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凭什么剥夺我做父亲的权利?-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50、凭什么剥夺我做父亲的权利?

    一路傅清辞都没和晏西说话。

    晏西也不敢出声,只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希望以此传递他的歉意,并表达自己对她的关心。

    直至回到家,傅清辞才开口:“你的手机给我。”

    晏西从手袋里摸出,递出去,并小声说:“没电关机了……”

    傅清辞在意的不是这个,摆了摆,道:“没收。”

    晏西小心地觑她,尝试解释:“保姆阿姨生病了,你的电话打不通,我才——”

    “去收拾行李。”傅清辞打断他,交待道,“把最有必要的先带上,其余的都留这儿,我之后清理。”

    紧接着她走向刺猬窝,指着两只偎依在一起的刺猬道:“阿针也打包,另外一只我会让人邦你还回去。”

    晏西懵住。

    而傅清辞走去阳台外打电话:“谈笑,上次你邦忙找的新地方不用再斟酌了,就那里,离学校远就远,没关系。我和晏西现在收拾东西,一会儿就搬过去。”

    “……”

    “嗯,出了点状况,我不放心,必须马上搬,不能再耽误了。”

    “……”

    “好,那就麻烦你了。一个小时之后见。”

    结束通话,傅清辞转身。

    晏西站在落地窗前,仰面看着她:“我们要搬家……?”

    傅清辞行至他面前,蹲身,拉开衣服的拉链,将他脸上的面具摘下来,平静地说:“去收拾你的行李,把这身衣服也换掉。”

    “一定要搬吗?”晏西清黑的眸子眼波微动,拉起她的手,耸拉着脑袋,钝钝地说,“我……我答应你,以后一定乖乖听话,绝对绝对不再见大姐姐了。”

    傅清辞刚缓和下来的脸又绷起,重复道:“去收拾行李。谈笑叔叔一会儿会来接我们,不要耽误时间。”

    晏西迟疑,嚅喏:“妈——”

    “现在我说话你不听了是吗?”傅清辞打断他,眼眶红通通。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晏西急急地圈住她的脖子,“我马上去,我马上去。”

    一伏开身体,却见她眼泪一颗一颗不停地掉,晏西焦灼,伸出手指邦她抹,边抹着,自己的眼眶也红了:“你别哭,我真的会听话的,我真的会听话!我不找小姑姑了!我不想爸爸了!我有妈妈就够了!”

    傅清辞紧紧地抱他在怀,艰涩地泪如雨下。

    ……

    医院。

    栗青接完电话,快速地进来病房:“老大,阮姐那儿有状况。”

    傅令元眉峰凛起。

    栗青俯身附耳对他一阵低语。

    “傅清辞……孩子……”唇齿间重复着这两个词,傅令元眼瞳一片幽深,神情间满满的全是深重的凝色,沉吟片刻,吩咐道,“拨几个人过去那个小区守住。”

    栗青听得明白,他的措辞用的是“守住”。

    转瞬,傅令元却是又记起另一事:“你不是说陈青洲也遣了三个人?”

    “阮姐中途就不让他们跟着了。”栗青明白他顾虑的是什么,强调,“只剩我们的人。”

    “这么说九思今天也一整天都跟在你们阮姐身边?”

    “九思?”栗青一愣,联系前后他的问题,嗅出点味儿,“老大,你的意思是……”

    傅令元不置与否,薄唇抿出坚冷,考虑数秒,眉峰深锁,再吩咐:“我会给傅警官打电话。时间赶不及,你先去把你们阮姐身边的人抽两个过去,然后你也立刻赶过去。注意点别让人跟踪了。”

    甩尾巴是基本的常识,他却少有地特意强调,栗青深切地意识到重要性,慎重点头:“我明白老大!”

    “这些事记得支开九思。”傅令元抬手捏眉骨,眉宇间是压不住的沉冽,最后提醒,“一定要赶在陈青洲前面。”

    另外一边,荣一同样刚从外面回来黄金荣的病房:“二爷!查到了!大小姐确实来过医院,是送一名急诊病人过来的,身边跟着一个穿‘美国队长’衣服的小男孩!”

    抿着唇,陈青洲脑子里竭力回忆先前于门口有过一面的那个孩子的模样,细细回想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那个孩子的眼睛。

    模模糊糊的记忆里,那个孩子……的眼神……

    是因为认得他,所以才会意外?

