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杀人女魔头-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58、杀人女魔头

    出手又比方才打陈青洲的时候还要重,自己打得他自己都站不稳固。

    “荣叔!”陈青洲即刻从地上爬起来阻止他。

    黄金荣趔趄着按住病床坐了下来,另一只手捂住胸口却是又开始剧烈地咳嗽,气急所致似的。

    眼瞧着他咳得停不下来,咳出的声音较之他原本的音色完全变了样,如同高音调的重金属,而且呈现一副马上要咳晕过去的样子,陈青洲立刻喊着外面的荣一去找医生。

    黄金荣紧紧握住陈青洲的手,嗓音嘶哑而断断续续:“丫咳咳咳咳丫头她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我知道荣叔。你不用说了。”陈青洲劝道,试图扶黄金荣躺回床上去。

    黄金荣却是噎一口气,转瞬一口血遽然咯出来,于白色的被单上开出一大朵暗红色的花。

    这和上一回的痰中带血俨然不一样的性质,陈青洲脸色大变。

    医生和护士赶来的时候,黄金荣面色潮红呼吸困难,像是马上就要窒息。

    陈青洲被推开病床边,站在外围看着医生和护士对黄金荣采取急救措施,一时有些呆怔,还是荣一进来将他带出到会客厅。

    “我去另外叫个护士来给二爷您处理伤口。”荣一着急地便跑出去了。

    陈青洲独自坐在沙发里,双手支在两腿上撑着头,掌心覆在额头上。

    那视频的内容因为黄金荣砸他的这两拳更加挥散不去。

    十八岁

    本应享受一切美好的如花年纪,却遭遇了那种事情。他完全无法想象她究竟是怎样熬过去的。

    他好像忽然彻彻底底地明白,她的性格为何会如此。

    甚至也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为何面对轮歼事件,她的承受能力貌似比正常人要强

    因为陈家,她被迫经历了那么多她本不应该经历的苦难,她未曾对他有过恨意,即便一开始排斥他,如今也开始慢慢地接受他。他应该用尽他的所有去补偿她,可昨天晚上他却因为晏西的事情冲她发火生她的气。

    他到底算什么哥哥?

    他连自己妹妹所受的委屈都一点儿不了解

    “陈先生。”医生在这时从里面出来,“病人的病情可能出现了变化。需要重新评估手术的可能性。”

    “什么意思?!”陈青洲一下从沙发里起身,“不是说手术安排在五天后?不是说荣叔可以做手术?不是说手术后只要五年内不复发就没有问题?”

    “陈先生你先别激动。”医生摆开双手打断他,神色非常地严肃,“我也说过,不是所有的肺癌中期患者都适合手术。病人之前身体的各项诊断结果确实能够进行手术。但现在我怀疑病人体内的癌细胞有转移的现象,如果是这样,就必须改为保守治疗,重新制定治疗方案。当然,还是要等我们给病人再安排拍片和化验才能确认。”

    癌细胞转移?意思不就是病情恶化?!

    陈青洲当即表情愠怒:“病人在你们的医院接受治疗,什么都按你们说的来!你们都怎么治的怎么还会让病情恶化?!”

    医生被他吓到了,本能地后退了一步,解释道:“陈先生,我们医生确实承担着为病人控制病情的责任,但同样的一种病症在不同病人身、上的表现是不同的,作用于病情的因素也不同,很多时候会发生我们也预料不到的情况。否则我们也是希望能够每个病人都能顺利康复。”

    “二爷”荣一上前来拦了陈青洲一把,毕竟很明显在理的是医生,反倒自家二爷因为对荣叔的过度紧张而有些无礼。

    陈青洲阖了阖眼,冷静数秒,有些艰难地问:“如果无法手术,保守治疗的话,能有几成的治愈率?”

