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狗男女!-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68、狗男女!

    那段时间,陈玺已经出车祸去世了吧

    庄佩妤是什么时候和陈玺见过面被委托藏匿那两亿的毒资?

    这个柜子里所存放的物品,是否和两亿有关系?

    无数不得解的疑问闪过。

    跟在小沙弥身后,走进右侧的房间之前,阮舒睇了一眼左侧的门----她和傅令元的心愿卡片存在那一边的。看来是根据两种用处分开了两边。

    毕竟是vip香客的私人储物柜,设计得如同银行的保险箱业务,房间呈三进式,密密麻麻的全是柜门。

    小沙弥领着她行至第二进止步,指了指某个柜门:“女施主,到了,这就是您手中这把钥匙所对应的柜子。”

    他把钥匙交还到她的手中,双手合十行了礼:“女施主请自行开箱,小僧出去了。”

    “谢谢小师傅。”

    阮舒欠欠身,转回柜门。

    柜门的面积均不大,约莫长二十厘米宽十五厘米。位置偏低,自地面往上数第四个,她需要弯腰。

    有点紧张。因为极有可能是两亿的线索,是那么多人都在寻找的两亿。

    握着钥匙插了三次才插进钥匙孔内,然后轻轻地拧动。

    心跳砰砰砰加速得厉害,屏着呼吸。阮舒缓缓开启柜门,一切就像是慢动作画面似的,其中有一秒钟她甚至在妄想,会不会打开后直接就是两亿?

    事实证明妄想终归是妄想。柜子里并没有两亿,只有一个红棕色的方形首饰盒,上面还带了个密码锁,并没有太特别之处。

    阮舒:“”果真是她太天真了。

    伸手取出首饰盒后,她有点不甘心地仔细检查了一遍柜子,确认真的只有这一样东西,再无其他。

    盯回面前的首饰盒,阮舒眉心紧紧蹙起。

    既然特意上了密码锁,那么里头应该还是有东西的。

    只是她怀疑这玩意儿究竟是不是和两亿有关系。或许庄佩妤另有其他难以对外人道也的事情?抑或庄佩妤和其他香客一样,只是为了让它受佛法的洗礼?

    但,搞得如此复杂,又是藏钥匙在长明灯,又是费力地加密,而且十年都没有来取,终归是特别的、有用意的吧?

    指腹摸过上面的密码锁。一共六位数。会是什么数字?

    忖了忖,阮舒先尝试了几组常用的,例如庄佩妤的出生日期、庄佩妤的身份证后六位,结果无效。又试了林妙芙的,还是无效。最后试了她的,依旧无效。

    “叩、叩、叩。”

    敲门声传出,伴随着闻野不耐烦的询问:“你死在里面了?”

    这寺庙又不是他开的,他管她要在这里面呆多久?!阮舒眸光泛冷,还是担心一会儿他擅自进来捣乱,暂且收起首饰盒塞进自己的包里,迈步朝外走----带回去慢慢研究,实在不行就把盒子劈了。

    或许因为她没出声回应,闻野突然推开门,阮舒正站在门后手都扶门把上,楞是被他这毫无预兆的一下给搞得门板重重磕上她的脑门。而且还多亏了那一瞬间她条件反射地往后仰了一下头,否则拍上的就是她整张脸了。

    身形踉跄地退两步,未及她自行稳住,腰际快一步扣上来一只手臂,牢牢地扶住她。

    “又故意提供给我机会?”闻野眯着眸子打量她,“从这个全新的角度展示你作为女人的魅力?”

