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有病而不自知-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67、有病而不自知

    闻言回神,阮舒双手合十恭敬地稍躬身行礼:“大师。”

    一灯大师打量她的神色,旋即侧目看向那盏长明灯,一语道破似的:“女施主心有执念。”

    执念……阮舒微微一怔,随之转回也盯住那盏长明灯,神色泛一抹淡淡的嘲弄——嗯,或许是执念吧……她对庄佩妤的心结……

    “‘贪嗔痴’之妄心乃众生性,世人苦难皆源于此。因爱生贪,因恨生嗔,因对爱恨的执念生痴。”‘痴’字何解?有病而不自知。”一灯大师的语音蕴着一股了然尘世的睿智。

    “佛笑人心痴,人心不自知……”阮阮喃喃。

    “且破心头一点痴,十方何处不加持。圆明佛眼常相照,只是当人不自知。”

    破?哪有那么容易?即便知道当局者迷又如何?随着庄佩妤的死,估计一辈子都解不开……阮舒未再接话,不过礼貌起见,还是表达了感激:“多谢大师指点。”

    竟和他讨论起佛法,看来真是前阵子《金刚经》抄太多了……

    “大师,今天我是来撤家母供奉的这盏长明灯的。”她言归正传。

    一灯大师长须一捋,意味深重地喟叹:“长明灯者,正觉心也。一切求解脱者,身为灯台,心为灯炷,增诸戒行,以为添油。令堂此去,必觉之明了,已成功德。”

    阮舒未接腔。

    如果庄佩妤自杀时内心真的得到解脱,她该为庄佩妤感到高兴,还是该为她自己感到怨愤?高兴庄佩妤十年来吃斋念佛并非没有效果终得偿所愿,还是怨愤凭什么庄佩妤解脱了她的心结却至今无解?

    她茫然。

    茫然但心绪平静。

    因为这份平静她猜测,她应该是为庄佩妤感到高兴的……

    敛了敛思绪,阮舒问:“刚刚小师傅告诉我撤灯前有个仪式,不知是否需要我做什么?”

    “不必。”一灯大师摇头,“女施主稍等即可。”

    “好,谢谢。”阮舒如言侧开身站至边上。

    便见一灯大师手持佛珠面朝中央的佛像虔诚地祷念经文,柱香袅袅的大殿内安静得落针可闻,很长一段时间只飘散开一灯大师似有若无的念经声。

    阮舒眼观鼻鼻观心地不发出半丝动静打扰他。

    过了约莫十分钟,一灯大师停止念经,候在一旁的僧人端着盘子上前一步,盘子上是一只装满水的佛钵和一截菩提树的树枝。

    一灯大师拿起树枝,往佛钵里沾了沾水,旋即转向阮舒。

    树枝在她的头顶上方点了点,落下些许冰凉的水珠在她的身、上。

    三下之后,一灯大师收回手,把树枝放回盘子里,紧接着冲那两个原本正在做登记的僧人招招手。

    僧人会意,即刻过来,惯例面朝佛像行了礼,然后伸手去将那盏长明灯从坐台上取下来,双手捧着便离开大殿,不知往哪儿去。

    “可以了,女施主。”

    一灯大师的声音拉回了她追随两名僧人的目光。

    “谢谢大师。”阮舒致意,略略一顿,踯躅两秒终忍不住问,“那盏灯是要怎么处理?我可以带走么?”

