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免死金牌-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74、免死金牌

    来回扫视。

    顷刻,阮舒的眼睛在誊抄的经文纸页上定住。

    嗯……?

    如果没记错的话……

    蹙了一下眉,她取过金刚经,找出誊抄的经文纸页所对应的页码——这事儿她之前也干过,当时曾猜测过是不是这几页的内容存在玄机,苦思冥想了有一阵,无果。

    如今,手头上的首饰盒需要密码,她就对数字不自觉敏感起来了。

    数字……数字……

    庄佩妤这版的金刚经页数不多,一百余页。

    而庄佩妤挑出来誊抄的这一部分经文,两个页码是单位数,两个页码是双位数,加起来正好是……六个数字?

    六个数字!

    密码锁所需要的可不就是六个数字!

    阮舒即刻拿这六个数字去首饰盒上试。

    然而从小往大所排列出来的序位并没有打开。

    那就倒过来,从大往小排列……

    轻微的“咔哒”一声响传出。

    这就打开了?

    阮舒简直难以置信,感觉突然捡到宝。

    缓了一口气,她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愣了愣。

    首饰盒里铺着锦缎,锦缎衬底的凹槽内,盛放着一颗佛珠。

    伸手拿出来,将这颗佛珠和旁边的一整串摆在一起。

    明显就是那颗少掉了的。只不过因为它一直被存在首饰盒里,所以不若整串佛珠上的珠子磨损得厉害。

    可是,这颗佛珠有什么特殊之处么?

    阮舒掂在手里,略微无语,现在就像是好不容易挖到头,结果是个新坑。

    她又一次怀疑,什么长明灯、什么钥匙、什么首饰盒、什么佛珠、什么金刚经,这一连串的物品,是不是和两亿根本就没关系?

    难道佛珠就是寄存在里无明阁里接受洗礼?但也没必要特意锁上,还整出个如此复杂的密码游戏。

    庄佩妤究竟在搞什么鬼?以为她自己在玩侦探游戏么?

    沉着脸,阮舒十分不痛快地把佛珠丢回首饰盒里——给了希望又让人失望,感觉被庄佩妤耍了。

    算了算了,不勉强了。若非钥匙的出现,她本也没再刻意一定要把两亿找出来。

    把东西暂且全都收起来,阮舒爬上床去睡觉,脑子里却是又不受控制地回忆起荣一特意来她面前对她暗示的那些话——如果两亿找出来,陈青洲在青邦里能更轻松些……

    还有傅令元。傅令元也想要这两亿……

    顿时便又烦躁起来。

    阮舒抱紧大熊,拉起被子蒙了头。

    …………

    隔天上午,阮舒在安排工作计划翻日历写备注提醒时,发现再过两天傅令元的生日就该到了。担心自己记错,她找出离婚证上他的身份证号码确认了一遍。

    他的生日……

    原本已经封存的某些悠远记忆模模糊糊地浮现。好像,唐显扬曾经说过,傅令元不过生日?

    不过么?

    这点倒是和她一样。她也是不过生日的。甚至连自己的生日都没有太刻意地记着,所以当时在靖沣古镇,傅令元毫无征兆地突然给她的生日惊喜,着实有点惊。唔……然后确实也是喜的……

    那么她是否也该回馈一下?

    他如果不过生日,她不一定就能在那天见到他人。所以这一两天他就安排和她会面,她就顺便把礼物给送了吧。

    但,该送什么礼物?这是个超级大难题……

    和苗佳忙完新公司的事宜后分道扬镳,阮舒驱车经过商业区的时候忖了一忖,打转方向盘拐了进去。

    商品琳琅满目。

    她从没有私下送人礼物的经验,可不像傅令元,哄女人的手段随便一抓就是一把,还能特意为她整出游船、河灯和焰火……

    在网络上讨教了一下,答案实在是……咳咳,五颜六色。

    考虑过后,她决定不费力倒腾有的没的,就按规规矩矩地来,在买手表和买领带之间选择了买领带——手表他不戴得好好的,还能硌她的腕……

    街道前方貌似在拍广告。阮舒驻足,手边是大幅的奢侈品广告,上面的男模身高腿长颜值高。

    仰面定定看了会儿,她觉得还是傅令元沉笃的轮廓比较符合她的审美。

    或者准确来讲,是傅令元让她对男人有了固定的审美……

    脑子里蹦出这个念头时,阮舒不自觉地赧了赧,垂了垂眼帘,寻了一家奢侈品店进去。

    柜台前,一条条颜色或深或浅的领带垂在那儿,整齐、斯文又笔挺。

    阮舒抬手略略拂过,忽然觉得领带不适合傅令元——虽然他也有西装革履的时候,但在她的印象里,总更多地记起他恣意的风衣衣角。

    闲散的,冷峻的,桀骜不驯的,硬朗阳刚的,还有他总不完全对她坦诚的无法示人的高深莫测,不一样的,却通通是他。

    领带貌似隐隐有种束缚感。

    就像相比正儿八经的西装,她更喜欢欣赏他衣柜里各式的风衣。

    淡淡一弯唇,阮舒准备对店员说不卖了,忽然有人和她打招呼:“嘿,阮小姐!”

