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投奔我-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72、投奔我

    她即刻回头。

    “女施主。”

    是位小沙弥,阳光斜照,身影投射而来,倒是恰好邦她遮挡了一部分暑气。

    “小师傅。”阮舒双手合十作礼,起身。被晒得太久,她的视线都有点轻晃。

    “请女施主随我来。”小沙弥打了个手势。

    阮舒一喜,忙不迭紧跟其后,顺利进去千佛殿。

    最终抵达的是间禅房,小沙弥在门口驻了足:“请女施主在此处喝茶稍候。”

    “好。劳烦小师傅。”阮舒道谢。

    这间禅房她并不陌生,之前来过一次,墙上那幅戳了闻野名章的水墨画还静静地挂着(可回顾第253章)。

    阮舒走向炕桌坐下,冷不丁看见上面搁着一支……防狼电棒。

    嗯,正是她在这间禅房内袭击闻野失败反被夺走、他兀自定义为她所赠之礼的那支……

    “我把它保存得还不错吧?”

    熟悉的嗓音遽然入耳。

    阮舒应声刚一抬头,闻野已率先于她对面落座。

    长眉一挑,她有些玩味地看着他:“s先生和一灯大师的关系果然不一般。”

    闻野修长的腿交叉叠,一只手随意搭在膝盖上,另外一只手掂着虬角扳指,放到坑桌中央来,比她还要玩味:“觉悟性太低,和你老公离婚都多久了才决定来投奔我了。”

    这是当初分别的时候他自己说的什么不介意接盘二手货。可阮舒并不是为他这句承诺而来的,澄清说:“s先生不要误会,我找您另外有事。”

    “有求于我倒是对我客客气气,怎么不刺了?怎么不阴阳怪调了?怎么不避之不及了?”闻野眼里带讽,抓起防狼棒,故意摁下开关滋溜两下,“怎么不再电我了?”

    阮舒:“……”讲真,他的言行有点幼稚……

    之前哪里能想到会有主动来找他的一天?小人得志……手指微蜷,阮舒面上笑靥盛放:“s先生不是小气的人,否则也不会现身见我了。”

    “你觉得自己很了解我?”闻野单手支着下巴,朝她的方向略略倾身。

    阮舒:“……”

    定下心,她不继续与他费无意义的口舌,单方面地直入主题:“我想请教s先生,这枚扳指——”

    “不是投奔我的话免谈。”闻野打断她,双眸极黑。

    “我不明白s先生的意思。”阮舒的神色疏淡下来,口吻亦疏淡,“怎样算‘投奔’?”

    “你认为呢?”闻野的语调轻佻。

    呵呵。阮舒心下冷笑,神色仍疏淡,疏淡道:“我不否认我确实非常讨厌你,但我今天也确实有求于你。我知道你其实是个可以好好说话的人。只是我可能没到你愿意和我好好说话的级别,只是你无聊的时候随心意想逗就逗的类似玩具的存在。”

    瞥一眼扳指,她站起:“正好还你了。打扰。再见。”

    “欲擒故纵的老套把戏还没玩够?”闻野唇边哂意浓浓。

    阮舒冷漠以对,迈步就要走。

    闻野一把扣住她的腕。

    阮舒没甩开他,稍侧目斜睨他,嘲讽:“不是知道我欲擒故纵,还要贱兮兮地让我得逞?”

    实在没法儿再假模假式地和他客气了!

    “不装了?都还没达到目的,就忍不住暴露原型?”闻野唇边哂意愈盛,手上一用力,将她拽回来,“不装了就给你机会请教。”

    阮舒跌撞着重新坐下。

    闻野倒了杯茶重重摔到她面前:“解暑。”

    确实是重重地摔,茶水都从杯子里溅出来。

    有病!阮舒敛着瞳仁,没和自己过不去,端起杯子把茶喝了,压了晒意。

    复抬眸时,对面里的闻野改变了姿势,把脚全收到榻上,两只手搁膝头,像打坐似的,眸子则灼灼地盯着她。

    不是没有察觉他看她的眼神相比于过去几次见面稍有异样。阮舒颦眉,凤眸略一眯,暂且不去好奇,想着自己的事儿解决。

    “这个虬角扳指你哪来的?”反正他都那么说了,她也懒得再和他好声好气。

    闻野大和尚似的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别有意味地笑了一下:“我干爹要我送给他未来儿媳妇的。”

    阮舒:“……”她能把刚喝下肚的茶吐出来往他脸上喷么?

    收着她的表情,闻野轻哧着给她的茶杯斟满,眼里含有促狭的笑意:“逗你的。这种东西我一抓就是一把。”

    阮舒:“……”还一抓就是一把……他贩量生产扳指的?

    紧接着闻野嘲弄:“虽然相亲结果我挺满意,但就你这样,谈谈恋爱还有点意思,结婚就免了。”

    呵呵,自恋的程度与日俱增……阮舒对他已小有免疫,不被他岔开重点,又问一次:“你的扳指不是普通的东西,本来就是你的?”

    “为什么对它感兴趣?”闻野反问,看着她,“扳指在你手里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才突然好奇?”

    “是我先问你问题。你自己说给我机会请教你的。”当然不能先漏自己的底。

    “给你机会,不代表我有问必答。”闻野端着茶杯品茗,忽地说,“和你从无明阁取出的东西有关?”

    阮舒不语。并不惊讶被他猜到。他这种人本就精明。她从不怀疑他的智商。

    然而他的下一句话令她无法镇定。

    “是和我的扳指有相同纹路的物品?”