    呸!阮舒推开他:“你是真没见过几个女人吧,才会对我感兴趣。”

    这话在以贬低她自己来讥嘲他。

    闻野忽略,抬起手,晃了晃,评价道:“你的腰比之前细了。”

    恶心!佛门重地调戏良家妇女!抱着不和他多做纠缠的心理,阮舒憋气,再一次忍下摔他耳刮子的冲动,竭力和颜悦色道:“谢谢您陪我走这一遭,也麻烦您代我向一灯大师致谢,我的事情忙好了,先回家了,再见。”

    刚转了个身,后颈的衣领第四次被闻野扯住。

    这回阮舒不管不顾地强行要走,揪住领子要拉回来,很快发现t恤的下摆因双方的执力被提高,露出一小截她的肚皮。

    腾出一只手下拉回衣摆,阮舒只能忿忿地退回去,怒目并怒声:“大哥!你究竟要怎样?!”

    闻野冷笑:“胆子够肥,指使我做事?要致谢你自己去找老秃驴。”

    “你----”

    忍!再忍!夺回自己的衣领,阮舒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诚恳的表情:“抱歉,我不该让您屈尊降贵邦我做事。我会自己向一灯大师致谢。”

    “阴阳怪调。”闻野依旧不满意,“我很老?”

    深深沉气,阮舒收起“您”字和讽意,重新说一遍:“谢谢s先生抽空陪我走这一遭,不打扰s先生在寺中修行,我的事情已结束,先告辞了。”

    闻野盯着她没再说什么。

    生怕他又新生什么念头和她胡搅蛮缠,阮舒赶紧走人,第一次身体力行“脚底抹油”这四字比喻,把柜门的钥匙交还给守阁的僧人,离开无明阁。

    院子的鼎焚着香烟气袅袅,氤氲之下使得后面的那口大钟看起来有些扭曲。

    脑海中划过傅令元捂着她的耳朵于洪亮的钟声中吻她的画面,阮舒晃了晃神,合计着回家后得找一找心愿木片寄存柜的钥匙

    从侧门跨出无明阁,走远了好几步,阮舒下意识地回头看一眼,发现闻野那家伙竟然就站在无明阁的门口,视线明显落在她的身、上,探不分明。

    阮舒不觉加快步子,有种被疯狗咬住不放的错觉----不,不对,不是错觉,就是被疯狗咬住不放。

    不过,疯狗今天貌似不若前几次疯,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未再一言不合就动枪。

    忖着,抓紧手中的包,阮舒一愣,低头看自己的手,发现原本应该拎在手上的长明灯不见了,才猛然记起来当时上洗手间的时候挂墙上忘记带走了。

    无奈,只好转了个方向,又去坐缆车上山。

    直奔洗手间。东西还在。

    阮舒松一口气,取下来,走出洗手间。

    一段路之后。忽的,身后传来啵的一声,很轻,像是有谁不小心踩在枯叶上了。

    阮舒扭过头。

    没有看到任何人。

    但第六感告诉她确实有人。

    而且,不应该是便衣警察或者陈青洲的保镖。

    眼睛一瞬不眨地盯住距离三四米外的柱子,总觉得后面藏着个人。阮舒的心提得紧紧的,慢慢地往后退,一转身迅速地继续自己的路。

    柱子后,一截黄色的僧衣衣角露了出来,定了两三秒。准备再尾随。

    灰色僧衣的人影挡在他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阮舒大步流星,为了防止意外,不再走僻静的廊下,穿行过庭院打算从千佛殿的正门离开。不料在正殿附近,恰恰遇上一灯大师送余岚出殿,旁侧必然少不了陆少骢和傅令元,以及傅令元身边的栗青和小雅。

    急急顿住脚步,瞧着一行人貌似没看到她,阮舒打算避开,然而才后退了一步,陆少骢却是眼尖地发现她,并且还出声向她打招呼:“阮小姐,你也在?”