    一灯大师笑了笑:“女施主放心,他们正是下去邦你把灯整理清楚,一会儿就给女施主送出来。”

    阮舒松一口气,微微赧然地颔首,再次致意:“谢谢大师。”

    其中一个僧人很快便出来,却不是送灯:“女施主,在长明灯的灯芯芯座底下发现了一把钥匙。”

    钥匙……?阮舒愣怔,从僧人手中接过。

    钥匙是搁在绒布上的,因为刚从灯上取下来,虽不是直接火烧,但也残留着火苗的温度,隔着绒布氤氲在她的手心,温温的。

    钥匙本身并不大,小半截食指的长度,普通的金属制,除了刻有一排细细的梵文,其实没什么特别的。

    然而阮舒觉得眼熟,好像曾经在哪儿见过类似的钥匙。

    便听一灯大师开了口:“这……是无明阁里的柜门钥匙。”

    无明阁是哪儿?正是早前她和傅令元来卧佛寺,写了心愿木片所寄存的地方,勿怪她觉得钥匙眼熟。

    那么钥匙是庄佩妤放进灯里的?庄佩妤也在无明阁里寄存了物品?会寄存什么值得她特意把钥匙藏在长明灯?

    一连串的问题,都彰显得庄佩妤似乎有个秘密等待她去发现。而“秘密”两个字,已对阮舒形成条件反射般的反应,首先联想到的便是与庄佩妤紧密相关的两亿的线索。

    意外的收获令阮舒不禁有点兴奋,压着声线询问:“大师,家母可能在寺里寄存了遗物,我是否可以代她拿取?”

    “可以。”一灯大师点点头。

    …………

    那通抓错人的乌龙之后,医院里再无异常动静。警车内,刑侦队二组组长等得烦躁,因为先前的男人审讯的结果虽然也不清楚委托他来医院的人是谁,但完全猜得到是谭飞。

    谭飞此举的意图,要么就是自己不敢露面所以让别人代替他探视谭家二老,要么就是用来试探医院里是否埋伏了抓他的警察。

    无论哪一种,如今动静一闹,谭飞亲自来医院的可能性大大减小。

    “其实他又没杀人,好好出来自首,再加上他们谭家的背景,根本不用受多重的刑罚,你说他何必呢?搞到现在躲躲藏藏的。”组长抱怨,继而叹气,“这剁了手指绞了舌头不严重,严重的是他整个心态都因为这件事改变了,完全心理阴暗。”

    焦洋阖眼睡着大觉,未回应。

    组长接了电话,是跟着阮舒的两个便衣汇报现在的最新情况,无异常。

    他掐断通话,睡觉的焦洋却是突然睁眼坐起,问:“林二小姐今天去卧佛寺了?”

    “嗯。怎么了?”

    “怎么不早点告诉我?”焦洋抓过衣服就匆匆下车。

    …………

    撤下的长明灯被装在古朴的盒子里。阮舒拎着它,跟随着一灯大师迈出灯殿,颦着眉问起她心中的疑虑:“不知是否可能查到记录,家母是哪一年开始供奉的长命年?”

    一灯大师倒是直接回答她:“如果老僧没记错,和令堂成为在家居士是同一年。”

    “那么这盏长明灯也是大师经手的?”

    “是。”

    阮舒凝眉:“一灯大师没有留意过,家母往灯芯底下放钥匙?”

    一灯大师忖了忖,目光落在她手里的那把钥匙上,面露歉意:“老僧当时确实没留意。老僧主管千佛殿,也确实不清楚令堂另有遗物存放于本寺,因此上一回女施主来问,老僧无从告知。”

    “大师千万别这么说。”阮舒忙不迭摇头。

    卧佛寺中的各处执勤是轮流来的,类似一灯大师这种级别的僧人偶尔因个人修行之需会主动为一些香客指点迷津。所以头一回她能姻缘树下遇到一灯大师,多半由于此等缘分,第二回特意来寻就找不到了。

    至于无明阁,是不对外开放观光游览的,里头也没有佛像给香客跪拜。而主要有两种用处,第一种用处就是心愿木片的焚礼之地,据说每个月十个名额,提供给有佛缘的人。嗯,对的,就类似她和傅令元明明是去买挂姻缘树的红绸的,却被莫名其妙赠送了心愿木片。

