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爸爸……?-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48、爸爸……?

    林承志不以为然:“她不一直都这副样子?”

    “你一点儿没留意湘湘!”王毓芬被气到,“以前你就不关心湘湘,现在有了儿子,你更不把湘湘放在心上!”

    “你怎么又胡思乱想?医生的叮嘱你全都忘记了?”林承志小心谨慎地扶住她的腰,然后为自己辩驳,“我哪里不关心湘湘了?我如果不关心湘湘,还会为她谋划这桩婚事?我费了多少精力,你不是全都看到了?”

    “你哪里是为了湘湘谋划的?你想得是怎么为公司好!”王毓芬扒拉开他的手,“那个谭家之前先毁的婚!那样羞辱咱们湘湘!现在他们儿子残疾了才又回头来找我们的!”

    林承志不悦地啧一声:“这马上就要办婚礼了,你怎么又死抠在这个问题上不放?”

    “说了好几遍了,人家那只是舌头出了点毛病,讲话不利索罢了,以谭家的家世,在海城虽算不上最高,但也是举足轻重的。别说谭少只是这点毛病了,就算他是个傻子,那也是好多人等着巴结的。人家不嫌弃我们就成了,你还嫌弃人家?”

    “而且你不想想咱们湘湘?”眼风复杂地扫一眼林湘方才离开的方向,林承志皱眉,“你得承认,咱们湘湘腿脚不方便,确实难找对象。性格也……”

    “湘湘性格怎么了?”见不得他埋汰自己的女儿,王毓芬的情绪不免又激动了,“湘湘只是内相了一些,怕见人罢了,这样有什么不好?难道要像小舒那个贱蹄子天天在外面勾搭男人!”

    “你小心点!好好说话!好好说话!”林承志吓得不轻,急慌慌地软下声音,一切都顺着她,“对对对!咱们湘湘这样才好!不能学小舒!”

    王毓芬趴在林承志的肩头,嘤嘤哭泣:“湘湘变成这样阴郁,不也全是小舒害得她?她最恨小舒的,最讨厌的小舒的,最害怕见小舒的,怎么还会希望小舒来参加婚礼?你还说她没有不对劲儿?”

    经她此般一提,林承志倒也察觉出一丝怪异,转念又安抚:“你现在是孕妇综合症。事情不要总往悲观去想。你看几次见面,阿飞和湘湘不都处得挺融洽的?湘湘自己对这桩婚事也没表现过抗拒。所以湘湘应该和我一样,觉得谭家的归宿十分不错,希望在小舒面前争一口气。”

    “我不是告诉过你?小舒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一个人也不知道躲在哪儿悄无声息地过日子。还有啊,”他稍压低声音,“最近很长一段时间不见小芙了,我昨儿刚听说,她好像因为卖yin进局子里了。”

    “真的?”王毓芬自林承志怀中抬脸,讶然。

    “八、、九不离十。”林承志点头,喟叹,“小舒还真是都不管了小芙了。和以前一样冷血无情。”

    王毓芬可没他那么多感慨,重点落在前面,当即转哭为笑:“有其姐必有其妹。生出这样的一对姐妹,庄佩妤多半也不是什么好女人。当年她嫁进林家,来处就不明不白的。我不早怀疑她估计是你大哥在外头沾上的不干不净的女人。”

    顺道她连同林承志一并讽刺了:“你和你大哥一副德性。我都还没死呢,你背着我在外面和别人生出那么大一个儿子,我要是死了,你肯定也迫不及待地立刻再娶一个进门!”

    “你……”她怀孕以来一天的情绪跟孙悟空七十二变似的,林承志受得多,习惯了她的冷嘲,此刻虽不高兴,还是压住了,反正她不爽林璞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错开重点便道:“大哥大嫂都已经过世,我们就不要再议论死者了。”

    王毓芬闻言觑他:“现在公司你都握在手里了,倒不再想着去追究,你大哥当年的死因是否另外有内情?”

    “越扯越远了你。”林承志强行就此打住,“行了,你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快去洗把脸,别着凉了。”

    王毓芬却不乐意:“我要想去看看湘湘是不是乖乖把晚饭吃了。”

    林承志皱眉:“不是有佣人守着吗?而且湘湘都多大的人了?马上就要成别人家的媳妇儿了,你还总把她当三岁小孩。难道等她嫁去谭家,你也要跟过去每天守着她?”