    一时间,其他人均朝她望过来。

    避无可避,便不再避。阮舒不慌不忙地走几步至他们面前,略略颔首问候:“大师,陆夫人。”

    约莫先前陪她上山拜山给她留下的印象特别好,余岚待她的态度依旧和善:“阮小姐,好久不见。”

    “嗯。陆夫人也好久不见。”阮舒秉着礼貌的笑容。

    “女施主,是有何事又回来了?”一灯大师关切相询。

    “不是。”阮舒轻轻摇头,示意手里拎着的装有长明灯的盒子,“落了东西在这里的洗手间,所以回来取。”

    一灯大师了然地点头。

    “原来阮小姐与一灯大师也有佛缘。”余岚笑了笑。

    阮舒不予否认,稍加解释,“这段时间有点不顺,郁结难消,就来寺里走一走。”

    她的事情闹得那么大,余岚多半也是听说了的。闻言面露怅容,委婉地宽慰道:“终归一切困难都过去了,阮小姐既和佛祖结缘,不妨往后再多来走走。”

    “谢谢陆夫人。”阮舒唇角微弯。

    陆少骢插话:“阮小姐还是我欣赏的那个阮小姐,海城铁打的女强人。”

    阮舒钝钝转眸,利爽地问:“陆小爷是在夸我?”

    “这么明显听不出来?”

    阮舒唇边的弧度再扩大些:“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陆少骢哈哈哈地笑开,忽地问:“阮小姐,我们预订了一桌斋菜,邀请了一灯大师共食,我妈和一灯大师继续讨论佛法。阮小姐既然正巧在,大家又全是相识的,一起吧?”

    怎么可能一起?阮舒第一反应就准备找理由推辞。

    但听陆少骢在这时询问许久未发一语的傅令元:“阿元哥,你不介意吧?”

    傅令元却是偏头,稍垂眼,看着小雅。

    “嗯?”

    低沉性感的单字音节,彰显了十足十的体贴,俨然照顾小雅的情绪。

    阮舒心口的憋闷,积累得就像是被水煮沸的过程一样,迅速朝沸点攀升了好几度。

    小雅非常羞涩地轻轻摇头,表示不介意,然后首次主动向阮舒打招呼:“阮小姐,你好。”

    原本就白白嫩嫩水水灵灵活似个刚洗净的青葱,此时眉眼弯着,笑起来又像朵芙蓉花。

    乌着瞳仁,阮舒悄然攥紧拳头----比演技是吧?她怎么能输给面前这对狗男女?!

    牵牵唇角,她极其自然地摆出晏晏的笑容:“你好,雅小姐。”

    傅令元这才回答陆少骢:“喏,我们是不介意了,但你好像没问过人家是不是有空,是不是着急走。”

    呵呵。呵呵呵。眼神微微一暗,阮舒于心底冷笑。上一回在网球场,都还主动邀请她进去打网球,看他和小雅两人大秀恩爱,今天反倒赶她走。这是心虚了?

    “对,忘记问清楚阮小姐的时间了。”经提醒,陆少骢刚反应过来似的,未及他问,阮舒率先看着余岚和一灯大师,嫣然抿唇:“我只偶尔抄抄经文,平时也没太多机会接受佛祖的熏陶。今天难得来一趟,还能旁听陆夫人和一灯大师讨论佛法,这么好的学习机会,我怎么能错过?”

    这番话大概对了余岚的胃口,余岚亲切地握住阮舒的手,谦虚道:“阮小姐说笑了,我们都差不多,与其说是探讨,不如说是请教。都向一灯大师请求指点。”

    一灯大师捋了捋长须,但笑不语。

    一行人也不再门口站着唠。朝另外一座的侧殿去。

    余岚的手并未松开阮舒,阮舒便随于她的身旁,行步的时候视线拂过傅令元,撞进他暗沉沉的眸子里。

    阮舒回之以冷凝的冰霜,与他一错即过----她就是不识抬举要留下来再看他和小雅如何秀恩爱!