    认得他……陈青洲坐在沙发里,微微出神。

    外面有心腹手下在这时匆匆进门来,向荣一汇报事情。

    听完,荣一整个人一惊,忙不迭转述给陈青洲:“二爷,最新消息,大小姐送那个小男孩回家的地方,傅警官也在!而且两人貌似发生了争执,傅警官还打了大小姐。”

    “在哪里?”陈青洲几乎立时从沙发里起身。

    ……

    行李箱前,晏西尚在纠结物品的取舍,傅清辞突然冲进房间里,一把握住他的手:“不用收拾了!马上跟妈妈走!”

    她的脸色苍白,晏西吓到了,被她拉得脚步跌跌撞撞:“出什么事了妈妈?”

    “一会儿再跟你解释。”傅清辞停在玄关邦他穿鞋。

    晏西扭回头看向刺猬窝:“可是阿针——”

    “先不用管。”傅清辞的声音完全是抖的,连手都不禁发颤,以致于怎么都无法给他系好鞋带。

    “我自己来吧妈妈。”晏西见状握住她的手,敏感地察觉她此刻的情绪似的,“你不要害怕。”

    小小的手掌心温暖。傅清辞一抬眸,对视上他同样透着暖意的眼睛。和另外一双眼睛虽然极其相似,但带给她的感觉却全然不同。

    面前的这个是安心,另外一个是危险。

    “好,妈妈不害怕。”傅清辞用额头贴了贴他的额头,强忍住眼泪。

    很快晏西系好鞋带。傅清辞牵着他迅速去乘电梯。

    下到一楼,电梯门打开,门外站着人。

    ……

    车子在公路上疾驰,陈青洲全程缄默,视线全程落在车窗外。

    不久,车子终于停下,荣一快速下车,先和两名手下汇合——是原本安排在阮舒身边的人,为了方便,在医院时便吩咐他们先来这个小区打探。

    然而结果令人失望……

    “二爷……”

    陈青洲这才从玻璃外的公共健身器材区看回来。

    荣一石-更着头皮汇报:“查不到傅警官在小区里的具体楼层门牌号。”

    觑了觑他的脸,他稍加解释:“那边递来的消息也仅仅只知道这个小区。这个小区看起来虽然普通,但最早是军属小区,后来才改造的,安保挺严密。”

    陈青洲的面容隐在后座的阴影里,神色晦暗不明,安静须臾才说:“这边继续盯着,你跟我转去小阮那里。”

    ……

    傅清辞给的那个耳光下手还挺重的,阮舒没敢掉以轻心,一回去就马上敷脸,毕竟隔天还有一场婚礼需要出席。

    晏西就那样被带回家,虽然知晓傅清辞肯定不会如对待她这般对待自己的儿子,但她依旧很担心,手机掂在手里没有松,念着晏西会不会再给她发消息之类的。

    然而等来等去未曾等到。

    她忍不住主动给他发消息询问他的情况,也没能得到回复。

    其实可以猜想,他的手机多半是被傅清辞没收了,以断绝他和她之间的来往。

    阮舒无力地趴在桌面上,深刻地反省自己——之前明明都在心里和自己说好了的,不能插手傅清辞和陈青洲之间的事的……她怎么就……

    而且,从接到晏西电话开始,到晏西不小心和陈青洲见上面,以及现在被傅清辞撞见她带晏西出门,整个状况下来,她的第六感非常地不好,总隐隐地感觉,她貌似惹出了一个大祸……

    手机突兀地在手边震动,拉回她的神思。阮舒即刻抬头,摸来手机,期盼着能是晏西,然而消息提醒显示的人名却是……陈青洲。

    他非常言简意赅:“小阮,下来,我在你朋友家楼下。”

    阮舒心内有所预感地磕了一下。她想,傅清辞只打了她一个耳光,真的是手下留情了,她现在自己都想打自己了……

    车子停靠的位置没有真的就在心理咨询室门口,而且特意选了被树丛的阴影下。大概也是照顾到她不愿意打扰马以的想法。

    “大小姐。”荣一还是为了低调专门戴了帽子遮住了他的光头和眼睛上的疤,站在车旁恭恭敬敬地躬身冲她问候,并为她打开后座的车门。

    稳了稳心绪,阮舒上了车。

    车门从外面关起来的一瞬,陈青洲便开门见山:“他们母子俩具体住那个小区的哪里?”