    王毓芬眼中含泪:“她嫁去谭家我当然更不放心,我都打算好了,要找个得力的佣人跟着她一起过去。否则以湘湘的性格,肯定受欺负了也不会懂得告状的。”

    她摸了摸肚子:“我不能让她觉得,我跟你一样,有了儿子就不疼女儿了。”

    又绕回原点了。林承志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了。

    王毓芬则由老妈子搀扶着,前往林湘的房间。

    见几个佣人都在房间外站着,她问:“怎么了这是?”

    依据以往经验,她猜测:“湘湘又把她自己一个人关里头了?”

    佣人们点点头,因为习以为常而显得淡定,回道:“大小姐说想自己安安静静地吃饭,让我们不要打扰她。”

    “湘湘,妈妈进来了。”王毓芬叩了叩门,准备进去,结果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不禁愣怔,当即又重重地多敲两下,“湘湘?湘湘?是妈妈啊,你在里头么?应一声,给妈妈开个门。湘湘?”

    然而里头却没有任何的回复。

    心中顿时预感不好,王毓芬记起早前她自杀的先例,吓得不轻,恼火地冲佣人吼:“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拿备份钥匙!一个个都死的吗?!让你们来伺候人的!你们都只会站在这里偷懒!万一湘湘有什么事,你们就等着——”

    房门在这时打开,林湘安然无恙地坐在轮椅上。

    王毓芬的怒声戛然,忙不迭上前:“湘湘!你吓死妈妈了!怎么刚刚敲你的门你都不应的?”

    林湘一声不吭,又跟幽灵似的连同她的轮椅一起飘回房间里。

    她的房间和往常一样没有开大灯,只亮了一盏壁灯和一盏台灯,两盏灯的光线都偏幽暗,一盏红一盏黄,交织在一起黄红黄红色的,气氛很是诡异。

    王毓芬跟在她后面追问:“湘湘,妈妈在和你说话呢,你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

    林湘的轮椅直到书桌前停住,依旧沉默,沉默地拿起桌面上她做到一半的手工娃娃。

    这是她唯一的兴趣爱好。常年呆在屋里,做各式各样的娃娃,还在网络上自己开了一家店,不愠不火地运营。

    王毓芬是知道的。不过自打几个月前她自杀未遂,缓过来之后,所做的娃娃的类型也有了变化,不再中规中矩,而……有点巫蛊的风格。

    一开始王毓芬也觉得怪怪的,但相较于看她每天精神不济,当然更希望看她如过去十年一样继续埋首做娃娃。便也就随她了。

    “湘湘,你晚饭吃好了吗?”王毓芬又找话询问林湘,行至林湘身后,发现桌子一边的饭菜都吃掉了三分之二,她放下心,示意佣人进来将碗筷都端走,然后由老妈子为她搬来椅子,她在林湘旁侧落座。

    瞥见林湘的手在灵巧地用红色的线缝制娃娃嘴角边的血,王毓芬捂着肚子,有点避讳的转开眸子,看会林湘的侧脸,试图交心地开口:“湘湘,你后天就要结婚了。虽然说这门婚事是爸爸妈妈为你找的,但你的意愿还是最重要的。这段时间,断断续续的,咱们家和谭家吃过几次饭,也让你和谭飞两人单独处过,妈妈最后问你确认一次,撇开你爸爸的那点心思,你自己喜欢不喜欢谭飞?真的想嫁给谭飞?愿意去谭家?”

    林湘的动作停下来,偏过头来和王毓芬对视。

    桌上的台灯靠得她比较近,使得此刻映照在她脸上的光线红色居多。

    她没有直接回答王毓芬的问题,只是道:“我会结婚的。”

    说罢又转回头去,继续做她的娃娃。

    王毓芬看了她片刻,道:“好,妈妈知道了。那你不要做太晚,准备当新娘子要紧,早点休息,别熬夜。”

    老妈子扶住王毓芬的手臂,王毓芬起身,走了出去,并带上门。

    林湘专心致志地缝着娃娃,一切静谧无声。

    直至手机嗡嗡嗡地震响,她明显浑身一僵,眸光幽幽地望向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号码。

    少顷,她伸出手,抓起手机,接起:“她会来的,确定后天她会来参加我的婚礼的……什么都照你说的做……”

