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她错了-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49、她错了

    晏西愣愣地看他。

    陈青洲的目光原本仅粗略地一拂,拂过后他定了一下,又转眸看回面前的小人。

    然而没等他再看清什么,小身影却是拔腿便飞快地跑开,头也不回,像遇到了什么坏人必须马上逃离。

    陈青洲懵住,眼睛盯住狂奔的“美国队长”,脑中竭力回忆方才那一瞬间与他交视的那双眼睛,眉峰轻锁。

    “怎么回事?哪来的小孩?”荣一询问。

    “是大小姐。大小姐打发来邦忙给荣叔送水果的。”手下人回答。

    小身影已消失在拐角。陈青洲听言亦收回视线,举步往里走,正见黄金荣美滋滋地抱着水果篮于怀,双手则抓着手机在慢慢地摁键,斜嘴笑着自言自语:“……最后点击发送……”

    “这就是小阮给你送的?”

    黄金荣应声望向陈青洲,嘴咧得更开:“是啊,丫头特别有心,说刚好在附近办事,人虽然来不了看我,但找了个小孩给我送水果。”

    继而他顺口夸赞:“丫头有眼光,挑的水果漂亮,找来的小孩也非常有礼貌,‘爷爷’‘爷爷’地唤得我心里可舒坦了。就是身、上穿的那啥衣服唷,稀奇古怪的。”

    陈青洲淡淡一笑:“那是米国的一个电影人物。”

    “是么?反正我是不懂为甚要穿把脸都给挡住的衣服。走路能方便么?”黄金荣埋汰着,又想起来,“不过那孩子的眼珠子黑溜溜的,瞅着还有几分你小时候的模样。”

    陈青洲微微一怔。

    便听黄金荣转回正事,蹦出一长串的问题:“对了,你咋滴回来了?不是说明天?咋样?见过大长老的女儿没?看得对眼吧?我瞧过照片模样挺俊俏的。你和大长老谈得啥情况?……”

    陈青洲敛回思绪。

    ……

    晏西跑过弯停在拐角,后背抵着墙,吁吁地chuan气,歇了两口便小心翼翼地扒着墙角探脑袋挪眼睛偷偷地往回瞄,瞄见陈青洲的身影刚晃进病房,他没能多看他两眼。

    失望地收回脑袋,晏西怔怔地呆立片刻,又迅速地跑去乘电梯下楼。

    阮舒在约定好的树下等着,心内颇有些焦虑,既担心放他一个人会不会安全,又担心去到黄金荣面前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状况。人虽已经安排过去,但她的思绪仍旧挣扎,挣扎自己这么做究竟……

    徘徊间,发现夜色中有熟悉的小身影朝她的方向飞奔而来,阮舒总算松一口气。不曾想晏西直接扑进了她的怀里,双手圈住她的腰,情绪异常激动地仰脸看着她道:“小姑姑我见到我爸爸了!”

    阮舒一滞,瞠目——怎么会?不是说现在病房只有黄金荣一个人?

    “小姑姑!”晏西拉扯着她的衣摆,“是我爸爸对不对?你让我去送水果的爷爷也是爷爷对不对?我出来的时候在门口碰到爸爸了!他一定是我爸爸!”

    “他看到你了?!”心头一紧,阮舒急切询问,“你和他说话了?你有没有被他看到脸?你——”

    “我跑了。”晏西解释道,“就看了一眼,我马上就跑了。”他低垂脑袋,语气难掩失落,“他没认出我。他直接进去病房了。”

    然而其实他又是纠结的:“幸好爸爸他没认出我。”他靠在她的怀里蹭了蹭,“我不能和爸爸相认……妈妈会很不开心的……也会连累小姑姑你的……”

    淡淡的酸楚又萦绕出来心头,阮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缄默许久,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回去吧……”

    晏西没有拒绝,默默地牵住她的手。

    阮舒带着他打了出租车,回去的一路,他如来时那般抱着她的胳膊,颇为亲昵地靠着她的身体,却是安安静静的没有说话。

    阮舒也没有说话,心中非常后悔自己今天的心软。后悔把晏西带出来,更后悔让晏西去黄金荣的病房。那么也不会意外撞见陈青洲。

    对于晏西而言,见到陈青洲的面只会徒增他的念想,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她甚至开始后悔自己之前向他透露的所有关于陈青洲的讯息。

    如果不是她,晏西会继续像之前一样,会因为生活中本就缺失父亲的具体形象而仅仅维持着对父亲的淡淡思念,会照顾傅清辞的感受所以深埋心底,然后偶尔拿出来落寞一下。

    可现在……见到面却无法相认,俨然更加折磨晏西。

    她错了,是她做错了。

    阮舒深深地懊恼。

    手机在静谧的车厢内突兀地震动。

    发现来电之人是陈青洲,阮舒神经紧绷——毕竟是这种节骨眼,难免令她怀疑是否刚刚的事情出了纰漏。

    下意识地睇一眼晏西。他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

    沉了沉气,阮舒接起电话。

    “小阮,”陈青洲的嗓音温温润润的,“荣叔说你在医院附近?”