    吃斋菜的禅房和大堂食不一样,单独的一间包厢,清幽雅致,窗外竹影憧憧。房间的正前方横放一张桌子,桌面上盛一尊敞开笑口的佛像。餐桌是张大方形。

    四个座位,安排上是余岚和一灯大师面对面各一大座。傅令元和小雅一座,陆少骢自然而然地邀请阮舒同座。

    落座上须臾,数位僧人贯列进来,端着六套定食,分别搁在六人面前。

    阮舒和大家一起礼貌地双手合掌颔首致谢。

    当然,全都没有马上动筷,而是以一灯大师为首,保持合掌的姿势,开始称念:“供养佛、供养法、供养僧、供养一切众生。”----这句话刻在了正前方的匾上,均能看见。

    念毕。放掌,一灯大师拿起来筷子先以筷子触手,端着右边的饭米粒,念:“愿修一切善。”

    紧接着用筷子触左边的饭米粒,念:“愿断一切恶。”

    最后用筷子触中间的饭米粒,念:“愿度一切众。”

    大家跟着照做。

    阮舒无意间睁眼。对座里,傅令元好像其中一只手臂不方便,小雅顾不得忙活她自己,邦傅令元捧着饭碗。

    阮舒眼睛里的温度继续走低。

    说是边吃边探讨佛法,但其实这是一次非常正规的吃斋过程,或许说是修行。期间根本没人讲话,连碗筷都没有碰撞声,也没有吃食的吞咽声。

    全程默然。

    阮舒除了默然,亦全程低垂眼帘。

    忽的,察觉自己的脚尖被人用脚尖抵了抵。

    眼皮一跳,她掀眼皮,不动声色地觑向对面。傅令元专心致志地吃着斋菜,毫无异常的样子,但是她的脚尖又被抵了一下,再抵一下。甚至还被踩了一下脚面,竟还是有节奏的,像在用这种方式哄她。

    哄个鬼!阮舒恼怒,反踩过去,用力地碾,恨自己今天穿的是板鞋而不是平时的高跟。所以估计不怎么疼,因为傅令元完全没有感觉似的。

    这个时候,小雅主动把她自己碟子里的双菇夹给傅令元。

    傅令元偏头无声地看小雅,唇角噙着笑意。

    小雅眼波似水地一红脸。

    眼里一刺,阮舒再憋一口气。要缩回脚。

    傅令元却似早料到她的动作,快一步勾住了她的脚踝,虽只用单脚,但也缠住了她的小腿。她收不回了,也不敢再用力,因为那样会发出动静,只能任由他。

    然而她心里的水在滚,垂着眼盯住自己的碗,筷子在米粒上使劲地搅----她此刻又多么像和他在桌底下偷情的小三

    一个小沙弥进来,行了礼之后,附耳一灯大师一通低语,一灯大师即刻向余岚道:“抱歉陆夫人,寺中临时有要事处理,老僧必须去一趟。”

    “大师有事尽管去忙。”余岚恭敬回礼。

    他们其余几人也跟着向一灯大师予以礼节。

    一灯大师一离开,包厢内的氛围顿时失了严肃,阮舒身旁的陆少骢长长地松一口气,小声嘀咕:“憋死我了早知道是这样吃饭,我死也不来”

    言毕,他放下了筷子。

    余岚不悦地扫过来眼风,提醒他规矩:“不能剩。”

    迫于压力,陆少骢不情不愿地重新拿起筷子。

    “我去趟洗手间。”余岚起身。

    好的,妈,让外头的佣人陪你一起。”陆少骢细心叮嘱,待余岚走远,他又丢下筷子,手肘不小心撞了一下阮舒的手臂,阮舒手一抖,筷子掉了一支到地上。

    “抱歉,阮小姐。”

    “没事。”

    阮舒准备去捡,陆少骢绅士地阻了她:“我弄掉的,我邦你。”

    说着他便弯身。

    可没忘记她和傅令元的脚还缠在一起,阮舒心提到嗓子眼儿,和傅令元默契地同时迅速地收回。

    待陆少骢拾回筷子重新坐直,看向傅令元和小雅的目光多了分暧昧,笑眯眯地道破:“阿元哥,你们真是够了,不就吃个饭,又不是要生离死别,手怎么还在桌底下握得紧紧的?有必要腻歪成这样?毕竟佛门清净之地,你们俩。咳咳,再粘乎也注意点影响嘛。”

