮舒的手捏住林妙芙的下巴,表情狠厉:“前面的事情,我已无法挽回无法补救,现在我警告你,你既然又反悔决定不当污点证人了,就牢牢地把嘴闭紧了,别再反悔第二次,乖乖地进去牢里老老实实地蹲着。否则,就算警察再找,我也绝不会给你收尸。”

    说罢,她用力地甩开她的脸,松开手,最后追加道:“我会找律师,拟一份文件,和你断绝亲属关系。”

    林妙芙猛地侧回头来,瞠目怒吼:“你以为你是户主就能我把从户口本上除名?!我才姓林!我才是林家人!”

    “当林家人很光荣吗?”阮舒轻哧,唇边满是哂意,“你不用从户口本上除名,不仅如此,你以后就是林家的户主了。”

    林妙芙怔忡,一副没反应过来的表情。

    阮舒重新站直身体,恢复居高临下的姿势,清浅一笑:“对,我不是林家人,所以我从林家出户,再也不占用你们林家宝贵的户口本纸面了。林宅,以及其他属于林家的任何东西,我都不会要一分。只除了林氏的股份,已经全部被我清仓了,所以你想要也要不了。不过我会分一半的钱,存在你的银行卡里,以后你出狱,自己想怎么花就怎么去花。”

    最后,她十分轻松地长长舒一口气,笑意更浓:“这次是真的可以完完全全摆月-兑你了。”

    话到此结束,没什么可再多言的了。阮舒举步朝外走,身后却是传出林妙芙崩溃般的哭声:“我只是想活着……我只是想活着……我只是想活着……”

    同一句,不停地重复,不停地重复,不停地重复。

    “那就记住我刚刚的话。”阮舒掀了掀嘴唇,走出房间,顺手带上门,将她的哭声关在里面。

    焦洋满面怒容地直奔而来:“我是让你去劝她的!你刚刚都和她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了让她变成这样?!”

    “抱歉,这就是我和她之间的沟通常态。”阮舒眼波无澜,从容淡定道,“如果焦警官认为我做错了什么,或者妨碍到你们执行公务,那就把我也抓起来。”

    “你——”焦洋的眼睛里像簇起两团火似的,生生压下,“林二小姐,请注意你对待警务人员的态度!”

    阮舒当然不会自讨苦吃,欠身:“我为我的态度道歉。同时也为没能邦到焦警官表示深深地遗憾。”

    焦洋立时一口闷气卡在胸腔,盯着面前她诚恳的表情,愣是发作不得。

    “副队,她哭岔气了。”警员来提醒,然后率先进去审讯室。

    阮舒透过门缝望进去,恰巧被那个警员挡住视线,并看不到林妙芙此时的情形,只耳中捕捉到很重的一抽一噎,每一下都吊着气一般。

    转回眸,她问焦洋:“林妙芙反供,是不是罪行又比之前重了?”

    焦洋回答得含糊:“看到时法官怎么如何判待我们递交上去的材料。”

    阮舒了然一笑,顿了顿,问:“那么焦警官,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没有达到目的,焦洋的表情不可能好,看了她一眼,招手唤过来一名警员,别开脸,挥挥手:“送她出去!”

    阮舒略略颔首:“谢谢。再见。”

    跟随警员后头往外走,又走回先前有很多警察来来往往的大厅,冷不丁迎面走来一张熟悉的面孔。

    瞥见她的一瞬,傅清辞蹙眉驻足。

    “傅警官。”阮舒打招呼。

    傅清辞并不回应她,偏头问警员:“她怎么了?”

    “焦副队找她,见个嫌犯。”警员回答。

    傅清辞没说什么,看她一眼,依旧不和她有交流,继续自己的步子。

    是因为被她发现了晏西的存在,所以比以前还要不爱搭理她了?阮舒嘲弄一抿唇,也继续自己的步子。

    既然决定要做,那就尽量不拖拉不耽搁。离开缉毒大队,见还没到正常的下班时间,她立刻联系了自己经常合作的那位律师,咨询单独立户的事宜,律师说会根据她目前的情况列出她需要办理的手续,之后发她邮件。

    挂断电话,阮舒坐在车里发了会儿呆。

    以前还真没考虑过这件事,因为林家二小姐的身份之于她而言可有可无,刚刚在林妙芙面前,也就是临时想到,她才忽然反应过来——庄佩妤死了,林氏易主了,她何必还要继续与林家有关联?