    声音耳熟……

    如果可以,阮舒是不愿意转头的……

    “陆小爷,真巧。”她秉着礼貌而客套的笑脸。

    “我远远瞧着背影就觉得像你,进来一找,果然是你。”陆少骢比她高兴,“你这是要给谁买领带?”

    “客户。”阮舒说,同时有点暗示她自己不是闲逛的意思,因为前天才以有事要忙回绝了他的邀约。旋即礼尚往来地问,“陆小爷呢?怎么在这里?”

    “公司在拍广告,我来片场巡查。”陆少骢解释。

    阮舒淡淡颔首:“那陆小爷继续忙吧,我不耽误陆小爷工作。”

    “欸欸欸,没耽误,我已经巡查完了。”说着,陆少骢看准了似的问,“你领带还没买?那正好,我也想要买条新领带,你给我些建议。”

    阮舒略微一怔愣,尚未来得及拒绝,陆少骢已兀自抓了好几条领带,举到他自己的脖子底下比划开来,问向她:“你觉得哪条适合我?”

    他笑,笑容里没有叫人厌恶的恶意。

    看着他,阮舒默了默,问:“你什么场合需要?”

    “平时上班或者出席宴会,都可以。”陆少骢耸耸肩,“我其实也挺烦穿西装打领带的。”

    阮舒哪里真有心邦他精挑细选?随手便指了其中一条斜纹深色的。

    陆少骢对着镜子在脖子上试了试,满意地夸赞她:“你的眼光真好。”

    估计无论她选什么,他都会说好。阮舒腹诽,有点后悔没给他选条艳俗的大红大绿。面上她有度地淡淡抿唇:“陆小爷觉得行就行。”

    陆少骢将领带交给店员打包,阮舒趁机冲他颔首道别:“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还有些给客户的东西要买。”

    “欸你等等,我有空,我陪你。”陆少骢急忙叫住她,“如果东西多,还能邦你拎。”

    阮舒婉拒:“怎么能麻烦陆小爷?”

    “怎么会麻烦?我现在是你的追求者,什么都该为你做。现在我们在外面,我打扰不到你的朋友,你就当我厚脸皮,反正你赶不走我。”

    他最后一句话,像是故意有所针对似的,阮舒一下子没法儿再讲出那句“你答应过我不勉强我”。

    店员送来他打包好的领带,陆少骢接过,转回来冲她笑笑:“可以走了。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

    带着他还怎么能给傅令元买生日礼物……

    偏偏她刚刚又拿给客户买礼物当借口……

    阮舒压着耐性,转去隔壁柜台,装模作样地选皮带。

    陆少骢闲聊似的问:“你的那家新公司什么时候正式开业?”

    最早她说“客户”时,他没有特殊的反应,阮舒便料到他必然知晓她开公司一事——呵,她面上的生活状况,他应该都查得一清二楚了……

    “最近在选日子。要挑黄道吉日的。”阮舒把皮带交给店员去打包。

    “选定之后一定要告诉我,我去给你捧场。”

    “捧场”俩字透露出一股子的豪气和慷慨之感。

    紧接着陆少骢又道:“新公司有什么需要邦忙的,也尽管来找我。”

    “陆小爷客气了。”阮舒回答得敷衍。

    “客气个什么。”陆少骢一副明朗的样子。

    对话既干巴巴又没有营养,阮舒尴尬难受得紧,生怕陆少骢再让她邦他挑选皮带,幸好店员的速度够快,阮舒接过东西就重新和他道别:“我的东西都买好了,谢谢陆小爷,我要回家了。”

    “这么着急?”陆少骢看看外面普照的阳光,“要不我送你回家?对了,你不是说忙过这两天就行么?明天应该就有空了吧?”