    而第二种用处,就是卧佛寺专门提供给vip香客的私人储物柜,存放的多为希望能暂时放在寺中接受佛法洗礼的物品。

    “是否能够查到家母往无明阁的柜子里存放物品的时间?”照理这个应该是有登记在册的。

    “这个要等到无明阁之后看一看。”

    “谢谢大师邦忙。”阮舒浅笑,脑中则已在自行捋着思绪。

    于卧佛寺完成皈依仪式,正式成为在家居士之后,十年间,庄佩妤就没再离开过林宅。所以其实基本能判断出大致的时间范畴。她甚至猜测,或许和供奉长明灯是同一天,也就是皈依仪式当日。

    未及她和一灯大师离开千佛殿,有小沙弥匆匆地跑来:“师父,陆夫人来了。”

    陆夫人……?阮舒微微一怔。她所认识的“陆夫人”只有一人,就是余岚,且配余岚上山的那一回,余岚不就是来找一灯大师邦忙供奉陆少骢的长明灯?

    一灯大师顿住了脚步:“抱歉,女施主,老僧今日确实还与陆夫人有约。无明阁没法儿亲自带你过去,老僧另外找个徒弟和你一起。”

    “大师客气了,是我该道歉。”她原本只预约了撤灯的,无明阁是因为钥匙才临时起意,倒也忘记确认一灯大师是否有空的问题。

    “谢谢大师安排,您先去忙吧。”阮舒欠身。

    “女施主在此稍候。”一灯大师双手合十,便和小沙弥离去。

    琢磨着一灯大师的徒弟应该得个几分钟才能过来,阮舒趁着空隙去洗手间,没发现她转身离开的一瞬间,柱子后有抹黄色的僧衣衣角探了出来。

    ……

    千佛殿休顿,没有外人,洗手间空无一人且干净,阮舒在隔间里时便听见有人也来洗手间的动静,不过她并未放心上,直至她出去洗手池洗手,不久方才进来的人从最里面的隔间出来。

    阮舒无意识地抬头,正与对方的目光在镜子里相遇。

    不是别人,赶巧了,恰恰是小雅。

    小雅十分明显地顿了一下身形,然后很快冲她笑了笑。就像先前一次在珠宝店、一次在体育馆遇到时那般,友好而礼貌的样子。

    阮舒其实一直不明白,小雅每次的这种反应都是几个意思。瞳仁微敛,她的手滞了一瞬。不过也只是一瞬而已,随后同样和先前两次那般,对小雅不予理睬,收回视线旁若无人地继续洗手——看来真的是余岚来了。那么小雅既然也在,是否代表傅令元……

    淡淡的香气随着小雅走来洗手池而袭入鼻间,阮舒的脸不由自住地一拉,因为令她再度记起被软禁别墅期间傅令元连续好几天回来都是这个味儿。

    那阵子小雅就存在了,就存在了……赵十三不都老实招了?

    心底深处有文火滋溜。

    暗暗沉一口气,阮舒竭力压了回去,加快了速度把洗手液的泡沫洗净。

    一旁,小雅大热天的还穿长袖,并且脖子上还戴了条薄薄的丝制的围巾。为了洗手方便,她倾身,围巾的一侧下摆却是不小心从脖子上落下来。

    阮舒可没想故意看她,奈何俩洗手池挨得近,眼角余光避不开,于是在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发现了她围巾后的秘密——颈侧,锁骨,两朵吻痕刺目非常。低低的领口尚可窥见些许从胸口蔓延上来的更多的欢、爱的青紫。

    眼睛里立时如同被针扎过似的,阮舒的胸腔狠狠地堵了一口气。

    小雅第一时间把围巾搭回脖子。

    阮舒强行忍下要上前扒开她的衣服看看究竟有激烈的冲动,继续自己的步子,眼波无澜地掠过她。

    淡定从容之下,实际上脑袋好像劈成了两半。一半在告诉自己要相信傅令元,那些痕迹可能不是他留的。

    另外一半则怒火冲天——骗子骗子骗子!或许之前他真的没碰小雅,但这几天呢?!她在医院的那晚还是没给他,以他旺盛的精力,从两人离婚到现在差不多两个月了一口肉没吃,他有多憋她完全清楚,而身边天天一个鲜嫩的美女守着他伺候他与他朝夕相处,还爱慕他偷亲他,他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精虫一上脑,忍得住?