    听筒那头是又厚又哑的烟嗓在冷笑。

    ……

    翌日上午,阮舒约了苗佳在她的新办公间内碰了面,对昨天邮件里交待的某些事进行了补充。而既然都有助理了,装修的工作就交给苗佳去和装修公司的人对接,出现无法确认的新问题再找她。

    瞬间阮舒便觉得浑身轻松。当然,她没有亏待苗佳,开给苗佳的工资并不比苗佳在林氏的时候低。

    随后阮舒带上相关证件去了趟所里申请单独立户。傅令元留给她的绿水豪庭房产证,倒是在这时派上了用场。

    紧接着久违地去逛了商场,添置了一套新衣服,用以出席林湘的婚礼。

    前脚刚回到心理咨询室,后脚手机里有电话进来。

    发现显示的是晏西,阮舒异常惊讶,因为这家伙平日只会通过微信和她聊天而已。狐疑着,她划过接听键,晏西的声音比往常多了一丝的焦虑,开门见山地讲明他目前的情况:“小姑姑,保姆阿姨晕倒了,怎么都叫不醒,我妈妈的电话打不通。”

    心头一磕,阮舒快速问:“你现在在哪里?”

    “家里。”

    “你打120没有?”

    “打过了,让我先等着。我才再打给小姑姑你的。”晏西稍一顿,“上一次我和小姑姑见面的时候,保姆阿姨就身体不舒服了。小姑姑,我有点害怕。”

    阮舒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经验,并不清楚该怎么做才能安抚他的害怕,忖了忖,慌而不乱地说:“没关系,现在我们的手机一直保持通话,你就当作我现在在你身边陪着你等救护车,你不是一个人,而且,不是还有科科和阿针吗?”

    边说着,阮舒其实已经下楼,以最快的速度往河道对岸赶。

    “嗯,科科和阿针都在我的身边。”晏西道。

    行出一段路的阮舒忽地记起一件重要的事:“晏西,我现在要先挂断电话,你等我再重新给你打过去,很快的!”

    “好的小姑姑。”晏西应承。

    阮舒迅速切掉,环视身周一圈,找出号码拨通

    “大小姐,怎么了?”

    “你们三个现在是不是跟着我?”

    “是啊。”

    “不用跟了。”阮舒眉心紧蹙,“你们返回去心理咨询室,这段时间都不许跟着我,直到我回来。”

    “可是大小姐——”

    “别忘记你们现在是听从我的命令。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强势完之后,她又稍缓了语气,“我不会有事的,你们不用担心。”

    手下迟疑,最终道:“是,大小姐,我们马上离开。”

    阮舒吁一口气——差点忘记自己的身边还有陈青洲给她的人,要是给引过去就麻烦了……

    处理完,她火速拨回晏西的号码。

    重新通话,阮舒也续上先前的话题,尽量和他聊:“科科听话吗?他有没有欺负阿针?你有没有让科科多做运动?他是不是又胖了?”

    “小姑姑放心,科科很乖。科科虽然看起来胖,但是身体是健康的。他的食量比阿针大。科科也比阿针爱运动。我以前给阿针买的滚球,阿针没用过几次,科科好像很喜欢,每天都跑滚球。”

    “嗯嗯,他爹给他买的滚轮他跑习惯。一天不跑个几圈他不舒坦的。可他怎么跑都不见瘦。”不晓得刺猬有没有肌肉一说。

    “‘他爹’?”晏西的重点落在此处,“小舅妈是在说小舅舅吗?”

    阮舒:“……”从小姑姑到小舅妈,他可真能根据情境切换自如……

    “嗯,对,就是你小舅舅。”她清浅软笑,“科科是你小舅舅的宝贝儿子。”

    “那小舅妈你最初竟然想把科科直接送给我?小舅舅知道这件事吗?”

