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值得么……-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79、值得么……

    阳光折射入客厅里,从窗台下的一小块,渐渐倾斜,光线也从强烈转为柔和、从白色转为金色,并缓缓昏暗。伴随着厨房里时不时传出的乒乒乓乓、咚咚砰砰、锵锵喨喨……很久之后东西下锅的油炸声滋响,隔了一小会儿……“咳咳咳咳咳”……

    霍然厨房的门撞开,阮舒裹着一阵白白的浓烟冲出来客厅,身上系着围裙,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捂着嘴继续猛咳嗽。

    咳完她扭回头看着厨房,修眉蹙着,目露微惑。

    待烟气淡去,阮舒走回厨房里。

    烧黑的锅还冒着热气往窗户外飘。

    她上前,掀开锅盖,倒未预想连锅盖都热得烫手,条件反射地松开,锅盖掉地上,又是沉闷的一声响。

    抓了抓烫红的手指,她看向锅里,顿时一脸阴郁——得儿,整锅全是黑的,连鱼肚的白都瞧不见……

    死活想不通明明是按照步骤来的,锅为什么就给起火了……没炸成鱼,倒差点把厨房炸了……幸亏她不完全是白痴,懂得锅盖灭火……

    无语地翻了翻眼皮。

    眼风扫过一旁料理台上的几个盖好的盘子,她脸上的阴郁消散——那鱼难度太高,炸不了就不炸了,反正还有成功的。这次她比上次给自己煮面可进步太多了,有数量更有花样。

    她亲自给他下厨,哪怕只有一道菜也是心意满满,他必须得感恩戴德,没有嫌弃的份儿!

    看了一下时间,发现七点了,阮舒来不及收拾厨房的狼藉,匆匆摘下围裙,抓了钥匙出门,照例去了后门的那条巷子,补充了两道菜一道汤,再匆匆赶回来。

    这里的家具都偏旧,前几次她便发现了餐桌掉漆的问题,今天特意买了块桌布铺上去。

    还有一束鲜花……她记得在绿水豪庭和傅令元吃的最后一顿饭,他也特意摆了鲜花在餐桌上……很温馨……

    去给花瓶装水的时候,阮舒发现自己的脸上全是油渍和污渍,愣了一下,瞬间板脸——难怪刚刚在外面,一路的人都盯着她瞅,她以为是她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曝光度太高以致于人人都认得她了……

    迅速插好花瓶,阮舒从客房里的备用衣物里挑捡了内一和内库,再拎了一只服装袋进浴室,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个凉——服装袋里有她去超市采购之后特意再绕去女装店买的新衣服。

    唔……两根细细的吊带,裙子的长度及膝盖上面一点……很清凉……她觉得他会喜欢的……

    穿戴完毕,又重新画了个妆,喷了点香水——刚下过厨房,不能以黄脸婆般的面孔见他……

    这过程中,她的心一直是吊着的,生怕自己没能第一时间迎接傅令元。便有些恼自己在厨艺这方面的悟性着实太低,做菜的速度太慢。

    幸而梳妆结束出来,房子里还是只有她一人,傅令元未来。她松了神经,坐到餐桌前慢慢等。

    不过,时间有点长……

    她反反复复地查看手机,一直没他的动静,她不敢轻易打过去,压住心绪,在沙发上找了个舒适的姿势侧身躺下,打算眯一会儿。

    但闭上眼后,怎么都觉得不舒坦,甚至莫名记起之前他在途中遭遇枪击的事件。

    有点胡思乱想了……

    于是她坐了起来,将身体埋进身后的靠垫里,找了个抱枕抱着,然后打开电视。

    电视节目全摁了一遍过去,都很无聊。

    阮舒忍不住又拿起手机。

    十点多了……他得三更半夜才能脱身?

    或许,她真得三更半夜比较妥当……

    那,就三更半夜……正好零点才是他的生日……来得及……

    继续耐下性子,阮舒进厨房烧水喝。

    时间过得特别慢,连烧水的速度好像都慢了。

    水还没开,估计快开了,可以听到水蒸气翻腾的声音,就像她此刻的心里,虽然没有沸腾,但已经酝酿多时。就像她此刻的心里,虽然没有沸腾,但已经酝酿多时。

    阮舒觉得有些烦躁了。

    不多时,水开。

    阮舒倒一杯水,端着杯子出来,经过餐桌前时扫视一眼,忖着这些菜都凉了,等他来了她就不伺候了,让他自己去热菜……

    站定在窗前,她的视线投向外面。

    入目的是一片绿化带,修剪整齐的枝桠被摆成好看的样式,不远处可以看见其他楼房,道路两边路灯有序排列,灯盏是最普通的样式,灯光白白的一团,夜色映衬下格外柔弱。

    外面是万家灯火,她这里孤盏独明。

    孤盏独明……

    他要她等他,可这样的等候,值得么……

    念头刚冒出来,阮舒就掐灭——不会有错,她的选择不会有错,她不应该怀疑……

    喝完水,她坐回沙发里。

    面前的茶几桌上还有她采购来的其他物品。

    她伸手随意一抓,抓出一盒套。

    她有点赧然,同时脸也有点板——以防万一他没备,又像之前被她半路刹车,她给他买好了,而且专门选了超薄的那种。虽然知道他其实更喜欢不戴,但没办法……

    干等也是无聊,阮舒便把盒子打开,取出里面的三只,环视一圈屋子,然后放了一只在沙发,接着走进主卧的床头放一只,最后一只放进了浴室里。

    大概会涉及的地点也就这三处吧……

    嗯……阮舒满意地兀自点点头。

    手机忽地震动。

    阮舒忙不迭拿起来翻开,急急点开。

    “抱歉,有点事,今晚过不去了。”

    她眨了眨眼,低下眼帘,盯了许久。感觉自己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或许因为等到这会儿已有所预感了,所以并没有失望。

    失望之外呢?

    卸了块大石头吧,至少知道他是平安的,至少……不用再牵挂着他究竟来不来了……

    不回复了。丢开手机到沙发里,阮舒走去餐桌前落座——很饿,为了等他,她都没提前吃。这会儿可以自己独享了。

    嫌麻烦,她也懒得再送进狼藉的厨房里去热,掀开每道菜的盖子。

    拿起筷子准备开动,发现碗是空的,她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是她自己把米饭忘记了——既忘记煮,也忘记买。

    这记性……哧……

    算了,忘了就忘了吧……那就不吃饭光吃菜……

    原本打算先尝自己的手艺,然而三道菜摆在面前,她徘徊半晌,分不清哪道是鸡蛋哪道是肉片哪道是西兰花。因为看起来长得都一样,乌漆麻黑的。

    她记得刚做出来的时候虽然卖相也没多好看,但不至于这么差的……

    果断转了筷子的方向——还是吃外面买来的那两道吧……

    夹到碗里,筷子戳了戳,却是没有丝毫胃口。

    阮舒放下筷子,最终只给自己盛了碗汤。

    番茄牛腩汤,店里做得不是特别好,凉了之后牛肉的腥味很重,喝了两口她便放弃。

    其实傅令元没来挺好的……来了就难为他的胃了……

    自嘲地笑笑,阮舒起身,也不收拾了,直接一桌布把这些菜连同餐具裹起来,系好,当垃圾丢了。

    抬头望向挂在墙面上的中,时针、分针和秒针堪堪重叠在一起。

    新的一天降临。

    她瞳仁乌乌地盯着,红唇微微嚅动:“生日快乐啊……”

    “生日快乐,傅先生。”同一时刻,小雅坐靠在床上,冲床畔的傅令元温柔地笑。