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风雨-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64、风雨

    掌心攥紧手机,阮舒承认:“是。”

    虽是一个字,已足以令陈青洲惊喜,惊喜并且宽慰:“嗯,我会好好的。”

    纵使隔着电话,阮舒也觉得不自在,顿了顿,转了个话题:“傅警官和晏西的消息,你问过他了么?”

    出口后其实她有些懊恼——险些忘记了两人那晚因为这件事的不愉快。

    陈青洲却是突然道歉:“对不起,不应该冲你发火。你的立场是没有错的,是我的要求过分了。”他清淡地笑,“以后不需要为难,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心里舒坦开心最重要。”

    她的心像是一面湖,他的关爱就是小石子,即便每次投落下来的劲儿都细微,也不代表毫无涟漪。一层层一阵阵地激荡下来,沉在湖底,小石子总会越积越多的。

    她无法再如过去那般冷若冰霜,也无法再刻意压制自己。傅令元教训过她好几次不是么?不要总逃避,逃避被人爱,逃避爱别人……

    陈青洲和黄金荣,是真的对她好。她也确实不愿意他们俩出事。

    坦然接受吧。她早在不知不觉中将他们视作亲人了。

    如释重负地长长吐一口气,阮舒舒心一笑:“好。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察觉她口吻间的细微变化,陈青洲的眸色稍加恢复暖意,这才回答她的问题:“晏西的去向,我之后自己会跟令元交涉。”

    “那……”阮舒微抿唇,“既然你已经知晓晏西的存在,还联姻么?”

    “为什么不结?”陈青洲反问,含笑道,“要回晏西,和联姻,并不冲突。”

    “傅警官她……”

    “我联姻的目的你清楚的。傅清辞并不能给我带来任何的价值,对于我目前的处境没有任何的邦助。我不会再厚着脸皮纠缠一个不爱我的女人,但晏西是我的儿子,我一定要从她手中要回来。”陈青洲异常冷静。

    冷静得阮舒都要怀疑,曾经见过的那个怎么都不死心的陈青洲和此时此刻电话那头的陈青洲是否是同一人。

    不过他所说的无可厚非。阮舒是赞同的。赞同他对傅清辞的放手。

    至于联姻……他既然想要回晏西,就得让他自己更强大,更有护晏西周全的能力。就这点而言,她也是赞同的。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各自的路要走,他是陈玺的儿子,他得担负陈家的责任……

    “我明白了。”阮舒点点头,“日子选好了么?”

    “选好了。月底。”

    “我好像喝不了你的喜酒。”阮舒语气遗憾。

    陈青洲的笑声通过听筒传递过来。

    阮舒唇角轻轻翘起,继而问,“荣叔他的身体怎样?我记得之前说安排了手术?”

    顿了一下,陈青洲口吻稀疏平常:“荣叔的手术没有做,因为医生换了一种更好的治疗方案,最近在跟踪病情,目前很稳定。只是,他很担心你,你刚出事的那天,他闹着要出院,所幸后来安抚下来了。没和他说你生病,就说你在拘留所呆了两天,需要给你点时间缓一缓,所以暂时不安排你们见面了。”

    闹着要出院……倒是符合黄金荣的性子……想必也看过视频了……阮舒微垂眼帘,目光落在白色的被面上:“你把林平生的骨灰怎么了?”——她下午已经把她这两天错过的和她相关的新闻全都浏览过一遍,看到过林平生的坟被挖的事情。肯定不会是傅令元做的……

    “他死得太早了。”陈青洲回答她的是满嗓子的阴冷。

    阮舒不语。

    “小阮,”陈青洲迟疑着向她确认,“佩姨在世时,知道不知道林家父子对你的所作所为?”

    “这件事我已经放下了。就这样吧。”阮舒泛一抹嘲意。告诉他庄佩妤当时不管她又能怎样?难道他要也去挖庄佩妤的坟?

    陈青洲默了默,最终没有勉强她:“好。”

    结束通话,阮舒考虑了一会儿,给黄金荣编辑了条短讯:“荣叔,你安心养病,我没事了,在家里休息着,等过两天有机会,再去医院看你。”

    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反正没敢直接和他通电话。可能害怕自己应付不来吧……

    黄金荣很久之后才回复:“好丫头……”