    阮舒听着他这语气大有故意揶揄她的意味儿,清了清嗓子,回道:“你小舅舅知道了也没关系,他都听我的。”

    “小舅妈和小舅舅的感情既然这么好,为什么之前分开又复合?”晏西好奇。

    面对不想回答的问题,阮舒又用老话搪塞他:“小孩子别问那么多大人的事。”

    聊天归聊天,她也没忘记此时的状况,交待道:“你要看看你的保姆阿姨怎样了。”

    “嗯,刚刚120的接线叔叔叮嘱过我了。我向他们描述过保姆阿姨的情况,也告诉他们保姆阿姨之前头晕吃药的事情,他们告诉我初步判断不危急,但如果在等待期间发生其他异常及时联系他们。”晏西有条不紊,思路清晰。

    隔着电话,若非他的声音酝着作为孩子的稚气,阮舒完全要错觉他是个大人。

    想起陈青洲这趟去靖沣,与其说是相亲,其实根本不存在“相”,结婚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而且照他那晚向她透露的意思,多半短期内就会迅速把婚办下来。

    “小姑姑,你怎么又不说话了?”晏西又切换对她的称呼。

    阮舒突然又反应过来问:“你现在一直在和我通电话,万一救护车的叔叔阿姨到了要联系你岂不是占线?”

    “小姑姑,他们会打我家里的座机的……”晏西的口吻谙着无语,俨然认为她将他想得太蠢了。

    阮舒:“……”

    晏西那头的背景里在这时响起座机的铃声。

    “救护车来了!”

    “救护车来了!”

    两人异口同声。

    “你快去接电话!”阮舒着急道,便听见晏西跑去接电话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他跟对方确认自己所住的具体楼层。

    而阮舒也已抵达小区门口,并看见了救护车。

    晏西没有时间再来和她讲电话,但因为通话没有挂,她可以全程听到那边的动静。

    阮舒坐在小区门口的公共健身器械区,手机贴在耳边,眼睛盯着方才救护车驶进去的方向。她有种错觉,好像自己变成了晏西的守护人……

    一阵之后晏西又拿起他的手机了:“小姑姑,必须要有人跟着救护车一起去。”

    他是未成年,肯定不行的。

    “嗯嗯,好,我去。我现在已经在你们小区门口了。你把电话给他们吧。”阮舒毫不犹豫——亏得她有出门随手带钱包的习惯。

    不多时,救护车从小区内开出来,停在等在门口的阮舒面前。

    门打开,阮舒准备上车,却见车内除了医务人员和病患,还有个身着美国队长制服的小孩。整套齐备,包括盾牌,脸部遮挡着只露出眼睛和下巴。清黑的眸子正冲她笑。

    “你……”阮舒坐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脸,“你玩cosplay呢你?”

    晏西抱住她的胳膊:“我不放心保姆阿姨,也不想一个人留在家里。”

    “那你干嘛穿成这样?”阮舒颦眉。

    晏西仰脸伏在她的耳朵边,压低声音解释:“因为这次出门,没经过我妈妈的允许。”

    心头应声一绞,阮舒低眸,沉默地盯着他。

    见状,晏西误会了:“小姑姑,你不会想赶我下车不让我跟去吧?”

    阮舒捏了捏他的下巴:“嗯,是,没得到你妈妈的允许,你怎么能随意出门?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谁来负责?”

    晏西垂下脑袋:“好。我听小姑姑的。我不能难为小姑姑。”

    “你上一次离开这附近,是什么时候?”

    这个话题转得突兀,晏西微微一怔,道:“六一儿童节。”

    他未加思索,显然记得非常清楚,不瞬口吻愉悦地补充:“每年六一学校都有亲子活动。以前我妈妈的时间都不凑巧的,是保姆阿姨陪我参加。今年我妈妈难得亲自来的,而且活动结束后还带我去玩了。”

    他架起盾牌,有点炫耀的意思:“这套美国队长,就是那天参加学校的表演活动我所穿的。我妈妈那天也戴面具。”

    “穿成这样去玩?”阮舒向他确认。

    “嗯。”晏西点点头,“那天大街上见到很多小朋友都差不多一样刚参加完六一节活动的样子。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阮舒心里酸酸的,邦他理了理脸上松松垮垮的布料:“嗯。我知道了。既然车都开出来这么一段路了,没办法让你回去了,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那就跟着去吧。一会儿再和我一起回来。”

    晏西的唇角弯开弧度,搂紧她的胳膊,侧头靠上来:“谢谢小姑姑。”

    阮舒故作不高兴:“要是被你妈知道,我不知道得死几回。”

    “不会的,仅此一次,而且是个意外。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晏西笑。

    抵达医院后,阮舒很快去邦保姆阿姨办理各种手续缴纳了各种费用。

    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只是重感冒,在家里的时候可能一时脑供氧不足,所以晕过去。不过因为晕过去摔到地上时,脑袋磕到了墙面,需要住个院观察一晚。

    晏西出门的时候顺手带上了保姆阿姨的手机,阮舒趁着保姆阿姨人没醒,联系了她的家人,然后带着晏西要回去。

    乘电梯下楼之后,阮舒牵着晏西走出住院大楼,却是又滞住了脚步。

    “怎么了?大姐姐?”