    她深深地质疑!

    不知不觉便加快了速度,走得太急,阶梯踩空,阮舒险些崴脚,幸而及时扶住柱子。结果视线一偏越过柱子,冷不丁几个人的身影闯入眼中,正是陆少骢和……傅令元。

    可能因为柱子刚好遮挡了她的身影,他没有看到她,在与陆少骢不知聊着什么,脸上挂着一惯闲闲散散的笑意。

    没有坐轮椅,驻着拐杖脊背挺直,貌似伤势愈合得不错?

    正兀自猜测,察觉他侧过头,目光落往她所在的这个方向。

    心头一紧,阮舒定在那儿,等待着与他目光交汇。

    然而并没有。

    因为他看的压根不是她——视野范围内,但见小雅从另一侧出现了,原先步子还很慢,发现傅令元的视线,小雅温柔地笑开,紧接着傅令元朝她伸了手臂,小雅即刻改为小跑向他迎去,年轻的面容在阳光下愈发鲜活,尤其她的眼睛里俨然全是傅令元,盛着满满的倾慕。

    不瞬小雅便跑到傅令元的身边,半挽半扶上傅令元的臂弯,傅令元则虚虚拢了一下小雅的背,噙着笑意转而手掌抚上小雅的额头,邦小雅擦汗,动作自然而亲昵,眼神宠溺。

    阮舒怔怔站在那儿,呼吸急促着,仿佛快要窒息,连思维都像陷入泥沼中停滞住,盯着眼前傅令元所谓的逢场作戏的画面,交错着小雅身、上的那些痕迹。

    是因为陆少骢也在……是因为陆少骢也在……他得b真,他得演戏……

    嗯,是这样的……

    可自我催眠貌似并没有效果,她又堵得快要原地爆炸了!

    横刺里蓦然一只大掌捉住了她摁在柱子上的手,并就势拉了一把她的身体。

    猝不及防下,阮舒被迫站直,正视面前的男人。

    灰色的僧衣,光、溜、溜的脑袋,此时此刻微低着头,握着她的手指瞅了两眼,然后送至她跟前让她自己瞧:“你的指甲哪儿得罪你了?”

    阮舒盯一眼,才发现是自己刚刚无意识中使了劲儿,指甲全在柱子上磨得出了白沫儿,小指的那截儿甚至打了折,可能因为韧劲在,也可能因为还不够用力,倒是没断。但白瞎了她花钱修的指甲,回头又得重新拾掇。

    “还是说,得罪你的另有其人?”边意味深长,闻野边转身探向之前她偷看傅令元的方向。

    阮舒本能地就想阻止他,但率先发现傅令元等人已离开,遂作罢,抽回手,后退两步和他拉开距离,眸光冷冷:“所以卧佛寺就是你的藏身点?”

    闻野撇了下嘴,好像是不满她的迅速收手,站近她一步:“想报警让警察来抓我?”

    没忘记上一次分开时他吃她的那一下豆腐,阮舒真想立即给他两个大耳刮子,奈何也只是想,毕竟她打不过他……的枪。

    凤眸往他身、上逡巡,警惕地提防他时不时就亮出来家伙,最后她看回他的脸,心平气和道:“我没兴趣给你找警察。你继续修行吧,我也有事要办。”

    说罢绕开他要走——话说一灯大师的徒弟还没安排过来……?