    只会给她带来拖累——林妙芙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反正,她现在本就独立生活,真的应该再从法律上彻底与林家断绝。

    驱车回到心理咨询室,院子里,马以又在浇花。

    无意间瞥见那盆仙人球此时也被移到外面来沐浴夕阳,阮舒滞住身形。

    没忘记前台曾向她透露过,这盆小仙人球是蓝沁送的。

    她走过去,蹲在它跟前。

    上一次见它时所开的那些淡红色小花已经全都谢了,墨绿色的圆球依旧难挡生机。

    蓝沁……蓝沁……

    蓝沁为什么要专门留着马以的笔?又为什么要送马以仙人球?

    马以知道他的病人蓝沁是已经死掉的那个女明星么?知道的吧……否则为什么要特意将仙人球破例放在他的诊疗桌上。

    她感觉,那是一种缅怀的方式……

    阴影突然兜头落下来,伴随着马以的质问:“你在干什么?”

    阮舒就着蹲身的姿势仰起脸看他,夸赞:“仙人球很漂亮。”

    马以不做回应。

    阮舒单手撑在腿上,支着下巴,笑问:“马以,除了我,你还有其他朋友吗?”

    她觉得自己最初能将他当作半个朋友,不仅仅因为他以医生的身份陪伴了她七年的心路历程,可能也有一部分原因在于认为就他这种性格多半也交不到什么朋友。两个都没有朋友的人,那就凑合一下呗。

    马以的眼神颇为轻蔑:“你以为我是你?”

    “……”噎一下,阮舒反驳,“我?我怎么了?我现在可和你不一样,我什么都有。”口吻不自觉间便隐隐透出一股子的自豪。

    马以扶了扶眼镜,盯着她的脸,目光充满研判。

    “怎么了?”阮舒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面颊,一时兴起,玩笑道,“我知道我是个美女,但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连她自己都被自己的没脸没皮给恶心到了,更遑论马以,她仿佛能看到他的头上飞过一群乌鸦,额边更是暴汗,甚至嘴角都无语地细微抽搐了。

    阮舒抿唇笑。其实她就是单纯地想表达,最近她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幸福——嗯,大概是幸福吧。有爱人爱,有亲人疼,有朋友能为她让步妥协。

    马以弯身抱起仙人球往里走,掠过她几步后,声音传出:“你这样挺好的。”

    “谢谢。”阮舒唇角的弧度更甚。

    回到三楼卧室,她把答应苗佳的东西全部发了邮件,准备去洗漱时,意外地接到来自林承志的电话。

    “小舒。”他的声音俨然透露出浓浓的“人逢喜事精神爽”。

    阮舒长眉轻挑:“恭喜大伯父,马上就要正式和土地局副局长成为亲家了。”

    林承志夸张地哈哈哈:“看来小舒你留意过湘湘的婚礼在后天啊?那会出席喽?大伯父我就是问你确认的,咱们林家的主位上可是给你留了座儿,别浪费。林家的亲戚本就不多,也得给湘湘挣份体面。”

    “大伯父说笑了吧,以我的名声,应该是别给林湘丢面子才对。”阮舒笑笑,“所以大伯父放心,我后天一定安安分分的,不给你们闹出事。”

    结束通话,阮舒便去翻出林承志给她的那**湘的结婚请柬。

    其实就算林承志不打这通电话,她这两天也在考虑,或许应该去一趟的林湘的婚礼。

    一来满足满足林承志和王毓芬的虚荣心,二来也瞧一瞧,林湘的这一嫁,究竟如何。没准根本不是她所以为的糟糕。

    当然,直接令她突然改变主意想去参加婚礼的原因,在于林璞——真林璞生死未卜去向不明,她的心中并非完全没有愧疚,愧疚自己对警方隐瞒了实情;而假林璞……最近两天想见到强子,也只能去林湘的婚礼吧?顺便能观察观察,他顶替林璞的身份,在林承志的面前是如何自处的。

    这一边,林承志放下手机,一旁的王毓芬挺着大肚迫切地询问:“怎样?小舒会来参加么?”

    “会会会!”林承志连应三声。

    王毓芬即刻扭头,握住林湘的手:“湘湘,听见没有,小舒会来的,现在你可以乖乖地去吃饭了吧?晚上早点休息,明天再去做一次美容,马上要结婚了,你的皮肤要处在最佳状态,才能美美地当新娘。”

    轮椅上的林湘眼珠子黑漆漆目光又直勾勾,无神地落向虚处,似有若无地点点头,嘴里低低低喃喃:“她来了就好……她来了我就能摆月-兑……”

    “你说什么呢湘湘?你就能摆月-兑什么?”王毓芬皱眉。

    林湘没有回答,一声不吭地推着轮椅回自己的房间。

    王毓芬忙不迭叮嘱佣人把林湘还没吃的晚饭端进去,旋即转眸看回林承志,忧心忡忡:“我怎么觉得湘湘有点不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