    “嗯。办点事。只是路过,已经走了。”

    “荣叔今晚估计该抱着你送的水果睡觉了。”陈青洲轻笑。

    “你夸张了。”阮舒嘴角微抿出弧度。

    “你上找的‘美国队长’?荣叔怪喜欢那孩子的,还念叨了两句。”

    陈青洲的语调很平,听不出情绪。

    阮舒不知他只是随口一问还是怎样,无意识地轻蜷了手指,淡定道:“医院门口碰到的。太醒目了,一眼看到他,有眼缘,就给他买了点零食,请他邦个小忙。”

    解释完,她即刻转移话题:“荣叔不是说你去靖沣?”

    “嗯。事情办完了,也没什么可多呆的,就提前回来了。”

    “你……相亲……怎样?”

    “挺好的。”陈青洲回答得异常简略,顿了顿,却是又补充,“开始看黄历选日子。”

    那就是如她所料想的那般,会尽快结婚……抿抿唇,阮舒觉得礼貌上该说一句“恭喜”,但最终没有。

    结束通话,陈青洲站在窗前掂着手机,面露微凝。

    荣一也刚讲完电话进来汇报:“二爷,问过了,说大小姐接着电话匆匆忙忙地出门,走到半路突然禁令他们随行。他们不敢违命,所以并不知道大小姐到底去了哪里。”

    “好。我知道了……”陈青洲略略颔首,脸上的凝色愈发重。

    ……

    阮舒握紧手机,同样神色沉凝,回顾方才与陈青洲的寥寥数语,心内有些打鼓。

    耳畔冷不丁传来晏西的询问:“小姑姑,你刚刚是不是在和我爸爸讲电话?”

    闻言阮舒偏头,正撞进他与陈青洲极其相似的清黑眸子里。

    “你不是在睡觉?干嘛偷听我讲电话?”她颦眉,表达出不悦。

    “我没在睡觉……我也没偷听……只是不小心听见了……”晏西赧然,却是又追问,“我爸爸……他是不是要结婚了?”

    不用说,他肯定是根据“相亲”两个字自行解读的。

    阮舒直视他的眼,也不管他相信不相信,她只平静地否认:“不是你爸爸,我在和我的一个朋友讲电话。”

    晏西的表情隐在面具之后,“噢”了一声,重新抱紧她的手臂,语气已恢复如常,“谢谢小姑姑,让我见到了我爸爸……”

    揉了揉他的头发,阮舒沉默,心中忽明忽暗,复杂难言。

    出租车一路行驶,抵达小区门口。

    晏西先一步下车。

    阮舒正递钱给师傅,听到他在外面突然唤:“妈妈……”

    一愣,阮舒也下车。

    果然见傅清辞冷着一张脸,周身俨然散发着愠怒,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他们面前,不由分说将晏西拉回她的身边。

    “傅警——”

    “啪——”

    傅清辞不由分说给了她一记耳光。

    阮舒定定地站立,没有说话,情绪亦平静——这事本就是她的错,既然被撞见,她也无从辩解,挨打是应该的。她完全可以理解傅清辞此时此刻的光火。

    晏西却并不淡定:“不关小姑姑的事儿!是我——”

    “小姑姑?”傅清辞揪出关键。

    反应过来自己一时心急漏了嘴,晏西越发焦虑。

    而傅清辞已转头看回阮舒:“你到底是什么人!”

    抿抿唇,阮舒没回答,欠身致歉:“对不起,傅警官。”

    “妈——”

    “你别插话!”

    傅清辞打断晏西。

    第一次。记忆中第一次她这样吼他。晏西彻底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并且明白,如果他再继续为阮舒辩护,只会火上浇油……

    “阮小姐,我信错你了!”傅清辞眼睛冷肃,没有半点温度,说完牵着晏西就走。

    “傅警官,你们家保姆生病晕倒了,晏西可能有点害怕。或许以后你可能还是多加一个保姆比较好。”阮舒记起来提醒。

    傅清辞没有搭理她,脚步特别地快。

    晏西有些踉跄地跟在她身边,回头看了两次。

    阮舒定定立于原地,摸了摸依旧发麻的脸颊,扶了扶额,唇边泛一抹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