    后颈的领子突然揪被提拽一把,拉回她。

    “你干嘛!”阮舒气咻咻地一掌甩开他的手,连同方才积蓄的火气一并出来蹿了蹿。

    她的t恤是七分袖,露出一截白皙的胳膊,底下搭着牛仔裤和板鞋,整个人看着年轻朝气许多。闻野居高临下地睨她:“你不该不懂,越是这样不待见一个男人,越会勾起男人对你的兴趣。所以我只能认为你在故意勾我。”

    阮舒:“……”呵呵,还是整个一自恋狂魔。

    “随便你怎么想。”不想和他浪费时间叨叨。

    后颈的领子又一次被闻野提住,将她往相反的方向的拽:“这边,你不是要去无明阁?”

    阮舒顿住,yu图出口的“你怎么知道”在反应过来之后及时止住,转而问:“一灯大师让你来的?”

    “那个老秃驴还没本事能请得动我。”闻野掏了掏耳朵。

    “……”老秃驴……?阮舒嘴角抽了抽——他还真敢乱叫。

    “是给你面子,特意现身和你聚一聚。”闻野朝她倾身,说凑近就凑近了。

    阮舒第一时间往后并亘起手臂继续和他保持距离,冷脸质问:“你和一灯大师什么关系?”

    都能称呼“老秃驴”,应该和一灯大师很熟。之前她纳闷闻野怎么就能够躲在这里,如此看来,是走的一灯大师的关系?可一灯大师究竟知道不知道他是个国际通缉犯?如果知道,那岂不是故意窝藏恐怖分子?

    “这是对我感兴趣了?”闻野摸了摸他自己的大光头。

    又自恋上了。阮舒翻个大白眼,不动声色地扫了圈身周——两个便衣警察不知跟没跟上,这么大一个立功的机会就在眼皮子底下,希望别错过……

    闻野收着她的表情,要笑不笑一下,走在前面带路。

    握紧手心的钥匙,阮舒略略一考虑,最终选择跟上——难得摸到个线索,还是今天就给办了,否则心里硌得慌。

    拐角,黄色的僧衣衣角又探了探。

    …………

    远远目送阮舒的背影,栗青假装上完洗手间回去殿里,余岚正和一灯大师说着话,陆少骢在一旁立着,傅令元则稍靠后一下,倚靠在殿内的柱子上,小雅安静地陪着。

    栗青站回傅令元空着的那侧,偏头和傅令元无声地交换一个眼神,表示已经遣了个保镖小心点跟去看看情况。

    栗青有些无奈——因为阮舒身边有便衣,他们暂时就没再安保镖过去,陈青洲的保镖则没义务向他们这边汇报消息,以致于没能及时了解原来她今天也来了卧佛寺。直到刚刚才发现……

    傅令元折眉,眉心沉冽。

    …………

    今天闻野倒不像先前几次总自恋个没完,下山的一路都未再出过声儿,阮舒耳根子清净地随他来到了无明阁。

    进了无明阁,闻野就兀自找了凳子坐,双脚抬到桌面上,像个二大爷似的,给他自己扇着风。

    守阁的沙弥迎上前来:“这位女施主,请问有什么能邦到你的?”

    阮舒把手中的钥匙递给他:“麻烦,我想开这把钥匙对应的柜门。”

    很快她记起,又追加着补一句:“方便的话,请也邦我查一查,是什么时候来存的东西。”

    沙弥拿着钥匙,根据上面的梵文去翻阅。估计时间跨得太长,他爬了个梯子,找到了书柜子的上方,才抽出来一本笺纸册子,查询了片刻,告知了一个日子。

    阮舒在心中默默串了一下,发现和她猜测得一样,的确和皈依仪式同一天。

    十年前,来南山度假别墅的第一天,庄佩妤来过一趟卧佛寺,并带回了那串佛珠。第二天,就是她被林平生糟蹋的日子……不久后,庄佩妤就来这里存东西、拿钥匙供奉长明灯,最后成为在家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