    像小尾巴一样的省略号,仿佛蕴藏了他的千言万语和百感交集。阮舒盯了好久,仰面躺在病床上,伸出手掌隔空遮挡住天花板刺眼的白织灯,光线自她的指缝间漏下来,明暗交错。

    自娱自乐地玩了一会儿,阮舒侧过身,重新摸出手机,点开通讯录,犹犹豫豫片刻,最终将手机塞回枕头底下,盖上被子睡觉。

    …………

    一夜安稳无梦。

    隔天上午,医生对阮舒又最后进行了一次身体检查,确认无碍,便如昨天陈青洲所安排的那样,准备出院。

    却是恰巧碰上一起医闹。

    一楼的大厅被堵得水泄不通,门口被拉起了一条白色的横幅,上面写着“草菅人命”,还摆放了花圈和棺材,并且雇佣了人烧纸钱和哭丧。

    而中央站着一个男人,正在对着他找来的媒体记者讲述自己的老婆在该医院分娩的过程中如何不幸身亡一尸两命,医院的保安都阻止不了。

    因为他胡子拉碴,黑眼圈严重,神色憔悴,脸甚至有些脱型,加之万万想不到他会做出这种事,阮舒险些没认出来,原来是林承志。

    不过他的行为并没能维持多久,很快医院叫来了警察。林承志不愿意走,并且故意对着镜头大喊“院方心虚”“警察打人”等不利的言语,警方现场戒严,疏散围观的群众。阮舒因此没能看到具体的解决过程,但一直没走,在马路对面等着,最后看到林承志老泪众横地被强行压上警车的画面。

    回去的路上,阮舒特意去了解这件事,发现林承志不止到医院去闹,还花钱在网络上传播他的控诉帖。当然,院方对此事件特意对外界发布了通报,将王毓芬在医院里的诊治情况做了详细的说明,包括死因、病因与机理、诊疗经过等等,最后明确了院方的态度,建议林承志去相关部门给王毓芬做尸检或者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假若法律判定是院方的责任,绝不推诿扯皮。

    婚礼现场的命案众所周知,也都知道导致王毓芬早产的原因是林湘的死。院方如此坦荡的声明,也令大家信服,所以绝大多数的群众虽然表示可以理解林承志连续失去多位亲人的痛苦才如此,并予以同情,但单就事论事,是站医院。

    阮舒犹豫了一路,直至回到心理咨询室,还是没有打电话去警察局询问林承志的情况——不要管了……林家的事情,她全都不要管了……

    没忘记还是心理咨询室的上班时间,她带着余婶照惯例走的后门,未曾料想迎面碰上马以。明显是发现她回来,特意从诊疗室绕出来等她的。

    双手插在白衣大褂的口袋里,马以扶了扶黑框眼镜,目光透过镜片落在她身、上,打量两三秒:“恭喜回来。”

    表情倒是也不见笑。

    不过他素来如此,阮舒见怪不怪,浅浅弯唇,忽地走上前,给他一个同志式的拥抱:“谢谢。”——她听说了,马以以她七年来在这里的病例为资料,专门为她做了一份犯罪心理评估报告,提交给警方作为参考,并且申请过测试。

    虽然最后警方还是看证据办事,但作为朋友,马以没有对她坐视不管,已经为她尽了他的绵薄之力。

    两秒都没到,她便被马以用一根手指极为嫌弃地抵开:“脏。你把从外面带进来的病菌和灰尘全沾到我衣服上了。”

    说罢他已兀自往回走,边走边将月-兑他的白衣大褂,交待前台邦他重新送一件。

    阮舒:“……”

    …………

    余婶邦忙给她打扫完卫生后离开,约好明天早上会再来——陈青洲为余婶在附近安排了住所,负责她的一日三餐。

    阮舒这才有空给苗佳回电话。

    新闻满城皆知,苗佳自然也了解到了,接起电话后她特别惊喜,表达了慰问和关心。

    阮舒很庆幸,苗佳并没有因为她涉嫌命案就放下手头的工作,所以公司的装修依旧有条不紊地开展的,公司的注册也在此期间下来了。

    交待完下一步的工作后,结束通话,阮舒尚有些恍惚,恍惚此时此刻能似从前般如常地生活是一场梦,抑或者拘留所的两日游是一场梦。

    定定坐了片刻,她扭头转向安安静静在床上坐着的大熊,走过去,使劲儿地捏了捏它的脸,扑倒,紧紧地抱住。

    …………

    别墅里,书房。

    栗青邦傅令元的伤口换好药,并紧紧地扎上绷带。

    伤势恢复得还不错,傅令元尝试着活动了两下手臂,又弯了弯腰,能抵达的幅度比以前多些,并丢掉拐杖来来回回地练习走路,企图恢复原本的速度,同时听着耳边栗青的汇报:“确认清楚了,有两个便衣从医院跟着阮姐去了心理咨询室,就在外头蹲守。”

    “是想找出在背后邦她的人。”

    “嗯,应该是。看来的确是陈青洲送去的那个‘凶手’出了很大的纰漏。”

    傅令元一哂:“这摆明了告诉警察,在背后邦她的人,即便不是真凶,也和真凶有密切的联系。”

    “但是查不出来,那个整容成林璞的人,究竟是陈青洲的什么人,不惜陈青洲动手保他。”略略一顿,栗青猜测,“老大,阮姐会不会知道?”

