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我不恨你了-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52、我不恨你了

    背后有人在这时唤她。

    “姐。”

    熟悉的称呼,熟悉的嗓音。阮舒循声回头,无不意外地看到林璞站在不远处,个子高高的,正装在身,白色的衬衫外套了一件浅灰色的西服马甲,一眼望去十分俊朗潇洒。

    他的笑容一如既往地灿然干净,像大男孩,倒是给灰蒙蒙的天空添了一丝光彩。

    这样的林璞啊……

    晃神的一瞬间,他已迈步行至她的跟前,笑问:“姐你之前不是说不来参加的吗?”

    她今天穿得并不复杂,仅一袭勾勒身段的贴身蓝裙,长度至膝盖,头发用碎钻发卡别在脑后,显得干练。

    “你爸前天晚上特意给我打了通电话。”阮舒解释,“我仔细又想了想,反正今天有空,就顺便过来看看。”

    她伸手,压了压他的领子,凤眸笔直地盯着他的眼,夸赞:“今天要当小舅子的人,很帅。”

    林璞睇一眼她的小举动,微微受宠若惊似的,笑容比方才又要灿然:“谢谢姐。”

    “大伯父和大伯母呢?”阮舒收回手,视线象征性地朝四周逡巡,“进门时只看到谭家的人。我还没向大伯父大伯母道喜。”

    “王阿姨在陪大姐,我爸也在招待宾客。”林璞道,“我原本就是被我爸拉着一起的,刚瞧见姐你的身影,就假装上洗手间溜过来了。”

    收着他的满面愁容,阮舒唇角抿出清浅的笑意,揶揄,“你的重点不就是在间接地告诉我你今天很忙?”

    “当然不是。”林璞轻轻摇头,突然往她倾身过来,凑近她一分,“我的重点是,什么事情也比不上姐重要。

    大概是因为已经确认他不是林璞而是强子,面对他这样的故意亲近,阮舒的心绪无法做到如以前那般稳,下意识地稍偏头,避开他的气息。

    下一瞬林璞拉过她的小臂,泰然自若道:“走吧姐,不是说要去向我我爸道贺?”

    “嗯。”眼波微澜,阮舒假装捋自己的头发,以不着痕迹地挣开他的手。

    林璞依旧无恙地与她并肩而行,大致和她抱怨了几句这两天邦忙筹备婚礼的辛苦,最后压低音量,“那个大姐夫挺不靠谱的。”

    “怎么了?”

    “咱们林家这边这就罢了,大姐的性格原本就闭塞,谭家那边却也是如此,藏着不见人。两家的婚事全是由两家的大人cao办的,大姐和大姐夫都不露面,试婚纱和礼服也都两边各自分开,今天的婚礼,姐你也瞧见了,都不见新郎出来招待宾客的。”

    林璞的语气全兜着不满。

    阮舒不禁挑眉——这么听起来,昔日的花花少爷谭大少,变得和林湘一般阴郁?

    “至少婚纱照拍出来了。”她牵牵唇角。

    林璞的眼神透出一抹古怪:“姐你不觉得那婚纱照看上非常不自然?”

    是不自然。人像都修得失真了。不过阮舒觉得他想说的貌似不是这个,不解相询:“婚纱照有什么问题?”

    “合成的。”林璞告知。

    阮舒:“……”

    林璞摊手耸肩,表示他也非常无语。

    阮舒紧抿唇。

    林承志的身影很快进入视野范围,西装笔挺精神抖擞地,在和五六个年轻人寒暄。

    巧的是,这五六个人阮舒几乎全部认识,因为正是傅令元从前的那群朋友中的一部分,最眼熟的两个不外乎单明寒和政委家的公子爷周锐。当然,单明寒的身边少不了张未末。

    最早发现她并与她打招呼的也是张未末:“阮总,我就猜今天的场合必然能够再见到你。”