    “具体得重新检查之后依据病人的实际情况我们几个医生才能评估。”稍一顿,医生马上补充道,“保守治疗相较于手术切割,最大的差别在于治疗时间上。但治愈的可能性依旧很大的。”

    “嗯”陈青洲淡声,“我知道了谢谢”

    医生略略颔首,携着方才同来的几人离开。

    陈青洲走进病房,里面还留有两个护士正在收拾吸痰器等物品。

    黄金荣则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在昏睡着,约莫喉咙里还有残痰,卡着难受,所以时不时无意识地哼唧两声。但至少光就表面上看,他还好好的,还是之前那个健健康康的人。

    不多时,两个护士也退了出去。

    荣一来到陈青洲身后,汇报道:“二爷,联系好给大小姐的律师了。由曹老板出面办的。我已经向曹老板交待好了,曹老板会将要点转述给律师,务必先见上大小姐一面,向大小姐了解清楚情况,并极力争取保释。”

    陈青洲默了默,道:“安排一下,曹老板见律师的时候,我需要旁听。”

    “好的二爷。”荣一紧接着汇报第二件事:“消失在别墅里的另外两个保镖还在找,因为那里现在还有警察在看守,我们的人比较难找机会进去。”

    “林家的其他人?”陈青洲嗓音阴冷。

    “王毓芬难产,林承志还守在医院。”

    “既然难产,那就直接让他们生不出来。”陈青洲的语气稀疏平常,夹杂着的冰渣子则寒意透骨。

    荣一知晓该怎么办,点头应承:“我会联系张护士。”

    “林璞呢?”陈青洲又问。

    “林璞找不到人。”荣一的语气有变。

    找不到人?陈青洲皱眉。

    另一间病房里,傅令元同样应声折起眉头:“找不到人?”

    “是的。”栗青刚从外面赶回来不久,气息上有些hun,回答道,“不在医院,不在公寓,不在林承志的新家,更不在林宅。好像从谭家的别墅被放行之后,就消失了踪迹。”

    当然,说完这些之后,不用他进一步交待,栗青便自行道:“老大放心,我们会继续找。二筒已经和他以前常混的那些三教九流打过招呼,照片也都给下去了,哪怕是丁点儿和他相像的人,也不会错过的。”

    “而且,”顺势栗青便提及,“老大你不是让我把网络上的那些视频及其源头清了?我发现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另外两拨人也在处理,一拨人应该是陈青洲的手下,第三个,我怀疑就是林璞,因为我查探不到对方的具体位置,对方的技术明显在一定级别。”

    傅令元湛黑的眸子冷冷地眯着。

    见他对此没什么叮嘱,栗青才继续讲事情:“还有,谭飞那边已经根据老大的要求派手下去盯着了,他跟着谭家二老回了家,目前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不过,他好像在自己身边放了保镖。”

    “呵呵。他也用保镖”傅令元直接冷笑出声。

    栗青不懂他其中的意味儿,觑了觑他阴沉沉的表情,没敢说话。

    傅令元吩咐:“先不论你们阮姐的事是否真的和他有关,但九思他们是在他的别墅里失踪的,他做为别墅的主人,就肯定有问题。不用顾及他的身份,找机会摆平他的保镖,把人直接掳来。”

    栗青连连点头,最后问:“那老大,我们是否该给阮姐找个律师?”

    “不用,陈青洲那边肯定会想办法的。”傅令元薄唇微掀,坚冷的唇线未曾改变过笔直的弧度。

    “那要不要疏通疏通关系,看看能否了解到阮姐在拘留所里的情况?”栗青又提议,“我们现在对阮姐在案发现场究竟经历了什么毫无所知,很难邦到阮姐。”

    “不用。”傅令元的侧脸异常平静,眉眼沉冽,“我会解决。”

    他没有讲明白。栗青依照惯例不多问,心下则悄然转悠着心思猜测,自家老大这是要为了阮姐回去找傅家?

    “阿元哥!”陆少骢的叫唤伴随着他的脚步传来。

    傅令元收起神色,换成一贯的闲闲散散:“只是出个院罢了,不是让你不用来了?这个时间点,你肯定又是翘了公司的班,不怕被董事会的那些人揪小尾巴?”

    “阿元哥放心,我是借口考察现场出来的,是办正事儿。不过吩咐我的助理代替我去了,我转来医院一起接阿元哥回别墅。”说着,陆少骢环顾一圈病房,“小雅呢?怎么没陪着阿元哥你?”