    傅令元的瞳眸极轻地眯一下,目光幽深探不着底,缄默两秒后不置与否,说:“前两天也就罢了,如今林承志聚众闹事被扣在警察局,警察肯定会联系林璞,却联系不上,紧接着就该发现林璞失踪。刑侦队的注意力很快就会落上来,针对林璞开展调查。”

    “就算不出这档子事,迟早也会察觉莫名其妙不见了一个人。勿怪陈青洲着急着丢出一个替罪羔羊,想结案。不过林璞多半是有把握不被警察抓到,所以敢这样不顾后果地玩人间蒸发。”

    栗青:“如果警察也开始查林璞了,我们岂不是更难单独拿下林璞?”

    没别的,最头疼的问题莫过于林璞曾在庄佩妤的佛堂里装过摄像头。

    傅令元薄唇抿着,沉吟未语,顷刻,重新抓过拐杖,说:“准备安眠药给小雅。”

    一听就知他想去干嘛,栗青劝阻:“老大,阮姐那儿有警察在蹲着。一个不小心警察就把矛头指向我们了。而且,你的伤还没好,怎么爬窗?”

    “爬什么窗?”傅令元挑眉,“有门我不正大光明地走?”

    栗青:“……”这是阮姐给的胆吧……

    …………

    焦洋算是黏上刑侦队二组的组长了,赖在他的办公室,打着呵欠也陪他加班。

    一名警员匆匆便进来汇报:“组长!dna的数据库里发现了和在林翰指甲缝里相一致的一组dna!”

    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几乎是立刻将焦洋的困意扫得荡然无存,凑上前去和组长一起查看。

    因为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目前尚无法建立起全民dna数据库,但警方内部还是有警方内部建立的人、体dna数据库,记录基于的是重点人群。所谓重点人群,即但凡犯过事到警局里过了一遭的人,除了留案底,也都会被采集这个生物标识。

    检测需要走程序申请上级的批准,所以结果今天才出来。原本并不抱多大的希望,毕竟数据库内的数据有限,万万没想到,dna的主人竟然是个累犯。

    “是不是林璞?”昏昏yu睡之前,焦洋和组长正是得知了林璞已失踪数天的消息之后,才发现忽略了这个看起来始终置身事外的大男孩。一番分析之后,不排除林璞畏罪潜逃所以失踪的可能性。

    组长拿着材料翻了半晌,眉头快要拧出一个疙瘩:“我艹!怎么又出来一个新的人!”

    焦洋才瞥了一眼,尚未仔细瞧,兜里的手机震响,来电的是他缉毒大队的同事,忙不迭接起,挂断后便肃着神色从椅子上捞过自己衣服匆匆道别:“回头再来找你琢磨案情!我队里有紧急任务要去办!”

    …………

    甫一开门进二楼的主卧,原本坐在床边的小雅即刻起身:“傅先生。”

    “嗯。”傅令元淡淡回应,眼风扫过她搁在床头柜的空碗,“这次的燕窝是新送来的,吃得习惯么?还是你觉得之前的味道比较好?如果燕窝吃腻了,就换鱼胶。”

    灯光下,小雅穿着睡衣,秀发披肩,仰头注视着他,眼波泛着光芒似的湛湛:“只要是傅先生买给我的,我都喜欢。”

    “时间不早,休息吧。”

    傅令元拍拍她的肩,正准备走向浴室。

    房门突然被从外面敲响,传入栗青的声音:“老大。”

    一听就是有要紧事。

    傅令元转而便开门出去。

    “怎么了?”

    他的预感不太好。

    果不其然便听栗青汇报:“靖沣的工厂被警察抄了。”

    …………

    靖沣的工厂涉嫌装运毒品被警察抄底。

    夜里发生的事,阮舒是第二天早上看新闻才知道的,还报道了林氏保健品遭查封,高层人员全部被带去警局接受调查。

    虽然之前傅令元已透露过要把趁着势头把林氏给剿了,但阮舒还是感到非常突然,尤其没料到会赶在这个档口。这个林家接连出死人的档口,连吃瓜群众都在感慨人倒霉了真是喝水都会塞牙。

    作为林氏负责人的林承志昨日刚进的警察局,这下好了,也不用出来再二次被抓那么麻烦。没了老婆孩子,如今公司岌岌可危,甚至连他自己都难以豁免牢狱之灾,毕竟和毒、品牵连上的,可都是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