    盛装打扮的张未末又是另外一番味道儿,不是清汤寡水的女大学生,不是朝气干练的职场丽人,浅紫色的礼服令她浑身充满女人的妩媚。此时此刻和单明寒站在一起,确实极为登对。

    而相较于单明寒的敌意和其他几位的冷漠,周锐的态度就显得正常多了,和当初她尚跟在傅令元身边时一般友好,友好地问候:“林二小姐,好久好久没碰面了。”

    是很久。自从俱乐部一别,再没见过,上回在饭店里遇到,周锐恰好不在其中。对他的最后印象,是傅令元和焦洋对仗打马球战况胶着,他假意从马上摔下来以结束比赛,当了和事佬。那事儿很搏阮舒的好感,由衷地回之以笑容:“是好久不见,周公子。”

    林承志在这时笑吟吟地插话问:“小舒,原来你和周公子也是有交情的?”

    阮舒微垂一下眼帘,复抬起,淡然道:“以前跟着傅三的时候,有幸和他们吃过几次饭。”

    傅令元在他们之间俨然是个禁词,话一出,她即刻察觉周锐身旁的那几位公子哥表情微恙。

    察言观色的林承志瞟了过来一眼,貌似非常不悦她将气氛搞砸。

    周锐的反应却和其余人不同,好奇地询问:“你如今和傅三还有联系没?”

    阮舒浅笑着摇头。

    周锐怪遗憾的:“今天就差他一个。”

    说着他还抬手搭上单明寒的肩,叹息:“老单你说是吧?”

    单明寒的反应非常平淡,“嗯”了一下,没有其他。

    阮舒心底琢磨着什么“就差他一个”,但听周锐朝某个方向挥手:“喂,焦大,这边!”

    整个海城姓焦的,除了市长家,还能有谁……

    转瞬果然见焦洋小跑了过来,和周锐伸出的手击了下掌,解释道:“刚出了个紧急任务,幸好赶得及!”

    周锐带头起哄着调侃:“哟哟哟,行了行了,谁不晓得你们缉毒大队如今最忙最风光,灭了整个龙虎邦,抄了好几个毒窝,炫耀个什么劲儿我勒个去。”

    “哪有什么风光?”焦洋却是扭头看向阮舒,别有意味道,“都是些小喽喽,大头目不都还在蹦跶?”

    几人瞬间又尴尬。

    阮舒如常地挂着浅笑,未有半丝波澜,毕竟在外人眼中,她现在和傅令元早闹掰了。同时她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扫过单明寒身旁含笑沉默的张未末,心里头忽然生出了一个想法:傅令元既然早知张未末是陆振华深入于红圈内的探子,那么当初是否也借了张未末的眼睛,向陆振华证明,他和傅家、甚至和他过去的这些朋友,确确实实断了?

    念头一出,阮舒不禁默默感叹,那个男人究竟下了多少心思,布了多少的网?真真无所不用其极地借力打力……该得多大的脑容量,才能承受得住他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算计……

    周锐又出来调节气氛了,捶了一拳焦洋的肩膀提醒他道:“你他妈衣服都没换,快走走走,拾掇去,伴郎团一会儿要帅气出镜的!”

    伴郎团?阮舒定定一凝睛,仔细扫过几个男人的衣服,这才注意到他们穿得都相一致。

    霎时恍然自己忘了这一茬,谭飞可不就是和他们玩在一起的。所以最早傅令元刚从国外回海城,几人才特意设牌局给他接风。

    那边周锐回头便对他们礼貌道别:“林伯伯,林二小姐,我们几个先去准备了,一会儿要找谭飞去。”

    “欸欸欸,周公子客气了,不耽误你们了,快去快去!”

    林承志的腰弓得快成九十度,笑容全堆在脸上,阮舒完全可以体会到他此刻的心情,多半在心中窃喜着谭家的这门亲事,几乎邦他和大半个海城的高干扯上关系。

    直至一群人彻底消失了踪影,林承志才舍得收回目光。

    阮舒顺势道贺:“恭喜大伯父,林湘嫁得可真好。”

    林承志眉梢上的喜色不减,看着她,表情却故作惋惜:“小舒你要是没离婚,你和湘湘姐妹俩真能一起光耀门楣。咱们林家可就黑白两道通吃了。”

    最后半句,估摸是顾虑到场合的问题,他刻意压低了音量。

    阮舒听言毫不掩饰讥嘲:“大伯父的胃口真大,确定林家有那个福分能吞下?”