    果然,还是没瞒过他……先前回来的路上,她便细细想了一通,假若陈青洲真对“美国队长”上了心,在医院里稍微一查就能发现线索……懊恼已无用,深吸一口气,阮舒摇头:“我不知道。”

    大概是早料到会碰钉子,陈青洲没有太大的反应,视线依旧落在窗外的河面上,继续用他的后脑勺问她话:“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也没多久。”很明显,他想了解详细的来龙去脉,但阮舒不愿意多谈。

    “为什么要瞒我?”陈青洲又问。

    阮舒听得出来,与其说他是在问她,不如说他是在问傅清辞,只可惜他现在找不到傅清辞。

    “我不想多管闲事,我也承诺过要为傅警官保守秘密。”略一顿,阮舒补充,“而且,我对这件事的看法,和傅警官是一样的。”

    从她垂着眼帘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陈青洲置于膝盖上的手掌紧紧握成拳头,骨节突起,甚至青筋浮现。

    心口很闷,她撇开眸子,试图让自己不去注意,试图让自己眼不见为净。

    可是陈青洲却在这个时候转回头来:“你们凭什么擅自剥夺我做父亲的权利?”

    他的眸色是彻骨的阴寒,瞪着的眼睛如充血一般。灯光幽幽暗暗地照在他的脸上,阴厉而狠,会嗜血一般。与以往温文尔雅的他相比,全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面对这样陌生的陈青洲,阮舒说不出丁点儿话,甚至她生出了一丝惧意,所以本能地往她自己这边靠后了身体——或许此时此刻她才见到他作为陈玺的儿子的最真实的一面。如果她不是他的妹妹,她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而她也清楚,这一句话,他最想质问的人,依旧是傅清辞。

    眼前的陈青洲就是一个愤怒的父亲——十年多,他被自己的女人隐瞒了十年多儿子的存在,不清楚自己有儿子,不清楚自己儿子的出生,不清楚自己儿子的模样,不曾参与过自己儿子的任何成长。

    正如他所忿慨的,他确实被剥夺了作为晏西父亲的权利。

    从头至尾。

    彻彻底底。

    心里像是被什么掐了一下,就如同面对着思念父亲而不得见的晏西时一般,阮舒微微感到心疼。

    死寂。车厢内一片死寂。寂得外面的蛐叫虫鸣都泄露了进来。

    压下眸底涌起的潮意,阮舒垂眸,眼睫在眼睑落下阴影,遮住她的情绪。

    “对不起。但是,我真的不清楚他们母子俩的具体位置。”

    讲这话的时候,她的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先前她通过手机,听到晏西在那边告诉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他所住的楼层和门牌号。

    话落之后,车厢内又是死寂。

    须臾,陈青洲开口:“如果现在是令元问你,你会告诉他吗?”

    “不会。”阮舒不假思索,强调道,“晏西的存在我同样一个字都没有向他透露过。”

    “晏西……”陈青洲低低重复着从她的话中捕捉到的俩字,微微愣神,“他叫晏西是么……”

    阮舒抿紧唇,一言不发。

    陈青洲不瞬恢复情绪:“你没向他透露过,但他现在也还是知道了。甚至可能比我知道得更早一些。”

    阮舒懵住。

    陈青洲清黑的眸子注视着她:“你支走了我的人,却根本不知道他这两天也重新在你身边安了保镖。”

    阮舒愣怔,反应了一下:“那现在……”

    “我不确定。”陈青洲读懂她要问什么,“我不确定,现在是清辞自己带着孩子躲起来了所以怎样都打不通她的电话,还是令元比我快一步找到了她。你该明白的,令元既然也知道了这件事,他不可能不采取行动。”

    言外之意昭然,阮舒急急摇头:“不会的!傅警官是他的姐姐!他不会伤害他们的!就像我是你的妹妹一样,你不会因为我和他的关系就拿我去掣肘他,不是么?”

    “小阮。”陈青洲明显不认同她,“在靖沣,他曾对清辞做过什么,你不是也一清二楚?”

    “……”这件事阮舒无从反驳,可是她依旧相信傅令元,而且十分坚定,“他不会!他一定不会!”

    陈青洲亦坚持他个人的想法:“我只清楚一点,那就是他现在为陆振华做事,晏西的存在于他而言是再好不过的我的软肋。”

    “最重要的是,我不会放任任何一点置晏西于危险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