    阮舒:“……”终归是避不过……

    两人经过一家珠宝店,陆少骢突然就拉她过去了。

    所有的店员,包括经理,竟是一下子全出来和他打招呼了:“陆小爷,您来了。”

    陆少骢没理会他们,摆足了他作为小爷的架势。

    “小爷您今天需要些什么?”经理亲自招呼,没等陆少骢回应,便主动向他推荐各种新款的戒指、项链、手镯、耳环等等,眼花缭乱的。

    “你看看哪个漂亮。”陆少骢问她。

    阮舒皱眉,没说话。

    陆少骢却兀自指了一条项链。

    不是大钻石,不是祖母绿,不是任何一眼看上去就奢华无比的东西。就是一根细细的链子。

    细细的链子安安静静地躺在黑丝绒上面,坠子是由细碎的蓝宝石镶嵌而成的,璀璨的灯光一打上去,像夜空又像海洋。

    不得不说,陆少骢还挺有眼光的。

    经理也是这么夸陆少骢的:“陆小爷您总是最有眼光的。”

    经理将那条项链用托盘托出来,非常自觉地送到阮舒面前,巴拉巴拉向她介绍一通,重点在于那几颗蓝宝石虽然小,但非常珍贵,切割得如何如何精巧等等天花乱坠。

    最后,见阮舒没有反应,经理建议道:“要不这位小姐试一试?”

    陆少骢看着她:“不喜欢么?”

    “陆小爷,我说过,我不需要你送我任何东西。”阮舒勉强扯了扯嘴角。

    陆少骢笑笑:“你总得给我点表示的机会。只是普通朋友之间的礼物,你不要有压力把它当作存在别的意思。买了之后项链就是你的,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像我送你的那些花一样。”

    经理极有眼色,马上就让女店员邦忙要给阮舒试项链。

    阮舒推开店员的手,漠漠质问陆少骢:“陆小爷这算是开始强迫我了么?”

    垂在身侧的手攥成拳头,手心紧张地直冒汗——她在试探陆少骢对她的容忍底线。当着这么多人,不给他面子,他该挂不住脸吧?

    和陆少骢的每一分钟相处,她的每一根毛孔都在备战状态,只不准突然惹到他,她就被拉去屠宰场里大卸八块。

    陆少骢看了她有一会儿没说话,但也不见恼怒的表情。

    珠宝店里的气氛也被带得非常紧绷,店员们都没敢喘气似的,大概也是第一回见到他被他自己带来的女人甩脸子。

    约莫十秒,陆少骢开了口:“算了算了,不买了不买了!”

    阮舒吊着心还是没下来。

    陆少骢挠了挠头:“走吧,你不是要回家?你估计要说你自己开了车,那我送你到停车场,总可以吧?”

    阮舒的心下来了,但还是打鼓,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沉默地迈步走。

    陆少骢也沉默地行在她的身侧,并且一直沉默到了停车场。

    看到自己的车,阮舒略略颔首欠身:“谢谢陆小爷,就到这里吧。”

    陆少骢又是盯着她没说话。

    盯得阮舒心里直发毛。

    几秒后,他忽地问:“你是不是很怕我?”

    阮舒:“……”

    坦白,还是撒谎?

    心念电转间,她选择了前者,目光笔直地与他对视,点头:“是。”

    “为什么?怕我什么?”陆少骢非常好奇似的,皱眉,猜测着问,“是因为我当着你的面杀过人?因为见过我在屠宰场里对人用刑?”

    阮舒绷着神经,继续坦诚:“是。”

    “可你当时看起来明明一点儿都不害怕?”陆少骢异常费解。

    “看别人受刑,当然不害怕。但如果现在换成我自己?”阮舒再坦白。

    陆少骢的表情愈发费解:“我怎么可能会对你那样?你又不是他们,有什么好害怕的?”

    “我为什么不可能变成他们?”阮舒嘲弄一笑,坦白到底,说,“他们不都是因为不同程度地惹到了你,所以才受了你的处置?就连蓝沁,你曾经那么宠她,一旦犯了事,她最后的下场不也是一样?所以陆小爷你让我和你相处的时候,如何能不心惊胆战?”

    顿了顿,她委婉措辞:“成为你的女朋友,要有足够的勇气。想要享受风光,更得做好触碰逆鳞的后果。”

    最后她自嘲,也是坦白:“我怕死。”

    陆少骢的眉头皱得紧巴紧巴的,好一阵子没说话,像在认真思考她的话。

    阮舒静静地等待他的反应,这会儿倒是不紧张了,或许紧张过头了……

    “你不能拿蓝沁举例子。她是例外。她是叛徒,是内鬼,意义不一样。”陆少骢解释道,“我以前还有其他好多女朋友,她们都还好好地活着。”

    阮舒:“……”感觉被他的最后一句莫名戳中笑点……

    扶额,她有些无奈:“陆小爷,你没明白我真正的意思。”

    “我明白。”陆少骢却是说,“那阿元哥呢?你以前和阿元哥处对象的时候,就不怕他一个不高兴毙了你?难道成为阿元哥的女人,就不需要足够的勇气?”

    又提傅令元……瞳仁微不可察地一敛,阮舒回避直接回答,反问:“你为什么总要拿你自己和你的阿元哥比较?”