    林承志干干地咳了咳,没接她的茬,似刚突然记起,道:“既然来了,就去和湘湘聚一聚,你们好久没见着面了吧?等湘湘嫁去谭家,你们往后更难见面。湘湘说挺想你的,也让我见到你,让你去看看她。”

    整番的客套话,尤其最后一句,听得阮舒直皱眉,林湘怎么可能……?

    不过,她倒是不介意私底下见林湘一面。笑了笑,她虚伪道:“我也挺想她。她现在是在新年化妆间?”

    林承志点点头:“在四楼最里头那个房间,小舒你自己上去吧,你大伯母也在。找不到的话就问问佣人。”

    “姐,我认得路,带你一程。”许久未曾出声的林璞忽地开口找回了他的存在感。

    林承志应声皱眉:“你带什么带?刚刚说去洗手间去了那么久?跟我继续去招待宾客。”

    阮舒搭了句腔:“林璞你还是应该跟在大伯父身边好好学习,今天来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别扎到我们女人堆里来。”

    林璞挠了挠后脑勺,状似无奈,关心道:“那姐你自己一个人小心点。”

    “嗯嗯。”应着,阮舒循着方向便去了,进了迎宾客厅的人堆里后,回头瞟了一眼,没再见着林璞的身影,她打电话给陈青洲交给她用的其中一名手下:“混进来没有?”

    “进来了大小姐。”

    阮舒也没兴趣知晓他是如何进来的,只吩咐自己的要求:“盯紧他。整场婚礼都别让他离开你的视线范围。”

    收好手机,阮舒先找别墅里的佣人要了杯水,躲到角落的沙发里坐着,又吞了两颗感冒药——真病得不是时候,头又隐隐作痛。

    阖眼皮揉着太阳穴,却是敏锐地感觉貌似有人在看自己。

    睁眼,狐疑地朝四周张望,三三五五的宾客觥筹交错,视野范围内并未察觉异常。很快阮舒反应过来,大概是跟在身边的那几个保镖。太久没有小尾巴了,一时习惯不过来。

    淡淡一哂,阮舒起身,这才慢悠悠迈上阶梯。

    整栋别墅特别大,装修低调奢华,房间也很多,完全适合用来举办类似的大型活动,比起酒店毫不逊色,想来谭家买这栋别墅的作用不外乎此。

    阮舒一路打量着来到四楼,站定在门口,沉了沉气,叩门。

    “请问您是……?”来应门的佣人并不认识她。

    “新娘的……堂妹。”阮舒卡了一下,因为这个称呼平生头一回用,真别扭。

    佣人回头询问里面人的意思。

    阮舒的目光就势望进去,正与镜子中映照出的女人对视上。

    侬纤得宜,明眸皓齿,化了妆的脸上呈现出淡淡光泽,雪白的蕾丝立领婚纱包裹住她的身体,头发则全部盘起,露出额头,耳边两撮蜷曲垂坠。虽然林湘原先长得也没很差,但眼前的她和阮舒印象中坐在轮椅上长年阴郁披头散发的女人确实非常不一样。

    四目静静相对。

    阮舒忖了忖,在林湘自杀未遂,她去病房里见林湘,以致林湘情绪崩溃之后,期间相隔有四个月了吧?今天她们才又见。

    林湘的眼睛没什么神采,十年来一见她就难以控制的恐惧亦荡然无存,仿佛对她已无感一般。这样的变化,便是源自于那日病房内的说开吧(可回顾第134-135章)。

    敛回思绪,阮舒几步行去,停在林湘身后,笑得虽淡,但出自诚恳:“恭喜。”

    无论林湘是否真心嫁给谭飞,至少结婚这件事于林湘而言是进入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不再停滞不前。她应该给予祝福。不过也只能挤出如此简单的两个字罢了,其他干巴巴毫无营养的客套,貌似也没必有。

    林湘沉默片刻,语调幽幽:“我以为你不会来。”

    能够如此平静地交谈,阮舒颇感意外。牵牵唇角,她问:“你这是希望看见我?还是不希望看见我?”

