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包场约会-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75、包场约会

    第二天上午阮舒便又接到陆少骢的电话,要给她约见内容的选择。

    不等听他讲,阮舒直接道:“晚上我请小爷吃饭。”

    与其他来安排,不如她自己抢过主导权,比较放心,省得他整些乱七八糟的。

    “怎么可以让你请?你想吃什么,我来订餐厅。”

    “小爷别和我客气,说了我请就是我请,就当谢谢小爷以前对我的照顾。如果非要和我争,那就不约了。”

    “别别别啊,好,你请就你请,”陆少骢妥协,然后新奇地说,“还没女人请过我吃饭。阮小姐你是头一个。”

    挂了电话,阮舒躺回床上,和大熊面对面,中间隔着手机又一夜过去了傅令元还是没找她

    傍晚阮舒出门赴约。

    她没有预先告知陆少骢吃饭的餐厅,因为担心陆少骢提前过去准备,那她主动提出请吃饭的意图就等于白费了。

    然而两人从碰面的地方走去餐厅后,陆少骢进门前,还是先让保镖进去清场了,把整个餐厅给包下来。

    阮舒不高兴了:“陆小爷,吃个饭而已,不必如此兴师动众吧?”

    她特意挑的露天餐厅,也不订包间,就是为了避免和他“二人世界”。

    陆少骢耸耸肩:“如果阮小姐希望我们一起吃饭的新闻上头条,我不可以不清场。”

    倒是忘记这码子事儿了这位爷就跟王思聪似的,身边每换个女人就要上头条,她可不想掺和进去,她自己最近的新闻也是够多的了。微抿唇,阮舒笑笑:“小爷考虑得周到。”

    陆少骢微微一笑:“总不能因为我单方面的追求,再给你添麻烦。”

    是给她添麻烦,还是他自己也不想麻烦?阮舒淡笑不语。

    这家餐厅在海城不算太高档,估计头一回接待陆少骢这般贵客,经理战战兢兢。尤其是陆家的黑西保镖占领满了整个餐厅,搜寻过一遍确认安全,关闭了所有摄像头设备,更是进了厨房检查食材,并监督厨师烧菜的过程,还得被试菜。

    阮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对这家餐厅的工作人员造成了多大的负担。

    陆少骢身周的安保如此严密,她算是见识了。由此可推想陆振华只会比陆少骢更谨慎吧防暗杀,防下毒

    她甚至在揣度,此时是否隐藏着狙击手在待命

    陆少骢误会了她的表情,解释道:“别介意,不是针对你的。这家餐厅恰好不归属三鑫集团,所以麻烦了点。我已经让手底下的人去收购了,以后再来这里吃饭,就不需要这么多程序。”

    “嗯,我知道。”阮舒挑了挑眉,喝一口果汁,“陆小爷身份尊贵,我理解。”

    露天大阳台的伞蓬座,她的背后是一面湖,夕阳于湖面闪烁开来碎金。她的衣着则十分随意,只是一件简单的花色长裙,脚下还踩着一双拖鞋,长发披在肩头,慵懒散漫,使得她没有以往场合里那般令人惊艳。

    其实她看起来并没有特别瘦,但她端杯子放杯子时,肩窝的骨感分明。

    陆少骢胳膊支在餐桌上,手指交叠于颈前,笑道:“你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

    阮舒戳了一块牛排塞进嘴里,细嚼慢咽之后说:“有普遍定义快三十的女人应该长成怎样才和年龄相符么?”

    约莫她的问题角度是他未曾考虑过的,陆少骢愣了一下,尔后哈哈哈地笑开。

    阮舒扬了一下眉,继续切牛排喝果汁,瞧起来怡然自得不得不说,陆少骢昨天的那句免死金牌起到效果了,她的心理压力小了不少,今天见他少了许多紧张,基本能像以前还在傅令元身边时那般,轻松点对待陆少骢。

    陆少骢虽没正儿八经追过女人,但毕竟过手的女人无数,捡了不少话题和她聊,而且并不干瘪无聊。阮舒有一搭没一搭地偶尔接一两句,一顿饭也就这么顺利兜过去了。

    阮舒要去埋单,经理说账已结。

    陆少骢走到她身边:“还是算你请客的。”

    一顿饭的钱倒是无所谓,反正她主动请客和他吃饭的目的已达到,阮舒不和他争,浅笑着告辞:“谢谢陆小爷款待。我该回家了。”

    “这怎么又要回家了?”陆少骢皱眉,“后面没有安排了么?就吃个饭?”

    不等她回答,他就指着电影院建议:“要不再去看场电影?或者去江滨散个步?”

    阮舒默了默,最后没有拒绝,选择了看电影用电影剧情打发时间能熬得快一点

    “你想看什么?”陆少骢仰头看大屏幕。

    暑假档的电影,和七夕情人节靠得近,绝大多数都是爱情片。阮舒硬是从中选了部3d动画。

    陆少骢不知为何一脸奇异地看着她:“阮小姐喜欢看动画片?”

    阮舒便顺着他的话打哈哈:“动画片看着不累,轻松点。”

    陆少骢像找到知己似的,抓了一把她的手臂:“我也喜欢看动画片!”

    阮舒:“”她觉得诸如电锯惊魂才应该最适合他。

    然而待进了影厅,影片开始放映之后,她发现陆少骢没有撒谎,他是真的爱看动画片,专心致志地投入到影片的剧情之中,几乎没间断过捧腹大笑,时不时抓几粒爆米花吃。

    影厅本就是被他包场的,空荡荡只有他们两人,他的笑声飘荡在影厅里回音阵阵。

    边笑着,他不忘偏过头来问她:“阮小姐,你看那只松鼠是不是特别有意思?哈哈哈哈!”

    阮舒:“”簌簌地眨眼,盯了盯屏幕上幼稚的剧情,再盯回陆少骢开了花似的脸,严重怀疑他们究竟是否在看同一部影片

    呃这陆少骢的心里是住了个儿童吧

    原本守在安全通道的其中一名黑西保镖走了过来,站在后面一排,朝前俯低身体对陆少骢不知汇报什么事,惹来陆少骢的不快:“出事故就出事故,赶紧送去医院,找我做什么?没看见我正看电影!”

    黑西保镖不敢和陆少骢顶嘴,只是将手中的电话递给陆少骢。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讲了什么,陆少骢险些砸了手机。当然最后没有,丢还给黑西保镖后扭头看阮舒:“不好意思阮小姐,公司里头出了点事儿,我得去处理。”

    求之不得!阮舒淡淡颔首:“陆小爷不必如此,正事儿要紧,你去忙吧。”

    “要不我先送你回家?”陆少骢问。

    “不用。”阮舒摇头,指了指大屏幕,“我把影片看完再走。”

    陆少骢瞥了一眼,神色间隐隐有丝舍不得,说:“那行,反正这个场子包着了。你继续把它看完。”

    “嗯。”阮舒微微致意,目送大佛带着他身边的保镖走出影厅大门彻底消**影,她坐回椅座里,长长地舒一口气总算摆脱了

    影片尚在继续播放,剧情无聊又幼稚,她自然不是真心想把它看完,只是找的借口罢了。

    偌大的影厅黑黑的,又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呆着还真挺瘆得慌。

    不过陆少骢刚离开,她耐着性子又多等了五分钟,才准备走人。

    刚站起,身后忽地悄无声息绕上来一只手臂,缠在她的脖子上,沉磁的嗓音则贴在她的颈后低低响起:“电影好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