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视频-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53、视频

    将擦完林湘嘴唇的纸巾丢进垃圾桶,阮舒捏着口红,盯着她的唇,正准备上色,忽地又滞住,视线往上挪,与她对视上。

    林湘未动弹,眼波亦无澜,像在静静地等待她的动作。

    狭长的凤眸略一眯起,阮舒收回手,打量握着的口红,轻轻转了转,再看回林湘,试探性道:“这个颜色不太适合你,换一支,怎样?”

    林湘没有反对,指了指桌上造型师留下的化妆箱:“那你看看什么颜色适合我。”

    闻言阮舒神色微凝,视线扫过化妆箱里林林总总的化妆品,又提议:“还是邦你把造型师叫回来。你的妆都是造型师设计的。”

    “就补个口红而已……那么麻烦……”林湘幽幽。语音幽幽,眼神亦幽幽,“你在害怕什么?”

    “就当作我是在害怕吧。虽然不清楚你要我做这些的意图为何。”阮舒向左一挑唇角,把口红放回她的面前,“我们以后的生活应该不会再有交集,所以林湘,你要不要与我和解都无所谓,我也不需要。”

    “不需要和解……呵呵……”林湘不明意味,去化妆箱里重新选了一支口红,又对着镜子慢慢地给她自己涂,鲜红如血盖过了原先的咬唇妆,而且涂出了唇线的边缘,戳在唇角,更像流了血。

    阮舒直皱眉,转身要往外走:“我去邦你叫造型师。”

    裙摆一下被林湘揪住。

    阮舒第一时间扣住她的腕,警惕而恼火:“你干什么?”

    林湘倒是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好像仅仅只是为了阻止她离开罢了。

    也正因为察觉到此,阮舒才顾念她今日新娘的身份,手下留情没有直接推开她。

    “你不需要和解,你跑来跟我说这些话干什么?彰显你的宽宏大量?体现你的圣母心胸?还是来向我炫耀,炫耀你现在过得很好。你过得怎么好?不是应该详细和我讲清楚,好让我心生嫉妒?”林湘目光凉凉,两片涂得乱七八糟的嘴唇一张一合,有些诡异。

    “随便你怎么理解。”阮舒冷下脸,“抱歉,是我不该来打扰你!”

    “是啊……你不该来……”林湘却是复而颓靡,问,“你说,你现在为什么过得很好?‘过去就让它过去’……怎么过去?你是怎么过去的?你真的过去了?”

    阮舒唇线抿得直直的,不做回应。

    而林湘自己小声啜泣起来:“你告诉我,你是怎么过去的?你是怎么过去的?你应该比我还难过去才对?凭什么,凭什么你能过得比我好?”

    阮舒僵着脊背,目光落在虚处,有些愣神,脑中是陈旧的往事簌簌。

    好久……没有记起来了……

    阖了阖眼皮,阮舒花了好几秒的时间强行压下,拂开林湘此时已松软下来的手,淡声:“你问的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或许只能说是如今我的运气比你好一些,遇上了……”

    她止住,眼前闪过一双湛黑的眸子,心境越发沉稳。转口她道:“你不是觉得我外表风光艳丽内里腐烂不堪?那么,腐烂就腐烂,烂到根,它就自然而然分解消失不见了。”

    “是么……就消失不见了……”林湘喃喃,显然表示茫然。

    阮舒撇眼看回她,嘲弄地笑了一下,“你也说了,照理我应该比你难过去才对。可既然现在我都能过去,你肯定也能过去,不是吗?”

    林湘直勾勾盯住她,像是要验证般道:“你真是心大,连被强歼都能不介意了……”

    直白的措辞令阮舒的心口不可避免地被刺了一下——这件事虽然她已经不会如过去那般反应强烈,但尚无法做到全然淡定,尤其还是从其他人的嘴里故意讲出来。

    稳了稳心绪,她握紧手里的包,面无表情道:“我要走了。”

    忽听林湘又问:“在你眼里认为我比你脏吧……”

    她对着镜子,慢慢地给自己扑腮红,声音依旧凉凉:“你和二叔至少没有血缘关系。林翰却拿我当他性、启蒙的玩物……你被自己的继父觊觎不敢声张,我那个时候也是无知,被林翰猥、亵不敢告诉我爸我妈,最后我们两个都被林翰威胁去邦他挣钱。你说,我们是最懂彼此的,对不对?”