    林湘没做回应。

    阮舒稍弯身,俯低身体,凤眸乌乌地凝着镜子里的她,莞尔,低低道:“林湘,我不恨你了……”

    她将两只手轻柔地搭在她的肩膀上,曼声:“上一次我见面我就说,十年了,很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现在过得很好,希望你接下来的新生活也能很好。”

    林湘眼神微微闪烁,喃喃:“接下来的新生活……”

    “嗯。”阮舒淡声,未再多言。煽情的话语她没有,深刻的人生体悟她也没有,她今天来见她主要想表达的,就是上面的几句。

    重新站直身体,她轻轻拨了拨她鬓边的那两绺发丝,最后将乍见时的惊艳不吝啬地出口:“你很漂亮。”

    林湘的眼神直勾勾,貌似不喜欢这句称赞,抑或认为她是在故意嘲讽她,终归她的表情看起来没有特别高兴。

    高不高兴是她自己的事,阮舒自认为真诚,也并非抱着她能马上接受的期待,便兀自转开话题问:“大伯母呢?刚刚大伯父说她也在你这里?听林璞说,她预产期在下个月?”

    瞧着林湘不说话,一旁的佣人邦忙回答:“夫人坐了一会儿,有点不舒、服,先扶她去客房休息了。”

    阮舒略略颔首,看回镜子里的林湘:“那我不打扰你,先下去,等婚礼开始。”

    “等等。”林湘忽地出声,盯着她,“你的话说完了,我的话还没说完。”

    “你想说什么?”阮舒问。

    林湘转向造型师和几个佣人:“你们先出去,在外面等着。”

    见状阮舒颦眉,多年习惯的警惕心理令她戒备,一般这种两人独处的情况多半没什么好事。正准备阻止,旋即发现其他人虽出去了,但并未关门,而且留了两个佣人在门口,九思肯定也在暗中保护着她,她放下心。转眸看回林湘,重新问:“你想说什么?”

    “麻烦,先邦我倒杯水。我有点渴。”林湘用眼神示意饮水机上的一只杯子。

    阮舒走上前,抓过杯子,问:“要热的、溫的还是凉的?”

    “溫的。”林湘说。

    阮舒先盛了一点热水,再掺了一些凉水,摸着杯壁温度差不多,送到她面前的梳妆台上。

    “谢谢。”林湘垂眸看一眼波纹微动的水面,端起来呡了一口,复抬头,又问,“能邦我上个口红么?”

    唇印留在杯壁上,唇色确实有些脱落。她这分明是故意。阮舒眉心蹙起:“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说过去既往不咎?”林湘表情颓靡,“你累了,我也累了。这几个月,我想得比你透彻。你知道的,嫁给谭家更多的是我爸的意愿。不过我这种人,再找不到比这更好的条件了。况且,我也不期待什么爱情。谭家的人对我挺好的。所以我才同意结婚,就像你所说的,新生活。”

    她唇角扯开弧度,疑似笑容:“邦我上个口红,我们和解。”

    阮舒定定立于原地,分辨她神色的真伪。

    “不愿意?”林湘泛出一抹苦笑,“那就算了……”

    说罢,她自行摸过梳妆台上的一只口红,给她自己补妆。

    虽然觉得她要求的事情非常刻意,很形式,但观察到现在,阮舒并未觉得有何太大不妥之处。

    瞅着林湘的动作有些笨拙,她抿抿唇,最终走上前,自林湘手中拿过口红,抽纸巾先把她轻轻擦了擦涂坏的地方。

    “谢谢。”因为一站一坐的缘故,林湘是仰头看她的,眼珠子黑黑的,依旧没什么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