    阮舒噌地站起:“你……你是不是认识——”

    “我不认识你母亲。”闻野连她想问什么都知道,挑眉,声沉如水,“我认识的是庄家的东西。”

    “你究竟是什么人?”阮舒看着他,既狐疑又警惕。

    闻野好像是不爽她的警惕,伸直了其中一只脚到她这边来,踢了她一下:“坐下。”

    他的习惯,不是动枪就是动脚。而且踢的位置貌似挑准了,阮舒的腿有一瞬的麻痹,噔地一p股墩回榻上。

    “你究竟是什么人?”她的声线比先前冷冽。

    “你复读机?”闻野丢话,显得不耐烦。

    阮舒的脑子里捋起些线索:“你在江城的会展中心,炸的那个庄董事长,是不是就是你说的庄家?”

    她对庄佩妤来海城之前的家庭背景真的不了解。若非黄金荣讲述旧事提过陈玺遇到庄佩妤的地方是江城的某个小渔村,她连庄佩妤原本是江城人都不清楚。

    闻野从她的话里听出些味儿:“你不知道自己母亲的老家?”

    他抬起手掌顺着他自己光溜的脑袋没个停地摸,挺认真挺饶有兴味儿地打量她:“以前没好好翻你的资料,最近才发现你身、上有意思的事儿太多了。”

    阮舒同样从他的话里听出味儿——引发他重新审视她的原因在于庄佩妤和江城庄家的关系?

    又是庄佩妤……

    庄佩妤都死了,事儿还不消停……

    江城的庄家?什么鬼,她没概念。只是那个庄董事长,如果没记错,彼时傅令元曾告诉过她,是江城的一个潜藏富豪(可回顾第182章)。

    “所以庄佩妤的老家是江城的庄家?”阮舒颦眉。

    闻野并不直接回答,而是说:“整个江城只有一脉人家姓庄。”

    一脉人家……阮舒留意到他的用词——说明是个大家族,且估计旁支不少。

    她沉默着静待他的下文。

    然而闻野没有再出声,悠哉地品茗。

    阮舒觉得他是故意的,可又耐不住好奇,只能自己开口:“所以庄佩妤和庄家的关系究竟是……?”

    “很想知道?”闻野挑眉。

    这话一听就是个钩子,阮舒才不去咬,反过来打量他几眼,问她更好奇的另一个问题:“你和庄家是什么关系?”

    从炸会展中心的举动看,好像和庄董事长有仇。

    但他又有庄家的物品,还能随随便便送人,难道那么猖狂地拿仇人的东西到处散财?不对的,他给她扳指,目的分明不在于散财,而更像当作一种信物。

    正忖着,便听闻野又故意吊她胃口:“很想知道?”

    阮舒用自己冷淡的表情回答他“一般般”——就是个好奇心,不知道也没大所谓。

    只是没料到这个首饰盒会牵扯出庄佩妤的老家。

    庄佩妤的老家她不关心,她关心和两亿是否相关。

    不过照道理,庄佩妤来了海城以后,应该和老家断了联系。所以和两亿没关系吧……

    闻野在这时忽地将手朝她面前一伸:“把你的东西拿出来。”

    “没带。”阮舒摇头。

    “嘁,”闻野显然不信,瞥了眼她的包,再看回她,“你不拿,我就亲自动手。”

    威胁得直接。阮舒的脸一沉,非常后悔把首饰盒一并带来了。担心的不是其他,而是她至今不确定首饰盒是否存在两亿的线索。虽说她察觉闻野真正的兴趣应该在于“庄”,但如今她已经条件反射地疑神疑鬼,拿不准闻野的意图和两亿有没有……

    “拿来。”闻野又不耐烦了——他好像非常没耐心,总是容易不耐烦。

    不瞬他补一句:“放心,我看一看就还给你。不会抢走。”语气颇为不屑。

    阮舒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抿抿唇,把首饰盒从包里取出。

    立时她便看到闻野的眸子眯了一下。

    他接过,没打量两眼就莫名其妙地笑了。

    阮舒眉心蹙得紧紧的:“怎么了?”

    闻野抬眸,觑着她不说话。

    古古怪怪。阮舒心里更是打鼓,口气一冲:“你哑巴还是聋子?”

    “呵,”闻野微有嘲意,但不见生气,掏掏耳朵说,“这话怎么那么耳熟。”

    还不是他老人家曾经骂过她的,她原话奉还。阮舒向他伸手:“还我。”

    闻野戳了戳首饰盒上的锁:“你打不开?”

    阮舒心中一动——难道他知道密码?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因为他的下一句话是:“院子里就有斧头,我不介意邦你劈。”

    阮舒:“……”

    闻野读懂她的表情:“舍不得?”

    阮舒不承认也不否认,只重复:“你看完了,可以还我了。”

    闻野放在他手掌掂了掂,没有要还的意思。

    阮舒从榻上稍起身去够他的手。

    闻野扣住她的腕,猛地将她往他身前拉,他的脸顿时近在咫尺。

    “你——”阮舒怒极,幸而另一只手及时摁在炕桌上强行稳住身体。

    闻野特别有兴致地欣赏她的表情,说:“投奔我,这样的盒子每天劈了当柴烧你都不会再有半点舍不得。”

    “炫富?”阮舒冷笑,瞥了眼首饰盒,“你的信用呢?还我!”

    挣了挣,没挣开,她脚下竭力站定以防自己倾倒,然后抬起那只摁在炕桌上手,转而按在他身、上试图推开他。

    闻野跟钉住了似的,纹丝不动,面露嘲弄,遽然踹开炕桌,握紧她的手,整个人便往后倒。

    阮舒被他拉着顺势跟着朝他身、上扑,急忙警敏地一手按在榻上,不让自己扑进他怀里。

    然而,闻野早料准她会如此,掂着首饰盒的那只手臂搂上她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