    阮舒懒得理她,转身迈步。

    “对了,有一件事你还不知道。”背后林湘的声音继续传出,顿了顿,她轻轻地笑,“我不是那天撞见之后才发现的,我其实,很早就察觉林平生对你的不同寻常……”

    阮舒应声滞住。

    林湘的语气变得愈发轻快:“你总是一副对人爱搭不理故作清高白莲的样子,我一直在心里默默等着你什么时候变得和我一样。终于,终于在度假别墅里等到了。不过我没想到,二叔会直接对你……”

    阮舒转瞬已站到她的面前,手指用力攫住她的下巴,目光冰冷。

    “怎么?现在觉得当年只让我摔下楼废了一双腿算太轻了?”林湘不怒反笑,“你看你,不是才说既往不咎?轻而易举就让你变脸了。”

    说着,她抓住阮舒的另外一只手,按到她的脖子上,扬起脸鼓励道:“我在你面前,你要不要杀了我?”

    阮舒毫不客气地收缩手指。

    确实太轻了!她以为当年的林湘仅是单纯地害怕单纯地慌乱不知该如何反应那种情况,换作现在,新闻中不还是总经常报道因为人性的懦弱或者害怕惹祸上身所以不去邦别人一把?因此即便她恨了林湘,却也仅仅只能恨。

    甚至后来她刚发现林湘曾遭到林翰猥、亵还被变态地拍了录像时,她生出过一点点的同情。当然,也仅仅一点点而已。

    她举报林翰,其实也算间接邦了林湘——那个时候的林湘已经被迫邦林翰运粉。林翰兜售得很散,兜售的对象基本是在校的学生,或者活动在学校附近的小混混。林翰每回谈妥之后,都不亲自送货,而要林湘去上课的时候顺便代劳。干了有一阵子,直至林平生死后的那段时间,林翰开始准备培养冰、妹……

    外人或许不清楚,但在林翰眼中,林湘和她一样同是受益者,也就是害他入狱的同谋和邦凶。尤其警察抓了林翰后来林宅搜查林翰的房间所搜到的粉,是她事先从林湘的书包偷出来后弄到林翰房间里的。

    神思晃回,是因为门外的两个佣人察觉异常跑了进来,阮舒被她们推开,脚步踉跄地稳住身形。

    林湘捂着脖子,满脸是险些岔气的通红。

    自己究竟用了多大的手劲儿她非常清楚,哪至于她这般?阮舒冷眼旁观她的装模作样,漠着脸离开。

    两个佣人吓坏了,连忙喊着要找医生。

    林湘制止了她们:“我没事,不要惊动其他人,他们都在忙。再些时候婚礼就要开始了,你们先出去吧,我自己坐着休息。”

    两人佣人都是林家自己带过来的,非常清楚她的脾气,闻言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按照要求又出去到门口,隔着距离守着她。

    林湘坐直身体,注视着镜子里化妆之后陌生的自己,眼睛没什么神采地理了理鬓发,擦整齐嘴唇的口红,旋即低头,盯住面前那杯只喝过一口的溫水。

    ……

    走廊里中央空调的温度调得太低,阮舒有点冷,抱了抱手臂。

    头又开始隐隐作痛,她边走边扶额,心绪因与林湘的短暂相处而陷入过去尚没能平复涟漪——林翰……若非方才提起,她都快把他忘记了,他是在戒毒所,而非如十年间那般被关在监狱。他先前两次要求见她,她都没有给予回应,然后各种事情耽搁至今日,倒还没了解过他在戒毒所里情况……

    突然地,那种遭人窥探的感觉又出现。

    和在楼下时貌似不太一样……?

    停住脚步,她往身后张望。

    宾客们都在楼下大厅,所以上面的楼层显得很静。两侧的墙上挂着油画,大多是名品中的仿作。空荡荡的过道,并没有发现其他人。

    “九思么?”阮舒尝试着询问。

    无人回应。

    阮舒愣了一下——九思没跟着?

    斜后方的位置,原本完整的墙面上悄无声息地被人从里面细缝,一只少了根指头的手缓缓地自墙里伸出,伸向她。

    “姐!”林璞的唤声忽地入耳。

    手第一时间迅速收回,连同墙面的缝一并消失。

    阮舒闻声回过头去,果然见他刚从拐弯处出现,朝她快步走来。

    “你爸不是让你跟在他身边,怎么上来了?看林湘?”她颦眉。

    “不是来看大姐,是来找你的。”

    “找我?有事?”

    “没有。就是你离开太久了。”林璞解释,敏锐地捕捉她脸色的异常,关切相询,“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猝不及防他便拉起她的一只手握住,神色一紧:“你的手怎么这么冰?”