    阮舒应声脊背一僵,手掌在膝盖上握成拳头。

    而紧接着,陆少骢将他跟前尚未动过的八宝茶,推到傅令元面前,笑得愈发别具深意:“阿元哥昨晚又闹小雅了吧?这茶还是你多喝点。”

    尾巴还有俩字,陆少骢故意没有出声,阮舒从陆少骢的口型判断出,是在说“壮、阳”。

    最后,陆少骢还不忘问小雅:“虽然你头回来陆宅,但是那房间一直都是为阿元哥留着的,以方便阿元哥偶尔有事留下来过夜,屋里全是照阿元哥的喜好来,你应该没有睡不习惯吧?不过其实只要有阿元哥躺你身边,估计睡草屋你都不会不习惯。”

    小雅早就脸红得快要钻进地洞里似的,像朵含苞待放的白莲,羞涩地抬眸看了傅令元一眼,波光流转,然后看向陆少骢,声音娇脆:“小爷,你不能总打趣我和傅先生”

    一系列的反应,本来是很矫揉造作的,可或许小雅适合,还挺浑然天成娇嗔动人的。

    真的,阮舒真的这么想,一点讽刺的意思都没有。她瞳仁乌乌地直视,等待傅令元的反应。

    不过陆少骢率先回小雅:“我打趣你和阿元哥,你也可以反过来打趣我和阮小姐。”

    这话容易令人想歪,阮舒笑着摆手,接腔:“小爷。你们聊你们的,可别让我无辜躺枪。”

    “不是无辜躺枪啊。”陆少骢侧眸,征求意见似的问,“阮小姐,当我的女朋友怎么样?”

    一语出,包厢里立时安静。

    阮舒更是愣怔,以为自己幻听,但陆少骢的确是看着她的。迅速的,她回神,抿唇笑:“小爷,别开玩笑了。”

    “我哪里像是在开玩笑?”陆少骢狐疑。

    阮舒的表情完全僵住了,盯着陆少骢的脸,试图从他的表情中找到端倪。

    小雅打破了沉默:“小爷,你喜欢阮小姐?”

    “不觉得阮小姐很有魅力么?”说着陆少骢看向傅令元,“阿元哥,对吧?否则你以前也不会和阮小姐结婚。”

    傅令元抿着唇,没有接话。

    因为他没有接话,包厢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微妙。

    “怎么了?”陆少骢一副不解的神色。

    “我才要问你怎么了。”傅令元挑了挑眉,口吻既不解又好奇,“她什么时候变成你喜欢的款了?”

    “最近喜欢上的。”陆少骢笑了笑,又看回阮舒,“阮小姐,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反正你的前任阿元哥我是比不上了。不过我和你认识的时间不断了,对彼此都有一定的了解,先前我们也因为阿元哥的缘故相处得挺融洽的,不觉得这是很好的基础么?”

    他到底想干嘛?他想干嘛?阮舒被他吓得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脑筋完全转不过弯来,感觉自己像是被魔鬼盯了上,全身的汗毛悉数不受控制地竖起。

    喉咙卡了一卡,她找回一部分思绪,强迫自己维持住表面的镇定,扯了扯嘴角,笑得自然大方而利爽:“小爷,行了,这个玩笑真的不好笑。就算你真的突然转性想追我,那也得先排队。整个海城对我感兴趣的男人可太多了。而且,我们之间太熟了,对朋友我可下不了手。”

    说罢,不等陆少骢反应,阮舒从包里掏出手机,冲他晃了晃:“你们先聊着吧,我出去接个电话。”

    她保持着脚步的不慌不忙,直至走出包厢,离开陆少骢的视线范围,她立刻加快脚步,心里塌了一块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