    这是来医院的路上两人约定好的,小舅妈和小姑姑的称呼,只许用在两人私底下相处时。

    阮舒注视着他,蹲身,再一次拉了拉他脸上的和衣服连在一起的面具,踌躇片刻,心内有了决定:“晏西,邦我一个忙吧。”

    什么都还没听,晏西满口就答应:“大姐姐要我邦什么忙都可以。”

    阮舒笑了笑,轻轻勾一下他的鼻子。

    ……

    病房里,接到阮舒的电话,黄金荣特别惊喜:“丫头啊!”

    “嗯荣叔,是我。你现在在病房休息吗?一个人吗?”

    “是啊,一个人呢,青洲和荣一去靖沣了,说明天才回来的。”说着,黄金荣高兴地猜测,“你是要来看我吗?”

    “不是。”

    “噢。”黄金荣的语气难掩一丝失落。

    “不过我恰好在附近办事,刚刚买了一点水果,拜托一位小朋友邦我送过去给你。”阮舒话锋一转。

    “那么破费干啥。”话虽如此,但黄金荣的语气明显又因此高兴。

    阮舒微抿唇:“他很快就会到你的病房了。是个穿美国队长服装的孩子,你告诉一下守在门口的兄弟。”

    “欸欸欸,好的好的!”

    黄金荣放下手机便吩咐下去,不多时,果然一个孩子被手下人带进来了。

    黄金荣可看不懂什么美国队长,只觉得这孩子奇装异服的,让人觉得好笑。

    “爷爷。”晏西按照阮舒的叮嘱,彬彬有礼地躬身问候,并将手里提着的水果递到他面前,“这是大姐姐给爷爷你的。”

    记挂着这是阮舒买的,黄金荣乐呵得不行。待晏西一抬眸,黄金荣对视上他清黑的双眸,不禁愣了一愣。

    转瞬看着他小胳膊被水果篮抻着,黄金荣才想起来伸手接,扭头训斥手下:“没见他提着重吗?你们咋都不搭把手?”

    手下讪讪地低垂脑袋致歉。

    “没关系的爷爷,不重,我提得动。”晏西收回空手,笑笑。

    普普通通的水果罢了,黄金荣当宝贝似的抱在怀中不松手,八字眉因喜悦而挑得老高,从床头的桌子上取过两颗漂亮的橙子,倾身要塞给晏西,关切道:“这橙子水份很足很甜的,你吃点解解渴。这大热天的,你爸妈咋让你穿成这样?”

    晏西后退一步摆摆手没接:“谢谢爷爷,我不渴的。大姐姐的水果我送到了,该走了。”

    “这就走了?那不吃水果,这还有糖果,你要不拿点?”说着,黄金荣冲手下示意会客厅的茶几桌。

    晏西依旧拒绝:“真的不用了爷爷,我爸爸妈妈还在等我。”——他谨记着阮舒的话,说这位爷爷一定会热情地招待他,要他别豆留,还要回家的。

    听言黄金荣没再强迫:“那你慢点儿!仔细点路,别摔着。你脸上的面具好像很挡眼睛。”

    “谢谢爷爷。”晏西又是礼貌地一躬身,跟着手下离开病房。

    目送他的小身影,黄金荣喃喃地一嘀咕:“这孩子,那眼睛真是险些叫我看岔了神。青洲小时候……”

    止住,他摇晃着脑袋一笑,将此抛诸脑后,摸回手机给阮舒编辑收到水果的短信。

    这边晏西往外走,门一开,刚跨出去,正有两道高大的人影迎面要进来。

    他下意识抬头,与走得比较靠前面的男人四目相对。

    只一眼,蓦然怔忡。尽管第一次见,但面容和轮廓是夹杂着陌生的熟悉,当即令晏西心底浮出两个字——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