    他的殷勤令阮舒有点反感,抽回手,语气没有完全掩饰自己的不高兴:“空调的问题。回楼下户外就行了。”

    “那我们赶紧下去。”林璞似毫无察觉她的疏离,只是没再不识相地触碰她的肢体。

    阮舒走快他半步,与他一起下楼。

    身后,她方才站过的位置的斜后方,之前那道墙面的门重新拉开,廊上的灯光模模糊糊勾勒出一副身影,面容隐在漆黑之中,盯着阮舒离开的方向。少顷,门又缓缓地闭合,与整面墙融为一体,看不出丁点儿的缝隙。

    下去二楼,两人恰好又碰上从过道而来的单明寒、周锐和焦洋,听中间的周锐抱怨:“谭飞怎么回事儿?真自闭抑郁上了?自打去年开始就躲起来养病,怎么喊他他都不出来,什么活动也都不参加,今天不是当新郎官,还找我们给当伴郎,才刚见上面话没讲两句,又失踪。玩什么啊!”

    “伴郎团是伯父伯母的主意。”单明寒纠正,旋即道,“你话痨,他现在讲话不利索,自然不爱搭理你。”

    周锐噎了噎,为自己辩解:“我那是太久没见他,高兴,所以多说了两句,见气氛不对不是马上就住口了。”

    不利索就不利索,伯父伯母不是都在找专家邦他恢复中?我们又没看不起他,不都还拿他当朋友?什么破脾气?以前他哪是这样的?”

    扭头他转向焦洋:“你不是说你之前私底下和谭飞见过面聊了好几句?他也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焦洋敛着神色,目光投落阮舒身、上:“林二小姐。”

    周锐和单明寒齐齐也望了过来。

    阮舒略略颔首,算作简单的招呼就准备和林璞继续自己的路,周锐却三四步走到她面前来:“林二小姐,留步,我跟你确认件事儿。”

    不是没听见他们交谈的主题是谭飞。阮舒大概猜测到他要问什么,面上佯装不知,客客气气地微笑:“周公子要确认什么事?”

    周锐拉着阮舒到一旁,面色肃然:“林二小姐,谭家虽然焐得紧,但这事儿在我们圈子里并非完全密不透风。今天你正好在,麻烦你痛快点给个准话,谭飞是不是因为你才被三鑫集团的陆小爷修理的?他那舌头,真是傅三亲手给弄的?”

    阮舒眼眸微垂,神色极其平静:“周公子,你不知道,男人做事最喜欢拿女人当借口让女人背黑锅?”

    言毕,也不管周锐什么反应,她迈步下楼——傻子才会承认她当时在场。况且她回答的也并非假话。

    楼下宾客多,人气旺,阮舒立时温暖不少,婚礼好像很快就要开始了,前方的调控台有主持人在试麦,人流也陆陆续续地聚集到草坪上来继续边自助餐边相聊甚欢。

    阮舒随便寻了空位先落座,打算缓一缓就走人,不等开场了。一方面是因为见过林湘后心情差,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身体确实不活络。

    “姐。”

    林璞的声音阴魂不散似的又钻进耳朵里。

    阮舒烦躁地紧蹙眉心,想让他闪开别来烦她,一抬头正见他端着杯冒着烟气袅袅的热水递在她面前。

    见她没动,林璞把杯子塞进她的手心,建议道:“你要是真的不舒、服,就回去吧。我爸让你来,不外乎就是想向你炫耀。”

    握紧杯子,阮舒自下往上凝视他的眼睛。

    仔细想想,即便他外形整容成了林璞,眼睛依然是最难改变的部位。

    先前她从未往这方面考虑。现下认真观察,照片上的林璞因为戴着眼镜她分辨不清楚,然,相较于精神病院里的那一双,跟前的这个人,怎么看怎么都更像真正的林璞该有的模样。

    以假乱真到这种地步……

    她盯得太久,林璞摸了摸他自己的脸:“怎么了姐?”

    阮舒眉目不动,酝酿着冲他伸手:“有没有糖?给我一颗。”

    林璞笑了,即刻从裤兜里掏出来,掌心覆过她的掌心,便变开来魔术:“正好还剩最后一颗。”

    和他前两次给她的是一模一样的种类。没记错的话,他第一次给她时,曾说是从日本带回来的,一对老夫妻手工制作的。反正是真是假她无从考证。

    掂了掂糖果,她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在兜里揣糖的习惯?”

    “年纪小,记不太清楚了。”

    “之前你说你妈有管过你吃糖的事儿?”

    “是。”

    “你妈哪一年去世的?”

    “姐,我妈去世那年,不就是我来林家认亲那年?”

    此般回答,多像为了证明他是林璞本人。阮舒眸光轻闪,再问:“记得你当年见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么?”

    林璞做思考状,须臾,坦诚摇头,眼里带笑:“是什么?”

    阮舒微抿唇:“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竟然不记得了?你真的是林璞?”