    “因为我习惯向阿元哥看齐。”陆少骢耸耸肩,旋即神色真诚,说,“阿元哥是我最好的兄弟。说实话,连老陆在我心中的份量都差了一点阿元哥。除了我妈,对我最重要的人就是他。”

    嗯……?阮舒抿直唇线,心里默默回味着他这番话。

    不等她回味出什么,又听陆少骢继续说:“既然阮小姐害怕我,而不害怕阿元哥,说明我给阮小姐的安全感还不够。看来我得回去好好想一想。”

    他哈哈哈地笑开:“才这几天,我发现追女人真的是门技术活,里头有大学问。”

    阮舒……无言以对。

    陆少骢不知自己瞎琢磨什么,竟是说:“要不这样好不好?我陆少骢以我的所有作为担保,无论以后是否被你惹怒……换一句换一句,”

    他摆摆手,纠正着重新说:“我陆少骢以我的所有作为担保,无论以后发生任何事,都不会做出对阮小姐你的生命造成威胁的事情。”

    “怎样?这样足够让你有安全感了吧?”他问。

    阮舒懵住,更是震住。或许源于过去的接触对他的粗浅了解,她非常确信,此时此刻他所说的这番话是有效用的。就凭他是陆振华的儿子,是三鑫集团的太、、子、、爷,这话换成古代,就等于免死金牌……

    免死金牌……

    “不相信么?”陆少骢的眉毛拧出苦恼。

    阮舒沉了沉气,说:“陆小爷还是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满。我先走了。”

    “欸等等。”陆少骢拉了一下她的小臂,很快松开,有些迟疑,“那……你答应我的和我约会的话还算数不算数?”

    阮舒没有马上回答。

    “阮小姐你答应过我给我追求你的机会,这个机会我都没正式启用过。”陆少骢提醒。

    阮舒轻吁气:“你安排一下,告诉我,我再看看喜欢不喜欢。”

    陆少骢欣喜,手臂曲起重重一个“yes!”的动作,像个小孩子似的。

    阮舒目瞪口呆。

    …………

    别墅,傅令元正在吃晚餐,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一句“阿元哥!”传入耳中。

    他抬眸。

    不出两秒,陆少骢踏着门堂外的夕阳余晖兴冲冲地进来。

    “什么事这么高兴?”

    陆少骢一p股坐到与傅令元呈直角的椅子里,拆开包装取出里面的领带,举在自己脖子前,显摆似的给他看,问他的意见:“阿元哥你邦着瞅瞅,这条领带怎么样?好看不好看?适合不适合我?是不是特别有品味?”

    “嗯,不错。”傅令元接过栗青盛给他的汤。

    “只是不错么?”陆少骢并不满意这个答案,又问小雅和栗青:“你们也说说。”

    小雅夸赞:“是很好看。”

    栗青察言观色,颇有些狗腿地比划出一个大拇指:“小爷一直都非常有眼光。”

    陆少骢这才顺了心,笑眯眯说:“不是我有眼光,是阮小姐有眼光。”

    栗青咽了咽口水,低下头,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傅令元拿汤匙的手则不易察觉地滞了滞,掀起眼皮子重新看向领带。

    陆少骢正宝贝似的将它收好,解释道:“这是阮小姐邦我挑的。”

    见自家老大眸子湛黑着没接茬,栗青插着话问:“阮小姐?小爷你今天不是去巡查禁毒公益广告的拍摄现场?怎么和阮小姐见上面了?”

    “缘分。在拍广告的地方碰上了。她一个人,我陪她逛了会儿。”陆少骢朗朗地笑,“说好了要我安排一下约会的内容。”

    傅令元的薄唇抿出一丝淡淡的坚冷,尔后轻轻一勾:“进展神速。这么快就到能邦你挑领带的地步。”

    “其实也还好。”陆少骢伤脑筋的样子,“我本来打算给她买项链,她没要。让我在店员面前挺尴尬的。”

    傅令元状似慢条斯理地喝汤:“以你的脾气一而再再而三地碰钉子,没爆发?”

    “还真的是奇怪,面对阮小姐,她再怎样,我都发不起火来。”

    傅令元放下汤匙,既没接话,也没再喝汤。

    倒是小雅在这时十分体贴入微地给他舀了一勺子菜。

    傅令元淡淡瞥她一眼。

    小雅温柔地笑。

    这一幕落在陆少骢眼中,陆少骢调侃:“好了,你们是没心思听我讲话。”

    傅令元收起眸底一瞬间的冷,转眸看回陆少骢,问:“你要不要留在这里吃饭?”

    “要,当然要!”陆少骢笑咧咧,“我都让栗青给我找约会宝典了,晚上我要让栗青邦我一起研究约会方案。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争取明天早上就问问阮小姐的意见。万一她全都不喜欢我也有时间重新拟定。”

    栗青没敢抬头看傅令元——他也是被迫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