    傅令元解释:“不想让她再折腾,已经让她先下去车里等我了。我和栗青也正准备下去。你来得倒是巧。”

    “我特意预先打过电话问过门口的保镖了。”陆少骢走过来,打算邦忙推他的轮椅。

    傅令元摆手拒绝:“不用了,让栗青来就可以。”

    “没关系的阿元哥,你跟我客气什么?”

    “不是跟你客气。”傅令元勾唇,斜斜睨他,“我是担心你不在行,一会儿没把控住方向,把我给翻了,我这伤可就白养了。多住几天医院倒没什么,影响我展开手脚开荤你就赔不起了。”

    陆少骢哈哈哈地笑,虚虚一拳砸到他的肩上:“行行行!我识相!我不推了!”

    栗青拎起行李包,忙不迭接过手。

    陆少骢双手抄兜跟在轮椅旁与傅令元一起往外走,摁电梯的时候便问起:“阮小姐的事情阿元哥知道了?”

    “新闻闹那么大,我想不知道都难。”傅令元往自己的嘴里塞了根没有点燃的烟卷,烟卷随着他的讲话抖得一颤一颤的,他的眸子轻轻地眯着,“和她处了那么久,倒不知道她以前原来发生过那种事。”

    陆少骢侧目打量他的神色:“心疼上了?”

    傅令元斜斜扬起一边的唇角:“心疼算不上,但毕竟是我以前的女人,我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陆少骢表示理解似的点头:“虽说阮小姐这视频不光彩,但同情她的人居多。还把阮小姐早年对林家做的事都重新翻出来议论了一番。”

    “对了还有,视频曝光得还挺蹊跷的,阿元哥应该也听说了吧?是去参加谭家的婚礼。谭副局长那个儿子的手指还被我作为战利品收在我的罐子里。”他换了个姿势,改为往后靠上轿厢壁,能够正视傅令元。

    “那个时候应该邦你把他的半截舌头也留着。”因为叼着烟卷,傅令元的语音略微含糊。

    陆少骢转回去他原本的重点:“以前倒不知道阮小姐如此有魄力,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干掉两个。可惜运气不太好,怎么就被条子给逮住了?现在貌似还挺孤立无援的,林家的人肯定不会管她。”

    他摸了摸下巴,像是一时兴起似的,询问傅令元的意见:“阿元哥你说我们要不要邦她一把?”

    “邦她?”傅令元深深折眉,难以理解似的,“你什么时候变成爱管闲事的人了?而且不是说她被条子当场逮住的,证据确凿。你要为了她去和条子做对?还有,林氏是三鑫集团的子公司,死掉的其中一个林承志的女儿,怎么都算是在邦三鑫集团做事的人,你别太不给人留脸面。”

    陆少骢笑笑:“阿元哥分析得对。”

    傅令元朝他斜眼:“怎么?是又想到什么有意思的,所以蹦出这个念头?”

    “要真有意思就好喽。”陆少骢一副苦闷不堪的表情,俨然又记起公司的事儿,继而解释,“就是觉得没乐子想找些乐子出来。难得海城出了个杀人女魔头,还是认识的。琢磨着或许能豆一豆。”

    “不过既然阿元哥你都那么说了,就算了。省得回头我爸不满意,又得找我谈话。”

    傅令元眼瞳不动声色地微敛一下。

    电梯抵达一楼,外面一群人等着涌进来坐电梯,两人的对话暂且中止。

    到了停车场,陆少骢招呼着傅令元坐房车:“我那儿空间大,阿元哥你手脚不方便,正合适,也不枉我来接你这一趟。而且安全。那个龙霸天到现在还躲不知哪个旮旯里,我一肚子火。”

    扭头他便叮嘱栗青:“去把小雅也一并叫到房车上来,好伺候阿元哥。”

    傅令元没有拂他的热情。

    栗青见状会意,立马要去照陆少骢的意思办。

    陆少骢的手下在这时匆匆前来汇报:“小爷,秘书来电说,几个主管临时有点事,正急着找您回公司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