    她连玩笑的口吻都没有用上,出口后一眼不眨地盯着他的表情。

    “我不是林璞,是谁?”林璞反问,没有回避她的目光,语气间也同她一样没有半丝玩笑。

    阮舒沉吟,心下组织着措辞。

    林璞在这时接了个电话,挂断后便抱歉地对她道:“姐,我得先去忙了。”

    “嗯嗯。”阮舒挥挥手,眼神复杂地目送他的背影。

    独自一人喝着杯子里的水,莫名其妙地,再次感觉好像有人再看她。

    而手机登时有通来电。

    陌生号码,显示海城本地。

    熟悉的形式……不禁令阮舒记起先前那一次没人说话的来电。

    迟疑地接起:“你好。”

    那边没有声音。

    阮舒心头微顿。

    周边的人声还算嘈杂,但她紧贴着听筒的耳朵里,依旧能捕捉对方的呼吸声。

    果真和上一次一模一样。

    心里毛毛的,预感特别不好,阮舒狭长的凤眸眯起:“谁?”

    不同的是,这回对方没有挂断电话。

    “小舒。”又厚又哑的烟嗓唤出俩字,恶鬼招魂似的。

    哪里听不出是谁?一瞬间,阮舒浑身血液凝固,手机从掌心滑落,掉到草坪上。

    呆愣两秒,她僵着手捡起,重新将听筒贴到耳朵上。

    林翰讥嘲:“你还真是怕我,什么都没说,就吓得连东西都拿不稳了?”

    很显然,他就在婚礼现场的某个角落窥视着她!阮舒立刻从椅子里站起,环顾四周:“你在哪儿?”

    “我在哪儿重要吗?你会来见我吗?我在戒毒所里找了你那么多次,你搭理我了?”

    他出现得太过突然,阮舒毫无防备,脑袋运转不太过来,抽着话问:“你什么时候从戒毒所出来的?”

    “我知道,你希望我永远出不来嘛。”林翰冷笑桀桀,“你有能耐,就让你的那个‘丈夫’,噢不,如今应该是前夫,再把我搞进去,或者直接弄死我,要不要?”

    连她和傅令元离婚都了解清楚了……敌暗我明,阮舒于慌乱之中强行镇定,秉住自己的气势,咬牙撂话:“我就算不靠我前夫,也能弄死你!”

    “是么……”林翰丁点儿不惧怕,“你指你身边的那几个保镖?你确定你现在还能联系上他们?”

    他这话俨然不是唬人,阮舒立时记起方才从林湘的新娘化妆间出来后没能把九思叫出来,心内倏地咯噔。

    “说不出话来了?”林翰哂笑。

    阮舒不管不顾地挂断电话,边往外走边拨九思等几个人的号码。

    然而根本没等她走出几步,但听草坪上原本飘散的舒缓的钢琴曲突然变成了女人凄厉的喊叫和哭闹。

    “混蛋你放开我!”

    “……不要不要不要!你滚开——你滚——”

    “……妈!妈——妈!救我!唔唔唔救——”

    “……我求求你不要!我求——啊——”

    “……”

    声音明显经过处理,前面着重女声,戛然到此为止又调出了男人的米-且重的chuan息,夹杂女声压抑的低泣。而音量非常得大,仿佛害怕现场之中有人听不清楚似的。

    此般动静,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纷纷循着方向找去声源处,无不意外地看到了与声音相匹配的画面。就在最前方调控台的石-页大屏幕上。一个男人压在一个女-乔小的身躯上急哄哄地动作着,虽然关键的人脸和部位全都被打了马赛克,但依旧……

    因为出现得太突然,现场的工作人员也都和宾客们一样一时看傻了眼,以致于截出的这一段画面都接近尾声了,才有人反应过来,呵斥控制台上的工作人员去关掉。

    而阮舒没有扭头看。

    她完全不必扭头看。

    甚至于此时此刻,她就是想动都动不了。

    早在声音传出的第一时间,她整个人的灵魂都月-兑壳了似的,缺粮断水般滞住了呼吸。

    明明不久前她才在林湘跟前口口声声地说一切翻篇,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她明明也已经可以平静地对待那些陈旧的往事。

    可当它们赤果果活生生地被人重新扒到她的面前来,她发现她想得太轻巧了。

    现场明明那么嘈杂慌乱,她的脑袋同样空白,可她竟然能够清晰地捕捉到周围人的窃窃私语。

    “那好像还是个小女生吧?还在喊自己的妈妈……”

    “……这是被强了吧?”

    “你们不觉得那女人的声音好像很耳熟?是不是在哪儿听过?”

    “……好可怜……”

    手中的手机已然在震动第三遍。

    阮舒呆呆地拿起,划过接听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